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卧底新娘》最新章节: 第五章
热巴小说网
热巴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热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卧底新娘  作者:竹本木子 书号:8223  时间:2017-1-27  字数:10756 
上一章   第五章    下一章 ( → )
  整个晚上,安薪的视线始终跟着莫斐的身影,他远远地忽视那群几乎留下口水的男人,那堆苍蝇始终围绕在她身旁,接着有人拿了杯尾酒给她,安薪感到莫名的愤怒!深一口冰冷的空气,试图减轻愤怒的感觉。

  嗯,这杯饮料的颜色这么漂亮!莫斐看着手中的杯子,心中赞美着,她浅浅地了一口,味道还不错!

  于是她又自己拿了第二杯、第三杯…

  她似乎很喜欢那种“饮料”的滋味!安薪看着莫斐,又看看她身边的那些男人,心里一阵气恼!

  莫斐逐渐觉得晕眩,有点踉跄地离开桌边,后面跟了群有心人,她挥舞着双手要他们离开,好不容易终于摆了那些人,她找了个靠近窗边的痤位休息,抚着口深一口气。

  “该死!”想不到喝尾酒也会醉!安薪看着莫斐走路的样子,心里知道她醉了,他立即走向她。“走!我带你去呼吸新鲜空气。”说完他便拉着她离开。

  JJWXCJJWXCJJWXC

  一路上莫斐直发酒疯,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又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大堆,还嫌他车开得太慢,和他抢着开车,他哪里敢让她开呀!两人抢着方向盘,一路上歪歪斜斜地开着。

  最后他受不了的大喊“你到底喝了多少酒?”双手还不忘要保护方向盘。

  “酒?没有,我没有喝酒,那些果汁,莫男,你错了,嘻嘻。”她边说双手不忘抢方向盘,还把安薪误认为是妹妹莫男。

  “果汁?你竟然把尾酒当成时汁喝?难道你不知道喝尾酒也会醉,失恋也不必这样发吧!?安薪想不到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人,分不清楚尾酒和果汁。

  “莫男,你胡说八道,怎么会是酒,是果汁,傻瓜!而且我根本就没有谈恋爱,哪里会失恋?”

  安薪原本想带她出去兜兜风,欣赏夜景,这下子都不必了,只好赶回饭店,省得莫斐待会儿做出奇怪的事。

  总算到达饭店门口,安薪下车和服务生用力把莫斐拉出车子。

  接着,安薪扶着莫斐进饭店,回房的路上,他不断像哄小孩般和她说话,引来旁人侧目,也不知道他到底前世欠她什么债,今生要这样还!

  进入房间后,莫斐发疯似地胡乱喊着“莫男,我好口渴,我还要果汁。”

  安薪把她安置在土,拍拍她的肩膀安抚着说:“好,我去拿,你要乖乖躺好等我。”他顺手帮莫斐盖上被子,转身去倒茶。

  莫斐煞有其事地对“莫男”说“莫男,你知道吗?我们老板很英俊喔!澳天我再去带你看他。”

  “你说什么?”她口中的“老板”是在说他吗?安薪有些惊奇。

  莫斐完全不理会安薪的问题,迳自说着:“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上他了!”

  “你说什么?”安薪欣喜的想着,她喜欢他?真的吗?

  “莫男,你骗人,这不是果汁。”莫斐推开手中的杯子,像个孩子似的撒娇,安薪只好接下她的杯子放在头柜,并且安抚她“你乖一点儿好不好?我再去拿,你等等。”他着她的肩膀,努力要她坐好,不让她四处跑。

  “不准再骗人喔。”莫斐抬头望着“莫男。”再次叮咛着,生怕“她”又搞错。

  “好。”安薪快疯了,他从来没有服侍过任何人,这会儿却碰上这个不讲理的醉女人,可是她说的话到底有几分真实

  莫斐接着和“莫男”闲话家常“莫男,我要向江总辞职!卧底太累人了,早知道这么可怜,打死我我也不做。”

