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卧底新娘》最新章节: 第一章
热巴小说网
热巴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热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卧底新娘  作者:竹本木子 书号:8223  时间:2017-1-27  字数:8537 
上一章   第一章    下一章 ( → )
  嗯,该从哪里说起呢?

  好吧!就从安氏夫妇结婚后开始说吧。

  话说安家已是九代单传了,第九代的安爸爸一直希望安家能够子孙堂。

  二是二十二岁的安爸爸和十八岁的安妈妈在安家列祖列宗前许下一个心愿——

  “安家列祖列宗在上,安家九代以来都是单传,子孙安逸愿将安家发扬光大,若是头胎生女,则命名‘安心’,意指安家可安心破除单传之定律。若是头胎生男,则命名为“安薪”意即是为安家传递薪火,并衣列祖列宗保佑。让安薪二十八岁之前结婚,往后安家能够开枝散叶、瓜瓞绵绵,宁静祥和、安居乐业。”

  安爸爸的小小心愿安家列祖列宗到底有没有听到?

  谁也不知道。

  大人盼望了将近十个月后,安爸爸忐忑不安地站在产房外,衷心祈祷着“安家列祖列宗在上,希望能够母‘女’平安。”

  凌晨三点,外面下着朦朦细雨,突然一道闪电照亮了夜空,接着房内传阵阵细弱的婴儿哭声。

  安爸爸觉得婴儿哭声像极了女孩子,心里正在高兴时,产婆脸笑容地走了出来。

  “恭喜!母子平安。”

  当然,依照传统,大部分的人都喜欢头胎添丁,产婆自然是大声报着喜讯,等着收红包。

  母子平安!

  安爸爸惊愕的同时,轰隆一声巨大雷声,紧接着便是倾盆大雨。

  老天爷也真是够义气了,替安爸爸大哭一场!

  安爸爸觉得雷声和大雨似乎是在嘲笑他,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失望和伤心,因为第一胎如果生的是男孩,就表示他这辈子就只有这个小孩,因为安家九代以来皆是如此呀。

  JJWXCJJWXCJJWXC

  秋去冬来,转眼间,薪薪已二十五岁。

  在安薪二十五岁生日当天,安氏夫妇说出了当年的心愿,却得来安薪的反抗。

  “二十八岁结婚生孩子?我干脆随便抱一个回来还比较快咧!”安薪惊讶无比,天啊,都什么时代了,父母亲竟还有这么八股的思想,真是太可笑了。

  这年头流行晚婚,他可不希望为了这个奇怪的愿望,提早跳进爱情的坟墓。他宁可同居也不要结婚,更何况这又不是他的心愿。

  安爸爸一脸严肃地说:“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和手段,反正你一定要在二十八岁结婚!”否则他将强儿子就范,他可不希望将来和老婆分享强抱孙子的乐趣,只有一个孙子多无聊啊!最好是多多益善。

  安薪迫于无奈,只好嘴上答应,心里却没有半点儿要结婚的意思,他把安爸爸的话当成耳边风,没几天就忘得一干二净,继续多彩多姿的单身生活。

  安氏夫妇见儿子一年瞎混过一年,没有半点儿赴诸行动的意思,开始心急了,于是为他安排一连串的相亲。

  安薪感到日子越来越难过,为了避免整天被老爸、老妈疲劳轰炸,他开始晨跑,这也是一天之中唯一属于他的时间。

  莫氏夫妇和安氏夫妇正好相反。

  莫氏夫妇认为女孩子是赔钱货,于是两人致力于在生个儿子,好替莫家传宗接代,莫爸爸早早想好他们并“非”要“女”孩。并且希望能在家中“田”园增添新“力”量,偏偏事与愿违,第一胎是女孩“莫斐”第二胎也是女孩“莫男”

  莫斐高中毕业中,莫氏夫妇原本不同意她继续念书,他们认为女孩子当然要早早出嫁,省得在家浪费粮食。经过莫斐多次的央求后,莫式夫妇终于答应让她继续念大学,先决条件是即使考上了也要自己赚学费。

  自从莫斐考上大学以后,她便兼差、打工,努力赚取学费,辛苦了四年,终于大年毕业了。

  “江老,计划进行得如何?”安爸爸拿着话筒关切地询问着,他于心里长叹一声,如果不是儿子太过固执,他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电话彼端传来江老的回答、“仲兴和澳那边都已经打点好了,现在已准备放出风声,到时候就只等鱼儿上钩,你放心,我挑的人选包你满意!等到鱼儿上钩到台北之后,我再把资料交给你,你就只管等着看好戏吧!”

