纯文字无错版热门小说《纵情忘爱》最新章节: 纵情时分1
热巴小说网
热巴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热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纵情忘爱  作者:armageddon 书号:14310  时间:2017/5/2  字数:8192 
上一章   纵情时分1    下一章 ( → )
  道的缓缓的退出,在若芷稍微松了一口气,却又同时觉得无比空虚之时,又再度狠狠的入到底。若芷“啊”了一声,别过头去,柔软的娇躯玉体却跟着跳动了一下。

  男人如法泡制,再一次的轻出快入,缓拔狂的技巧,这次若芷有了准备,紧紧的咬住下,不发一语,鼻音却止不住的轻哼,体亦再次颤抖。男人笑了笑,揶揄的说道:“呵呵,你都已经说了想要,现在却还要装清纯,会不会太晚了些啊?”“那…那是…唔…是你骗…啊…骗人家的…我…哦…我才没有这样…唉…”若芷想要辩解,却在男人持续的逗之下,夹杂着阵阵息呻,说出来的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哦?可是我看你的身体反应,一点也不像被骗呢!倒像是刚才说的确实是实话喔!”男人继续的作着若芷,享受的看着她簇眉忍耐,却又是感至极的反应。若芷左右摇着头,像是辩解,却更像是说服自己的说道:“我…我才没有…嗯…我才不会…喔…这样…哦…不要…”若芷说到后段的时候,男子陡然加快了速度,不再轻轻的,而是快速的出,更狠更快的入。

  男人陡然的加速与加大力道,使得若芷再也说不出话来,娇躯猛地向上抬起之后,接着便是纤狂扭,头部摇晃的更加剧烈了,似乎想将体内恼人的感一同排出脑海一般。男人趴下直的上身,伏在若芷耳旁,轻声低语:“别再装了,你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你自己。你其实是想要的,我的大其实是让你很舒服的,你何必再抗拒,再克制呢?放开身心,好好的享受,除了你我,没有人会知道的。”

  男人不断的加速,若芷却只是摇着头,哭喊着:“不…不要…啊啊…停…拜托你…饶了我…”男人突然听话的深深的入了若芷的体内,便停下了动作。

  “哦…啊…”若芷呻着,大口的着气,却似乎更是难过,不由自主的起丰的双向男人。过了一会男人又开始了动作,却是拔出后狠狠的一,停一会,再次拔出,又更狠的入,如此这般,了十来下。若芷的身体彷佛都软了,在男人这数种节奏之下,体内早已被点燃的望之焰,燃烧的更加的剧烈。

  男人又开始了快速的,再次的将若芷推入靡的地狱深渊,不,或许应该说是推上那渴望来临的极乐峰巅。“你还要坚持吗?”男子的话语在若芷进入情况后再次响起。

  “我没有…”若芷虽仍是摇头抗拒着,却是语调软弱无力,只能说出简短的一些字句。“哼!”男人再次狠狠的到底部,再次停下,这次还带着部的旋转。

  “呜…不要…哦…”若芷被男人玩的快要失去了理智,张开着大嘴,艰难的气,她说的“不要”是真的不要,还是不要男人停下,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男人仍是带着部的旋转,再次大力的了十来下,下下分明,惹得若芷的柳与雪不停的上下颤抖跳动着。

  然后,新一轮的快速又开始了,若芷还没过气来,又残忍的被男人推动着,再次从底部重新的向高的峰顶爬去,这次的若芷,已没有气力摇着头,双亦是无力的张开气,连从嘴角出的唾都顾不得了。男人强烈的震动着部,肥胖的赘上下的甩动着,这次若芷修长的双腿,自动的攀起,越过男人的大腿,膝盖紧紧的夹住男人的双腿,脚踝顶在双腿的后方,枝随着男人的震动摆动,合着男人的部动作,想要试图的跟上男人的节奏。

  若芷的双手亦抓住男人的手臂,指尖紧紧的掐入内,似乎又觉得不够,双手往下一伸,抱住了男人的两条大腿之处,用力的往自己这方推送着。男人看着若芷失神妩媚的双眼,再次低语:“老实的说吧,说出来吧,不然的话,我又要再来一次啰。”

  “不要!…我…我要!…给我…哦…再来…好…”若芷大喊的呻着。“对…把你心中的渴望,所有的感觉都说出来,这不是很舒服嘛?快高了吧?高的感觉,很美好的喔!尤其是憋了这么久的高,更是会达到你不曾经历过的境界呢!”男人愉快的说着,快速的震动持续着,没有丝毫要停下的征兆。

