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无错版推理小说《出云传说7/8的杀人》最新章节: 第30节
热巴小说网
热巴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热巴小说网 > 推理小说 > 出云传说7/8的杀人  作者:岛田庄司 书号:44296  时间:2017/11/23  字数:9505 
上一章   第30节    下一章 ( 没有了 )
  6

  “怎么了?”一个冷静而低沉的男声音在她的耳边慢慢响起。

  “啊!有人救了我吗?”野村迷糊糊地想。她好想让自己完全依附在某个强壮的男臂膀之中。她一直闭着眼睛,觉得自己正从某一张铺着洁白单的上醒来,所有让她感到痛苦的事情都是一场恶梦。因为那只是个恶梦,所以现在自己可以抚着,安心地从洁白的单上坐起来。

  可是事与愿违,在她面前的是残酷的现实。她仍然在那个地方——出云木次町八本杉的下面。

  还有,现在的这里变得和刚才不一样了。这里不再是寂静、无人的地方,而是充斥着人声,有许多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在她的周围走来走去的地方。这里变得像白天一样热闹。

  她的眼睛还是什么也看不见。因为完全丧失了视力,所以她无法理解自己的周围到底发生了什么。

  眼睛的疼痛开始逐渐消失了,但是她的视线中央似乎有一大片黑云遮挡着。不管她怎么左右移动视线或闭上眼睛,那片黑云都会遮住她眼前的事物。

  疼痛的感觉完全消失了之后,她才意识到是突然而来的强烈光线让她的眼睛疼痛的。光线让她感到晕眩、眼前发黑。是突然而来的强光让自己…

  她一边想着,一边眼睛。但是她的手被一个强大的力量拉住,不能再去眼睛了,她越想把手拉到眼前,那股拉住她的力量就越大。

  “泥沙跑进眼睛里了。”又是那个男人的声音,她记得这个声音。

  眼中的黑云渐渐变淡了,她的视力要回来了。

  “好了,清楚了吗?”男人说。他用手中的强力手电筒照着自己的脸,高而的鼻梁浮现在光线中。

  “刑警先生!”野村声音嘶哑地叫道。绝望贯穿了她的身体,这个男人竟然是吉敷。

  “我怎么会在这里?不,我的意思是,刑警先生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一路跟踪你才能来到这里。我是从米子开始跟踪的,我知道只有跟踪你,才能找到头部。我们马上会把那颗头拿去做齿型核对,证明那个死者是青木恭子。”

  “你从米子就开始跟踪了?”

  “是的。因为我们实在想不出你会把头部埋在什么地方。于是认为只有由你带路才可能找到这颗头。原来埋在八本杉!和你曾经教训过我的一样,如果认真一点研究出云神话,应该就不用你来告诉我们这个答案了吧!对你而言,青木恭子就是八歧大蛇,所以你在‘富士号’中把她分尸成八块。那八块尸体除了身体以外的部位后来都转移到了‘出云一号’上。那些尸块后来陆续被找到,但是就是找不到头部,原来被你埋在这里了。”

  “你为什么知道我会来这里?为什么会知道我要把埋好的头部再挖出来?”

  “因为我们得到了提示。”

  “得到提示?我不明白。你们也看过岩渊写的那篇文章了吗?”野村很不明白。

  于是吉敷出令人不愉快的笑容说:“你还认为《神有月》上的那篇文章是岩渊小姐写的吗?”

  “不是吗?难道不是吗?”

  “不是。她不可能在这个地方看到稻子或粟米的苗,因为这里根本没有长出那样的东西。刚才你自己也检验过了吧?这里没有稻子或粟的苗草。”

  野村好像受到重重的一击,一时说不出话来。

  “你说什么…”好不容易她才喃喃自语般地说了这几个字。

  “这里有任何谷物的幼苗吗?”吉敷说。

  “你是什么意思?这是骗我的吗?”她的声音变得又尖又高。

  “没有办法,如果不用这个方法的话,我们根本想不出那颗头会在八本杉这个地方。”

  “所以那篇文章是刑警先生你写的?”

