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无错版架空小说《庶女有毒》最新章节: 245殊死一搏
热巴小说网
热巴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热巴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庶女有毒  作者:秦简 书号:28830  时间:2017-7-14  字数:11868 
上一章   245 殊死一搏    下一章 ( → )
  李未央的目光在元烈的面上扫了一眼,语气却十分平静:“这件事情我觉得还是应该请二嫂来,当面说清楚比较好。”

  齐国公看着李未央,只觉得她那一双清亮的眸子里似乎出一丝极端复杂的神色,他蹙起了眉头,眼前这件事分明是很清晰了,为什么嘉儿还会说出这样的话呢。他犹豫了片刻,出于信任,点头道:“既然嘉儿这么说,那咱们就请陈家人来,将此事个水落石出!”

  李未央不再开口,郭夫人的目光愈发的疑惑,可是,无论她如何询问,李未央都没有透一个字。

  一个时辰之后,陈灵、陈夫人以及陈冰冰一同到了郭府。婢女送上了茶,随即便全都退了下去。齐国公看着陈灵,开口道:“尚书大人,这一回请你来可知道是为了何事吗?”

  陈灵面上掠过一丝惊疑,难道郭家是为了追究这一次陈留公主大寿,他们没有来祝寿的过错吗?可是,郭陈两家如今已是彻底的恶,他们陈家不来,郭家又有什么理由置喙?心里虽然是这么想,可是看到旁边面色苍白的女儿,陈灵咽下了这口气,脸上勉强带了一丝笑容道:“郭兄,今我是另有要事,才…”

  齐国公摆了摆手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陈灵疑惑地和陈夫人对视了一眼,这才开口道:“那么郭兄所指的到底是什么?”

  特意把陈家人请到这里来…心高气傲的齐国公难道要对陈家人低头吗?就算如此,他也该只请陈灵一人,为什么要把其他人一起叫来?陈灵心头更加觉得奇怪,可是他在齐国公的脸上却是什么也看不出来,他顿了顿,继续问道:“还是为了郭衍和冰冰的事情…”话没有说完,陈冰冰却心头一跳,猛地抬起了头来。

  齐国公叹了一口气道:“把人带上来吧。”立刻有护卫将一名女子扭送了上来,那女子跌倒在地上,却是一言不发,面色惨白的模样。陈夫人一下子认出了此人,不失声道:“福儿,你怎么会在这里!”福儿低下头,却是不敢去瞧陈夫人,肩膀上还是血如注,狼狈不堪。

  陈冰冰最为吃惊,看了一眼自己的贴身婢女福儿,又看了一眼齐国公,神情之中出一丝惊疑。

  齐国公冷声道:“我想这个婢女你们应该是认识的,不需要我介绍了吧。”

  陈灵当然知道,这福儿是陈家当年给陈冰冰陪嫁的心腹婢女之一,从小在冰冰的身边长大,如今又为什么会是这副姿态出现在郭府呢?陈夫人不沉下脸,呵斥道:“婢,难怪从今天一大早就不见人影,你到这里干什么来了!”

  李未央目光冰凉,声音却十分柔和,叫人听不出她的半点心思,道:“陈夫人不必动怒,今天在公主的寿宴之上发生了一件事,陈夫人想必还不知道吧。”

  陈家人的面色更加疑惑,显然还不知道郭府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郭夫人神情难得阴沉不定,道:“今天本来是公主的寿宴,可是晋王殿下却突然遇刺,又有人说起那刺客逃进了郭府,为此太子招来军将整个郭府搜查了一遍。”

  陈灵心头一惊,向齐国公道:“此事当真么?”

  齐国公深深了一口气:“不止如此,就在太子搜查刺客的时候,这丫头突然跑了出来,告诉那些军说我们郭家窝藏了郭衍在府中,并且还亲自为他们带路,一路找到了地道,指正我郭家窝藏钦犯之罪!”

  陈灵额角青筋暴,突突地跳着,他迅速转头,盯着福儿厉声道:“婢,你真的做了这种事!”

