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卧底新娘》最新章节: 第二章
热巴小说网
热巴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热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卧底新娘  作者:竹本木子 书号:8223  时间:2017-1-27  字数:9780 
上一章   第二章    下一章 ( → )
  两声刺耳的紧急煞车声伴随着碰撞声响起。

  莫斐生气地看着手表,同时开门下车察看爱车。

  该死!上班时间快到了,怎么办?好吧!来个速战速决。

  “拜托!你到底会不会开车啊!把我的车撞成这样。”她抬头一看,发现对方竟然是早晨在公园撞上她的那个男人,她更是生气了,战斗力立即提升至百分之百。

  “原来是你这该死的变态!你到底想怎样?早上撞到我,让你吃尽了豆腐不说,还想拐我的爱爱!现在又把我的车撞成这样!我不是告诉过你,想自杀的话,离我远一点,以免牵累无辜,现在竟然连我心爱的车都被你‘带衰’成这副德行。况且我是直行车耶,你要右转起码得先看一看,就这样毫不减速的转弯,一点规矩都不懂,你以为马路是你家的私有土地啊?!难道你做事就不能专心一点,多替别人想一想吗?该死的变态男!算我倒楣,一天遇到你两次!”

  莫斐一口气把所有的怨气都发出来,说到气愤时一只眼睛几要出火焰,恨不得把他烧死,以心头之恨。

  坦白说,这种口无遮拦的性格实在不太好,莫斐虽然想改,可是总是说话出口后才后悔,一直以为似乎也没有任何改善。

  “小姐,你也开得太快了吧?!你刚才没看到有人差点儿做了你的轮下亡魂吗?我是好心救你耶!如果你继续这样开车,一定有其他倒楣的人会被你撞到,你若赶着投胎也不用急于一时嘛!”

  安薪下车要察看车子的情况,结果听见莫斐一连串的咒骂声。他有礼貌地等她骂完才开口,同时决定要好好指正她一番。

  喇叭声频频响起,后面的车已经大排长龙抗议了,莫斐决定要迅速解决。

  “那么你的意思是我不对罗?你以为是三岁小孩啊!随便说说我就相信?!我不管,你既然撞了我的车,就得赔偿我的损失!

  安薪没有开口,只是瞅着莫斐。

  莫斐越想越生气,他这么盯着她,好像她是笼中鸟,而他就站在笼子外肆无忌惮地欣赏着,看得她浑身不自在。

  “喂!你是哑巴啊!你倒是说句话呀!”她真想狠狠揍他一拳,让他知道她的厉害。

  就在莫斐“喂”一声之后,安薪心中有了答案。“好,我赔偿。”他心想,君子报仇三年不晚,何必急于一时呢!

  “那么!,’莫斐有点怀疑地看着他,没想到他会这么干脆,她的气稍稍消褪,对于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安薪拿出纸笔,写下了他的名字,电话交给莫斐,接着说:“这是我的名字和电话,车子修好了以后你再和我联络。”

  莫斐接过纸条看了看“喂!你没有写吧?安薪?!我可是一点也不安心,身份证借看一下,我要确定你的名字;顺便笔也借用一下。”

  安薪无所谓地掏出证件和笔,递给莫斐。

  莫斐在纸条上写下他的车牌号码,再把笔还给他“为了慎重起见,先记下你的车牌号码,省得你到时候不认帐。”

  安薪拿回笔,狐疑地看着莫斐,她为什么不把证件还给他?

  这时,莫斐摇晃着他的身份证,一脸狡猾地笑道:

  “这个等我和你联络时再还你。”低头看了看手表,她皱起眉头,边转身上车边说:“我上班要迟到了!就这样罗!拜拜。”

  半晌后安薪才回过神来,他喊道:“喂!用不着这样吧!身份证先还我。”他跑到她的车窗边。

  莫斐关上门,油门一加,完全不理会安薪的呼唤“谁知道你会不会骗我?拿了证件我安心多了。”

  安薪当然没有听到这句话。

  莫斐余怒未消地顺手把安薪的证件扔到一旁。

  “哼!今天真倒楣,遇上这个臭男人,破坏我的好心情,又撞坏我的爱车,他最好别再让我看见,否则我肯定要见他一次扁他一次,把他那张英俊的脸K成大花脸…不行!我还要他赔偿我的损失呢!暂且饶他一命好了,算他好狗运!哼!”“去你的!”安薪望着莫斐的车**,无奈地放下手,那个野蛮女竟然把所有错误全归他头上,早上给了他一巴掌,现在连他的证件都被她强拿走了,自认一直保持绅士风度的他,竟然气得七窃生烟!