  “你说什么?”卧底?难道传闻是真的?不可能,安薪依然不愿相信莫斐的醉言醉语。

  “呕——”莫斐呕吐了,连带吐了安薪一身。

  “喂!你!”安薪无奈的抱起莫斐走进浴室,他把她安置在浴白里,然后打开水龙头准备清洗。

  他伸手打算替莫斐下衣服时,双手却被莫斐抓个正着。

  “哈哈,有水耶,莫男,我们来游泳好了。”她拉着安薪的手臂摇晃着,像小孩似地兴奋。

  “不要玩了,赶快洗干净吧!”他为什么要买这么难的衣服安薪一面咒着自己,一面挣开莫斐的手。

  双方的手一阵拉拉扯扯,安薪气馁得想起身离开。

  谁知道莫斐的双手竟攻占他的颈项,跟着他站起来,非常合作地让他替她衣服。

  感谢老天!她终于肯合作了!安薪一手环抱住莫斐,一手急切地寻找着莫斐背后的拉链…终于找到了!顺利替她褪去衣物,却突然想到上回的情景,他脸上一阵燥热。

  莫斐把手伸到安薪的前,胡乱摸一通,好像在找什么“莫男,我知道你的身材不好,这又不是秘密,干嘛把自己包得像个粽子似的!”说完又开始在“莫男”前拉扯把扣子一颗颗扯掉。

  “喂…”安薪言又止,虽然莫斐说他身材不好,可是…那双手在前游移的滋味…令他脑子里烘烘的,实在无法正常思考!

  “莫男,你怎么会发育这么差?咦?你游泳干什么穿长!来,不要不好意思,我帮你。”接着她的双手又摸到“莫男”际。

  嗯!感觉好的!安薪失神地想着,莫斐低声说:“衣服游泳又不会怎样?你怕什么?”她开始抱怨他的被动。

  不知何时莫斐已经替安薪解开长扭扣,双手用力一拉,两人便双双跌坐人浴白,她抬眼看着他,似乎有一霎时的清醒。

  这一刻,时间似乎静止了!热水泛起薄薄的雾气,好似仙境般,身子也飘飘然的。

  安薪看着莫斐那深不见底的星眸,思索着此时究竟该怎么办!总不能随便占她便宜!可是双手似乎有自己的意识,自动的在她丝绸般的发丝,以及白皙细致的颈项肌肤间尽情游移。

  他情不自地低下头,轻轻的吻住她嫣红柔软的瓣。慢慢地将舌探进她口中,细细品尝她的甜美。

  嗯,好舒服的感觉!莫斐放纵自己际受这温暖的膛,她因轻触而颤抖,嗯…是幻觉吧,她怎么觉得搂着她亲吻的人是安薪。

  安薪不容她多一秒停歇,立刻攫住她的,以温热的舌与她的缱绻着。

  他温柔的替她褪去蕾丝衣及底,轻触她雪白丰润的酥,手指轻滑过她柔软的际直至私密地带,尽情享受抚摸的感官刺

  莫斐因酒的催化而感到一阵阵窒息般的晕眩,赤luo的肌肤相贴,使她的体内燃起从未有过的情,仿佛需要更多似的,热切向他。

  **的化学反应使安薪体内的血狂奔,他紧拥住她,试图减轻体内燃烧的火,而她热切的回应,更令他热情难耐,无法自持,他缓缓地进入她,遇到阻碍时他停了下来,有些迟疑…

  莫斐不愿他停下来,主动向他,初时有些疼痛,接着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愉。

  她配合着他身体的律动,他们之间再无阻隔,情在两人体内肆无忌惮地窜,全身轻飘飘的,有如置身仙境…

  清晨的曙光和着微风,迫不及待的穿透过窗前。

  安薪小心翼翼地开莫斐的发丝,轻轻起身,生怕太过鲁的动作会疼她,他欣赏着她的清丽面孔,两排浓密如扇的睫和浅浅的酒窝,好一个令人怦然心动的天使。

  他一转身,莫斐便醒了。

  朦胧中,莫斐只感觉头疼,全身酸痛,还有…她没有穿衣服?她是在作梦吗?对!一定是梦!她闭上眼,似乎听到有人走动的声音,于是她睁开眼,想瞧个仔细。

  安薪已穿上衣服“你醒了?”