  “啊啊…受不了了…好舒服…你好利害…啊…再快点…喔喔…我快要…高了!…哦…”若芷对着她的男人,说出了内心的语之后,突然静止不动,下一秒,却是猛烈的连续跳动着,口中“啊…啊…”的轻声喊着,腹处重复的痉挛着,那硕大的脯之处,两个立的巨亦随波震着,现场充一片靡的气氛与景像。男人突然的抬起头向这处看来,得意的笑着,使我看清了他的脸孔,就是那个肥胖的游经理。

  “呀!…”我突然的坐起,才猛然惊觉,方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一场恶梦。只是,知道是恶梦又怎样?现实之中,若芷跟那游经理的情形,也和梦中的情况相去不远了吧?叹了一口气,甩了甩头,我企图将这恼人的想法甩出脑中。

  突然发现,我竟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这里又是哪里。剧烈的头疼突然传来,就算不用分神去回想,也知道我昨晚喝太多酒了。不过,却又不得我不去想,因为我必须知道,这是哪里,我又是怎么来到这儿的。强忍着几乎要晕眩的头疼,我慢慢的回想起,昨夜,我跟小刘去夜店,然后,两个女孩…接着,就是打电话去香港…接下来就是一杯接着一杯的酒。

  嗯,虽然不太记得后来的情形,我好像亲了那个女孩,惨了,那女孩后来应该是拂袖而去,至于想要猎的小刘,可能也因为我的原因,毫无所获吧。我这样猜测着,这样说来,我现在应该是在小刘家中了吧。倒头回上躺了一会,虽是头疼,却睡不太着,感觉到一点口渴,我摇晃着坐了起来,把脚放至地面,挣扎着站了起来。还是很晕,我缓缓的移动着脚步,想要找些水喝。还好,我的体质是就算喝的再醉,也不会吐的那种,否则现在应该更难受吧?我自嘲的想着。

  走出了房间,缓缓的走到冰箱旁,想了一想,随便开别人的冰箱,好像不太礼貌,可是又非常的口渴。喝自来水?有没搞错,台湾的自来水能喝吗?我还想多活几年。算了,反正事后跟小刘说一声便是,他应该没这么小气吧?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开门声响。

  我一面缓慢的转身,一面说着:“小刘啊,我口渴了,我开你的冰箱找个水喝可以吗?”等到我终于转过身来,眼前的情景,让我呆在眼前。一个美丽的女子,身上穿着浴袍,头上包着一个巾,在外面的发丝还是的,一两滴水滴从上面滴下来。曲线玲珑的身材,即使是浴袍非常的宽松,也是遮掩不住。在浴袍之外的肌肤,在沐浴过后,显得格外的娇滴。

  这…我不是在小刘家么?这个女孩是…郭玫君?这么说,我在她家中?我昨晚是跟她回来的?我猛然想起,最后有意识的,就是我亲了她…看着她的打扮,显然是刚洗完澡,难道…

  我愣了半天,直到耳边传来一声轻笑,才惊醒过来,尴尬的说道:“我…你…这个…”说了半天,竟然是结结巴巴,连我自己都听不懂我在说些什么东西。郭玫君笑得更厉害了,我几乎都快要从那松开的领口,看到她前的两点。她笑了一会,似乎意识到有点不礼貌,直了直身子,拉了拉浴袍,不过我还是可以清楚的看见她前那道深邃的壕沟。

  郭玫君面带笑容说道:“醉酒喝冰水还不如喝热茶,你坐一下,我帮你泡杯茶吧。”说完便丢下愣在原地的我,走到厨房去,不一会便端出了一杯茶出来,递给了我。说声谢谢之后,我接了过来,喝了几口。这女子还细心的,虽是刚泡好,却又不是太烫,应该是加了冰块,不然就是泡完后加了冰水。我整了整思绪,虽然尴尬且不好启齿,不过该厘清的事情,还是要问清楚才好。

  郭玫君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看着若有所思的我,似乎趣味盎然一般。“嗯。”我清了清喉咙:“昨晚,是你送我回这的?”

  看着郭玫君点了点头,我的心情跟着紧张了起来:“那…小刘呢?刘敬涛你记得吗?”郭玫君仍是点了点头,才缓缓的说道:“他是跟筱菲一道走的。”说完若有深意的看着我,言外之意,似乎我应该明了才对。

  这么说,小刘还是上手了。我在心中想着,忽然想到,那我跟她…我抬起头来,紧张的问着:“那…我们…那个…”

  郭玫君似乎是有意捉弄我,明明应该听懂我的意思,却仍是睁大着她水灵的双眼,装做无辜的看着我:“哪个?”我一紧张,更是不知道该如何启齿。该死,平时伶牙俐齿的你,现在是怎么了?连简单的一句问话,都不能通顺的表达?

