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偿债新娘》最新章节: 第九章
热巴小说网
热巴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热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偿债新娘  作者:盘丝 书号:2959  时间:2016-10-9  字数:6058 
上一章   第九章    下一章 ( → )
  为了挑一个好时辰,所以事实上陆尔萍只怀孕九个多月,就决定用剖腹产的方式将小孩子生下来,没想到就在决定要剖腹的前两天,孩子就等不及提早来报到。

  结果小孩子的满月酒离曾朝新的八十大寿只差了三天的时间,因此曾家商量过后,就决定将曾家大老爷的大寿与小曾孙的满月酒一起举办。

  曾家大老爷的八十大寿再加上曾家第四代的金孙满月,排场自然非同小可,虽然曾家已经尽量只邀请较为亲近的亲朋好友出席,但在曾家三代超过五十年的岁月里所结到的朋友数量也是相当惊人,因此最后还是邀请了整整五百名的宾客,在曾家大宅中举办宴会。

  宴会大致上是以欧式自助餐与舞会并用的方式,在曾朝新致词完毕后,就由曾博翔与陆尔萍两人跳第一首开场舞,之后众人便各自散开,拜寿的拜寿,话家常的话家常,谈生意的、跳舞的、钓冤大头的、把妹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目的。

  陆尔萍在生下孩子后特别容易酸,脚也容易浮肿,因此在跳完第一支舞后便先回房间休息,赖郁雯则跟在她身边陪她。

  “尔萍,你儿子的名字到底叫什么啊?”赖郁雯小心翼翼的抱着粉的小婴儿问道。

  “你刚才没听到吗?宝宝的名字叫曾宝睿啊!”陆尔萍坐在边笑着道。

  “怎么写?”

  “就是这样。”陆尔萍了张白纸,写上小婴儿的名字递到好友的面前。

  虽然她也是直到刚刚才知道宝宝的名字,但当她一看到这个名宇的时候,就觉得是这个名字没错!这该怎么说呢?妈妈的直觉吗?

  “哇!这名字谁取的?”赖郁雯看到后,愣了一下才笑问。

  “博翔取的啊!有哪里不对吗?”陆尔萍把纸上的宇看了又看,不懂好友为什么在看到这三个字时会笑出来。

  “是没什么不对啦!只不过笔划这么多的话,将来小孩子若是被罚写自己名字一百遍的时候,一定会埋怨他老爸给他取这个名字。”赖郁雯看着怀里睡得香甜的小婴儿笑道。

  “呃…”被好友这么一说,陆尔萍也才发觉儿子的名字好像超过四十划了耶!

  “没关系的,干儿子,你的辛酸干妈都懂,等你长大后,干妈会教你使用复写纸这个不被老师发现的方法。”说着,赖郁雯在干儿子的头上亲了一下。

  把婴儿交给保母后,陆尔萍与赖郁雯这两个很久没能好好聚一聚的好朋友才终于能好好的讲话了。

  “好了,我亲爱的小萍萍,你不觉得你似乎有些话要对我说吗?”赖郁雯笑咪咪的问道。

  闻言,陆尔萍全身暗自颤抖了一下。

  通常,向来凶巴巴的人若是突然声音变温柔了,那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特别是赖郁雯这个人。

  “没有啊!哪有什么话。”陆尔萍打哈哈的想蒙混过去。

  “是吗?那你告诉我,你是怎么从女佣变成女主人的呢?”赖郁雯并不会被这一点小谎言就骗过去。

  “嗯!就是之前说的那样啊!我来曾家当女佣,然后就和博翔恋爱了嘛!”陆尔萍把之前两人套好用来欺骗世人的那一套拿出来用。

  因为最后曾博翔决定要娶陆尔萍了,为了方便向家人代,因此便和其他知情的人都套好了说辞。

  另一方面,其实也是因为曾博翔不想让其他人用奇怪的眼光看待陆尔萍,更不希望陆尔萍的父母知情后会伤心。

  “亲爱的小萍萍同学,你当我认识你几年了呢?”赖郁雯轻声的询问,脸上的笑容也益发甜美可人。

  天啊!她上一次见到赖郁雯用这种语气、这种眼神说话是在什么时候了呢?陆尔萍害怕的想着。

  “依你的个性,在还完家中的负债前,是绝对没有心情谈恋爱的!再者,你也不是一个可以跟刚认识不到三个月的人上的人。”好几年的朋友了,赖郁雯自认为对陆尔萍还有这么点了解。