  福儿突然失声痛哭,伏倒在地哀戚道:“奴婢也是为了二少夫人着想,少夫人自从回到陈家中,整里都无法安枕,天天是以泪洗面,奴婢实在是气不过…”

  陈冰冰猛地站了起来,脸色惨白地给了福儿一个耳光,直打得她半边脸都偏了过去,难得疾言厉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难道我让你去陷害自己的夫君么!”

  福儿咬牙,却是一言不发。

  郭夫人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情,对陈冰冰也产生了一丝难以压抑的怀疑,冷声道:“冰冰,你为何还要惺惺作态!这婢女分明就是听了你的吩咐才来指正郭衍,我实在想不到,你竟然恨郭家恨到这个地步!窝藏钦犯——亏你说得出口!这钦犯可是你的丈夫!你的心肠,当真就如此的狠毒,非要我们全都命丧于此,你才高兴,你才解恨么!”

  郭夫人一字字一句句如同刀锋一般,戳得陈冰冰心头溅血,她泪如泉涌,不敢置信道:“母亲,我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不知道吗?这两年来我何曾有半点不尽心力?是,我是怨恨纳兰雪,我是不希望再见到她,可是郭衍是我的夫君,我为什么要害他,郭家是我的夫家,我又为什么要害你们,这对我又有什么好处!毕竟我还没有离开郭家,我还是郭家的一份子,不是吗?”

  郭夫人冷笑一声道:“是啊,我也相信你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可是事实摆在眼前,若不是因为有你的指示,福儿何至于会做出这样的事,她一个区区的婢女,怎么有这种胆子!”

  郭夫人这一席话说出来,陈家人的脸色都是十分难看。陈灵对着福儿恶狠狠道:“你老实代,可是你家少夫人吩咐你这么做!”

  福儿只是大声痛哭,却是坚决不肯再说什么,一副委屈的模样。众人见她这样,不免都怀疑福儿碍于众人都在场,不敢背弃自己的主子,所以才一力承担下来。现在受到问,她又不害怕起来,才会一言不发。郭澄上前一步,目光如炬道:“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是你不肯代一切,今天你就别想活着走出这个大厅!”

  福儿浑身一抖,牙齿开始打颤,目光惊恐地看着郭澄道:“三…三少爷,奴婢…奴婢…”她的话没有说完,郭澄已经厉声道:“你还不说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福儿像是终于忍受不住,一下子整个人都崩溃了一般,大声道:“是!是少夫人指使奴婢这么做的,奴婢是没有法子呀!”

  陈冰冰听了这一句话,猛地跌坐在了椅子上,她难以置信地看着福儿,失声道:“你…你这丫头,胡说八道些什么,我何时要你去害我的夫君!”她仿佛独自站在黑暗中,这个世界如此的寒冷,叫她几乎承受不了。

  福儿却是哀哭不止,头在地上叩地砰砰作响,泣道:“少夫人,奴婢不想背叛你,可是奴婢也怕死!你从前那么喜欢二少爷,如今就更加的恨他,得不到他也不肯让纳兰雪取代了你的位置,所以你才会这么做!”说着,她转过头,额前已经是鲜血淋漓,不断地哀求道:“老爷,夫人!奴婢真的是无可奈何,奴婢也曾好好的劝说过二少夫人,可是她根本就不肯听从奴婢的劝告,奴婢是什么身份,又怎么能阻挠主子的决定呢,所以,奴婢拼着一死,也只好替主子跑这一趟了!”

  李未央看着福儿唱做俱佳的表现,却是淡淡一笑道:“哦?事情果真如你所说吗?”

  福儿看着李未央,只觉得那冷眸之中透出了一丝寒光,她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随即鼓起勇气道:“小姐,奴婢绝不敢说半句谎言,这一切的确是二少夫人吩咐奴婢所为呀!”

  陈灵气得浑身发抖,他转过身去,狠狠给了陈冰冰一个耳光:“不要脸的东西!”