  我深了几口气,尽量把口气放缓:“你知道的,我们昨晚,有没有…那个?”“你是说上吗?”郭玫君仍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马的,要不是不能打女生,老子真的想要一拳捣滥那张脸孔。

  红着脸,我想不到她竟然可以这么大方的说出来,回道:“嗯,有吗?”郭玫君似乎作我作出了兴趣,不答反问:“你想吗?”

  我涨红了脸,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这个…嗯…那个…”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我一口气喝光了手上的茶,把空茶杯放置在餐桌之上。似乎真的作够了,不忍心再看我尴尬下去,又或者是其他的原因,郭玫君说道:“你都醉成那样了,你觉得你还有办法吗?”

  我在她说出答案之时,心中顿时如释重负,却又好像有点失落,看着她只穿着一件浴袍,在我这陌生人面前,却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心中不有点奇怪,想着:“现在的女孩,都这么开放啊?”想到这,眼光不由得又往她在外面的那片娇肌,与明显的谷沟飘去。似乎是感觉到我的眼光,又或者察觉了我心中的想法,郭玫君不加遮掩,反而故意伸了一个懒,把人的曲线更加的突显,但是这些都没有她接下来所说的话来得劲暴:“怎么,遗憾啊?现在想吗?”

  彷佛被她连续的作怒了,又彷佛是对自己之前的懦弱与退缩生着自己的气,我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跨前一步说道:“怎么?你就这么有把握,不怕我把你给吃掉了啊?”郭玫君被我突如其来的转变,与那气势给吓了一跳,不觉退了一步,拉紧了自己浴袍的前部位。

  这动作让我觉得十分的好笑,怎么,之前还装腔作势的作我,现在才在怕我会不会是坏人,不会太晚了点吧?真是笨女孩一个。郭玫君神情惊慌的看了我一眼,却看见我的嘴角带着恶作剧得逞,大仇得报的痛快笑容,心中一愕,马上发觉我是在吓唬她的,她被我反将了一军。

  郭玫君往前跨一步,双手伸出,握拳往我膛打来,娇嗔道:“你!讨厌啦你,差点被你吓死了!”我自然的伸手来挡,想要抓住她的拳头,却没想到突然的头晕再次袭来,脚步一个不稳,做势往前一跌,刚好和她扑来的身子撞个正着。

  一阵人的幽香扑鼻而来,同时感觉到怀中人的柔软与滑腻,我为了保持平衡,自然的双手一搂,身体往前一靠。好不容易稳住了自己的身体,才发现我的双手放在她俏部之上,而身体则是牢牢的靠在她的身上,便像是情人间热情的紧紧相拥一般。郭玫君愣了一下,似乎是想起了这种发窘的状态,惊呼一声,双手轻推我的膛,同时身子向后再退一步。但是她却没有注意到,她的后方有个小茶几,这猛一后退之下,立刻一扮,失去了平衡。

  这次连我也发出了一声惊呼,她则是发出一声轻声的尖叫,身子持续的向后跌去。我眼明手快的立刻跨上一步,一手向她背后搂去,一手抓住她前浴袍的领口之后,往回一拉,止住了她的跌势。

  两人了口气,惊魂甫定之后,才发现了一个更尴尬的景象。现在变成我一手拉着她的衣领,刚才为了防止她跌倒,我所用的气力自然是不小,郭玫君的浴袍竟然被我这一拉之下给扯开,左边傲人的房整个的暴出来,前那一点粉红的尖,亦映入我的眼帘。

  而我的左手则是环抱在她的后,等于是搂抱着她的状态。这种亲密的姿势要是正好有外人看见,应该会解读成我抱着她,两人正在亲热,然后我伸手拉开她浴袍的衣襟,使她的左出来吧?

