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卧底新娘》最新章节: 第六章
热巴小说网
热巴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热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卧底新娘  作者:竹本木子 书号:8223  时间:2017-1-27  字数:12967 
上一章   第六章    下一章 ( → )
  安薪打开大门,和莫斐一起穿过院子。

  安薪严肃的提醒莫斐“等会儿记得早点回去,别和他们罗唆太多,知道吗?目前为止,他只希望一切顺其自然。

  “嗯!”还没进门,他就急着赶她回家。

  走到主屋门口,安薪和莫斐还没有任何动作,那扇精美的门却自动打了开来。

  “真是你们回来了啊!难怪爱爱兴奋成这样。”安妈妈亲切的声音立时传出,替愣在当场的两人解开疑问。

  “安伯母、安伯父,我来接爱爱回家了。”

  安妈妈拉着莫斐进屋“不急,先进来坐坐。”今天早上儿子打电话回来报告情况之后,安爸爸和安妈妈就盼望着他们回来,等得快死死了。

  安妈妈又回头看一眼莫斐“怎么不多玩几天?”现在媳妇比较重要,儿子先丢一边吧。

  安妈妈硬拉着莫斐一起坐下来,安爸爸则优闲的抱着爱爱,安薪也关上门跟上他们。

  虽然安薪被忘在一边,可是他并没有太大的失落感,只觉得有一份莫名的温馨爬上心头。

  “安伯父、安伯母,谢谢你们替我照顾爱爱。”莫斐想抱回爱爱,可是爱爱只在安爸爸大腿上看着她,完全没有要下来的意思,叛徒!你给我记住,回家再和你算帐!

  莫斐瞪了眼爱爱。

  “什么话!爱爱待在这里真好。”

  安薪走到沙发后面,弯下身双手分别搭在父母肩上“爸,妈,我们刚回来,也该让莫斐回去休息,难道你们要把好累死才甘心。”他原本希望顺便抱起爱爱交给莫斐,谁知爱爱竟一溜烟钻进安爸爸身旁的沙发隙。

  安爸爸和安妈妈转头看着安薪,安妈妈不服气地说:“这是什么话,只是聊几句都不行,好吧!那么你们先上楼休息,有话明天再说。”

  安爸爸也看出安薪的意图,一只手直护着爱爱。

  安爸爸和安妈妈又转回头看着莫斐,示意他们俩上楼休息。

  莫斐双手直摇,赶忙回答道:“不必了!我还是先带爱爱回家,改天再来拜访吧!”她心里对于爱爱的表现感到生气。

  安爸爸慈祥地说道:“回去也没事做,不如今天留下来,也好多陪陪我们。”其实他心里是打定主意要莫斐留下来,所以,他把爱爱护在身侧,让任何人都没有机会抱走它。

  安薪和莫斐齐声说道:“这不好吧!”

  安爸爸反驳“有什么不好,就这样决定了!”

  安妈妈起身把莫斐推到楼梯口,看着安薪“薪儿,你就带莫斐上楼吧。”

  “说得也是。”安爸爸附和着,爱爱是留下莫斐的最佳王牌,当然要好好保护,况且这样才有多些时间可以打点一切。

  “可是…”莫斐依旧迟疑着,更强忍住对爱爱的怒气,想要带走爱爱。

  只是爱爱仍旧无动于衷,窝得温暖得很呢!

  安薪口头上坚持着要莫斐走,其实心里也不希望她离开。眼前的情况,正好让他展现绅士风度,他走到楼梯边,引领着莫斐上楼。

  安爸爸和安妈妈看着他们相偕上楼,心里踏实多了。

  转过楼梯角后,安薪回头轻声说道:“你还是睡上次这间房间,”然后他又不忘嘱咐着“记得,如果要洗澡,一定要先打开窗户,别又昏倒了。”

  莫斐涨红了脸,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拉开门走进房。

  JJWXCJJWXCJJWXC

  莫斐站在江总桌前说明来意。

  江总抬起头来看着莫斐“不行!我不答应,我说过会派人去支持你,你为什么还要辞职?”老爸果然料事如神!他真是佩服。

  “江总,非常抱歉,现在不管有没有人支援,瑞安已经知道我是去卧底的,所以…所以我不得不辞职。”