  莫斐瞠目结舌地看着他。

  天啊!想不到她真的失身于他了!怎么发生的?

  她努力回想着,宴会、很好喝的果汁,接下来…唉!她的头快爆炸了!她蹙起了眉,真是的,怎么会发展成这局面!

  “哪里不舒服?”安薪见她蹙眉,关心地问道。

  要告诉他她到瑞安的目的吗?不行!这可能会让她丢了两份工作!可是不告诉他也不行!一旦他知道真相,绝不会原谅她的,怎么办?莫斐的眉头蹙得更紧了。

  安薪知道莫斐醒了,以为她只是一时不能接受两人有了亲密关系罢了,他低头温柔的吻上她的眉心,不希望它蹙得太紧,那可是会有皱纹的。

  他正吻着她?!是真的吗?难道他也喜欢她?不!

  不对!是她在作梦!一定是!莫斐替自己找到好理由,想说服自己正在幻想。

  安薪见她眉头舒展,更确定她醒着。

  “现在精神多了吧?”安薪轻柔地说道。

  “嗯,我——”莫斐张开眼想说话,突然一只大手捂住她的,一张俊逸的脸出现在眼前,望着他深邃的眼眸,她惑了,把要说的话都进肚子了。

  “什么都不要说,我知道。”安薪用低沉的嗓音缓缓地说。

  都知道!什么意思?莫斐简直不然想,难道他已经知道她是卧底?!

  天呀!昨天她到底说了些什么?怎么办?莫斐想离开,但是安薪占据了她所有的能够移动的空间,况且她现在仍一丝不挂。

  她拉起毯子,整个人缩进毯子里,气极了!眼前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怎么了?”

  莫斐没有回答。

  安薪体贴的想到她也许是不习惯两人的亲密。

  半个小时后,他替她点了些餐点,然后依依不舍地说:“那么我去公司了,你就在饭店等我回来,知道吗?”

  他带着腹眷恋,起身走出房间。

  他一定知道她的身分了!否则为什么要她在饭店等他回来?莫斐强忍着头痛,穿上衣服,来回踱步思考。

  怎么办?怎么办?她的任务没完成,却暴了身分,还又把自己的清白给赔进去,天底下还有更惨的事吗?这会儿她可是哭无泪。

  她如果立刻辞去冠群的工作,至少还有瑞安的工作可以做,也不必担心一时之间完全没有收入,生活上不成问题;但如果辞去瑞安的工作,冠群可不一定会有空缺呀!

  JJWXCJJWXCJJWXC

  莫斐心情沉重的走进饭店,谁教她当初极力争取到台北出差,现在是后悔莫及。

  考虑再三,目前最好的办法,还是辞去冠群的工作较为妥当,莫斐走人公用电话亭,拿起话筒,按下一组熟悉的号码。

  “喂,请接江总。”听筒里传来保留音乐,莫斐根本无心欣赏,努力思索着要如何说明。

  “请问哪位?”江总的声音传来。

  莫斐略带颤抖地说:“江总,我是莫斐,事情已经发展到无法收拾的地步,我可以没办法帮您继续完成任务,瑞安也许已经知道我的身分。所以我…我很抱歉,我应该辞职以示负责。钱的方面,我会另外找时间退还给您。”她一口气说完该说的话,心里如释重负,怎知江总却不答应“可是…”