  “嗯…话不能这么说嘛!凡事都有例外…”陆尔萍困难的咽了咽口水,支支吾吾的道。

  “不要告诉我你是因为曾博翔有钱才跟他上,想要以此嫁进豪门还清负债,因为你没有傻到会认为能绑住一个男人。况且,跟你打过牌的人都知道你不敢冲,也就是说你不敢做没把握的事或机率太低的事。”赖郁雯双眼一眯“嫁进豪门机率这么低的事情,你是不会拿贞去赌的,还是乖乖的老实招来吧!”

  “郁雯,你知道吗?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讨厌你这种侦探个性呢!”陆尔萍苦笑的道。

  “怎么样都好啦!快说。”

  “有些事…不能让它这样过去就好了吗?”陆尔萍为难的低下头。赖郁雯与她情同姊妹,因此她并不怕告诉她什么秘密,只是有些事情讲起来总是会令人害羞。

  “尔萍,你以为我是伯父伯母那么好骗吗?不对!我看伯父伯母应该也觉得有问题,只是因为他们疼你,只要你过得幸福就可以什么都不追究,但我不一样!”赖郁雯双眼直直的盯着陆尔萍,继续道:“我现在并不是要破坏你的幸福生活,只是你知道的,我这个人向来一是一,二是二,不把事情的前因后果清楚,我今天晚上肯定睡不着。”

  “好嘛!我告诉你就是了,可是你要答应我,绝对不要生博翔的气喔!”陆尔萍提出条件。

  “好啦!我知道了。”赖郁雯心不甘情不愿的答应。

  陆尔萍很了解她这个朋友,明白她虽然不高兴,但是一旦答应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因此很放心的把事情的始末说了出来,包括詹俊玮来找她谈判的事…

  “事情是这样的…”

  ************

  当陆尔萍和赖郁雯在房间里休息时,曾博翔就在客厅中忙着招呼客人,好不容易才偷得了一点空闲与好友们聊天。

  “恭喜啰!博翔。”几个朋友正聊得开心,詹俊玮笑着从曾博翔的背后一掌拍上肩膀恭喜道。

  “耶?你来啦!怎么来得这么晚?很不给我面子喔!”曾博翔转过头看到是詹俊玮,不介意的笑了笑。

  “我能赶过来已经算不错了,别太不知足。”詹俊玮拍了拍一身干净的西装,确定自己看起来不像是刚从林弹雨中赶过来的人。

  妈的!衰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是怎样啦!但是朋友儿子满月不来又不行,所以詹俊玮还是一路飞车赶过来了。

  “好啦!知道你忙就是了,不过下个月我结婚,可不能再迟到了喔!”曾博翔笑着警告。他决定将两人早已结婚的事“化暗为明”正式昭告世人。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倒是你们刚才在聊什么聊得那么开心,我来了也没发现。”詹俊玮好奇的问。

  曾博翔没有发现他是正常的,因为五个人中只有他一个人不是练家子,但是其他三人,特别是唐名军,竟然会没发现他就奇怪了。

  “喔!我们在聊短短两年内,凌槐和博翔就先后结婚生小孩了,下一个不知道要轮到谁?”温康瑞笑着指了指正搂着爱的魏凌槐道。

  “反正不会是我,我在四十岁之前不打算结婚。”詹俊玮一口咬定道。

  “是吗?我记得之前博翔也说他不想结婚啊!现在还不是结了。”温康瑞又道。

  “那不一样,博翔算是被长辈婚的,我家里又没有长辈在了。倒是你年纪也不小了厚!”詹俊玮瞄了一眼温康瑞。

  温康瑞与魏凌槐两家是世,两人年纪又相当,从小到大不管做什么事,都会被拿来比较,现在魏凌槐的女儿都一岁多了,温康瑞却连个影都没有,家中长辈肯定会说话。

  “讨厌!你明知道人家已是下堂…”温康瑞说着,眼看又要演起戏来,魏凌槐马上接了一句“够了喔!”