  “即使被发现了,你只要回来上班就成了,何必辞职?这太说不过去了。”如果说瑞安知道她的底细,那么应该是瑞安要她走路才对,要辞职也应该辞去瑞安的工作,怎么她却要辞去冠群的工作,太说不过去了,难道其中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内幕。

  “我…”莫斐当然说不出口,只好撒了个谎“我最近实在太累了,所以想到国外玩一阵子,我想公司不可能让我放那么长的假,只好辞职了。”

  这莫斐怎么抢了他的台词呢?江总语气玩味的问道:“出国?你想去哪里?”这阵子老爸总是算得准准的,原来老爸也有不准的时候!

  “我…”莫斐思索着,她怎么知道要去哪里,胡乱说的话江总竟也相信“我想去澳洲。”澳洲的无尾熊最可爱了,如果有机会的话,她还真想去呢!

  江总笑嘻嘻地说:“这样好了,你到雪梨分公司出差,顺便散散心如何?一个月之内,如果你能替公司签到一纸合约,出国期间的费用就全由公司支付,之前所拿的酬劳也不必归还公司。”

  嗯!老爸果然是高招!反正莫斐的卧底身份暴了,如果她愿意正好可以避风头,一切都安排得巧妙,况且老爸还不忘之以利,这样就可以让莫斐进退两难,不去廿王不行,只是为什么个假合约让她去签?难道是她得罪老爸?

  该死!为什么又是出差?莫斐忿忿的思索着,出差已经把她害惨了,她怎么老碰到这种事?这次会不会又有阴谋?会不会有危险?

  当初如果不是因为出差卧底的酬劳优渥,她也不会极力争取这份毫不熟悉的工作,做了之后才发现一点都不好玩,还是辞职比较好,不过如果能去雪梨也不错,费用全由公司负担,之前收的钱也不必还…嗯,等签了后再辞职也不迟。

  “可以,不过签约后我还是要辞职。”莫斐终于下定决心。

  江总敷衍地低头窃笑道:“到时候再说。”

  JJWXCJJWXCJJWXC

  就这样,莫斐暂时没有辞职,回到新竹家中。

  她抱着爱爱想着,如果能出国走一走也不错呀!既然冠群要她到雪梨签约,那么她可以先到雪梨签约,再辞掉冠群的职务,最后回瑞安上班,这样一来又能免费出国,又能辞职,不能安心到瑞安上班,多圆。总起来老天爷还是很眷顾她的,让她顺利摆平所有的问题。

  莫斐佩服自己的智商超高,解决事情能力一

  莫男怀疑的拉开嗓门问道:“姐,你怎么会在上班时间回来?”

  “公司有事。”莫斐平静地说着,好像事不关己。

  “你也真是的,上个班还两边跑,不如直接留下来,别回去了。”莫男忍不住抱怨着,顺便把背包甩在上,坐下来。

  “我马上就可以正常上固定班了。”

  “什么意思?”莫男一脸狐疑,心里的问号。看看姐姐面无表情,她实在猜不透她到底在搞啥飞机。

  因为当初莫斐只说公司派她到台北出差,因此家人并不知道她到台北做卧底。

  “公司要我到雪梨签约,回国后我便到台北上班。”

  “姐,不要去雪梨啊!你的英文很烂…”莫男看见老姐些微生气的表情,马上接着说:“况且爸妈一定不希望你去雪梨。”这可真是一贴重药,爸妈的话可是圣旨呢!“你怎么不回新竹上班?这样我也不会那么无聊,为什么一定要到台北上班嘛!”

  “省得被妈着相亲呀!”莫斐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心中却有一丝心虚,为什么?她也不知道。

  “可是…”老姐说得好像有理的,可是莫男总得怪怪的。

  “哎呀!别老是你问我答,说些你的事情让我听听。”

  莫男嘟着嘴“我?最近也开始被着相亲了。”

  “这么快?!你才十八岁,又还没毕业,爸妈就开始行动了!”莫斐讶异于父母的心急,马上就把主意打到莫男身上了。

  莫男涨红了脸,撒娇地责怪姐姐道:“都怪你啦!现在我老是相亲,都没机会多和朋友交往了。”

  莫斐也有同感“想不到我们姐妹有相同的问题。”

  她放下爱爱,让它到一旁玩耍。

  莫男眨了眨眼:“你是说相亲吗?”

