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翻云覆雨(上)》最新章节: 第十章
热巴小说网
热巴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热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翻云覆雨(上)  作者:闪灵 书号:15086  时间:2017/5/15  字数:8975 
上一章   第十章    下一章 ( 没有了 )
  狂扑上前,萧红屿眼中最后一幕是夏云初衣襟飘飘,急坠而去,转眼消失了踪影…

  魂飞魄散下,脑中忽然没了往素冷静,身子急纵,随着跳了下去。正在这千钧一发间,身后惊叫一声,一道银色光链已疾飞而出,上萧红屿间,硬生生将他拉在悬崖边上。

  “我正想看看,你跳还是不跳?没想你真是失心疯了!”身后恨恨语声蓦然响起,却似有分惊惧。

  萧红屿缓缓转身,几尺外,尧绿川正手执银链,冷冷地微笑。

  脑中有一刹空白之后,萧红屿发觉了心里某处的撕裂。一阵劲风扛卷上身,冷得他心中一凛:我真疯了吗?我这一纵,有何益处?

  擦去额头冷汗,心中无数念头已一一转了个圈:这皖中一带山多丘陵,并非是万丈峭壁。万一…万一他天幸不死呢?

  见他脸上神情瞬息万变,尧绿川笑得更是讥讽:“萧红屿,你我本是同一类人,何必作那深情款款,惺惺之态?”

  轻轻一笑,他神色转了温柔:“夏云初已死,大哥也该收心了…我们这便回去吧!教主此刻已无心理你的事,死罪必然可免。”

  “放手,我要下去。”萧红屿沉声道。

  看着那人面如死灰,尧绿川咬牙:“信不信我一脚踢你下去,叫你和他做对崖下厉鬼?”

  “信…你刚才还说你我都是无情之人。”萧红屿淡淡道:“反正这崖底我是一定要去的,你便放手吧!”

  “你怎么下去?”尧绿川冷笑:“要是你没受伤,倒也能做到。可现在,我保证你无法运功消减下坠之势!”

  “所以想请你帮我。”萧红屿静静道,望住了他:“你知我不下去绝不心甘的,何不让我死了这心?”

  “好。”尧绿川沉默一下,忽然笑了:“我也很想看看你那云弟血模糊的样子。”

  眼见着萧红屿脸色忽然于苍白中夹了阴沉,他住了口,上前看了看,忽然笑得更是狡猾:“大哥…你也知我方才折了一臂,看来只有你抱着我,我才能帮你。”

  萧红屿淡淡扫了他一眼,心中不自主想到大殿中他飞扑过来,横挡在自己身前的模样。

  心中长叹一声,在不远处一棵大树上折了段小臂细的枝干下来,在尧绿川未伤的手中,上前无语将他罕牢搂在怀中:“抱紧我!”

  身子一转,已轻飘飘顺着崖壁飞身纵下。身体落到丈许,尧绿川手中大树枝疾点而出,树枝韧极佳。立时弯曲,却不折断,夹着他内力贯,正消减了两人下坠之势。

  依法施为,再落丈许又是一点,不多时,两人已快至崖底。

  便在这时,接近崖底处一株大树正从石中斜伸而出,由于下降极快,萧红屿只隐约见到树上一片白色事物,心中忽然一丝光亮闪过。来不及细想是为了什么,两人已落到地上。

  张目所及,不远处,夏云初身子正一动不动躺在草丛之中…

  萧红屿心中狂跳,顾不上身体虚弱无力,飞奔上前,伸手去采他鼻息——竟然未断!颤抖了手,再摸他脉搏,也是微弱但仍可寻。

  忽然之间,眼中竟有了之意。自从幼时惨遭家破人亡后,已再不信什么神灵佛祖的心中头一次深深感激:“上苍有德,他居然没死…”

  再看之下,才发觉他们头顶上方,正是那株下降途中所见大树。终于想出方才心中光亮所为何事——刚才所见树上那惊鸿一瞥的白色事物,必是夏云初身上衣物挂在上面。

  而若非此树正长在这处,正消减了夏云初坠落的速度与力道,就算是自己未受伤之时,从高处这般跳下,也是绝无生还之理…

  再一细看,夏云初除了左腿骨折之外,脸上身上多处擦伤,也正源源不断出血来。强定心神,他低喝一声:“尧绿川,过来帮忙!”