  她想继续说,对方却收线了。

  怎么办?江总不准她辞职,她该怎么办?总不能告诉江总她爱上了瑞安的老板,而且莫名其妙失身了吧,那多丢人。

  走出电话亭,莫斐忍着头痛四处逛,想着该如何说服江总。

  不知走了多久,她走进公园,找了张椅子坐下来休息。

  到底要如何说服江总让她辞职?经过昨晚,安薪似乎已经知道她是到瑞安卧底的。

  天色逐渐转暗,莫斐这才惊觉到天黑了,她看看手表“啊,已经快七点了!他一定会把我碎尸万断的,要赶快回去才行!”她想起安薪临出门前代的话。

  她站起身打算回饭店“咦?糟了!饭店在哪条路呀,要怎么回去?”

  莫斐刚才一直在想江总及安薪的问题,忽略了自己是个路痴,根本没有注意沿途经过哪些地方,是否有明显的标识或商店,现在她拼命回想从饭店到公园的路程,希望能有一丝丝记忆,但却徒劳无功。

  “怎么办呢?”她敲着自己的脑袋,努力想着“对了!我真笨,这时候应该要发挥嘴巴的功能啊!”事不宜迟,她马上找一个人来问路。

  莫斐拦住面而来的一名男子,红着脸低声问道:“对不起,请问旗鱼饭店怎么走?我才来两、三天而已,所以…“”重点有说就成了,总不好告诉人家说她迷路了,那多丢脸。

  “斐斐!是你吗?天啊!这么久没见面,你居然变漂亮了。”那男子一眼认出她,惊讶得张口喊着。“斐斐?”莫斐歪着头拼命想他是谁?最后还是放弃用想的“嗯…这位先生,我们是否见过面?”她仔细看看那一名男子“你很面喔!可是我想不太起来耶!”

  “救命啊!斐斐!你居然不认得我是谁?亏我还曾为你被那个胖子王毒打了一顿!唉!斐斐呀斐斐!你的记实在太差了。”男子频频摇头叹息。

  突然,莫斐像是想起了什么,指着那名男子的鼻子“啊!我想起来了,你是黄大哥嘛!怎样?你现在过得好不好?”原来是从前的邻居黄冠群。

  “还不错,我和我老婆的哥哥合开了一间小鲍司,偶尔替公司出差,其余时间都待在家里罗。”

  莫斐惊讶地张大眼“黄大哥,你结婚了啦。怎么都没有通知我们?”真没想到他竟然已经结婚了!

  “今年初才结婚的,你大嫂现在都已经怀孕七个月了呢!”说到老婆,黄冠群一脸甜蜜幸福。

  “真的!那我岂不是快做阿姨了?改天一定要去探望大嫂。”

  “对了,你怎么会到高雄来?”黄冠群问道。

  遇上老邻居,莫斐兴奋得忘记她正在问路,现在他一提起,她又开始烦恼了,等会儿要怎么跟安薪解释呢?

  黄冠群见她不语,关心地问:“斐斐,在想什么?”

  “喔!没什么,我是出差来高雄,现在住在旗鱼饭店,我…我迷路了。”

  黄冠群不解道:“旗鱼饭店?拜托!斐斐,你到底在说什么旗鱼饭店,应该是旗津饭店吧!数一数二的五星级观光饭店,你都能说成是旗鱼饭店,可见你的老毛病比以前更严重了。”唉,看来斐斐还是一样胡涂。

  莫斐听黄冠群这么一解释才知道,原来她是住在旗津饭店,怪不得她老觉得一间这么气派宏伟的饭店,怎么会取那么奇怪的名字,她还以为是为了吸引顾客上门呢!

  “好嘛!避他是旗鱼饭店还是旗津饭店,到底怎么走?”她只好绯红着脸强词夺理了!

