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卧底新娘》最新章节: 第四章
热巴小说网
热巴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热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卧底新娘  作者:竹本木子 书号:8223  时间:2017-1-27  字数:9021 
上一章   第四章    下一章 ( → )
  周玉仙替莫斐收拾好文件,推着莫斐到电梯门口,按下电梯。

  “叮!”电梯门打开。

  看到董事长走过来,周玉仙唤道:“董事长。”真巧!

  这样莫斐正好可以和安董一起出发前往高雄。

  莫斐因为看到安薪而迟疑,并没有注意到周玉仙的叫声,就被推进电梯里面。

  电梯一片寂静。

  安薪见莫斐拿了一堆东西,便问道:“你要去哪里?”

  莫斐故意对着镜子整理头发。“不关你的事。”

  她快呕死了!一出门就遇上这个害人,真是倒楣!他没事一天到晚到瑞安企业找朋友是不是?幸好不是每天看到他,否则她不是天天倒楣!后者的想法让莫斐安心许多。

  “要不要搭便车?”

  “不必!”

  安薪耸耸肩,那倒好,他这样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是莫斐自己不要搭便车的,那可怪不得他,反正他也赶的,如果真送她一程,铁定赶不上飞机。

  果然,待莫斐赶到机场时,飞机已经起飞了。

  这就是呕气的下场!如果她搭安薪的便车就不需要这么累了,莫斐不抱怨的任

  她于是转往火车站改搭火车,这样一来她就有更多的时间研究手中的企划案。

  到了高雄,莫斐马不停蹄地赶往分公司,她迟到将近六个小时,现在总算是赶到了。

  她把企划案放回资料袋内,掏出钱包付了车资,急忙下车走进公司大楼。

  “你好,我是台北总公司派来的,请问安董在吗?”莫斐有礼貌地询问柜台小姐。

  “莫小姐是吗?我这就带你进去。”说罢,她便领着莫斐上楼。

  “安董,台北总公司来的人员到了。”柜台小姐站在莫斐前,对着门内说话,正好阻挡丁莫斐的视线。

  “知道了!”

  奇怪?这声音有点耳,莫斐心想。

  柜台小姐退了出去,莫斐这才看清安董的长相。

  她惊讶地指着安薪道:“难道你是老板?”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竟是安薪。

  “没错!你来做什么?”安薪实在不懂,为什么摆不了莫斐的纠

  “我、我…你、你…”莫斐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他是老板?!怎么会这样呢?

  “你们竟然派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来?!”安薪气愤地说,说不定是爸妈安排她出差的,太过分了!

  莫斐不服气地反驳着“你说这是什么鬼话?!对,全世界就你最懂,行了吧!董、事、长!”

  安薪慢慢的说道:“你既然知道我是董事长,就请你说话客气点。”

  莫斐不得不暂时面对现实,他,安薪,就是她的老板,而打从头一天上班到现在,她已经得罪他N次了,更何况她还把爱爱寄养在他家。看来自己的工作即将不保,糟糕了!现在她得小心应付才行。

  “小姐,请问你是否准备发呆到下班?或许你另有打算?还是你准备下班了?”安薪提醒着。

  莫斐愤恨的想着现在的一切,以及自己的可怜遭遇,他居然还损她?!

  “请你搞清楚!我上班到现在被你搅和得一塌糊涂,出差也不是我自愿的,你还要怎样?!今天如果不是车子进厂修理,我也不会现在才到,况且我一到高雄马上就来这里,这该怪谁?还不是拜你所赐!”想要她回家吃自己?哼!她绝不顺他的意,况且她又没错,他凭什么?

  安薪不耐烦地挥挥手“好!那么现在你究竟想做什么?”这女人真是莫名其妙,他只是提醒她应该工作了,她就答非所问地说一堆。好像都是他害她似的,天知道!他根本什么也没做,何苦要受这窝囊气!

  这句话真是问倒莫斐了,她已经被他气得脑袋一片空白,她只想找个地方放下行李,好好休息,可是依照目前的情形似乎不可能。

  “好吧!有事请吩咐,董事长!”她只好暂时低气下气,委屈自己了。

  “先把你的资料拿出来研究。”

  “我的…咦!怎么不见了!”莫斐拿出刚才提在手上的行李,却没看到资料袋,自己也吃了一惊。

  安薪倏地站了起来,双眼发狠地直瞪莫斐“你说什么!不见了?!这么重要的企划案你也能丢!”真快被她气死了,如果现在给他一把刀,他肯定会把她剁成酱!