  陈夫人心疼地搂过完全失神的陈冰冰,怒斥道:“你这是干什么,糊涂了吗!”

  陈尚书冷笑一声道:“夫之间的纠纷,本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她却闹到这个地步,简直是贻笑大方!你教出来的好女儿,现在还敢指责我!当初若非是你一力支持她,她又何至于在家里哭闹不休,绝食三,非要嫁到郭家不可!嫁过来之后,不好好做人家的儿媳妇,却总是追究过去的事情,这也就罢了,不思悔改,竟然还命自己的婢女来陷害人家,难道真的要闹得夫离散,家破人亡,她才开心吗!这样的蠢东西,怎么会是陈家的女儿!”

  陈灵字字如雪,酷寒如刀,陈冰冰看着向来疼爱自己的父亲一副疾言厉的模样,却是完全的呆住了,她实在是想不到事情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在指责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呢?她顾不得和陈灵解释什么,一下子扑到福儿的身上,死死抓住她的衣袖道:“这么多年来我对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我何时吩咐你做这样的事情!”

  福儿被她摇晃得脸色越发苍白,似是十分惊恐道:“二少夫人,奴婢一心为您,现在您可不能对我见死不救啊!”陈冰冰不懂福儿为何将这一切的罪过都推在了她的身上,她从来没有吩咐过对方去陷害郭衍,更加不曾让她在陈留公主大寿的时候回到郭家。她真的十分震惊,究竟是什么人给了福儿好处,竟然能让她如此反过来陷害自己。电光火石之间,过去的一切在她眼前一闪而过,她突然明白了什么,凄厉道:“福儿,你早就背叛了我!现在,你是和外人联合起来陷害我!”

  郭家的其他人却是并不相信陈冰冰的表现,其实也不怪他们,郭夫人已经给了陈冰冰太多的机会,一次,一次,又一次,偏偏陈冰冰都让她失望了,以至于这一回她再也没办法相信这个儿媳妇。不错,过去的陈冰冰的确天真美丽,温柔善良,又十分的活泼,很是讨人喜欢。可是自从纳兰雪出现,陈冰冰就已经变了,她完全不像是以前那么的善良,为了驱逐纳兰雪,她做了很多的错事,以至于所有的人都开始讨厌她,希望郭家与陈家的这桩婚事从来都没有成真过。事到如今,郭夫人已经不再相信陈冰冰的任何一个字了,陈冰冰丢下了福儿,扑倒在了郭夫人的脚下:“母亲,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她的眼中是悲伤,眼泪一滴一滴地滚落下来,打了她的衣襟,神情也是无比的痛苦,她想喊什么,可是嗓子已经哑了,怎么也喊不出来:“过去我的确做错了事,可是这一回,真的不是我!母亲,你相信我!”

  郭夫人垂下了眼睛,看也不看她一眼。陈冰冰转过头,又抓住了陈留公主的衣摆,绝望地道:“祖母,看在冰冰这么久来服侍您的份上,为我说一句话吧!”

  陈留公主无奈地看着她,陈冰冰年轻的脸上竟也透出苍凉之,一只手向着她伸出来,是祈求…陈留公主摇了摇头,终究只是开口道:“冰冰啊,你太让祖母失望了。我以为你是个善良的孩子,却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做出这么糊涂的事!郭家若是倒了,你陈家又岂能长久呢,中了别人的挑拨离间之计,你可真是个傻孩子!”

  陈留公主这么说着,已经是一副绝对不肯相信陈冰冰的模样。陈冰冰无奈,转眼瞧见江氏站在一旁,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救命稻草。她膝行过去,死死地攥紧了江氏的裙摆道:“大嫂,我是无辜的,你相信我!”