  “那就好,谢谢你了!”安爸爸虽然还是有点不放心,却也希望这次能够顺利。

  “老朋友还说什么客套话!记得清我喝杯喜酒。”

  “没问题,事成这后一定不会忘了你!”安爸爸出难得的笑容,他总算是稍稍放心。

  自从去年安爸爸退休之后,新任董事长安薪将瑞安企业的业务逐渐拓展到国外,并且广设分公司,目前业务蒸蒸上,职员忙碌的情形自是不在话下。

  被公司员工戏称“花蝴蝶”的华馥容华秘书,取下刚才传真过来的文件,细读着内容。

  “这分明是纸结婚合约嘛!”她惊疑之余不感叹。如果这是要和安董签约,那么我一定要去!

  也难怪华馥容要这么说了,她对安薪非常有意思,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不为别的,只为安薪。

  她多么希望有一天安薪能对她提出邀约,可是偏偏安薪的眼中只有工作,完全不见她的美。

  “管他的!反正交给安董决定。”

  四下张望后,华馥容拿出随身的梳子低头偷偷补妆,她在心里暗自叮咛自己,等会儿进去找安薪,一定要让他瞧见她的美才行!

  补好妆后,她拿着传真的文件来到安薪的办公室门口。敲门后才进入。

  “安董,这是澳洲客户刚才传真来的文件,请您过目。”

  “先放着,我等会儿再看;另外通知企划部,仲兴的企划案再修改。”

  “是的,安董还有别的事吗?”华敢容谨慎地放下传真文件,不忘偷偷欣赏心上人。

  安薪没有回答,只是摇头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华馥容退出办公室,轻轻关上门,她的心情复杂很了,安薪果然一如往常,眼睛直盯着公文,根本没有正眼瞧瞧她。

  不过没关系,她就是喜欢他那种酷酷又专注的神情。

  华馥容陷得更深了。

  冠群中是莫斐的新避难所。

  她在茶水间优闲地喝茶看报纸,享受午休时间。

  赵菲雁和场育恒走了进来,她们正聊得不亦乐乎,声音之大,足以打扰每位在茶水间的同仁。莫斐自然的竖起耳朵接收她们的对话。

  “你知道吗?公司要派个女职员去台北呢!”赵菲雁说。

  “真的吗?”杨育恒说。

  “对呀!听说公司还先发给两个月的薪金,而且还找好了住所呢!”

  莫斐一听到这么好的事情,心里忍不住暗忖“哇!真这么好!”她马上集中精神,继续听下去。

  杨育恒惊讶地说:“这么好?”

  “别傻了!这种‘好康’的事情是轮不到我们的。人家要未婚的,我们已经是死定了。”赵菲雁泼她冷水。

  “为什么要未婚?”杨育恒不解。

  “听过‘无家累’了没?我们是有家累的人,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通。”

  “那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机会溜走了。”杨育恒气馁的说。

  “没关系,机会多得很,就让那些未婚女子去受苦受难吧!咱们俩安稳的留在公司喝茶看报也不错。”赵菲雁安慰道。

  “唉!还是有点失望。”

  “面对现实吧!”

  赵菲雁和杨育恒泡好茶后便离开。

  莫斐面带浅笑,忘情的心想,难道是天助她也?她是“活会”这差事她正好适合,她一定要好好把握,否则她就是大白痴!如果能够接下这份工作,刚好可以摆爸妈的罗唆,否则每天被催着相亲、结婚的,日子还真难过。

  心动不如马上行动!既然想清楚了,她当然要立刻找江总争取机会。

  “江总,听说公司要派人到台北。是真的吗?”莫斐一进入总经理办公室,便直截了当地请教江总。

  “你想去?”江总心中一阵惊讶,老爸真厉害,竟然料得这么准!

  莫斐肯定地说:“是的。”

  江总放下手边的工作“你知道要做什么吗?”

  “只要是工作范围内的,做什么我都愿意!”莫斐心想,不就是工作嘛!有什么困难的。

  “真是这样?”江总暗笑在心中,那更好了,省得她要求一大堆,另一方面又能对老爸有了个代。

  莫斐一脸坚定的道:“当然。”她非得争取到不可!