  “看你这副样子…”黄冠群上下打量莫斐。“算你好运,我看我还是好人做到底,护送你回去好了,否则…我真不敢想像。”

  “好呀!沿途还可以聊聊天。”

  说实在的话,以莫斐现在失魂落魄的样子,只怕他告诉她怎么走,她也记不清,黄冠群只好充当护花使者送她回去,这样比较安心。

  JJWXCJJWXCJJWXC

  安薪一早到公司,带着怀相思,非常努力认真的处理公文,打算在中午前结束,他就可以回饭店陪莫斐,一想到她,他马上振作精神处理事务。

  回到饭店,安薪急忙打开房门喊着“莫斐!”

  咦?没人?

  他拿起电话询问饭店,她出去有没有代。他匆忙跑到沿,寻找她的行李!幸好还在!至少她还没走,他稍稍放下心。

  但是,她到底去哪里了?不是说好了要她待在饭店吗?安薪决定要等莫斐回来。

  一点、两点、三点、四点…每隔一个小时,安薪就走到窗边,望着楼下大门处。

  他越等越心急,最后干脆直接站在窗边等,双眼一刻不离地直直盯着楼下大门处,他希望能在莫斐回来时立刻见到她。

  果然!他确实见到她回来了。

  不!应该是他确实见到他们回来了。

  莫斐挽着那男人的手臂,举止亲密,有说有笑,好像他是她的丈夫似的,那男人摸着她的手、她的头,偶尔还点点她的鼻子,好像在疼惜子似的。

  安薪气愤极了,他等了她一个下午,她竟然跑去约会!还把男人带回来,难道她忘了他说的话?还是她看准他不会那么早回来?他转身移到沙发。

  电话铃声也来凑热闹。

  “喂!”安薪气愤地拿起话筒。

  “薪儿,是你吗?”安爸爸按照江老的指示与安薪联络,虽然他不解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他相信江老一定有他的道理。

  “爸爸?”

  “薪儿,莫斐是冠群派来了,你知道我的意思,就这样。”安爸爸说完就收了线。

  果然是老爸、老妈搞的鬼!安薪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挂上话筒,他气急败坏的丢下手中的酒杯,杯醋意和愤怒,重重地往沙发上坐下,他考虑着该怎么办?

  接着一个念头闪过他的脑海,他决定了!

  此刻的安薪不再温柔,房内似乎也充了诡谲的气氛。

  房门也终于打开了。

  一股酒气立即充斥莫斐鼻内,看到安薪铁着一张脸,她随即收起笑容,战战兢兢地走进去。

  “我回来了!这是我以前的邻居,黄冠群,他是我的老板,安薪。”她勉强挤出一点笑容,和安薪打个招呼并且介绍着。她在心里吁了口气,幸好有黄大哥陪她回来。

  安薪和黄冠群同时伸手相握“你好!”安薪面色凝重地用力握住黄冠群的手,黄冠群则感受到安薪握手的力道,知道他是在吃醋莫斐和他一道回来。

  “我已把斐斐送回来了,我也该走了。”黄冠群识相地说着。

  莫斐不安地道:“黄大哥,我送你。”她立即跑到门口,拉着黄冠群。

  安薪看着他们俩的模样,气得直往心里怀疑他们的关系,很想捧黄冠群几拳,看他还敢不敢无视他的存在。

  走出门外,黄冠群在莫斐耳边低语“斐斐,我觉得你的老板可能对你有意思,你自己要小心喔!”

  混蛋!难道黄冠群是故意做给我看的?还是不懂得我刚才的意思?安薪越看越生气,忍不住心中骂起来,他们竟然敢在他面前卿卿我我!