  “既然你知道重要,为什么不自己带?”莫还是不服气的做困兽之斗,努力把责任推给安薪。

  “快找找看,到底有没有!”他已经心急如焚,可是她居然还慢条斯理的摸索,教他看得气极了。

  莫斐把行李拿出来,重新仔细找了一次,可是还是找不到,她回想着沿路看着文件到底在哪里…

  啊!对了!好像是遗落在计程车上…有可能!

  但是该怎么办呢?眼下说什么都没用,如果那个司机先生好心点,赶快发现送回来给她就好了。

  安薪怒吼道:“难道你一点责任感都没有吗?”见莫斐将行李一件件拿出,可是始终没有看到应该有的东西,他早已火冒三丈,又看她一副无所谓的样,他更生气!

  “先生,你说话客气点,如果没有责任感,我赶来这儿做什么?我大可先去找休息的地方,等明天再来!”她只是有点健忘,有点大而化之,其他都很好嘛!是他太过分了,居然说她没有责任感,真是太冤枉人了嘛!她辛苦到这里就为了让他骂吗?当然不是!

  “好!现在你要怎么代?”

  “叩叩!”外面有人敲门,两人视线转向门口。

  “进来。”安薪冷声道。

  莫斐一见来人手上拿着她遗失的资料袋,大大的松了口气,幸好!

  “董事长,刚才有一个计程车司机送来这个。”

  安薪伸手接过东西“嗯,没事了,你出去吧!”

  莫斐轻松地说:“你看吧!这世界上还是好心人还是很多,真是感谢上帝!”

  安薪没好气地回答。“你应该要感谢资料袋吧!如果上头没有地址,谁会帮你送回来。”看她说得好像无关紧要似地,难道她不知道这文件有多重要吗?竟然敢掉在计程车上?

  “说得也是,反正现在东西已经在你手上,你慢慢研究吧!”最后看死你,大变态!

  “谁还有心情看,下班吧!”

  “感谢上帝。”耶!总算可以休息了,太好了!

  安薪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她应该感谢的人是他吧,看她的情况根本无心工作,还要他自己看企划案,难道她不知道应该由她向他做报告?真不知道公司到底派她来做什么?

  JJWXCJJWXCJJWXC

  安薪站在旗津饭店柜台前问道:“小姐,麻烦查一下瑞安企业有没有预先订房。”

  “有的,请跟我们服务人员走。”

  服务生带领安薪和莫斐来到五二0号房门口,开了门请他们进来,安薪付了小费,当服务人员正打算离开时,莫斐发现不对劲。

  “请问只有一间房吗?”她怀疑地问着。

  “是的。两位如果有任何需要,只要拨电话到柜台就可以了。”服务生说完便关上门离去。

  莫斐立刻打电话问柜台。“请问还有没有多余的房间?”

  “抱歉,因为圣庭节诞节续假期,都被订完了。”

  莫斐挂上电话,着急地道:“那我怎么办?没有人帮我订房吗?”她转头向安薪发现责难“你为什么不顺便替我订一间?”

  “小姐,平常都是他们自己订房间的,我怎么知道你这么笨,不会自己订!”安薪虽然这么回答,不过也怀疑华秘书为什么只订一问房?还是爸妈搞的鬼?

  “我不管!不然这个房间让我好了。”

  “那怎么可以,是你没有房间,又不是我。”

  “那…”莫斐泫然泣,她觉得自己好委屈啊!

  安薪见莫斐那副可怜相,只好无奈地说“好啦,不然你暂时和我住一个房间,等有空房间后再换,这总可以了吧!”这女人真是的,这种小事也哭!如果被别人看到,还以为他对她怎么了,难怪大家都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而她正好是两者兼具的最佳写照!

  莫斐点点头,手指向沙发“可是你要睡沙发!”

  安薪指向莫斐指向沙发“应该是你睡沙发!”太过分了,竟然得寸进尺,要他睡沙发,房间可是他的呢!莫斐双眼依旧泛着泪光“你…”“拜托你别哭了好吗?一切都依你这总行了吧!”这野蛮女好像吃定他了。

  “那么请你先出去,我想先洗澡放松一下。”她已经快累垮了!