  江氏怔怔地看了许久,嘴角忽然有一丝怜悯。不管陈冰冰做错了什么事情,江氏觉得自己都能够原谅她,因为同样是女子,她可以体谅对方那种心情。没有一个人能够容忍自己的夫君心中思念着他人。但这一次她真的做得太过分了,以至于如今祖母和母亲都不肯再原谅她,她又如何说自己相信对方呢。所以她一言不发,只是轻轻地挥开了陈冰冰的手。

  陈冰冰没了支撑,一下子跌倒在地。她的目光在郭家每一个人的面上扫过,原先直冲头顶的悲愤此时都消退下去,比方才更深却更平静的一种绝望慢慢笼罩了她,因为没有一个人出声,没有一个人看她,没有一个人说相信她。此刻她已经是孤立无援,绝望到了极点,她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就在这时候,她突然听见有脚步声在耳畔响起,猛地抬起头来,却看见了一个最不可能出现在她面前的人。李未央将陈冰冰从地上扶了起来,柔声道:“二嫂,我相信你。”

  陈冰冰看着李未央,她万万想不到,此刻站出来为自己说话的人竟然是一直维护着纳兰雪的小姑子。为什么,李未央不是十分同情纳兰雪吗,现在她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开口帮助自己呢。陈冰冰看着李未央,一时不知该做何反应。

  李未央深深地看了一眼陈冰冰道:“二嫂,你先站起来,坐到一边去。”

  陈冰冰抓住了李未央的手道:“你真的相信我吗?”她的眼中充了绝望,李未央此刻就已经是她最后的希望了。

  李未央点了点头,神色平静道:“是,二嫂,我相信你。”

  陈夫人赶紧过来将陈冰冰搀扶到了一边,看着李未央的神色之中除了震惊之外,还有一丝感激。她没有想到在郭家居然还有人能为自己的女儿说话,说实话,到了现在连她也不敢确定陈冰冰是否真的无辜了。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女儿对郭衍那是十分的痴情,人若是用情到了极处,做出什么样的傻事,都是不奇怪的。

  郭夫人看着李未央道:“嘉儿,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李未央轻轻地一叹:“母亲,我相信二嫂虽然糊涂,但却不会做出今天这样的事情。”

  郭澄不开口道:“可是,铁证如山!”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三哥,我说相信二嫂,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她深爱着二哥。”纳兰雪是情敌,所以陈冰冰才会动了除掉她的心思。可是郭衍呢,陈冰冰心心念念的要嫁给他,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以绝食相。可见她对郭衍爱得极深,嫁进来两年,陈冰冰做尽了一切,只为了让郭衍开心,为了让郭家的每一个人接纳她。这样的一个人,你可以怀疑她心思毒辣,也可以怀疑她不择手段,更可以怀疑她不是一个好人,但你绝不能怀疑她对郭衍的一片真心,这才是李未央相信她最重要的理由。所以,李未央看着众人,目光冷淡道:“就凭着二嫂对二哥的那一份真情,我相信今天这件事情与她无关。”

  众人听到这里,神色都产生了极大的变化,郭夫人摇了摇头道:“不,嘉儿,你只是猜测而已,你二嫂做的糊涂事也不止这一桩了,这福儿可是她的婢女,除了她之外,还有谁能教唆这丫头做出这种事来呢。”

  李未央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是啊,究竟是谁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非要将郭家置于死地不可呢。”

  郭夫人听了这句奇怪的话,只是看着李未央,看着那双深不见底的纯黑瞳子,不知道她究竟想要说什么。

  李未央却没有回答众人的疑问,她只是看着门外,静静地道:“二哥,我想你应该知道一切,对不对。”

  门外,果然见到郭衍缓步走了进来。

  陈家的人见到了郭衍,面色都是一变,尤其是陈冰冰,她盯着郭衍,泪如雨下,几乎是已然痴了。郭衍看了陈冰冰一眼,目光最终却是落在了李未央的身上,神色极为凝肃:“是,我知道今天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

  元烈一直在旁边静静听着,在李未央阻止他说出一切之后,他目睹着眼前发生的经过,突然就悠然叹了一口气,却瞧见李未央微微一笑:“二哥,你愿意把一切都说出来么?”