  如果现在有人不知死活地靠近他身边,肯定会倒大楣。

  八点三十分,瑞安企业的员工纷纷来到公司,开始新的一天。

  华馥容正准备偷溜下楼买早点,她来到电梯前等候着。

  “哇!华秘书今天穿得真漂亮,好像年轻了十岁!”

  周玉仙到柜台找方玲芝,正好瞧见,立即赞美着。

  “你别开玩笑了!”华馥容口头上随便敷衍着,心里可不是这么回事,因为今天是她的生日嘛!也许安薪会突然想到安抚部下,替她办个生日会也不一定!也或许安薪会直接约她去烛光晚餐,所以她今天当然特地打扮得更漂亮罗!“周姐,仲兴的企划案好了吗”后天安董要下高雄,明天下班前要记得把企划案给我哦!”说完,电梯刚巧也来了,于是她一阵风似地走进去。

  “周姐,你怎么了?”方玲芝回到柜台,看见周玉仙还在原地发愣。

  “喔!tina,等会儿应该会有新人来,麻烦你带她到企划部。”周玉仙拿出莫斐的简历,交给她。“她叫莫斐?好特别的名字。”方玲芝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刚开始我也觉得,不过习惯就好了。还有,听说莫斐长得漂亮的,她的特点是有一头长发和酒窝。”

  “好的,我会注意的。”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

  方玲芝看看手表“咦,奇怪了,安董今天竟然会迟到?!”

  周玉仙跟着附和“对耶,都已经八点四十五分了。”

  “平常安董都很准时到害,怎么今天还没来?”

  方玲芝话刚说完,电梯“叮”地一声打开,两人不约而同的望向电梯。

  只见安薪怒气冲冲地走出电梯,办公室里的人都可以感受到他的怒意,直到他消失后,大家才敢议论纷纷。

  安薪用力地把办公室门甩上,然后重重地坐了下来。

  “可恶!竟然不相信我,凭我的身分地位,有什么人敢对我无礼,难道我就活该倒楣,我的损失又由谁来负担?我只是看她可怜,她居然得寸进尺,下次再被我碰上,一定要她好看!”他握紧拳头重重地捶在桌上,额际青筋暴起,双眼中净是愤怒。

  几分钟后,公司楼下——

  莫斐气吁吁地按下电梯按钮,她忍不住在心里抱怨,如果不是因为找不到停车位,她根本不会迟到。

  “叮!”电梯门打开,莫斐正打算进电梯,华馥容拎着早点非常鲁地冲进电梯内,嗲声地说了一声“谢谢”

  莫斐翻了个白眼,别过头小声地道:“哼!老处女!还装得娇声娇气,想勾引人也要看对象,我又不是男人,花痴!长得跟圣诞树一样,笑死人了!真没品味!”她怀疑今天是什么日子?她竟然这么倒楣,老是碰到一些奇怪的人!

  殊不知华馥容完全接收到莫斐小声的话语。如果不是因为今天是她的生日,而且又赶着要回办公室,她才不会忍气声,她气愤地佯装没听到,瞄一眼电梯楼层,哈!太好了!谁教她得罪了她华大秘书,华馥香在心里记下这笔帐。

  “叮!”电梯再度打开,沉闷的气氛终于解除。

  华馥容急忙冲回办公室,莫斐也跟着踏入办公室。

  “很抱歉,我来迟了。”唉!结果还是迟到了。莫斐觉得所有人的眼光好像全往她身上投来,她只好心虚地低下头,想到那个害她迟到的臭男人,心里就莫名的火大。

  其实是莫斐自己多心了,因为大家都忙得很呢,没有人会注意到她迟到不迟到。

  方玲芝眼见花蝴蝶飞走,接着看到新面孔,大约猜出可能是谁,她面带微笑地说:“莫小姐,我带你到你的座位。”看莫斐没有反应,她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错了“你是莫小姐吗?”