  “不是我写的,我没有那种本事、那种文笔。刑警只会写调查报告之类的东西。而且,我也是前天才知道你怎么利用‘富士号’与‘出云一号’的,所以就算有本事写,也来不及写出来。”

  “那是谁写的?”

  “好了,你可以过来这边了。”吉敷转身对背后的杉木大声地说。

  一个矮小的男人的身影从杉木后面的暗影走出来。那个身影踏着漆黑的地面,慢慢地靠近吉敷和野村。远处的车灯在男人的眼镜上闪了一下——是波地由起夫。

  “是波地先生吗?”看到意想不到的事物般,野村喃喃地说。

  “正是波地先生。他模仿岩渊小姐的文笔写了那篇文章。既然身尸的身边有大豆和小麦的种子,那么被掩埋起来的头部里,一定会有稻米、粟米和小豆的种子吧!这是他的想法。不管那些种子有没有真的变成幼苗,你看到那篇文章后一定会心生不安,想把头部移到别的地方。若想找到头部,就必须跟踪你这次的行动。这个见解实在太高明了,而你果然也采取了移动头部的行动。”

  “是我不够努力,所以才需要采取这种方法。”站在黑暗中的波地小声地说“我根本不知道这样的地方,所以文章里写的是白兔海岸和鸟取砂丘…”

  “你和警方是串通好的吗?”

  “不是,他没有和警方串通,这是他自己想出来的方法。”吉敷代替波地回答。“我也是昨天才听他提起他想跟踪你的计划。他没有事先告诉我的原因是他想独自处理。”

  “怎么独自处理?”

  “就是独自跟踪你。”波地回答。

  “我搭飞机的时候你也能跟踪吗?”

  波地没有回答。

  “就算你能跟踪我,但是只靠你一个人的力量能对我怎么样?靠你自己的力量抓住我把我扭送到警察局吗?”

  “不是。我打算在你找到头部,确认你就是凶手的时候劝你去自首…”波地说。野村不再说话,两个人默默地站着,互相看着。

  “是吗…那个人真的有那么好吗?”野村突然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她的叫声打破了黑暗中的沉默。站在远处的警察们纷纷转头看向这边。

  “为了她,你一定要抓到我才心甘情愿,是吗?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她到底哪里讨人喜欢了?她的脸吗?”

  吉敷伸手抓住野村右手的手臂。他很清楚野村因为愤怒、悲伤和焦躁而变得情绪失控了。因为想伸手去抓波地,她的肩膀剧烈地扭动着。

  波地一直沉默不语。他是找不到可以回答的言词才不出声吧?这个男人的情绪确实让人难以捉摸。

  “我败给你了。这一点我无话可说,我承认我输了。而且我也必须重新认识你。如果你一直要把我抓出来的原因是基于正义感,那么我以前确实看错你了。但是如果你是为了替她报仇而非把我抓出来不可,那我还是瞧不起你。你现在好好听着,并且老实回答我!你是为了她吗?”

  波地低着头,仍然不说话。

  “你不辞辛苦地做这些事情是为了那个女人吗?”

  野村用尽力气般地又问了一次。星光之下,她的嘴烈地颤抖着。这些吉敷都看在眼里。

  但是波地由起夫没有看到野村激动的情形。因为他一直低着头看着地面。虽然接下来他慢慢抬起头了,但是视线也只到野村部,不再往上看。

  “我现在说不清楚是为了什么。”他小声地回答。

  “呼…”野村大大的叹了一口气说“我总是输,总是输。”

  她在喃喃自语。但是她的语气里也有“终于结束了”的畅快

  “警方早晚都会抓到你的,他只是让我们能够提早结束这个案子的一个因素。不过,为了你这样也比较好吧?”吉敷说。

  “是吧。媒体也对这个案子穷追不舍,我确实迟早会被抓到,躲不了的。”

  “是吧!”