  郭衍轻轻地点了点头:“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早也应该做一个了断了。”他这句话说完,便吩咐人道:“去将纳兰姑娘请来。”

  郭夫人听了,面色顿时变了:“衍儿,你这是做什么?”让陈冰冰和纳兰雪坐在一块儿么,这简直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想象的事情,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这两个人如今已经是势同水火了。郭夫人这么想着,刚要阻止郭衍,却见到他向自己摇了摇头。

  郭衍神色凝重,认真道:“母亲,如今的局势,我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希望你不要阻止。”

  郭夫人神色愕然,随即便沉默了。郭家的每一个人,都静静的等待着。此刻在这大厅之中,是一片的死寂,就连那福儿也是瑟缩在那里,一个字都不敢说了。不多时,便听见轻轻的脚步声,纳兰雪出现在大厅门口,她身白衣,一步一步地走了进来。她只是向厅中的众位长辈从容行礼,随后她便看向郭衍道:“找我来有什么事么。”

  郭衍深深地望着她,目光之中是说不出的复杂,他开口道:“是,我今有话要说,你坐下吧。”

  纳兰雪坐到了一边,却是离陈家人远远的,神色十分的平静,让人丝毫也瞧不出那一双静谧的眸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人都到齐了,元烈的目光在众人面上环视了一圈,却是轻轻一笑,看来这一场戏,今天终于演到了最**。

  在众人的沉默之中,郭衍终于道:“那一年,我在战场上受了伤,又和自己的副将失散了。不得已,只能乔装打扮,化妆成普通的士兵,想要找一户人家养伤,后来收留我的,就是纳兰雪。在那三个月之中,我逐渐喜欢上了她,并且向她表白,原以为她不会喜欢我这么一个刀口血的人,可是最终她的回答却让我欣喜若狂。短短的相处,我们就已经私定了终生,这件事情,后来被纳兰家发现了,让我意外的是,纳兰老爷并没有责怪我,他默许了我和纳兰雪的婚事,只不过特意嘱咐我,不可以负了她的女儿。为了让纳兰家放心,我写了一纸婚书,保证一年之后,将会来娶纳兰雪,后来因为战事紧急,我就匆匆回到了军营之中。这件事情十分的隐秘,除了写信报给父母亲知晓外,我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但是后来因为母亲生病,所以我急忙赶回了大都,也就是在那时候我才知道,冰冰非要闹着嫁给我的事情。”

  当郭衍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神情已经带了一丝说不清的自嘲:“当时我闹得很凶,死活也不肯娶冰冰。有一天晚上我独自一人意图想要离开郭家,去寻找纳兰雪,可是就在那一天却是被母亲发现了。我以为她会责怪我,甚至告诉父亲,可她只是替我整理了行装,又给我银票,告诉我以后要好好的对待纳兰姑娘,不要辜负她,不管在何处生活,都不要再回到大都来。等我策马走出了二百里,到了天亮的时候,我才猛地惊醒,不能就这样离开大都,母亲可以放我走,是得到了父亲的默许,他们是出于一片爱子之心,同样的,我对郭家也负有责任,我不能那么自私,我必须为他们着想。我爱纳兰雪,可是我也爱郭家的每一个人,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的亲人,因为我而受到责难。所以,我给纳兰雪写了一封信,告诉她,我已经不能再娶她了。而后我就回到大都,娶了冰冰,后来发生的事情,其实你们都已经知道了。”

  陈冰冰看着郭衍,那神色之中似乎有说不清的痛楚。

  纳兰雪神色平静,她可以理解郭衍当时的心情,也可以想象他做出这个决定是多么的艰难。可是,她依旧不能原谅他。正因为这份不原谅,才促使他们走到了今天,如今,已经再也回不了头了。

  李未央看着郭衍,忽而笑了,她五官十分的美丽,鲜少有尖锐的表情,可是此刻角轻轻一扬,却是笑得异常冷酷。在那冷酷的笑容之中,薄扯出优美的弧度,一字字尽是冰凉:“二哥,害你的人是谁?”