  安薪立即表示他的不“我为什么要出去,你尽管洗你的澡,我还想看一会儿文件。”

  “那怎么可以,搞不好你会偷看。”如果他待在房间里面,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

  “哈!偷看?!拜托,那天你在我家我早看完了,也没有什么嘛!排骨!”仔细想想,和她斗嘴的滋味真是不错!安薪暗暗在心中下评语,而且安薪还不忘故意刺一下莫斐。不过说实话,她身材倒是玲珑有致。

  莫斐又惊讶又纳闷“你说什么?!我、我…你…小人!”她也觉得奇怪,那晚她明明是在洗澡,醒过来怎么会在上?安薪又为什么会在房间里。

  “好,我出去这总行了吧?”安薪知道情势不对,想出去避难。

  莫斐努力止住泪水,故作坚强状“不行!你说得简单,拍拍**就想走是吧,你哪里都不准去,我要你解释清楚。”难道是他偷偷昏她,然后夺取她的清白赔偿那只古董花瓶。

  “当时我要找你拿身分证,但是敲了门后老半天也没人应门,所以我进浴室,看到你昏在浴白里,就好心地把你抱到上,只有这样,什么事也没发生!”

  “是吗?就这样?那你又为什么还待在房间里?”

  “我不知道。”安薪也想知道答案,不过没时间让他仔细思考。

  幸好,原来他前天什么都没做,可是她的身子全被他看光了,她以后怎么做人?想到这件事,莫斐的眼泪便不自觉地滴落。

  安薪见到这情景,立即小声问道:“那我现在可以出去了吗?”还是快找地方避难,谁都他最怕女人哭呢。

  唉!

  莫斐没有回答,迳自移往沙发坐下,看着安薪出门。

  她真够倒楣的,为什么会演为成这种状况?谁不好得罪,偏偏得罪了瑞安企业的老板,以后还能继续待在瑞安企业吗?冠群公司付的任务怎么办?未来的可难过了。

  安薪打开门,没有看到莫斐,他走到浴室门口,轻轻敲门。

  “小姐,你洗好了没?”

  没有回答。

  他怀疑地又敲敲门,还是没有声音。

  她不会又昏倒了吧?!他正想打开门看时,莫斐的声音由后方传来。

  “我就说嘛!你不会偷看才怪!”她趁着他离开之时,溜到饭店外面打电话向江总报告目前的状况,一回到房间正好被她逊到他想打开浴室门。

  安薪望向声音来源“我不是偷看,我是关心你是不是还活着。”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生气还是感谢,这个少筋的女人还活得好好的,真不知道当初人事部为什么让她进来,连出差也会派她,没事净会找麻烦和惹他生气,他关心她做什么?不过她怎么没有在浴室?

  莫斐双手环,挑着眉斜睨着安薪。“真是谢谢你罗,你现在知道了我没事,该放心了吧!”

  哼!打从第一次见面她就知道他不是好东西!说什么看文件,看文件看到浴室,想骗谁呀!

  如果知道好心会招来这种“福报”打他死他也不做好人,还不如直接做坏人来得痛快!安薪索不理会莫斐的冷嘲热讽,移往沙发,靠在软软的沙发上,拿起莫斐带来的资料低头研究。

  “喂!你肚子饿不饿?我们去吃饭吧!”莫斐想起,如果要继续待在瑞安,还是得和他和平相处才行!她只好转移话题。

  “到楼下吃西餐如何?”

  “好啊!”出了房门,安薪和莫斐两人并肩走向餐厅,沿路惹来不少羡慕的眼光。

  莫斐斜睨着安薪的侧脸,突然有股甜蜜安全的感觉窜人心扉,这个老是惹她生气的男人竟会令她有这种感觉?!为什么?

  来到餐厅,两人由服务生带至位置坐下来。

  柔和的灯光正好掩饰了莫斐绯红的粉脸。

  安薪替两人点好餐后,他望着莫斐,突然发现此时的她出奇的美,为什么呢?他也不知道,他惊奇自己怎么有这种想法。

  安薪觉得自己还没有欣赏够,眼务生便上了菜。

  莫斐见他没有动手的意思,便轻声问道:“你不饿吗?怎么还不吃?”

  安薪的思绪被莫斐的话语打断“喔!没事,吃吧!”

  莫斐纳闷地吃着牛排,一面想着为什么他总是在发呆,好像有心事…糟糕!他会不会是在考虑要把她开除?!那可不行啊!她还没有完成任务,至少要等她取得些公司机密后才可以。否则她和爱爱怎么过日子?她得寄钱回家,还有一堆帐单等着她付!圣母玛丽亚,求求你,目前千万别让他开除我!