  “谢谢。”

  真丢脸!莫斐发现自己表现得太笨拙,有点儿不好意思。

  “我叫方玲芝,你可以叫我,TINA,请多指教。”

  莫斐微笑地说:“请多指教。”

  “莫小姐,你的名字还真奇怪,我查过字典,那个字好像是念‘扎’对不对?”方玲芝回过头,看见莫斐点头“以后我叫你斐斐可以吗?”

  “好呀,大家都是这么叫我的。”莫斐突然想到,刚才净顾着生气,都忘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方才没有好好观察环境,现在可得多加留意才行。

  “莫斐,这里就是你的位子,以后有不懂的地方,你可以请教这位周玉仙,我们都喊他周姐。”方玲芝带着莫斐到办公室最前面的座位,顺便介绍座位旁边的周玉仙给她认识,然后离开。

  莫斐想不到在自己双眼瞟来瞟去之间,已经走到办公室最前排了!她只好借着方玲芝离去的背景,势回身仔细观察环境。

  映人眼帘的是米白色的墙壁搭配着柔和的灯光,地上铺着厚厚地毯,让人走路可以不出声响。也不知道老板是何用意,如果真有人从后而走来,她肯定不知道,这情势对她并不太有利,以后可得谨慎这点才行!莫斐忍不住提醒自己,要注意四周的情况。

  她因自己的卧底身份而神经兮兮的!

  “莫斐,你怎么了?”周玉仙关心地问道。

  “喔,没事,TINA人真好!”莫斐急忙掩饰自己的失态,总不能第一天上班就穿帮吧。

  “莫斐,这是仲兴的企划案,明天下班前要结案,你先看看,有意见的话可以提出来。”

  仲兴的企划案!真巧!莫斐心里又惊又喜,冠群也正在争取与仲兴合作的案子,难道周姐是故意拿给她看的?管他的,走一步是一步,先看了再说。

  莫斐接过企划仔细研究后,发现如果把某些地方稍稍修改,那么就比较能符合仲兴的要求了不会让瑞损失过多。同时她的心里也开始挣扎,她应该建议吗?如果建议了,瑞安可能会因此得到与仲兴合作的机会,可是她又小能说太过于敷衍的建议,怎么办?

  “周姐,我的经验少,实在看不出这份企划案有什么不妥的地方,麻烦周姐指导一下。”莫斐决定推说她经验不足,无法解决上级考验,另一方面,她也怀疑周姐和冠君公司有牵连,否则怎会将如此重要的企划案给一个新进人员看。

  “没关系,慢慢来,刚开始总是比较难。我看你先研究这一份吧,一个星期后差。”周玉仙拿出另一份企划案交给莫斐。

  莫斐点头道:“好的。”

  莫斐努力地思索周玉仙办的企划案,不知不觉中眼前单调的景致逐渐被霓虹灯取代。

  忙碌了一天终于结束,莫斐和周玉仙一起站在公司楼下。

  “喔!不必了,我就停在过两条街的路边,很近的。”

  “傻瓜!鲍司地下楼有停车场,明天我帮你办张停车证,以后就不必停那么远了,那我先走了,你自己要小心点,拜拜!”

  “谢谢周姐,拜拜!”

  莫斐看着周玉仙远去的身影,再低头看看手表,她开始后悔拒绝周玉仙的陪伴,她没想到已经十一点多了,这么晚了还要走上一段路才能到停车的地方,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莫斐抱着投机的心理往停车的方向走去,不知道是心理作出崇还是真的,她总觉得有人在跟踪,于是加快脚步。

  突然有人抓住她的肩膀。

  “救命啊!”莫斐吓了一大跳,拼命呼救,双手捂住耳朵,紧闭着眼睛,死命地摇头,双脚几乎要瘫软。

  “喂!”安薪把莫斐反转过身面向自己。

  莫斐依旧紧闭着眼睛“不要啊!如果你要钱尽管拿去,拜托你不要伤害我,我才刚来台北一天而已,求求你!”