  江总笑着回答“好,你的能力不错,就派你去台北。你等一下,我拿合约给你签。”

  菲斐讶然道:“真的?”她的眼睛放出光辉,她争取到了!

  “没错!”江总找着合约。

  莫斐看着江总拿合约,心里雀跃不已,想不到自己这么容易就争取到这个机会。

  接过合约,莫斐看了好一会儿“到台北的瑞安企业搜集情报?”她怀疑江总有没有搞错,不是出差吗?为什么变成搜集情报?那不就是卧底吗?

  江总依旧一脸笑意“没错,期间两个月,薪水事先支付,总共是十万。”两个月十万元,这可是非常优渥的酬劳了,虽然老爸指名要你,也别想再多要一分一毫,江总不动声的暗中想着。

  莫斐思忖着,有了这笔钱,她可以做很多事,可是卧底好吗?那不是要把别人公旬的机密说出来?多不道德啊!不过…只有两个月而已,这期间她可以在台北另找份工作,总好过现在每天被催着相亲、结婚…好吧!签就签,好歹也能躲个两个月。

  “好!我签。”莫斐生怕江总后悔,立刻在合约上大名。

  太好了!他可以对老爸差了。“那么你准备准备,下个月就到台北,公司会通知你住在哪里。”江总见莫斐签好了合约,马上收起合约,省得待会儿她突然后悔。

  莫斐点头,心里快乐无比,轻快地走出办公室。

  下个月就能离苦海了!她开心地快要飞上云端!

  晚餐时间,莫家一家人围坐餐桌。

  莫斐决定趁早告诉父母出差之事,省得到时候走不了。

  “爸爸,我要到台北出差,最少两个月。”

  “出差?!”而且要两个月?!莫妈妈惊讶地张大眼看着莫斐。

  莫男想不到姐姐竟然有勇气说这种话,难道姐姐那神经又秀逗了?

  “女孩家跟人家出什么差?还要两个月!”莫爸爸语气微愠。

  “是公司派的。”

  莫斐理直气壮地表情,看得莫男差点饭。

  莫爸爸开口反对“哼!女孩子家上什么班?看看你们现在都几岁了还没出嫁,应该早些结婚在家相夫教子,做一个贤良母才对!”

  莫妈妈也跟着附和“是啊,如果是以前,这时候还不结婚,别人会说你是家教不好或是长得不够美,所以才会没人要!我真搞不懂,做什么要流行自由恋、什么单身贵族的,等到你们恋爱了,那不要几年?难道你们要爸爸妈妈等到头发都白了才肯结婚吗?”

  莫男低头猛扒饭,等着看好戏。

  唉!又来了!每天都要上演一道的戏码!莫斐不耐烦极了,难道就没有新鲜一点儿的台词吗?

  “也许换个环境能找到合适的对象也说不定。”莫斐知道这句话一定能进父母的心坎里。

  果然,莫爸爸深一口气道:“好!就两个月!”

  莫斐笑咪咪地说:“谢谢爸妈!”她终于可以远离父母的唠叨了,至于两个月后…再说吧!

  JJWXCJJWXCJJWXC

  下了一夜的绵绵细雨,早上的天气变得格外清新。

  莫斐打开窗户,清晨的微风飘进房间内。

  她敞开双臂深深了口气“哇!真是个美丽的早晨,这肯定是个美好的开始。”她远眺着窗外的美景,对自己的新生活更加肯定。

  她此刻的心情真是前所未有的轻松;当然罗!她好不容易可以离开新竹采到台北,当然是快乐得不得了。

  新的地点,新的心情嘛!

  这里地位最高的便是她自己,另外还有心爱的狗儿子“爱爱”与她为伴而已。

  她所有的辛酸唯有爱爱最清楚,它从来不会打断她的抱怨,是她最忠实的听众,她不敢想像如果没有爱爱的日子。

  菲斐心想,真得感谢公司救她离苦海,如果待在家里,也许现在爸妈正唠叨着要她去相亲、赶快找对象结婚呢!