  “不可能啦!他都快炒我鱿鱼了,怎么可能?”莫斐努力思索黄冠群的话,想找出答案,左思右想一番之后,她发现虽然她很希望黄冠群说的是真的,但是以目前他老是出状况的情形来研判,应该是不太可能。

  “不然你等着看吧!澳天有空联络一下,就这样,拜拜。”

  莫斐看着黄冠群离开的身影,失神的想着怎么可能?一定是黄大哥多心了。

  “今天还好吧?”莫斐一踏入房间,立即传来安薪的问候。

  “还好。”莫斐暗想,还好他没问她去了哪里。

  “吃饭没?”安薪冷冷地道。

  “没有。”对喔!她都忘了,早上到现在都没吃,幸好他提醒,他还体贴的嘛!莫斐不自觉地在心中称赞起安薪。

  安薪酸溜溜地说:“没有?我以为你已经餐一顿后才晓得回来呢?”

  “为什么?”莫斐隐约感觉安薪的口气怪怪的。

  “今晚你想吃什么?”

  “随你作主。”莫斐道。

  安薪不发一语,迳自走出房间,莫斐赶紧跟上。

  来到楼下餐厅,安薪迳自决定所有的餐点。两人默默吃完后,才回到房间。

  沉闷的气氛维持了许久。

  安薪假装阅读文件,其实他始终注意着莫斐的行动,看她整理行李,难道是急着回台北?又是她和黄冠群有约?

  莫斐完全无视于他的存在,令安薪气愤极了,他心里开始算计着要如何修理她。

  终于,莫斐睡着了。

  安薪站起来,走到她身边,凝视她好一会儿,心中百感集。

  该处罚的还是要处罚!他的心被恨意,或者说是醋意占据,他轻轻的拉起毯子,躺近她身,开始对她上下其手,也不管她愿不愿意,便强占了她。

  完事后,安薪起身迅速穿上衣服,好像没发生任何事似的,坐回沙发,继续阅读文件。

  莫斐被他的暴举动惊醒了,事后她蜷缩在上哭泣,无法想像安薪为什么要如此对她,难道就为了她晚归?为了她没有等他?为了她…她想不出还有其他的原因。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最起码她有权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他羞辱。

  “这是晚餐。”安薪冷冷地道。

  莫斐讶然地吼道:“晚餐?这是什么鬼理由!”太说不过去了嘛!

  “没错!就是晚餐!是你自己要我‘作主’不是吗?”

  安薪坚持自己的说法。

  “我是有这么说过,但这并不表示你可以对我做这种变态的行为!”

  安薪故意装得不以为然地说:“你认为这是变态的行为?”其实他自己也认同她的想法,只是现在情况不同,他必须惩罚她的背叛,这是她自找的,所以他认为自己这么做并没有错。

  “没错!”莫斐愤怒地回答。

  安薪无所谓地道:“你未免太小题大作了吧!这种事情在商场上是司空见惯,更谈不上是变态的行为。而且你还不是和别的男人在公共场所眉来眼去,动手动脚,这样就不是变态的行为吗?”他的语气又开始有点酸溜溜,可是莫斐只顾着生气,根本没有听出来。

  莫斐表情一僵,然后有点心虚地说:“你说什么我听不懂。”难道安薪跟踪她!

  安薪缓缓地说道:“怎么?承认了?”他凌厉地盯着她。

  “你简直不可理喻!”莫斐委屈地叫着,即使知道了她的身分,他也不应该这样对她!

  “如果我不可理喻的话,那你就放不羁!”死女人,给你机会,你居然还死不认错。

  “就算我放不羁,你也管不着!”莫斐很生气,他凭什么管她!

  安薪决定彻底摊牌,不再和这没头脑的女人多说废话,他站起来走向她“如果和我无关,我也管不着吗?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才甘心?”

  天啊,他知道了!怎么办?

  “对他解释清楚,让他知道你的心意,让他知道你爱他!”心中有个声音说。

  另一个声音却在脑子里反驳“不能说!说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而且你还不知道他的心意,所以绝不能说!”