  在吉敷的催促下,野村抬起头。警车不知何时已停在路旁,石田站在打开的车门边,车顶的红色警示灯不停转动着。

  “要去哪里?东京吗?”野村不自觉地问。东京是都会区,一到了那里,她会立即遭受媒体旁若无人的包围与攻击。所以现在把她带回东京,等于是把她推到媒体面前,让她接受媒体的酷刑。

  “不,去你弟弟那里。”刑警说“去鸟取署。你也觉得去那里比较好吧?”

  野村放心了,点了点头。

  在走向警车的途中,野村好像想到了什么,问了一个和此时此景完全无关的问题。

  “刑警先生。”

  “嗯?”

  “你一定结婚有太太了吧?”

  在红色的警示灯光下,吉敷出苦笑。他说:“刑警的薪水太少了。”

  野村好像很意外似的停下脚步,一脸讶异地看着吉敷说:“你没有太太吗?”

  “没有。怎么了吗?”刑警反问。

  “没什么,只是想问一下。”野村说完这句话,再度迈出步伐。

  吉敷回头看,波地也谨慎地走在他们的后面。野村快步向前走,没有回头看,好像根本忘了波地的存在。

  吉敷走在他们两个人中间。他有些在意波地的感觉,好像波地是他柔弱的弟弟似的。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情绪呢?吉敷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仔细想想,他下了一个结论:这或许是基于同情心吧!

  吉敷觉得:野村其实是个大意的女人。她曾经批评波地由起夫根本不配做学者,说他只是一个凡夫俗子,所写的文章都是些人云亦云的东西。一辈子大概都只能生活在学界里阴暗的那一面。

  可是,野村的父亲不也是如此吗?为什么她没有发现到这一点呢?

  吉敷突然又想到野村说过的一段话:我认为不管是从前还是以后,他写的文章都不会左右任何人的人生。

  虽然当时她是针对波地的论文而下的批评。但是吉敷现在回想那段话,却觉得那些话真是天大的讽刺,因为野村正好败在波地所写的一篇文章上。野村因为波地的文章而做出飞蛾扑火的行为,终于出马脚。这篇文章完完全全地左右了她的一生。

  吉敷觉得这个讽刺的结局对波地而言应该是一场咀嚼有味的胜利。但是对野村而言则是一场难以下咽的大失败了。

  第五章神有月

  案子结束后,吉敷为了把学报和《神有月》还给波地又跑了一次本乡。他们仍旧相约在旧古河庭园见面,时间是星期五的下午。今天是波地的休假

  他们并肩走过小石子路,步下石阶,来到玫瑰花园的尽头,坐在和上次相同的长椅上。吉敷说了一些感谢帮助之类的话。

  “没什么。”波地淡淡地说。然后问:“那个命案的杀人、分尸过程和刑警先生之前的猜测一样吗?”

  波地当然也有知道这件事情来龙去脉的权利。

  “几乎和我猜测的完全一样。野村买了‘富士号’个人包厢的票给自己,又买了B卧铺的票给青木恭子,并要青木到列车的包厢找她。”

  “她是怎么让青木去找她的呢?”波地说。

  “这一点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她好像只是写了一封信,并把车票一起放在信封内,表示有事情要和青木商量,要青木去找她而已。”

  波地慢慢地点了两三次头。他的双肘抵着双膝,上半身向前倾斜。益强烈的青光将树上枝叶的影子投在他向前倾斜而略成弓形的背上。

  吉敷的这几句说明其实和事实有些出入。实际上,野村好像在信上写着想要归还中菌写给她的许多信件,青木恭子不疑有他,就前去赴约了。不过,野村是否真的拥有中菌写给她的信则是已经无法确认的事了。因为中菌说他没有写信给野村,野村却说中菌确实写过信给她,只是那些信全部烧掉了。吉敷的想法是:中菌应该确实写过信给野村,但是数量并没有野村所说的那么多。总之,青木恭子一定是不想让那些信留在野村手中或想得到更完全的胜利,所以才应邀赴约,上了“富士号”列车,在列车一离开东京地区就立刻前往一号车厢找野村