  安薪真想掐死眼前的女人,竟然把他当成采花大盗!呸!这种货送给他他都不要!不过她老是闭着眼睛也不是办法。

  “喂!”安薪努力摇晃着莫斐的身体,希望她能看他一眼,可是莫斐依然是拼命求饶,安薪决定打醒她。

  “啪”地一声,安薪的办法果然奏效,莫斐终于张开眼睛,止住泪水。

  一看清眼前的人,所有的恐惧立即被愤怒取代,莫斐立即不定期以颜色地回敬安薪一巴掌。

  “你——”安薪后悔刚才何不直接掐死她,省得现在又…哼!气死了!只要遇到这女人他必定倒楣,不过是想要回身证罢了,他干嘛要受这窝囊气!算了!好男不跟野蛮女斗,再原谅她一次吧!

  莫斐生气地道:“你活该!随便抓,你没看过女人啊?你是的有病喔,我建议你去看医生,看看哪里出了问题!”她刚才真的被他吓坏了。不过发现是安薪时,倒也真是安心一点,起码到目前为止,安薪并未伤害过她。

  安薪怒喝道:“我不过是想要回身分证罢了!快还我!”

  莫斐侧过脸,高傲地说:“不行!等我的车修好,你赔偿了损失后再说。”反正东西在她手上,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她才懒得理会他。

  “那需要好几天,我后天要搭飞天,一定要身分证才行!”该死的女人!傍我记住!安薪在心里咒骂着。

  “笑死人了,你搭飞机与我何干?”莫斐好笑地在心里,活该!谁教你要撞到我的爱车。

  “你——”安薪真的快被他死了!如果不是因为要到高雄分公司,他大可不必和她罗唆太多,现在既然碰上她,他当然要抓住这大好机会取回身分证,否则依他的个性,大不了当是遗失,补办一张就好了!但是老天爷却偏偏和他作对,时间上不允许,他只能好声好气地和她说。

  莫斐已经走近车子,好拿出钥匙开车门,一个不稳,钥匙例掉落排水沟里。

  “完蛋了!怎么办?”莫斐呆若木地站着,眼泪开始在眼眶中打转。

  安薪看着钥匙滑落,虽然想伸手接住,但还是慢了一步。

  “你去找看看有没有东西可以把它钩上来,我去找看看有没有锁匠。”他立时作出决定,由两人分头进行。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安薪无奈地回来。

  莫斐见他没有带锁匠,所有的希望都落空,眼泪再度袭上眼眸,十二点多也没有公车可搭,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安薪像做错事的小孩似地低声下气地道:“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他只是想拿回自己的身份证,没想到却害了她。

  莫斐对着他大吼“抱歉?!你不是故意的?!我看你根本是有意的!不是要你离我远一点吗?现在怎么办?”她努力控制即将决堤的眼泪。

  所有的问题都是他制造了来,先是吃豆腐、拐骗爱爱,再来是撞坏车、害她迟到,到现在连钥匙都掉落水沟,这一切都是他所造成,太可恶了!

  “不然我先送你回去。”安薪想起早上在公园遇到她,她应该也是住敖近,那么就当是好心人送她一程吧!

  莫斐气极的吼着“有什么用,我家的钥匙也…”

  想不到她来台北第一天就发生这种事。

  “你是白痴啊!怎么把钥匙全串在一起?!你…算了,到我家好了,反正我家空房间很多。”安薪好心地说。

  “可是…”莫斐心中犹豫着,他们只见过三次面,这样似乎不太好。

  “别可是了,走吧”安薪深一口气,拉起她的手往公司大楼走去,心里忍不住抱怨着,他于嘛要受这窝囊气,应该直接把她丢在这里。

  但是抱怨归抱怨,这种事他可做不出来。

  为什么她非要跟着他不可呢?莫斐觉得奇怪,她可以找间旅馆住一晚,大可不必跟着他走呀!可是为什么她完全没有反抗?或许因为她初来台北吧!她替自己找到借口,心里也就放心多了。

  JJWXCJJWXCJJWXC

  凌时两点。

  “等会儿千万记得别出声。”