  话出口听不见回答,回首正见那人脸色,心中忽然一沉。

  尧绿川眼光,恨恨望住了昏不醒的夏云初,面上正是他熟悉的古怪妒,冷冷燃烧。

  眼见着他慢慢靠近手掌微握,萧红屿心中已是了然。

  静静将身子挡在夏云初前面,他冷冷望着面前那人:“你想杀他,就先杀我…”

  “大哥,你明知我只想要他的命。”尧绿川忽然笑了,神情倨然。“以你现在的功力…保得了他?更何况…”他挑起了眉:“莫忘了你这伤,可是他给的。”

  “那是我情愿。不然,谁动得了我半分?”萧红屿冷哼:“你和我功力所差不多,可曾伤过我半分?”

  此语一出,尧绿川的脸色更是变了:“对,从来都是你伤我!”

  心中恼恨,再不罗嗦,劈面上前,右掌猛劈而出,攻向萧红屿前击到。

  萧红屿疾转身形,正要闪避,忽然气息一紧,方才被夏云初撞破的伤处剧痛传来,不由慢了那么一慢。

  可高手过招,胜负本是瞬息之事,这一慢,已再避不开尧绿川掌势“砰”得一声,正结结实实中了他那一掌。身子踉跄,退到夏云初身边,心中已知再无阻止之力…

  眼见着尧绿川冷笑靠近,他心中冰凉。十多岁起便和他朝夕相对,又怎不知他和自己本是一样心狠无情之人?此时若想他放过夏云初,怕是等太阳西升,也无可能…而自己现在,也绝无再保护夏云初的能力。

  慢慢将夏云初的手握在自己手中,再不理尧绿川,他默默凝视那清俊面容上微蹙眉宇,心中无数画面一一浮起,片刻前他绝然跳下悬崖前那声“大哥”声犹在耳,一时绞痛莫当。

  心意辗转,终于下了决心,喃喃轻道:“云弟…既然决意跳下,我知你活着也是痛苦——救不了你,你便去吧…”

  手掌微抬,向他前慢慢按去:“你宁可死在我手,对不对?放心,大哥杀了你之后,这便来陪你。”

  正要抬手下击,一个人影已扑上前来,猛然架开他的手掌,正是尧绿川。

  “你干什么?”萧红屿忽然狂笑道:“我这便亲手杀了他,不正如你所愿?”

  尧绿川咬牙,心中千百个念头已转了数转。

  萧红屿那最后一句,已明白的殉情之意,他虽是不信,却不由心中忐忑——依萧红屿以前个性,当然不会,可看他近和方才行事,又是难测。

  就算他是吓唬自己,今自己他杀了这夏云初,从此他心中,可就真的恨透自己,却再忘不了这死去之人了…图一时之快,值是不值?

  况且这夏云初如此重伤,能否存活仍是未知,让老天绝他岂非更妙?

  思及至此,终于将杀人之念暂时缓了。微微一笑,神情柔媚:“大哥,我怎忍心违你心意?我们这就想法子离开,救他再说。”

  萧红屿冷冷看他,两人自幼同处习武,成人后又并肩江湖多年,原本常常心有灵犀,对他心中所想怎会不知?明知他仍恨不得把夏云初千刀万剐了,但侥幸逃过眼前此劫,心中终于一松,差点昏倒过去。

  多年来他也是肆意妄为惯了的,如今终也遇这等遭人胁迫,却无力阻止之事,心中暗暗又恨又急:“…后好了,再不能受这闲气。”心中殉情之意淡了,却多了坚定,暗暗咬牙:“说什么也必保云弟一生周全,绝不让绿川伤了他去。”

  抬头微笑,眼中温柔:“依你看可怎么身?”