  吉敷曾经问野村:为什么不约在咖啡厅或餐厅见面而一定要约在往西走的列车上见面呢?青木难道不会有这样的疑问而不答应赴约吗?但是野村却表示,她知道青木一定会依照她的意思赴约。

  吉敷没有让波地知道这段事情的原因是他认为波地或许会因此而感伤。

  “上了列车以后的事情我们之前大都说过了,所以我们来说说野村上列车之前的事吧!姐姐野村在东京车站内的不同报亭里一个一个地买到了七个纸袋,还买了两份G新闻报后才上了‘富士号’,在一号车厢的个人包厢内等待青木恭子。至于弟弟野村毅,则搭乘晚一点才开车的‘出云一号’。这两列车在开车前分别停靠在东京车站的九号线和十号线月台上,那是同一个月台的左右两侧,所以列车出站前,他们应该还能够在月台上做最后的确认工作。

  “在‘富士号’上,野村一等青木恭子进入她的个人包厢就勒死青木并且将她分尸,还用笔沾上从学校里分次少量偷来的浓硫酸涂抹在青木的手指和脚趾上以除去指纹。野村在叙述这段杀人分尸过程时人,让人心里发。她把防水布从上直铺到地板上,在防水布上进行分尸。她在进行这件事的时候还特别注意到出血量和血腥味的问题。

  “解剖心脏已经停止跳动的尸体时,即使是刚死不久的尸体,也不会有很多血出来。这是她从医学院那边的朋友听来的知识。不过为了谨慎起见,她还是在切割的部位下面垫上婴儿用的布。

  “另外,为了尽量不让人闻到血腥味,切割之后,她立刻用保鲜膜将切口封起来,然后再上除臭剂。

  “从以上她所说的过程很明显地可以知道这是女‘作业’的模式,使用的工具都是女熟悉的物品。在必要的时候,女人比男人更勇于面对鲜血。”

  吉敷看着听完这段话的波地,他的脸色十分苍白。

  “接下来就像我们以前所说过的,她把切割并且分装好的尸体按照小腿、头部、手部、大腿的顺序,利用热海、沼津、滨松、名古屋这四个车站月台上的垃圾桶,把除了身体以外的那些尸体从‘富士号’递送到‘出云一号’上。死者躺在铺上时需要出毯子以外的部位必须先送上车。

  “各车站月台垃圾桶的位置要怎么使用、要从哪个车厢门下车去拿细节野村事先都仔细调查、计划过了。国铁车站月台上的垃圾桶有好几种,他们必须选择最大的来使用。

  “还有,如果都从同一个车厢的同一个门下车,一定会让人起疑。所以列车到达四个车站时,他们会选择不同的车门上下车。

  “就这样,只有身体的部位一直和姐姐野村在一起,并且被带到广岛,再回头到姬路,放到‘但马二号’上。但是野村在处理这件事的时候有一个致命的失误。她虽然把身体确实放在‘但马二号’的列车上了,但是放的位置却是后来才连接上的车厢,那原本是‘美作二号’的车厢。我就是因为这一点才发现到她的诡计。但是野村却是在听到我说了这一点后才知道‘但马二号’与‘美作二号’连接的事,还因此吓了一跳。她原本并不知道‘美作二号’会与‘但马二号’连接。如果不仔细看时刻表,就不会知道两辆列车要连接的事。她虽然很擅长古文献的阅读与研究,却好像不怎么会看时刻表。

  “离开姬路之后,她就前往出云,先从弟弟那里取回青木的头部,然后等到深夜,再把青木的头部埋在木次町的八本杉境内。在掩埋头部的时候,她把早已准备好的稻子、粟米和小豆放进头部,一起埋进土里。天亮以后才从出云机场转两班飞机抵达鹿儿岛。