  安薪丢了句话给莫斐后,自己便蹑手蹑脚地走入院子。

  莫斐学着安薪的模样走着,心里则赞叹着这院落的优雅景致,同时她也感到纳闷,为什么不能出声?又不是做见不得人的勾当。

  两人穿过院子,来到主屋门口。

  安薪站在精致的雕花铜门前,深一口气,在心中默默祈祷着“拜托拜托!老天爷保佑,希望老爸和老妈已经睡着了,否则我真是会解释不清的。”

  他轻轻打开门,领着莫斐进入屋内,四周一片漆黑,只有楼梯口留有一盏小灯,但是似乎稍嫌不足。

  此时,两人已经能如偷儿似地来到客厅。

  难道他想非礼她?莫斐突然有了警觉,自己可能羊入虎口,因此下意识地将双手护在前。

  现在如果有人保护她该有多好!怎么办?如果爱爱在就好了!糟了!一整天只有爱爱在家,它一定很害怕…也没有人可以喂它。它一定饿死了,可怜的爱爱一想到可怜的爱爱加上自己现在的处境,莫斐开始低声啜泣。

  安薪没好气地回身说道:“拜托你别发出声音好不好?”他生怕吵醒父母,让他们产生不必要的误会,那么他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莫斐被安薪突如其来的转身吓了一跳,立即往后退了一步,身后的大花瓶被她碰触,下一瞬便碎了一地。

  莫斐看了一眼身后的残局,她心想怎么办?这只大花瓶多少钱?万一是古董,她…她该怎么办?但如果不是因为他,现在她应该在温暖的小窝抱着爱爱,也不必如此胆战心惊,还要受他的气!想到这些,莫斐啜泣得更大声了。

  “我拜托你别再哭了好不好?”情急之下,安薪双手抓住莫斐的肩膀摇晃着,试图把她摇回神,看到她的眼泪,他是既无奈又害怕,因为他实在不知道如何止住女人的眼泪,同时也怕吵醒父母而难以代。

  莫斐被安薪的举动吓得呆住了,她忍住眶眼泪,没有出声,只是张大眼望着他,除了打破了大花瓶,她不知道她还有哪儿错了,要做他的受气包。

  “谁?”

  客厅的电灯突然亮起,同时传来安爸爸的声音。

  该死!真的吵醒老爸了!这回换成安薪呆住了,他的双手依然抓住莫斐的肩,扭曲着脸,一双眼睛凌厉地瞪着莫斐。

  莫斐回头,看见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她发觉自己可能做错事了,因此低下头,赶快擦拭眼泪不敢抬头。

  安爸爸见状笑了笑“喔,原来是带女朋友回来。”原来是儿子带媳妇回来,还偷偷摸摸地怕人知道,他可是很开明的,看来安家就快子孙堂了,他得赶快告诉老伴这件事才行。

  “不是的…”安薪急忙想解释,可是安爸爸早关上房门,他于是瞪着莫斐愤怒低斥道:“好了,现在你满意了吧!”说这句话的同时,他真的想一刀砍死这个女人。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打破花瓶的!”看样子那只花瓶真的是古董,怎么办?莫斐又想哭了。

  “我不是说花瓶!我是说我爸爸误会了!”这时候她还想那只破烂花瓶!他真被她打败了!

  莫斐的脑筋还是转不过来。“不是花瓶?是你爸爸?”误会?难道说他爸爸以为她是女?

  “算了!有事儿明天再说。”现在老爸误会了,他一定会告诉老妈,明天怎么解释也一定不会被接受的,还会有比这更倒楣的事吗?从清晨遇到莫斐之后,他便倒楣到现在,但又能如何,他也只好无奈地接受了。

  莫斐觉得好委屈,这又不是什么天大的误会,明天解释清楚就行了,他干嘛这样生气?而且被误以为是女的人又不是他?他紧张什么?

  安薪不再说话,愁眉苦脸地带着莫斐到楼上。

  “你睡这间!”他打开一间房门让她进去“我睡在隔壁房间,有事情你再来找我。”说完他便回自己房间。

  安薪一离开,莫斐就赶紧把门锁好“谁知道那个变态男人会不会半夜偷袭我,还是锁上比较安心。”

  莫斐转身,仔细看着偌大的房间,同样是公园边的住宅,怎么大小差那么多,这房间几乎比自己的小窝大了三倍,有钱人就是这样,老是个大客厅、大房间甚至大厨房,浪费空间、浪费土地、浪费…反正所有想得到的都是浪费!