  莫斐摇头自言自语“到底怎么回事?”她答非所问,心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

  莫男惊讶地道:“是你有心仪的对象了?”说完好连嘴巴都忘了合上。

  莫斐一脸茫然“也不算是,或许可能吧!我也不知道。”她想破头也想不通安薪和她的微妙关系,但一想到他,她就心跳加速。

  “我认识吗?他是谁?几岁?做什么的?英俊吗?他…”莫男把心里的问号化成一堆问题,只是问题还没有问完,便被莫斐打断。

  “喂!小表,你以为在做身家调查吗?”莫斐点着莫男的鼻子“现在八字都没有一撇呢,以后再说,还有,替我照顾爱爱几天,我会尽快回来。”

  “喔!”莫男点头。

  JJWXCJJWXCJJWXC

  终于回来了!走进瑞安企业,莫斐心里莫名得高兴。

  刚才跟同事打完招呼后,她心虚的接受大家的赞美,现在正站在安薪的办公室外。

  圣诞树?她居然是秘书?莫斐暗吃一惊!快乐心情顿时飞走一大半。

  华馥容没好气地问道:“你要找谁?”哼!想不到她竟然还没被炒鱿鱼!算她好运,以后再找机会修理她。

  莫斐回答“我要找董事长。”希望她不是那种会记仇的小人。

  华馥容板着一张冷脸“有没有事先预约?”哼!想见安薪?门儿都没有!

  “请你告诉董事长,莫斐找他。”这老处女分明是故意刁难!

  华腹容不以为然地说:“没有事先预允就不能见董事长。”莫斐又怎样?管你是谁,就是不让你进去,你能奈我何?

  莫斐放大音量询问着“难道自己公司的员工也一样?”哼!鲍报私仇的女人!狐假虎威的,好!再不放行,她也不跟她客气!莫斐在心里下定决心要和华馥容吵到底。

  “我又不认识你,谁知道你是不是员工。”华馥容依然故我,就是不让莫斐进办公室。

  “圣诞树!老花痴!你分明是公报私仇!’’莫斐生气地怒吼着,她的音量足以惊动方圆十公尺的人。

  “什么事?”对讲机里传来安薪的声音,显然莫斐的“无心的嘶吼”生效了。

  “安薪,是我!”

  安薪!?她居然直呼董事长的名字?!华馥容气得快吐血!

  “华秘书,让莫斐进来吧。”安薪透过对讲机吩咐着。

  “算你好狗运,进去吧!”华馥容不情愿地闪身放行。

  “老花痴,总有一天你会有报应的,”莫斐还不忘逞口舌之快,骂骂华馥容,也算是争心头之恨吧!

  莫斐立即进入办公室,不让华馥容有回嘴的机会。

  你给我记住!你就不要让我逮到机会,否则有你好受的!华馥容已经好好记下这笔帐了!

  “我反对!如果你出国,怎么到瑞安上班?我不是说过,只要你乖乖留在瑞安上班,这样就行了吗?”安薪一脸惊讶地看着莫斐,想不到这个女人白痴到这种地步!

  莫斐高兴万分的告诉安薪她要到雪梨签约一事,没想到他的反应竟是如此。

  可是等我回来,我就可以专心工作了,况且这笔订单的客户人很好。”莫斐试图解释,只要给她几天的时间就好了。

  “如果真是这么简单,随便找个人就可以,伺必找你?”人家说什么她就信什么,她脑袋里到底装些什么。

  “江总说顺便让我去散散心,顺便…”

  安薪打断莫斐的话,吼道:“顺便把你送给客户!”想不到世界上竟然有这种蠢女人!蠢到可以列入稀有品种!

  “什么叫把我送给客户?你当我是什么?只是签约嘛!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说得那在严重做什么?而且我有那么笨吗?我会笨到连这点小事也做不好吗?”