  尧绿川也是微笑:“依我看,不如在这里等等。我来时后面不远处有手下跟着,见我们总不上来,自会找来。”

  看看夏云初,笑忽起:“反正他也看不见听不到,大哥若是等得急了,我俩自有很多乐子可寻…”

  萧红屿身子一震:“你想怎样?”想到尧绿川就算此刻不杀夏云初,电难保不趁自己无力护他,想出什么恶毒法子来在自己面前辱他,心中暗惊,语声也哑了。

  尧绿川瞧出他惊恐,心中更是恨恼,脸上却显了委屈神色:“大哥想到哪里去了,我哪敢动他?

  大哥…我只是自从那和你宵一度后,想你想得紧…”

  笑走过来,轻轻拨开他臂中昏的夏云初,在他上狠狠一吻。

  萧红屿身上无力,被他这么一欺,心中恨将上来,也不回应。只用力在那温软上用力一咬,顿时两人上都是鲜血淋漓。

  “好,你不如这就了我的衣服,趁着我现在无力把前次的帐给讨回去。”萧红屿冷笑一声:

  “我若学你上次那般忍不住求饶,便不姓萧。”

  尧绿川恍若无事般擦去嘴边血迹,柔柔一笑:“大哥,我只舍得伤我自己,又怎舍得伤你?”忽然微微皱眉,原已斜飞的眉稍拧得更深,伸手护住自己胳臂。

  萧红屿冷眼瞧他,明知他是假意做出痛苦姿态来引自己内疚,可终究不能视若无睹。

  伸手将他手臂轻轻拉过,细看一下,不过是平常骨断,静养后应无大碍。不由松了口气,冷哼一声:“既然胳臂痛,就少动些!再来烦我,小心我折了你另一只。”

  尧绿川静静由他检视,神色慢慢柔和,轻声道:“我就知道你心里…也一样怜惜我…”

  萧红屿一窒,心中莫名烦躁,转头将夏云初身上各处能止血处位封了,可内力大减下,竟均是封的极浅。不知尧绿川所说手下何时才到,心中焦急万分,只怕尧绿川妒心又起,面上并不显了出来。

  心焦神伤下,上面已忽有长长绳索垂下,原来尧绿川所说,竟是实情,想来是教中属下远远见到事态,赶紧找了绳索救人。

  心中大喜,连忙抱起夏云初,正要抓住绳索上去,想了想却是冷汗直——一番纠下,他口的血又是失了不少,比方才下来时又更无力。途中自己一旦无力松了手去,可怎么好?

  尧绿川冷眼旁观,瞧见他前血迹越扩越大,咬牙道:“我抱他上去,你可放心?要不你就自己来,摔死了他可与我无干。”

  萧红屿沉默一下,淡淡点头:“好,你抱!”他纵横江湖多年,本是当机立断,沉稳狠辣绝不输了尧绿川——嗯及若是他想杀人,也不会等到现在。既然已是无法,不如放手一搏。

  尧绿川微笑上去,抱了夏云初抓住绳子末端用力一拉。力道传上,不一时上面守侯之人已将绳索缓缓拉起。

  绳索升至半空,尧绿川不由望向自己怀中夏云初面容,看着那清俊憔悴之,忽然只恨不得立时将手一松,摔死了这人方好。方才主动请缨,却是怕了萧红屿强要抱他上去,无力下有什么闪失。

  可想来想去,终是不愿冒险让他死在自己怀中,眼珠一转,悄悄低头在怀中那人肩膀一处伤口上狠狠一咬,眼见着血如注,夏云初昏中仍定痛得周身一颤,嘴角方含了笑。

  绳索升上这片刻,虽终没下了手,但心中辗转反侧,却不知打了多少回杀人的狠毒主意…

  李进遥遥跟在萧红屿身后,望着他进了百草谷那间谷中小屋,自己悄无声息停了脚步。隐身到附近一处树木后,向着树后一名教众低声问道:“可有异常?”