  郭衍的脸一下子变了颜色,他垂下了眸子,一言不发。

  “二哥,事情刚刚发生的时候,我猜你就知道了一切,可是,你却什么都不肯说,是因为你对这个人十分的愧疚。你——早就猜到是谁吧。”

  郭衍叹了一口气,他几乎不能抬起头来看向自己的妹妹,其实,他知道的并不多,是直到今天,他才敢确定心中的猜测。

  李未央缓缓地走了过去,长长的裙摆在地面上划过,她平视着对方,冷声地道:“二哥,我希望你将一切都说出来,将你心头的怀疑说出来!”

  面对如此咄咄人的李未央,就连郭衍也不颤动了一下。

  郭夫人充疑惑地看着李未央,她根本不明白李未央为什么突然这样问郭衍,她开口道:“嘉儿,你究竟和你二哥说什么,为什么我都不明白呢?”

  李未央转过了头,她的声音变得极为冰冷,甚至隐隐压抑着一丝从未有过的愤怒,她开口道:“能够让二哥如此愧疚的人,能够让他明知道一切却不肯说出来的人,这大厅上,还有第二个么!”

  众人的目光全部唰地一下落在了纳兰雪的身上,纳兰雪并没有被李未央的气势吓到,她只是微微一笑道:“郭小姐的意思,是在怀疑我吗。”

  郭夫人吃了一惊,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地道:“嘉儿,你这怀疑是不是也太匪夷所思了。”

  李未央却没有看向其他人,她只是盯着纳兰雪:“纳兰雪,每一个人做事都有自己的理由,可是当一切的真相被拆穿的时候,至少要有承认的勇气。怎么,你敢做却不敢当吗。我刚才所说的一切,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心里最清楚了!”

  她轻轻的一句话,却令得纳兰雪呼吸一窒,随后静了下来。纳兰雪望着李未央,目光之中出一丝笑意,只是那笑容却是说不出的淡漠。很久之后,她才开口道:“你果然是个很聪明的女子,世上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的眼睛。好,那我想看看你究竟知道了些什么,说吧,将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

  李未央深了一口气道:“我是以为自己很聪明,所以我才相信这世上没有人能够欺骗我,可是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我错了,从一开始你遇到我,为我治病,就已经是一个圈套了。不,或许还更早一些,从太医在我的药中动了手脚,到我的病情加重,到你遇到我,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戏,是么。”

  郭夫人完全震惊地看着李未央,就在不久之前,李未央和纳兰雪感情还是十分的要好,如同至好友一般,可是现在李未央口口声声的指责,让郭夫人根本就没办法反应过来。随即,她的表情一瞬间就变成了愤怒:“纳兰姑娘,嘉儿所说的是不是真的?”

  纳兰雪轻轻地一叹:“郭小姐错了。”

  李未央扬眉:“我错了,哪里错了。”

  纳兰雪只是平和微笑道:“事实上早在草原之行前,我就已经注意到了你。”

  她这样轻轻的一句话,将整个大厅的气氛变得十分的阴沉肃杀。

  李未央的眼底闪过一丝异色,然后慢慢地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

  纳兰雪静静地望着她,脸上从始至终是带着笑意的。

  李未央又继续说下去,她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的镇定,但此刻缩在袖里的手指也在不受控制的握紧了,声音宛如绕在地底多年的种子,挣扎着终于浮出了地面:“你替我治病,然后寻来郭家,明明知道二哥已经娶了子,却还是转身就走,故意引起我对你的好奇,我追踪而去。然后,还安排了与裴徽的相识,故意和他联合起来演了一场戏,让我以为裴徽意图利用你来打击二哥,打击郭家。接着,我信以为真地去收买你、安抚你,你接受了我的好意,又在我面前撕毁了婚书,自然是为了博取我的信任。可笑,我竟然相信了你,还送给你一座药堂,这样,你便可以名正言顺的留在大都。”