  莫斐忿忿地想着,他未免太小看她了,把她看得比一张纸还要薄,这种难得的机会大家都想要嘛,只是由她争得。

  这女人!都快被卖掉了还浑然不知,还能够找出一堆不成理的理由,他明明是关心,还是要被认为是瞧不起她,居然会有人找她这种笨角色来当卧底!不过也还好是她,公司的损失并不大,这倒还值得庆幸,其他…好像…总之,这女人一无可取!这是安薪最后的结论。

  他怒吼道:“好!你去!到时候有问题,我看你怎么办!”反正说了也没用,他心里已经有另外的打算。

  “我就偏要去,谁怕谁!”莫斐甩上门离开,连华馥容也没多看一眼,她快被他那藐视的态度气死了!她决定要签好合约回来,让安薪知道她并非一无是处。

  华馥容在办公室外面,全数接收安薪和莫斐的谈话。看着莫斐怒气冲冲地走人,她心里升起报复的怒火,想不到这么快又有机会算帐。

  就让那个白痴女人去自投罗网吧!

  JJWXCJJWXCJJWXC

  哪来的危险?都是安薪胡言语!害她以为这是一趟危险之旅。莫斐对于此行再三研究过,承认自己除了英文差了一点外,其余都好得没话说,至于危险,根本没有!

  飞机总算抵达雪梨,莫斐住进达令港的饭店,放下行李,心情逐渐放松。

  “现在先轻松一下,明天一早就去签约。”

  于是莫斐来到雪梨塔观景台,俯瞰雪梨夜景,惴惴不安的心情一扫而空。

  翌,莫斐看一眼天空变幻的云朵,看来似乎是要下雨了,那么等一下要赶快让客户签约才行!她立即加快走向客户住的饭店。

  果不其然,莫斐前脚才踏进饭店,跟着雨滴就倾而下。幸好!这场雨应该一下子就会停。她庆幸自己现在刚好可以避难,而忽略了这或许时老天爷的暗示,继续的往客户房间走去。

  半晌后,莫斐已在客户的饭店房间内。

  首度与老外面对面的谈话,紧张的心情自然不在话下,只听他不知在说些什么,大概是介绍他自己怠!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快签合约。

  莫斐拿出笔和合约,希望他赶快签,偏偏他说了一堆英文,让她当场傻眼。

  哼!都是安薪害的!她气得忘了自己的英文破得可以,这下可好,她完全听不懂。

  签约就对了嘛!还说一堆废话,难道他存心考验她的智慧?

  他似乎正等待着她的回答,见她没开口,他又说了一次。“‘马蕊’?”莫斐听到这两个字,不解的看着他。

  只见他拼命点头。

  她说对了什么是不是?但这是什么意思啊?签约和“马蕊”有什么关系?合约上有“马蕊”这条吗?“马蕊”是什么,是哪位小姐吗?难道他要她帮他找马蕊小姐?要找人还不简单,找征信社就成了。

  她下定决心地说:“OK!”反正帮他找到马蕊小姐就好了,那有什么困难。

  “0K?”他怀疑的重复莫斐的话。

  她更加信心坚定地回答“我OK,你OK。”她也不是省油的灯,想找马蕊小姐,那简单!

  老外终于签了字,莫斐也签了字,一切搞定!

  所以呢,签约有什么难,就凭她的办事能力,三两下就解决了!这么简单的事情,竟然没人要来!那些人真是笨得可以了!

  莫斐走出饭店,实在想为自己的好运大声欢呼,她发现还在下雨,她决定沿着走廊慢慢的走回去,顺便还可以等雨停。

  于是,莫斐在走廊上优闲的晃着,但雨势似乎没有歇的迹象,依旧大而滂沱。

  啊!怎么办?都已经快到饭店了!只剩那么几步路…管他的!直接跑回去好了!

  JJWXCJJWXCJJWXC

  莫斐跑到饭店走廊下时,已是浑身透,她抚着气,似乎是太久没运动了,只跑了这么点路居然也会累,还是快回房间洗个热水澡吧!

  回到房间,莫斐丢下合约进浴室,放了热水,泡了个舒畅后才走出浴室。

  穿上衣服,莫斐顺手拉起她的洋装裙摆大跳华尔滋。

  “耶!摆平了!前后只花了十分钟!十分钟而已,谁能比我有效率?!如果不是英文差一点,根本不需要十分钟,可能三分钟就OK了!接下来我去向征信社就成了!”