  那软众也了嗓音轻声回道:“回副堂主,并无异常。早问尧护法曾来过,见属下守在此处,倒也没为难属下,只冷笑数声便拂袖而去了。”

  李进点点头,心中稍安。自从几天前左护法从崖下救了那白雪派弟子后,不顾自己身体正虚,几乎寸步不离守着,更令自己带了座下亲信守在此处,说是若有右护法尧绿川前来,就算阻不了,也要第一时间内出声示警。

  想到数月前之事,正是萧红屿授意将夏云初严刑拷问,更兼笫折辱,毫不见怜惜。脑中忽然浮现那奉命给夏云初治眼时所见,那时的他浑身体无完肤,下体更是惨不忍睹。不由暗自摇头:如今这般全心呵护,情意殷殷,又是从何说起呢?

  萧红屿急步进了柳茗那间竹舍,正见柳茗坐在边,慢慢将一碗药汁往那人口中灌去。

  似是夏云初昏无意主动喝取之故,那药进入得十分缓慢,倒有大半反出来。他心中一急,上去接了药碗弯身坐下,将那药汁喝了小口含在嘴中,毫不迟疑便向夏云初口中渡去。这齿一接,只觉得那上干燥涩然,早已不是记忆中甜美温软。

  柳茗面上一红,无语转头起身,待他将那药汤渐渐渡完.方道:“不用太过担心,他的几处断骨都已接好了。”沉一下又道:“只是他腔肋骨曾受过断裂,此次又重新断开,要愈合——怕是艰难些。”

  萧红屿忽然身子一僵,半晌闷声低道:“那肋骨旧伤…是我命人用铁敲断的。”

  柳茗也是一震,不语了。虽也知当初萧尧二人必用了不少狠厉手段在这夏云初身上,可听他亲口说出,却也悚然心惊。

  默然看看了他,道:“我为你开的药剂,你自己可曾按时服下?”

  萧红屿站起身,恭敬道:“有按时服用。”语声微带了坚定,又道:“柳姑姑放心,我此刻绝不会糟蹋自个身子——我此刻最想的,便是把身子早些养好。”

  柳茗点点头:“那便好…你们教主呢?他可曾用了我的九珍丸?”

  萧红屿面色一黯:“有是有,可…”想到正是自己中了那陆行风毒计连累了水行舟,心中悔恨又起。

  柳茗看出他所想,微微叹息:“你也莫过自责。说来还是我告知你和绿川此事,要说内疚,我…”眼中慢慢有了泪水,轻轻滴下。

  她一生未嫁,只因年轻时一颗芳心没由来系在这水行舟身上,明知无望,却也再没了情爱之心。

  如今眼见痴守之人命不久矣,心中伤感痛苦,却又和萧红屿他们大大不同。

  沉默半晌,又道:“水行舟他有无再为难你?”

  萧红屿摇头:“多谢柳姑姑你百般求情,教主近似是心灰意冷,终于也再懒得追究。只成里将自己关在房中…望着那幅画像出神。”

  柳茗涩然一笑,心知那是她二哥柳枫当年之像,也不再说什么。

  萧红屿见她不语,自己在边坐了,静静望着夏云初不动。习惯成了自然,虽说此地并不寒冷,时节又已暮,手中仍是牢牢握了他右手,似是生怕那手再受寒之苦。

  不知多久,上那人…忽然微微动了。

  慢慢睁开双眼,惘望向四周,眼光渐渐洛在萧红屿身上。

  虽然这几天眼见着他不时醒来,却无一次真正意识清醒,无不是片刻又昏沉睡去,但乍见那眸子对上自己,萧红屿仍是心跳加了快。

  “云弟…你怎样?”他低低唤道。

  夏云初不答。

  屋中光线幽幽,窗外一丛竹林斑驳影子,透过窗纱落在他苍白面上,是暗涩的不健康。恍惚着不知多久,夏云初终于开了口,神色是无比的茫然:“萧…红屿?”