  她打开浴室门,哇!连浴室都这么大,而且还是按摩浴白!她可得享受一下才行,就这么办!

  莫斐忙着放热水,以至于没注意到一旁还有一扇门。

  热腾腾的水氮氲起薄薄的雾水,莫斐冲洗一番后即泡在按摩浴白里,真舒服,身上的疲劳几乎消除大半。

  不知经过多久,莫斐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

  JJWXCJJWXCJJWXC

  “喂!开门啊!我有事要和你谈谈。”敲了半天都没有回音,安薪在心里咒骂着,她是猪啊!睡死了吗?老半天还不开门?

  半晌后,安薪开始觉得不对劲,他走回房间,试着打开相连的浴室门,门把能动?!这女人洗澡都不锁门的吗?

  烟雾立即占据视线,安薪发现烟雾弥漫了整间浴室,他走近浴白一看“天呀!”他意识到她可能昏了,连忙弯大手一抱,把她抱出浴室,放置在上,检查她是否还有气息。

  “还好没死,”安薪松了口所否则他是有理也说不清,平白无故背上杀人罪。那才倒楣。

  他移到窗前,打开窗户,回头看见上玲珑有致的娇躯。他走近边,不由得在心里称赞道,这个野蛮女虽然脾气不太好,但长得还不错,为什么他之前没有发现呢?立时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怎么会在被她气个半死之后,还觉得她漂亮!

  一阵冷冽的寒风吹来,安薪连忙替莫斐把毯子盖好,接着在边坐下来仔细端详她。

  直到清晨的曙光乍现,安薪才发现自己竟然忘情地凝视了莫斐一夜。

  同一时间莫斐张大眼,直盯着安薪。无法想像她一睁开眼睛竟会看到他。

  “你…”难道他这么快就要向她讨债”他在这里多久了!不对!她明明是在洗澡,怎么会在上?下一瞬间她意识到自己在毯子下面是一丝不挂的,天!难道他用她的身体来赔偿古董花瓶的价值?

  不!莫斐用力摇头,不敢相信自己的清白竟然会为了那个古董花瓶而被他夺走了。

  安薪见到莫斐惊慌的眼神,他心虚地收回目光。

  “你要做什么?”莫斐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她真想一头撞死算了,想不到来台北会有这种下场。

  “我要做什么…我要…”安薪差点儿忘了自己要做什么。“我要我的证件。”他转身走到窗边,希望离她远一点,他眺望着清晨的院落,也让她有时间穿上衣服。

  莫斐快吓坏了,她以为安薪会说他要和她**,真是的,说话慢慢的,也不一口气说完,害她白担心,平白无故死了不少细胞。

  “我放在公司,没有带回来。”其实莫斐也不确定,她在心里咒骂着,他死赖在这不走,她怎么穿衣服,还借口要证件,看着好了,总有一天她要向他讨回公道。

  “那么等一下我陪你去公司拿。”

  莫斐努力地抑制住自己的怒火“不行!要先办好我的事情才可以。”她现在一丝不挂,所以不能站起来,否则她肯定先赏他一巴掌,然后拿把刀把他剁成酱,再点一把火烧死他,以消心头之恨。

  “好!”安薪终于走出去了。

  莫斐立刻跳起来锁上门,用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然后坐在沿回想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任凭她有多努力想,就是想不出个所以然。

  这可怎么办才好,没想到来台北第一天…她可能就失身了,而且对象还是那个“害人”安薪。
上一章   卧底新娘   下一章 ( → )
欺心恶夫惹慾狂君顽劣莽君宠爱牡羊女人医败涂地宠爱牧羊女人爱情无限大恋爱n次方失恋微积分偷香烈君
热巴小说网与国内各大小说网站独家合作,提供海量的免费小说和全本小说,本页面为会员竹本木子精心整理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卧底新娘》最新章节: 第二章,供广大网友免费在线下载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