  “察觉到稻子与粟米的事,才能利用种子会长成幼苗的常识让凶手出马脚。波地先生你独具慧眼所想出来的计划实在让我自叹不如。”

  “不。上星期我们见面时我就说过,把我察觉到的事情使野村小姐上当的计谋,这个想法才是独具慧眼,让我十分惊讶。让我更惊讶的是,警方竟然找来一些难懂的法律条文,让不懂法律、原本打算独自跟踪她想办法让她出面自首的我不得不变成警方计划的一部分。”

  “我们确实用了一些手段,这点请你谅解。但是我不觉得我的做法有错。你的方法确实让我非常佩服,但是你要做那样的事,必须找我们商量过才行吧?”

  波地低着头没有说什么,他好像陷入了沉思,好像在想自己应该怎么说才好。吉敷也沉默着。

  “我原本就不是会引人注意的人,所做的也是属于没有掌声、非常孤单的工作,所以做任何事都觉得自己一个人去处理就行了。”他好像在解释什么似的,接着又说:“因此,我没有找别人商量什么事情的习惯。我写那篇文章的用意,根本不是为了设计陷阱来捉野村小姐。那不是我的想法。我和岩渊小姐原本就认识。不久之前,《神有月》的编辑来找我,希望我可以写点东西,于是…上上个星期因为截稿的期已经到了,我才突然想到要写那样的文章。冒岩渊的名字写作,当然很对不起她,但我真的没有要借那篇文章迫野村小姐的意思,我只是想,那或许是一次机会…”

  “机会?什么机会?”吉敷抓到波地话中的语病般认真问道。波地出为难的表情,好像陷入思考中般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但是并没有对吉敷的问题做出回答。

  “很抱歉,我现在还是要说,我觉得上个星期我们见面时,如果我没有告诉你我的发现和我所做的事情或许比较好…这种想法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吉敷没有说话。

  “我还是觉得应该给野村小姐自首的机会。那时我一时胆怯,才会把自己想做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你,结果却剥夺了野村小姐自首的机会。”

  到了这个时候了,这个男人还在担心别人的事情。

  “你真的这么想吗?”吉敷说“自首的机会很多,不是只有那时而已,她一直没有要自首的意思。”

  吉敷想:当时就算波地一个人跟踪野村,但是在那么小的飞机里,他能怎么跟踪呢?吉敷想这么说,但是没有说出口。如果是大型的机的话,野村或许不会发现他,但是在狭窄的YS—11飞机内,她很难不发现波地在跟踪她。

  因为有了波地的告知,警方才能在事前部署,吉敷和波地才能先行到米子埋伏而不被野村发现。他们到米子以后,东京地区的跟踪工作则由别的刑警负责。

  波地虽然无法释怀,却好像不得不同意言敷的看法般点了一下头。

  “可是,野村小姐竟然能一个人做出那么大的事情!”

  “因为她心中的怨恨太深、太强烈了。她不只在列车中杀人、分尸、弃尸,回到东京后,还拿着从青木身上拿到的钥匙潜入青木居住的地方进行大扫除,把屋内体之类的东西清除得干干净净。她不仅计划谨慎,做事也很小心。总之,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的父亲。如果不是她的父亲,她不会有这么大的怨恨吧。”

  于是吉敷把野村父亲的事说给波地听。波地好像很有兴趣似的,默默地听着,他的心情好像相当受到影响。

  “原来如此。因为有这样的事情,所以弟弟野村毅会协助她。”波地说完这句话又沉默下来。他大概联想到了自己吧!