  “那你呢?名军。”詹俊玮问道。大家都是好朋友,怎么可以独漏掉他一个人呢!

  “我并没有特别设定自己一定要在几岁前结婚,或是几岁前不结婚,当我遇到我觉得对的人,我自然就会结婚了。”唐名军不甚在意的缓缓说道。

  “喔喔!说得好,那下一个就换你啦!”詹俊玮用力拍了拍唐名军的肩膀,一副“我们就全靠你了”的脸。

  几个好友聊得正开心,谁也没发觉一旁楼梯冲下来一名气冲冲的女人,楼梯的高度刚好让她可以轻松的环视全场。

  好啊!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她正想要找他呢!

  “詹俊玮!”赖郁雯穿越过人群,来到詹俊玮的背后叫道。

  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詹俊玮很自然回过头,却没有想到会见到一个令他感到意外的人。

  是她?!她怎么会在这里?

  当詹俊玮还在错愕时,赖郁雯已经给了他狠狠一巴掌。

  啪的一声,让莫名其妙被挨打的詹俊玮怒火一下子就烧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开口,赖郁雯便已经抢先开骂起来了。

  “姓詹的,你看我不就冲着我来好了,犯得着这样搞我朋友吗?算你狠!我记住了。”赖郁雯咬着牙道。

  “你这个女人!”出生在黑道世家,从小到大有谁敢赏他詹俊玮巴掌了!詹俊玮一气之下,伸手就要抓赖郁雯的领子。

  “郁雯,你不要这样。”随后赶来的陆尔萍气吁吁的拉住赖郁雯。之前她的动作就不如赖郁雯来得利落,刚生产完,尚未回复的身体当然更比不上她了,以至于才追了几步,便已经气如牛。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因为担心詹俊玮误伤爱,曾博翔毫不犹豫的以身体挡在两女的面前。

  “俊玮,今天是我爷爷生日、儿子满月,给我点面子。”曾博翔沉声道,示意詹俊玮虽然他打不过他,但他绝对不会退开。

  虽然他们选了较为偏僻的地方聊天,但五个风格各异,却同样吸引人的男士聚在一起本来就容易引人注目,再加上曾博翔又是今天的主人之一,因此已经在宴会上引起了一阵小动。

  越是有钱的人越好面子!

  詹俊玮脾气不好,却不是笨蛋,这个道理他当然明白,曾博翔也就算了,如果他把曾朝新的八十寿宴破坏掉的话,他这辈子就别想再踏入曾家一步了。

  强下被女人当众打了一个耳光的愤怒,詹俊玮恶狠狠的反瞪了赖郁雯一眼,对曾博翔说了一句“这次我看你面子。”说完就转身离去。

  见詹俊玮竟然没有当场发飙,曾博翔的心里其实是非常感激的,同时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谢了!朋友。

  以为会有血事件发生,魏凌槐将爱紧紧拥在怀里,见詹俊玮竟然忍得下这口气先行离开,他半是好奇,半是担心的使了个眼色给温康瑞。

  你去看看!

  自幼一起长大的两人默契自然是没话说,温康瑞在心中暗叹了一口气,然后快步追了上去。

  “喂!等我一下,别走那么快啦!”