  “你在想什么?”安薪见莫斐将牛排切得惨不忍睹,任何人都看得出来她有心事。

  莫斐赶紧回答“喔!没有!”她在心里叮咛自己,还是少说少错,不说不错,口风紧一点儿才行。

  安薪抬起来看着莫斐。“你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三个人。”

  “哪三个人?”

  “爸妈妹。”莫斐低头吃牛排,语音不清的简单答覆。

  此时服务生恰巧送来甜点,站在莫斐旁边。

  “咽?大闸蟹?”思绪紊乱的安薪也没有听清楚,因此惊讶极了。

  服务生虽尽力忍住笑,但还是微微发出笑声,双手颤抖的替莫斐送上甜点。

  有什么好笑的?安薪和莫斐看了服务生一眼。

  “榨财蟹!有这种螃蟹!我怎么没尝过!好吃吗?”莫斐原本是要坚持少说少错,不说不错,没想到还是一开口就错。

  服务生终于忍不住在一旁嘴解说:“先生,这位小姐说的是‘爸、妈、妹’,不是‘大闸蟹’。”替安薪送上甜点后他又说道:“小姐说的可能是指爸爸、妈妈还有妹妹。”

  他接着转向莫斐“小姐,这位先生是说‘大闸蟹’,那是有名的海产不是‘榨财蟹’”

  两人听完服务生解说完,顿时困窘万分,立即有默契地赏服务生卫生眼,吓得服务生赶紧逃离现场。

  安薪看着莫斐“你家里到底还有些什么人?”他希望再次确定。

  “爸爸、妈妈还有妹妹。”莫斐依旧低头吃甜点,她再次叮咛自己,刚才已经出丑了,现在口风要更紧才行。

  “到公司上班还适应吗?”

  “还好。”我哪有时间适应!第一天上班到现在根本是一团混乱!莫斐气恼地想着。

  “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没有。”只是你不要开除我,就算帮我忙了。

  “你有没有带正式一点的衣服。”

  “没有。”干嘛?出个差而已,还要带正式一点的衣服?神病!

  “等会儿想去哪里?”

  “没有。”莫斐不耐烦地答覆,她只想睡觉!老天!他真烦!

  他只是找些话题来聊罢了,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冷淡!他管她说不说话呀,莫名其妙!安薪觉得自己好笨!

  气氛有些反常,毕竟他被她轰炸了两天,两天来聒嗓的声音停止了,耳边一下子安静了许多,心里反而觉得怪怪的。

  莫斐意识到自从遇到安薪之后,她的日子完全不对劲了!她有点心慌意,难道她喜欢上他了!不行!

  不能受到影响,一定要办好事情才行!

  她既然拿了冠喜的优渥酬劳,自然要做好工作。

  两人静静地用完餐后便回到房间。

  安薪看着莫斐“好了,我们现在可以研究资料了吗?我知道你很累,但是熟悉一下业务总是必要的。”

  莫斐佯装没有听到安薪的话,打开行李箱,拿着衣物进浴室,刚才把宝贵的时间花在向江总报告上,根本没时间好好洗个澡。

  安薪狐疑地问道:“刚才你不是洗过了,怎么又要洗澡?”真是不敬业,整天不事生产,平脑袋里也不知道装了些什么,为什么公司会派这种花瓶来?而且为什么他要迁就她?她还老是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好像是他求她似的。

  莫斐心虚地道:“拜托!我刚才出去散步,你没看到我从外面回来吗?”她自然是不敢照实回答。

  “外面?为什么?”太奇怪了!她为什么到外面?说要洗澡的是她,还把他赶走!结果她却跑去散步?安薪更觉得奇怪。

  莫斐关上浴室门“不为什么!”还好他没有怀疑,否则真会穿帮。

  不为什么?安薪的双眼直直地盯住紧闭的门,看她脸无所谓的样子,难道她去做了什么不可告人之事…不可能,她只是累了,她只是想散散心才会出去。他别胡思想了!

  JJWXCJJWXCJJWXC

  真是的!安薪为什么自己一个人跑出去?而现在都已经快下班了,他怎么还没回来?莫斐双手托着下巴,双眼直盯着门,期待他快回来。

  难道他知道了她的身分,所以故意不带她去?莫斐越想越怀疑自己的卧底身分是否已曝光。

  等一下见到他,干脆请他另外派人来,她要先回台北,否则再继续和他共事下去,她肯定会出马脚。

  好!就这么办!