  “学术的世界是非常孤独的,和作家、画家的世界不一样。”沉默一会儿之后,波地突然说。“在学术的世界里,很少有突然获得很多钱或突然声名大噪之类的情形。对学术界的人而言,名誉和研究就是最大的报酬。

  “学术界当中当然也有不甘寂寞的人,也有汲汲于名声的人,但是我觉得那样的人很奇怪。因为一旦成为名人,就做不了什么大研究了。”

  “听说你专门研究《源氏物语》和《枕草子》?”吉敷随声附和地嘴说。

  “表面上是那样没错。”波地立即回答。又说:“我很清楚那是谁都做得来的研究,但那也是最不会出错的研究。我更明白,要维持住大学讲师这个职位,就不能在研究上出错。《源氏物语》和《枕草子》是大学学生的重点课程,专门研究这个学问的人就可以在大学里安心授课。

  “而研究独特题目的人经常会被套上‘拥有不寻常的野心’这样莫须有的猜疑。因为学术界也有这样黑暗的一面。”

  “你真的没有做别的研究吗?”

  “我一直对山鹿素行的《圣教要录》很感兴趣。但这是非常冷门的学术领域,不管我多么努力地持续这个研究,大概也是一辈子都不可能被注意到。因为就算我写了很多论文,目前也找不到可以发表的园地。

  “不过我也会想:我写的‘圣教要录的研究’总有一天会被人看到,这样就够了。虽然那时或许我已经死了,但现在的研究过程就是一件快乐的事。我已经在做研究的过程中得到乐趣了,所以我一点也不觉得苦。

  “世界上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他们的想法一定和我一样吧!所以,我认为野村小姐的父亲也是这样的。虽然亲人觉得他很辛苦,但是他本人却乐在其中。我很可以理解这种情形。”波地由起夫说。

  是吗?是那样的吗?吉敷心里虽然有这样的疑问,但却什么也没有说。两人沉默了一陈子,吉敷站起来,瞄了一下手表。

  “这次的案件真的多亏了你,谢谢你了。现在时间不早了,我必须回去了。或许我们不会再见面了,请你要保重。”吉敷说。

  “刑警先生,请你也多保重。”波地说“我还要在这里散散步,你先请吧!”

  波地说完后,他们两个人便行了个礼说再见。然后吉敷转身,背对者波地向前走去。但是走没几步,吉敷突然想到一件事,便回头看波地。波地仍然站在原处。

  “波地先生。”

  波地没有应声,只用表情回应吉敷。

  “我也想知道野村问过的事情。你成功地的让野村出原形的动力到底是什么?是为了青木恭子吗?或是…”吉敷没有再往下说,他在等待波地的回答。波地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红晕,他好像有点难为情的样子。

  “我是一个内向的人,很不会表达心中对别人的想法与感情。我的祖先曾经是会津藩的武士,这是我被山鹿素行吸引的原因之一,但是…”波地有些口吃地说着,这让吉敷觉得很奇怪。“我认为人类必须清楚自己的作为,做过错事的人应该自行认罪,弥补自己的罪行。这是我很想告诉野村小姐的话。”

  吉敷没有说话,因为他还是不明白波地的意思,所以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但是波地接下来说的话让他有些明白了。

  “但是,却因为我的优柔寡断让我无法告诉野村小姐那些话。”

  “那么,你是…”吉敷开口要说,却被波地由起夫打断了,他以前所未有的明确语气说:“我是为了野村小姐,不是为了青木小姐。因为我喜欢野村小姐。”

  说这句话时,他表现得很像一个男子汉。

  吉敷吓了一跳,他无言地咀嚼波地的话。天意如此吧!吉敷的脑子里浮出这句话。

  “是吗?”说完这句话后,吉敷又慢慢地点点头才转身背对着波地,离开波地所站的地方。在处理这个冷酷的杀人案件的整个过程中,此刻他第一次有温暖的感觉。
上一章   出云传说7/8的杀人   下一章 ( 没有了 )
占星术杀人魔占星惹祸D坂密室杀人收死率常务理事疯了绿色之死都市之声会奔跑的男尸化石街斜屋犯罪
热巴小说网与国内各大小说网站独家合作,提供海量的免费小说和全本小说,本页面为会员岛田庄司精心整理纯文字无错版推理小说《出云传说7/8的杀人》最新章节: 第30节,供广大网友免费在线下载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