  就在李未央说话的时候,外头却突然轰隆隆的一声,突然响起了雷声,惊动了所有人,紧接着雨水轰然而下,像是要倾倒所有的愤恨一般。整个大厅都静悄悄的,所有的人都词穷声哑,唯一一个说话的人,则是腔恼怒。

  这时候李未央只觉得心头十分的愤怒,在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人可以欺骗她!从来没有!可是偏偏她却相信了纳兰雪,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现在还能保持这样的平静,平静得就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她的声音越发冷凝:“为了取信于我,你确实花费了一番心机,甚至不惜让那裴徽来陪你演戏,好一出苦计呀,使得我主动将你留在眼皮子底下监视。然后,便是五哥的受伤,甚至连那逍遥散都在你们的预料之中,你们的计划一步一步地推动着我,让我鬼使神差地去请了你,一点点地主动去靠近你。这心思的把握,分分寸寸丝毫不差,如此缜密,实在是叫我叹服!”

  郭夫人完全愣住,她看着纳兰雪,实在想不到这一切竟然都是一个阴谋,一个陷阱,而且这纳兰姑娘,根本不像是这样心急叵测的人啊!然而,李未央要说的不止如此。

  “等你为我五哥治好了病,我自然会对你感激涕零,原本的三分好感,也变成了八分。这时候,你再故意设计陈寒轩上门挑衅,让我二嫂知道一切,依照陈冰冰的性格,她会做出什么来,其实早就已经很明显了。你让这个丫头——”说着,李未央的手指指向了旁边一直不做声却面色惨白的福儿,道:“你让这个丫头在二嫂的身边不断的挑拨离间,疏远二嫂和郭家之间的关系,把我们每一个人都变成她的敌人!然后便可以使二嫂对你动手!我早该想到这一点,二嫂只是驱逐你出京,她并没有想要你的性命,如果她真的想杀你,凭借陈家的财力,哪怕有我护卫的保护,你也未必能逃出生天,更何况还那么巧合,居然让你遇见了元烈!一次一次逃脱!这世上哪有这么多巧合的事情呢!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是如何才能安排的如此天衣无,不痕迹!”

  纳兰雪淡淡地一笑:“不是天衣无,不痕迹,而是刚开始,你就对我产生了同情,所以你相信我,不是么。”

  李未央想要冷笑,可惜角还没有扬起,就变成发不出声音的一记叹息:“是,接下来就是你受了重伤,让我对你的同情一下子攀到了巅峰,与此同时,我也就更加的怨怪二嫂,不能原谅她。站在我的角度,我本可以不参加这样的事情,可是人都有怜悯之心,都有义愤之心,或许,你正是挑动了我那一颗心的人,以至于我完全站到了你这边,甚至一叶障目,看不到二嫂的痛苦和挣扎。再然后,就发生了二哥的事,他被人构陷,说是他杀了主帅,又带着十万人意图叛逃。是你们着他回到大都,又一步步地着他藏回郭家。”

  “哦,对了,上次那一件事,在别院里你刚刚见完了二哥,随即便有人搜查了那座别院,这事情做得太过明显,二嫂当然会怀疑你,误以为是你所为。你正可以反过来利用我的多疑,利用郭家对你的善意,将一切推到二嫂的身上,说她是因为嫉妒,才会诬陷于你。这样一来,我们对于二嫂的耐心也就消失殆尽了。等到二哥发现一切,知道你的委屈你的无奈你的痛苦,他当然不可能再和二嫂继续这段婚姻,等到二嫂离开,就是你动手的最好机会,我说得对么?”

  李未央一字一字,而那福儿却像是被勾起了什么恐怖的记忆一般浑身颤抖着,呼吸一下子急促了起来。

  纳兰雪轻轻地一笑,就在这时候,只听见轰隆隆的一声,电闪雷鸣的瞬间,闪电几乎照破了窗纸,仿佛连每一个人的心也跟着裂开了一般。倾盆大雨哗哗而下,只听见纳兰雪的声音极为沙哑,每个字都是从齿出去的一般:“你说得不错,可是,你有证据么。”

  李未央笑了,笑容里是比纳兰雪更为镇定的冷漠:“其实早在太子搜查了郭府却是一无所获之后,你不就应该知道事情早已败了么,又何必问我证据呢。”

  齐国公开口道:“嘉儿,你到底有什么证据?”