  我连忙放开双手,退了一步。郭玫君则是面通红的站直了身子,将浴袍整理好。刚刚的香画面,加上现在郭玫君那清秀细致、清纯美丽的脸孔上,羞涩的表情,红如苹果的双颊,对我构成莫大的刺,我忽然感觉到下半身的小弟弟也跟着酒醒,正在举行升旗典礼。

  郭玫君整理好衣服之后,两人尴尬的对望了一会,郭玫君才又低着头,羞赧的说道:“你…你随便。”话说完一边取下盘在头上,已经快要散开掉落的巾,一边往她的卧房走去,一边擦起头发。我愣愣的看着她,心中想解释些什么,却又发觉刚刚其实什么也没发生,硬要解释好像又有点盖弥彰,但是这种气氛又使我有点难过。总之,我愣愣的跟在她的身后,没想到这样跟着一个只穿着浴袍的女子,进入她的卧房香闺之内,有点不妥。

  走了几步,我发现刚才我走出的房间,是一间客房,在郭玫君卧室的隔壁,而她则是打开门进了卧室,转过头才看见我跟在她身后,看样子她本想关上门,可能是看我站在那,这样甩上门不太礼貌,所以她退了一步,转头走到梳妆台旁边,拿起梳子,一边梳着头,同时伸手到我眼角之外,不知道按了什么。“哔”的一声响起,听起来像是电脑开启电源的声音,过了不久,传来微软视窗开机后会有的声音,确定了我的猜想。

  她转头看了我一眼,发现我仍然站在离门口一步的距离之处,笑道:“你站在那干么?傻蛋一个,进来随便坐啊。”我刚刚在她有关门动作的时候,便觉得自己这样跟着她是没礼貌的,所以立刻停下了脚步,可是虽然知道应该转身回客厅上坐着,我却是不想移动,就这样看着她的动作。

  可能是她的动作让我联想到若芷?她的动作,和若芷每次沐浴出来,所作的动作有点类似,除了若芷不会去开电脑以外。还是说,所有的女,都是这样的动作程序的?郭玫君的美,和若芷相比,其实是不能比的。

  喔,我不是说她比较丑,若芷比较漂亮。我的意思是,她们是两种不太一样的类型。呃…这么说又不太对,其实郭玫君和若芷是相似,接近的类型。两人都是清纯秀丽的五官与脸型,都是长发,都是有着傲人的身材…说起来,还真是一样的类型耶!但是,她给我的感觉,却跟若芷不同,多了一种…喔!青涩而又有种距离之美。我知道了!是因为关系不同。

  她们两人其实是蛮相近的两个美女,只不过若芷是我所熟悉的老婆,多了一份亲密感与甜甜的滑腻的感觉。郭玫君却是才刚认识的陌生女子,有种距离感,可是刚刚跟郭玫君的那些谈笑,以及后来的意外导致身体上的亲密,却又让我有种反过来的感觉。现在若芷人在国外,而且加上经理事件,我彷佛跟她有了一面无形的墙在中间一般,有了点距离。而郭玫君就在我眼前,刚刚发生的那些事,使得自己好像跟她拉近了不少的距离,有点亲密又好像原本就彼此熟悉的感觉。

  我突然发现,简单的来说,就是老婆与情人的感觉。我竟然把郭玫君当情人?不会吧…我在心中问着自己。

  我应该是只爱一个女人的啊!怎么会这样…不对,我应该不是喜欢上她,只是她太像若芷了,我因为昨晚的事,所以把她当成若芷的代替品罢了。我在心中这样的安慰与说服自己没有喜欢上郭玫君。这样是不对的,我要改变自己的心态,怎么可以把人家当成自己老婆的代替品呢?难不成你真想上她?其实我还真的有点想,不然小弟怎会有反应。看来,男人还是情分离的动物?没有爱还是会想有

  我一直以为,自己不是那种男人,一直以为自己不同。现在看来,自己还不是一只禽兽罢了。正当我这样想着,想要退步离开,回到客厅的时候,郭玫君的声音再次传来:“怎么了吗?叫你进来坐啊!”这郭玫君还真大方!我在心中想着。这点个性跟若芷不同,我在跟若芷刚认识的时候,她是很注重隐私权的,在我面前一定是化好妆,穿戴整齐的情况,也不让我进她卧房的,刚开始交往,只能在客厅等她出来,然后一起出去约会。进卧房,让我看见她穿睡衣,没化妆的样子,这些都是上过好几次之后的事。

  这郭玫君这态度,该说她是个性原本就如此大方呢,还是在暗示我?我交往过的女孩毕竟不多,不要说千人斩、百人斩什么的,可能十个都不到吧,这个问题我自然无法去猜测。既然人家都出声邀请两次了,再不进去反而有点做作,我缓缓的走进郭玫君的卧房,她却只看了我一眼,说道:“对不起喔,你随便坐,看看电视吧,我客厅没电视可以看。”说完可爱的吐了吐舌头,便专注在她的电脑萤幕上了。