  等到詹俊玮与温康瑞两人消失在曾家大厅后,赖郁雯眼眶中的泪才扑簌簌的落下来。

  “尔萍,你先带郁雯回房间去。”曾博翔代道。

  陆尔萍对曾博翔点了点头,将赖郁雯带回房间。

  “对不起,尔萍,是我对不起你,幸好你有得到幸福,否则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赖郁雯还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个不停。

  “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你把话说清楚啊!”从没见过向来坚强的赖郁雯哭得像个孩子似的,陆尔萍忍不住担心起来。

  “尔萍,只要你能够幸福,这件事我会帮你瞒着伯父、伯母,对你老公,我也可以只字不提,但是只有那个家伙,我绝对无法原谅他!”赖郁雯噎噎的说着。

  原本她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不论陆尔萍是被曾博翔强暴了,还是酒后什么的,却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会是这样!

  一场生小孩的比赛,一个代理孕母的易!

  她真不敢想象如果不是刚好让曾博翔爱上了陆尔萍,陆尔萍现在会变成什么样?所以当她一听到那个世仇的名字时,她毫不犹豫的就觉得这是他将计就计所设下的圈套!否则全台湾有多少个像陆尔萍这样遭遇的女人,为什么他偏偏选中陆尔萍?

  “郁雯…”

  之后不论陆尔萍再说什么,赖郁雯就是不肯再多透任何讯息,直到后来她哭累了,才安排一间客房给她休息。

  ************

  “怎么了?不放心吗?”夜里,曾博翔搂着陆尔萍,就如同陆尔萍怀孕时的每一夜般。

  “嗯!我有点在意。”陆尔萍又向老公温暖的怀抱里靠近了些才道:“郁雯从来没有那么失态过。”

  赖郁雯向来活泼开朗、热力十足,就因为这样,虽然她有时候会有点冲过了头,但陆尔萍却从不曾见她哭过,更不用说是像今天那样的痛哭了。

  这些年来她可以一路坚持过来,除了是因为自己从小培育的良知不允许她堕落外,另一个非常重要的理由,就是因为有赖郁雯的支持,赖郁雯一直是她心中一个重要的支柱,但如今却亲眼看着它倒下,这让她心中五味杂陈,一时纷纷扰扰的定不下来。

  不过仔细想想,到底是亲眼见到心灵支柱倒下的冲击比较大呢?还是因为发觉好友也有脆弱的一面的冲击比较大呢?其实陆尔萍也说不太上来。

  “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不要放在心上了。”曾博翔在陆尔萍的头顶低声喃道。

  就像在今天之前,他们双方也都不知道两人各自有一个好朋友,分别是警察世家与黑道世家出身,而且还很可能是死对头的情形。

  不过就算知道又怎么样呢?

  既然他们两人决定要正式结婚,曾博翔就不可能不请詹俊玮到场,而陆尔萍也不可能不发帖子给赖郁雯。

  “但是…”陆尔萍还想说些什么。

  “夜深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谈,嗯?”曾博翔轻声哄着。

  今天一整天真是够他受得了,特别是后来詹俊玮与赖郁雯所引起的那场动,光是要摆平宾客就已经够累了,还要想理由向爷爷解释,真是差点当场累瘫他!

  每到这种时候,他就会忍不住想,为什么上天要让他出生在这种商业的大家庭呢?

  客人、亲戚…无一不是非应酬不可的生物。

  “嗯!”感觉得出他是真的累了,陆尔萍体贴的应了声,静静的依偎在他的怀中。

  她知道曾博翔说得没错,有些事情的确不是她帮得上忙的,但是有一些事情,她还是非问清楚不可,就如同赖郁雯会担心她一样,她也会担心赖郁雯,因此明天她一定要跟她把事情问明白不可!

  陆尔萍在心中下定决心,随即也跟着沉入黑甜的梦乡里。
上一章   偿债新娘   下一章 ( → )
爱上复仇男子邪公子的甜心刁女追夫天堂向左,深龙族1·火之明朝那些事儿骗人的幸福剩女的全盛时妖女不妖白雪公主进化
热巴小说网与国内各大小说网站独家合作,提供海量的免费小说和全本小说,本页面为会员盘丝精心整理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偿债新娘》最新章节: 第九章,供广大网友免费在线下载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