  李未央看向旭王元烈,元烈微微一笑,从袖中甩出了一封书信“啪”的一下落在齐国公面前的桌子上。齐国公出了书信,仔仔细细地看完,面色却是一下子变得极为苍白,他看着元烈,声音有一丝颤抖道:“这…这是何物?”

  元烈只是一笑,眼神冰冷道:“这封书信本该在齐国公的书房被太子的军搜出来,好在我及时下手,悄悄地藏起了书信,以至于他们一无所获,你说,若是被太子发现了这封书信,郭家会如何呢?”

  郭衍咬着牙,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不看任何人,也不想听见任何的声音,仿佛已经变成了一尊石像一般。

  齐国公的脸色是前所未有的难看,郭夫人充疑惑地上前看了一眼那信纸的内容,陈留公主连忙道:“究竟是什么?”

  郭夫人的声音也在颤抖,道:“是国公爷和赫赫国君之间来往的密信,还有印信…”

  陈留公主手中的茶杯一下子摔裂在地上,声音整个都在打颤,不敢置信:“你们说的是什么,怎么可能!”

  陈灵却是明白了一切,他目光冷凝地看向了纳兰雪,冷冷道:“看来,是这位纳兰姑娘将这封书信放在了齐国公府的书房,意图诬陷国公爷和赫赫有勾结。”这样就能解释郭衍为什么要谋杀主帅,甚至带兵叛逃了,这等于是昭告了天下,齐国公府有叛国之嫌!

  这句话说完,大厅之中所有人的表情都是极端的凝重,每一个人都用极端陌生的眼神看着纳兰雪。尤其是郭夫人,她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地步,所以,她握紧了自己的拳头,身体摇摇坠。

  只听见李未央轻声道:“若要藏这封书信,这个人必须在郭府,若要知道二哥藏在地道里,这个人也必须在郭府!往日里书房守卫森严,寻常人很难得手。而事发之时,太子带着人来搜查刺客,所有的郭家人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去保护二哥,绝不会想到有人会趁在书房藏下这封书信,以至于给了纳兰雪可乘之机。她正是趁着这个机会,将书信藏在了书房,意图让军找到!我们所有人的心思都在二哥身上,没有人会注意到她的举动,这就是最大的漏。我之所以不怀疑二嫂,是因为她并没有机会这样做,因为她早在数之前就离开了郭府,试问她如何藏下这封书信呢!能够这么做的人,只有纳兰姑娘一个了!”

  李未央说到这里,声音已经是冰寒到了极点。此时窗外的风雨像没有明天一般的肆着,豆大的雨点敲打着窗户纸,让人觉得下一刻那风雨就会破窗而入。这个夜晚,整个大厅陷入一片死寂,空气变得彻骨的冰寒,所有的人都久久不言。

  突然的,纳兰雪笑了起来,笑声悠然,接着一点点变成了自嘲,冷笑,最后是放声大笑,所有人都向她望了过去,只见到纳兰雪笑得几乎都坐不住了。

  ---题外话---

  纳兰姑娘不是来报仇的,你们猜错了,还有,我很喜欢纳兰雪,目前为止所有人物里,我最喜欢的就是她了,你们这些渣渣,不会明白我的忧桑,不理你们╭(╯^)╮
上一章   庶女有毒   下一章 ( → )
庶色可餐数据三国水系法师的舂医品世子妃悍明巧偷君心舂从天外来大宋王朝之乾倾城宝藏门楣
热巴小说网与国内各大小说网站独家合作,提供海量的免费小说和全本小说,本页面为会员秦简精心整理纯文字无错版架空小说《庶女有毒》最新章节: 245殊死一搏,供广大网友免费在线下载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