  “是!”萧红屿狂喜之下,险些下泪来——认得自己,可不就是意识清醒了吗?!“是我!”

  夏云初的眼睛,缓缓望向了自己的右手。很多很多事慢慢浮上来,是痛是伤,足爱是痴,似乎都已是前生之事。

  再望着面前这男子面上惊喜神色,憔悴容颜,若仍认定他是伪装,也未免自欺欺人了。他不信师父临死之言了吗?见了自己寻死,终于信了自己始终无辜?

  信与不信,又怎样呢?该断的,终究要断。

  挣扎用力,他不知自己那轻微语声能否能传人那人耳中:“若我醒时…再见你握着我的手…

  我便砍了右手去…”

  一字字说完,口闷得忽似要炸开,是因了这绝决还是因了那病痛,却迷糊着不自知。

  如他所愿地,那手如过火烧般,飞快放了开来…不想再看那人此刻脸上是何表情,他疲倦地闭了眼。很快,不可挡的眩晕袭来,又陷入了沉睡。

  柳茗看得清楚,又听了那句,再看萧红屿脸上转瞬间由柔情转了震惊,也不由暗自苦笑。

  萧红屿怔怔出神,忽然间:“柳姑姑…我问你,你信他是早知实情,和他师父串通一气的吗?”

  柳茗微微一笑:“我虽对他了解不多,倒也不信。”

  萧红屿微笑:“我更不信。初听时鬼心窍竟糊涂了,可回头细想,我只信自己的心…”脸上涩然之现了出来:“他是恨我,又想让我死了心。才承认那些…”

  柳茗心中微叹,道:“你不如先行避开,等他稍好些再来劝他。”

  萧红屿默默不语,半晌静静拾了头:“柳姑姑,这几我用了姑姑开的强生气血之药,已觉身上好了很多。你上次对我说的那法子,不如就从今天开始一试。”

  柳茗吃了一惊:“不行。那过血之法本就凶险,你先前已然失血,此刻身体虚弱得紧,冒然行使,我可保不准不出事。”

  萧红屿淡然一笑:“可我怕他等不得。姑姑你也说…他近来所受过多,气血虚弱到极点。只靠将休养息,怕是熬不过去…这便开始吧,有什么事,也是我甘愿。”

  柳茗沉默半晌:“你这般救他,可我瞧他的样子,怕是却不领情

  萧红屿涩然摇头:“我原本也没指望他领情。姑姑,你知道吗?自从幼年家变后,我一直以为我的心是冷了的。可那在崖下抱着他,我才忽然发觉原来这世上,有一个人的生命…比我自己的重要百倍。”

  “好,既是你作了决定,我帮你。”柳茗转头看看夏云初:“这孩子,也是命苦,也算帮他吧!”

  转身进了内屋,不一会出来,手中已多了大小两个托盘。盘上银针数管,皮线丈余,细看那皮线,却又颇似是中空,更有些萧红屿从未见过的古怪事物列在上面。

  “这过血之法,是我柳家独创,可惜人体医理千变万化,我家苦心钻研数代,其变化奇妙,仍不能穷…”柳茗微微摇头:“至今人体内有几种不同血样,我也仍不能知。只知这过血之法一旦施受两人间不相融合,便可令受方气血凝滞,立时送命,再凶险不过。”

  萧红屿点了点头:“上次姑姑不是已采了我俩之血做了相融试验吗?既然结果无碍,他在过血中应是无忧。”

  “话虽如此,可…”柳茗迟疑一下,道:“若是施者所鲜血过多,超出身体所限也是相当于自行失血。此法我从没真正在人身上用过,我怕你的身子此时不宜…”

  箫红屿静了静,微微一笑:“姑姑,绿川和我从小练武打架,你是看着的。后闯江湖受了什么重伤,也常是你妙手回…你几时看我会因血得多,便再活不过来?”