  凝视好久的门终于开了。

  安薪一见到莫斐,脸上闪过一丝奇异的表情,他昨夜辗转难眠,总忍不住想瞄一眼睡美人,幻想着睡美人摸起来是什么感觉,幻想自己是她的王子,轻轻吻醒睡美人,于是他只好收拾文件,提早到公司,以防止自己做出逾越的举动。

  当然,莫斐没有注意到他的不自在,她脸笑容地飞奔到门口“你总算回来了,你知道我等多久了吗?”

  安薪没好气地说:“那又怎么样?你怎么不问我工作顺利吗?情况怎么样?至少关心一下吗?”或许该让她先回台北,省得碍手碍脚的,不行!她若回去了晚上怎么办?晚上的宴会他还要带她一起出席呢!

  莫斐照着他的话关心一番。“工作顺利吗?情况怎么样?你为什么不叫我起?你这样我什么忙也没有帮到,我都快搞不清楚到底谁是老板,谁是伙计了。”真是的,他那气死人的口吻,把她的热情都浇熄了。

  “还好,明天应该就可以回台北了。”安薪回答了前两个问题,至于第三个…还是先放在心里吧!

  “真的?!早知道就该带爱爱来,也不用托你爸妈照顾了。”莫斐高兴得像小孩子有糖果可吃一般。

  安薪一阵惊讶“你说什么!你把爱爱托给我爸妈了。”莫斐说得理所当然。

  安薪放下公事包,没好气地道:“你——算了!”他拿了个袋子交给莫斐“今晚有个宴会,为了怕你丢我的脸我帮你挑了件衣服,你去试穿一下,看看适不适合。”

  他又低头拿起另一个袋子“这也是给你的。”

  “这是什么?”其斐接过袋子,一一拿出袋中之物,她一脸狐疑“项链、手链、耳环…这要做什么?”

  “给你搭配衣服的,你自己看着办!”这都没办法自己解释,看来她还是只适合做花瓶。

  “喂,我为什么要去?宴会和我有关系吗?”

  “反正你穿看看就对了,如果不好看,待会儿我再带你去另外选衣服。”说罢,他继续埋首于公文中。

  什么嘛!还好明天就可以回去了。“好吧,你是老板,你怎么说我怎么做!”难怪他昨天会问她有没有带正式一点的衣服,原来是有预谋!

  莫斐拿起袋子走进浴室更衣,想不到他这么厉害,竟然连她的尺寸都知道,看来他还细心的。

  对着镜子看了会儿,她只戴上项链然后满意地轻轻点头。

  嗯!安薪的品味还不错嘛!这么一打扮,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亮了起来!莫斐绾起头发,心里再次给安薪加一次分。

  莫斐走出浴室,站在安薪面前嫣然一笑,问道:“好看吗?”

  一抬头,安薪以为自己看到了仙女,鹅黄丝缎式样简单的低设计,衬着她吹弹可破的肌肤,若隐若现的展风情,裙摆是层层叠叠的薄纱,营造出波般的轻柔飘逸,他张口结舌,好半响说不出话来。

  他真的该带她出席宴会吗?他从没有这种经验,要和一个女人出席那圣诞晚宴?!不要说圣诞晚宴,任何聚会,他始终只身赴宴,而今却临时起意要带她同赴晚宴,这…“喂,你又神游到哪里了?好看吗?”莫斐又问。

  安薪收起茫然惊讶的表情,衷心说道:“好看。”他将方才下的西装外套穿上“好了,我们可以出发了吗?”

  “嗯。”莫斐点点头。

  “那么…走吧。”安薪手臂微微弯起,示意莫斐挽着他的手臂。

  “嗯。”莫斐浅笑,大方地伸手勾着他的手臂。嗯!

  好舒服!她不自觉地将头靠上安薪的臂膀,如果他常常这么有礼就好了,她喜欢他这种绅士的模样。

  同时,安薪感到一股莫名的幸福涌上心头,使他不温柔地回应莫斐。

  此刻的他们有如情侣般,脸上洋溢着甜蜜与幸福的笑容。
上一章   卧底新娘   下一章 ( → )
欺心恶夫惹慾狂君顽劣莽君宠爱牡羊女人医败涂地宠爱牧羊女人爱情无限大恋爱n次方失恋微积分偷香烈君
热巴小说网与国内各大小说网站独家合作,提供海量的免费小说和全本小说,本页面为会员竹本木子精心整理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卧底新娘》最新章节: 第四章,供广大网友免费在线下载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