  爱爱懒洋洋地抬头看了莫斐一眼,又趴下继续睡觉。

  梳洗一番后,莫斐换上运动服,站在门口面笑容地说:“爱爱!快起!妈咪带你去认识新环境。”

  知道要出去了,爱爱的精神也来了,它跳下,努力摇着尾巴。

  “咱们走吧!”莫斐领着爱爱往电梯走去。

  JJWXCJJWXCJJWXC

  微风徐徐,花儿摇曳生姿,吐着淡淡的花香。

  清晨的公园里,随处可见跳舞、运动的人。

  莫斐轻点爱爱热的小黑鼻“爱爱,待会儿回去时妈咪再叫你,你就在公园里玩,别跑太远喔!”她叮咛爱爱后便迳自去散步,她知道爱爱不会跑,只要叫一声,爱爱就会立即跑来她身边,一点儿也不需要担心。

  由于爱爱一副惹人怜爱的长相,小朋友渐渐聚拢过来和它玩。

  望着爱爱活蹦跳的模样,莫斐也感染到了她它的快乐,高兴爱爱有了新朋友。

  爱爱好像开心果,和小朋友玩得真愉快。她望着爱爱,心里忍不住称赞起自己的狗儿子。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

  莫斐低头看着手表“该回去了。”她倏地站起来,立即往前面的道路跑去“爱爱,快过来。”接着她蹲下来等爱爱。

  安薪边晨跑边欣赏着眼前的快乐、悠游的景象,享受他每天最优闲的时刻,不远处有一群小孩正围着一只狗玩得不亦乐乎呢!

  就在此时,他听到一声清脆、甜美的声音,前头有一个张开双臂正准备蹲下来的女孩。

  仙女!

  安薪一时惊愕住,要停下脚步已经来不及。他反地伸手搂住对方,希望能平衡身子,以减少彼此的伤害。

  “哎哟!”

  莫斐突然感到前部有一股重量上她,接着被对方抱住翻滚了一圈。

  好半天她才看清在她身上的陌生人,她发现他的双手竟然环抱着她的,他的嘴几乎贴着她的,一股男特有的气息窜入她的鼻息,震感着她的每一神经,令她无法思考,只能呆呆地躺在草地上,动弹不得。

  安薪抵着莫斐的柔软身躯,他以清楚地闻到她发间的清香,他几乎想低下头碰触那微张的樱

  突然,安薪和莫斐同时发出惨叫?

  安薪倏地站起来双腿夹紧,双手按住被攻击的下,努力想止住疼痛;莫斐则还躺在地上,双手死命地着头皮,忍住秀发被拉扯的疼痛。双方就这样维持了几秒钟。

  “汪汪!”爱爱来了,它了添女主人的柔荑,傻傻地望着两人,适时解除了两人的尴尬。

  疼痛稍止后,安薪弯下身抱起爱爱,轻轻地抚摸爱爱洁白似雪的,爱爱温驯的倚靠在安薪的手臂上,享受着温柔的抚触。

  莫斐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正想抱爱爱时,却发现爱爱不见了。一抬头,看到爱爱安然在陌生人的怀里,莫名的怒意传上心头。

  “该死的爱爱!”她怒喝一声。

  突如其来的咒骂声破坏这短暂的温馨,爱爱抬起头看着女主人,热烈地摇着尾巴,双眼是无辜,令人不舍得继续责骂。

  安薪看向声音的方向,只见一张充怒意的粉脸,杏眼圆睁的直盯着他怀中的狗,这才想起刚才的惊险画面。

  “刚才真是对不起!是你的狗吗?叫爱爱是不是?”

  安薪因为听到莫斐叫狗儿爱爱,于是他也跟着叫狗儿爱爱,手还不忘温柔地抚摸着它。

  莫斐见状,心里早巳愤怒到极点,她一把抓过爱爱,连珠炮似地怒骂道:“喂!你到底有没有长眼睛?路这么大你不会走别的地方吗?你有病是不是?看到什么就胡乱抱,缺乏母爱呀?我劝你搞清楚,我不是你老妈,我不过才二十二岁罢了,看起来有那么老吗?”

  “喂!你才没有长眼睛咧!是你自己冲到我前面蹲下,我正抱着你是不是想害你被毁容,早知道就干脆让你变得更丑好了,真是好心没好报,哼!”说完后,安薪才讶异自己为什么要对她解释。

  莫斐闻言更是生气,脸不屑地表情“是吗?难道我新竹之花是当假的啊!什么叫让我变得更丑,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哈哈,笑死人,还以为自己有多英俊!”说完她还睨了他一眼。

  “什么?新竹之花?我还以为是新竹泼妇呢!莫名其妙!”安新还以颜色,他在商场上打滚了那么多年,从没有人敢对他出言不逊,他怎能让一个二十二岁的小妮子指着鼻子吗?!