  停了停,望向了夏云初:“夏云初,你想死,我却不许。你想躲我…我也偏不放。”眼中神色复杂:“你身上若着我的血,还能与我一剑两清吗?”

  柳茗不语了,抬臂拉了张长长木躺椅过来,让萧红屿平平躺下,柔声道:“一会我在你臂肘处引出血来导人他体中,你若有任何不适不准强撑,需立刻告诉了我,否则…”

  “否则我送了命,也就救不了他了。”萧红屿笑道:“姑姑放心我还想留着这命,听他醒来再叫我声大哥呢!”

  柳茗但笑不语,眼见夏云初方才醒来那心死之状,要他回心转意,却哪里是易与之事?

  “姑姑不信我的手段吗?”萧红屿轻笑,脸上微带了调笑之意“莫忘了绿川都说过,这世上挡得了我十招的,可找出几个。可挡得了我一笑的,却是少有。”

  想了想,把胳臂伸了在柳茗面前,看着她手中澄亮针缓缓扎入自己臂弯,懒洋洋道:“等他再醒,我便成里对着他笑、非叫他再重新被我了去…”

  柳茗微微摇头:这萧尧二人的子,她是从小看着的。只要是他二人要的东西,怕天不少有能了他们的掌心。这夏云初…如此坚持,是会终服了软去,还是能逃得开?

  针管入体,血立时而出,顺着针尾后羊肠皮管飞快出,柳茗手疾眼快一把用细绳扎住管子末端,再去夏云初身前依法施为。

  片刻两处皮管接在一处,再将萧红屿手臂膀抬起缚在高处,让那血源源不断向夏云初体内。

  这般一番举动,也是柳茗从未试过,终于好坐下,方察觉自己额头也是不知何时有了微汗。此刻也不敢松懈,细细观察夏云初面色半晌无甚异处,方真正松了心神。

  竹屋中渐渐变暗,柳茗拿了灯盏来点上,一时光线乍明。再看萧红屿时,已变了浅浅青白。

  柳茗一急,心知他近来也是重伤未愈,慌忙搭了他脉搏,发现依旧沉稳有力,却也不敢再等,蹙眉道:“好了,今到此为止。”

  萧红屿淡淡一笑,脸上了些许求恳来:“…再稍等片刻,我没事,”语声却低了,显是气力开始不济。

  柳茗神色不悦,劈手将那套针管器具一一摘除:“我学医这些年,只会救人,却没杀过人。你想让我因为救他而害死了你?”也不理他,在二人臂弯针口处细细用草药汁清洗了,再以白纱裹好。

  一会端了碗过来,叫他喝了煎熬多时的补血汤药,却没让夏云初也服——他此刻自身机能颇弱,收不畅,往往药剂下去所效甚微,否则也不需靠外力强灌鲜血人体了。

  见萧红屿连神色,柳茗微笑道:“你今晚便留下吧,我正想观察这过血之法可有其他凶险,你夜间若有异常,及时通告就是。”看看仍是昏中的夏云初,又道:“你也顺便看着他些,我也正好省了照顺之劳。”说完转身进了内屋,再不出来。

  萧红屿静静躺着,发现自己口气息紧窒,想要站起,却是一时无力。

  只得将身下木椅靠着夏云初所睡竹并在一排,眼见着那张沉沉睡颜,心中安定,渐渐也是困了。

  迷糊中正要伸出手去握着那人右手入睡,脑中灵光一现,想起方才他那句威胁之语,却又慌忙缩了回来。可向来强势惯了的,什么伦常规矩本就是不屑之物,几时真学会了隐忍退让?

  心中不甘上来,俯身起来,在夏云初间轻轻长吻,直吻得那昏之人干涩间也染了他口中甜美润,方心中安乐,倒头沉沉睡去。

  一完一
上一章   翻云覆雨(上)   下一章 ( 没有了 )
热巴小说网与国内各大小说网站独家合作,提供海量的免费小说和全本小说,本页面为会员闪灵精心整理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翻云覆雨(上)》最新章节: 第十章,供广大网友免费在线下载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