  莫斐一时语

  安薪冷酷地说:“卧底的滋味不错吧?”他盯着一脸震惊的她。

  莫斐羞愧地低下头,豆大的凉珠也滚落面颊,她讷讷地说:“江总要我探查瑞安内部的情报,我想辞职,可是他又不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我…”说到这里,她已泣不成声。

  安薪冷笑,心想江总派莫斐来真是失策啊!果然是个藏不住秘密的小女人,心里有什么话,一紧张就直话直说了。

  他盯着蜷缩在角的莫斐,她的脸色苍白,拼命擦眼泪,他的一颗心又逐渐被软化了。

  看她的模样似乎也不愿意到瑞安卧底,至少这几天来她还没有真正的接触到工作内容,应该不至于对瑞安造成什么伤害吧!原谅她吧!安薪想。

  他拍拍莫斐的肩头,语气平缓地说道:“卧底的滋味很难受是不是?”他突然想到,可许可以说服她反过来替瑞安搜集些材料。

  莫斐哭泣地答道:“嗯。”她感受到安薪的语气似乎没那么冷酷了,稍稍感到安心些。

  安薪戏地说:“那就别哭了,再哭下去你会变成‘葡萄酒’的。”他的嘴角不泛起淡淡的笑意。

  “讲,哪有人这样形容的!”莫斐略带撒娇地道。

  “当然是‘葡萄酒’,拼命‘紫眼泪’,待会淹一地,不就是‘葡萄酒’了。”

  莫斐双手遮住脸颊,惊讶地道:“你是说…我的脸上的妆都花了?”她赶忙把“紫眼泪”擦干“这样还好吧?”

  安薪诚实地说“好多了,起码不是大花脸。”

  莫斐低下头,支支吾吾地小声说:“我…我想和你谈谈。”还是告诉他她的决定好了“你知道的,冠群的事情,所以…”

  “不准!我不准!”安薪以为莫斐要辞去瑞安的工作,回到冠群,于是心急的打断她的话。

  “为什么?”莫斐有些着急,难道安薪要辞退她?

  “为了给你赎罪的机会?”安薪原本还考虑着要怎么说服莫斐,现在她正好是自投罗网,顺了他的意。

  莫斐不解地问:“赎罪的机会?”她还是不懂。

  安薪理所当然地道出他的想法“既然你把我们公司的事情报告给冠群,我想你也应该告诉我一些冠群的事,合理吧!”

  莫斐思忖着,这些话一时之间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又好像没有道理,她似懂非懂地说:“你是说…要我反卧底?”

  莫斐看到安薪坚定的点头,惊讶他原来是要她把冠群的机密告诉他。

  两方面都想得到对方的机密,她夹在中间,这样也不是,那样也不是,这该如何是好?

  她直觉回答“不,我不要。”

  安薪语气平静“我知道你很为难,不过谁教你要到瑞安卧底,其实我要求的并不多,只要你能全力为瑞安工作,而且只要告诉我两件关于冠群的事,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他靠坐房内沙发上,好像很有把握似地看着莫斐。

  安薪自认为他的条件优越。如果莫斐再不答应,那她可真是笨到极点了。

  莫斐原本乌黑发亮的眼睛变成近乎灰色似的,一只手撑着下巴努力思考着,如果真的把冠群的事告诉他,那么冠群那边怎么代?她还是一样要做两份工作,还是一样要提心吊胆过日子,这样也不好,那样也不好,到底怎么办才好?

  “我会考虑,过几天再答覆你。”

  果然是莫斐的一贯作风——能拖就拖。

  “好,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一定要答覆我。”

  莫斐点点头,三天就三天吧,起码有时间可以处理一些事。
上一章   卧底新娘   下一章 ( → )
欺心恶夫惹慾狂君顽劣莽君宠爱牡羊女人医败涂地宠爱牧羊女人爱情无限大恋爱n次方失恋微积分偷香烈君
热巴小说网与国内各大小说网站独家合作,提供海量的免费小说和全本小说,本页面为会员竹本木子精心整理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卧底新娘》最新章节: 第五章,供广大网友免费在线下载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