  我的角度上一时看不到她电脑萤幕上的画面,不知道她在忙呼什么,我环顾了一下她的房间,在另一头,然后落地窗旁边摆了一个双人沙发、两个单人沙发,前面放了一个透明玻璃的矮桌,遥控器放在上面,我想这应该是她平常看电视的位子吧,多的沙发就是让朋友一起看的。可能因为都在房内看电视,所以客厅干脆不买电视,省钱吧?我这才回想起来,客厅好像有一套音响,然后是两条三人坐的沙发以及茶几矮桌。

  我走了过去,心想,原来叫我进房是这原因,不是我之前想的那样。想到这心中又再次隐隐失落着。马的!难道你真的在期待什么吗?我在心中这样骂着自己。拿起遥控器,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眼光不经意间喵到了郭玫君的电脑萤幕之上。

  “WOW!…”我口而出,怎么会这么巧的。郭玫君闻言转头看了我一眼:“你也知道啊?”

  我点点头,又想起郭玫君看不到,说道:“嗯,这么热门的游戏,怎么不知道。只是很少女孩喜欢玩这个吧?”若芷就很讨厌,我在心中想着。我一面说着,一面好奇的爬起身来,往郭玫君走去,想要看看她是在玩哪个伺服器,哪个种族,又是玩哪个职业。

  郭玫君继续专心的在她的游戏之上,同时说道:“不会啊,我觉得很好玩,很有趣呢。”我走到她身后看了一会,怎么觉得有点眼

  “喂,小姐,你玩哪个种族职业啊?”我随口问道。郭玫君边玩边答:“不死族法师。”过了几秒,反问:“你也有玩啊?”

  我说道:“嗯,哪个伺服器阿?”郭玫君随口答到:“冰霜之刺,你咧?”

  我心中一愣,不会这么巧吧,我也在这个伺服器上。我没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开始专心看她的画面,越看却越是讶异。郭玫君对我没回答也没怎么在意,因为她现在正在被敌方玩家偷袭之中。

  郭玫君手忙脚的按着滑鼠与键盘,与联盟方的三个玩家进入了生死的搏斗之中:“吼…讨厌,趁人家解任务的时候偷打,死盗贼,死小德…”我看了一下对方的状态,六十二级盗贼、六十一级德鲁伊、六十三级战士,一打三,郭玫君技术还真不错,干掉了两个,德鲁伊被打跑。

  “呼…”郭玫君松了一口气,让角色坐下喝水,转头看着我:“嘿嘿,打赢了!”我皱了皱眉头,说道:“对方墓园在这附近,上马换地方解任务比较好。”

  郭玫君答:“哼,我才不跑,他们回来我再杀!”我说道:“你几级啊?”

  郭玫君说:“六十九了。”我说:“喔…不错嘛。”

  郭玫君轻轻摇了摇头:“哪有,一堆人都七十了,飞鸟都买了呢。”“呵呵…”我笑了笑,同时说道:“借我看一下。”我伸出手来,按了几个快速键,想要看看她游戏角色的名字,刚刚的视野看不出来。郭玫君让了让身子,可是没有退很开,我的手稍微和她的身体有了接触,软绵绵的触感传来…这是哪个部位?我顿时心猿意马了起来。

  不过我接下来看到的事让我马上收回心智,陷入震惊之中。“生死相许”四个字,跳入我的眼中。

  我愣在那,忘记了自己的手正抵着郭玫君柔软的部,呆呆的看着萤幕。“怎么了?”郭玫君的问话让我回神过来。

  “生死相许?你就是生死相许?”我问道。郭玫君疑惑的看着我:“是啊,怎么了吗?”

  我没有直接回答,反而说道:“你按炉石,回旅馆下线,我秀给你看。”郭玫君虽然心中疑惑着,却看出了我眼中的坚持,照我所说的去做,退出了游戏。

  我接着登入了我的角色,在我选择伺服器时,郭玫君轻声喊道:“啊!你也是这个伺服器的!”接下来,她却被眼前的角色愣住了。过了一会,她才惊喜的跳起来:“你就是‘末日’啊!”
上一章   纵情忘爱   下一章 ( → )
热巴小说网与国内各大小说网站独家合作,提供海量的免费小说和全本小说,本页面为会员armageddon精心整理纯文字无错版热门小说《纵情忘爱》最新章节,供广大网友免费在线下载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