  莫斐看着爱爱,不甘示弱地说:“那是你孤陋寡闻,谁教你不多读点书,增加点气质,顺手就抱别人的狗,一点规矩也没有!”说完她还不忘白他一眼。

  “喂!般清楚!我只是可怜这只狗被主人抛弃,想给它一点关爱罢了。”安薪觉得自己没来由地被眼前的女人看扁了,不怒气上升。莫斐斥道:“喂!爱爱是我的,可不是你的,请你控制一下你那变态眼睛,不要老是盯着它,也请控制住你那变态韵手,别碰我的爱爱!”听他这样说,好像她的宝贝爱爱是没人要的狗,心里真是气到极点,恨不得冲上前赏他一巴掌,以心头之恨!

  “大家都知道我是正人君子,我看是你变态吧!我不过是抱抱你的狗,我都能够说成是变态,可见你的心术不正!”若不是因为她是女人,安薪真想揍她一拳,她竟敢说他是变态!

  “呸!我一看就知道你是个坏胚子!罢才就是最好的证明。”说完莫斐还不忘送他一记卫生眼。

  “刚才根本错不在我,是你的错。”其实说到刚才那一幕,如果不是莫斐那个攻击,不知现在会是什么情况?

  按下来莫斐说的话,安薪一句也没听进耳,他双眼直盯着眼前的女人,回忆起刚才的感觉,同时也为自己平时良好的修养竟然不翼而飞感到生气!

  莫斐盯住他,忍不住咆哮道:“现在说这些都是废话,我不管是谁对谁错,我都要郑重警告你,请你千万别太靠近我,我不想变成饼,也不想当尼姑,我还没结婚呢!我还要多活几年,享受青春、享受自由。还有,要是你活得不耐烦想自杀,千万拜托,请你离我远一点,以免牵累无辜,我不想做替死鬼,听懂没?”

  莫斐说完话后,发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让她觉得尴尬极了。

  她忿忿地想,哼!苞这种人有什么好说的,浪费时间嘛!况且上班时间快到了,还是快回家准备。

  他一直盯着她看,那眼神好像他要反她下去似的。

  莫斐不打了个冷颤,她决定抱着爱爱离开。

  当莫斐转身之际,黑缎般的长发拂过安薪,他又闻到了熟悉的清香,立刻以极快地速度抓住她的右手臂。

  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坏了莫斐,她蓦地站住,每条神经迅速地反应着,她必须要有防卫的举动…于是她一个反转回来“啪”地一声,左手重重地落在他俊逸的脸上,留下五修长的指印。

  安薪抚摸着脸颊,望着送他巴掌的女人,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伸手拉住她,手就要不受控制的伸了出去。

  围观的群众讨论一番后,推举一位老先生出来提醒道:“年轻人,还不赶快去追你的女朋友?”

  安薪这才如梦初醒般,想跟上前去说个清楚,但对方早巳走远,他只能远远地望着婀娜多姿的背影?

  莫斐抱着爱爱离开公园,一路上直对爱爱发牢

  该死的男人!原本的好心情全被他破坏殆尽了。

  “爱爱,都是你害的,妈咪被欺负,你都没有替妈眯出口气,还让他抱着,你这个样子怎么保护妈咪?”最起码咬他一口也好,再不然赏他一泡也不错啊!”她轻K爱爱的小脑袋瓜一下,以示薄惩。“嗯…话说回来,那个混球倒是长得英俊的,只可惜…唉!算了!还是快回家吧。”

  回到家后,莫斐迅速打扮好准备出门。

  她弯轻点爱爱的鼻子,叮咛地说:“爱爱,你在家等妈咪回来,妈咪第一天上班可不能迟到喔!晚上妈咪会带好东西回来给你吃,记得要乖乖地喱!”说完她随即出门上班去也!
上一章   卧底新娘   下一章 ( → )
欺心恶夫惹慾狂君顽劣莽君宠爱牡羊女人医败涂地宠爱牧羊女人爱情无限大恋爱n次方失恋微积分偷香烈君
热巴小说网与国内各大小说网站独家合作,提供海量的免费小说和全本小说,本页面为会员竹本木子精心整理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卧底新娘》最新章节: 第一章,供广大网友免费在线下载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