  她转得累死了,于是仰躺下来体息,双眼盯着天花板上的美术灯,亮晶晶的和着七彩光芒,闪闪烁烁,好像天上的星星般。

  “真美对吗?”她不自言自语。

  她在过半数反对声中,选择出国签约,现在合约签到手了。她自然是看什么都美,心情更是好得没话说,几乎要飞上云端了。

  “叩叩!”

  有人敲门,会是谁呢?打扰她的兴致,真煞风景!

  打开门后,莫斐吓了一跳“你来做什么?!”为什么是安薪,不请自来的家伙。

  她挡住房门,不想让安薪进来,他狡猾的用力挤进门内。

  “我来向你报告最新消息?”你会有什么最新消息!

  哼!

  “是有点关系JACKSON。”

  莫斐依旧纳闷“JACKSoN?”JACKSON是谁呀?她不认识什么JACKsON呀!难道是那个老外?!果然没错!

  她竟笨到连和准签约都不知道!

  “JAcKsoN就是要和你签约的人,要他签约的条件是得有一位东方女子嫁给他,希望你别笨到和他签下合约,那可是会把自己卖掉的。”

  莫斐开始有些怀疑“嫁给他他才肯签约?”不是找马蕊小姐吗?该不会是安薪骗她吧,否则江总怎么没提起这件事?说得真离谱。

  安薪慎重其事地说:“没事!你可别告诉我你和JACKSoN真签约了?”

  莫斐喃喃地说:“嫁给他…”她一脸的怅惘与懊悔。

  “你该不会真签了吧?!”该死的笨女人!懊快不快,该慢不慢的,每次都搞不清楚状况“合约拿来给我看!”

  安薪想不到他急着赶来,还是慢了一步。

  可是合约上没有这一条啊?怎么英名其妙的变成要嫁给他?而且都没有人告诉她,她甚至还特的请教过人家那合约的内容的,莫斐呆若木的站在原地。

  “还站着做什么!合约拿来给我看!”他愤然吼道。

  “喔,在这里!”莫斐终于回神了,立即找到合约交给安薪。

  “合约怎么了?”接下合约,安薪一面问一面研究着,希望能想出挽回的办法。

  “刚才我淋雨回来,所以…”的有关系吗?吹干就好了嘛!

  果然有这条附注,那么似乎没有任何转圈余地了。

  当初就是因为这条附注不合理,他才决定放弃争取这份合约的,想不到这笨女人真的签了字,现在只好赔钱了事了。不过他得先骗骗这笨女人,让她受点教育,于是安薪似装摇头叹息。

  “不可能啊!我明明研究过内容的!”莫斐看到安薪摇头,立即意会到表示没希望,她一定要嫁给JACKS0N。

  可是究竟她为什么要嫁给JACKSON?

  “你有研究过内容?那这项附注是什么意思?上头说签约者必须与JACKSON结婚。”他实在不懂,为什么到这时候莫斐还死要面子。

  “附注?没有附注啊?”莫斐凑近安薪,往他手上的合约一看,确确实实有一条。“这是什么时候多出来的?”之前她看过合约内容,但并有没有注意到这条附注,她实想不通为什么会突然跑出来,虽然她的英文烂了点,不过这么简单的两个英文字她懂啊!

  “唉,没办法!看来你只好嫁给JACKSON了!”谁教你老出状况,今天一定吓吓你才行。

  “我不要…”安薪竟然见死不救!太没义气,太没道德,太没良好,太…莫斐已经泫然泣了。

  “恐怕你不要也不行。”安薪在心里窃喜,哈哈!害怕了吧!

  “我不管!你要替我摆子!否则…否则…”突然!灵机一动,越说脸越红。

  “否则怎样?”安薪好奇莫斐想说什么,合约都已经签了,除了陪钱之外,她还能有其他解决之途吗?

  “否则我们结婚,对,假结婚!”起码安薪比JACKSON英俊多了,要沟通也容易。

  安薪摇头道:“我才不要!”太荒谬了,亏她想得出来。

  “我不管!”她一定要说服安薪假结婚。

  “是你签约的,又不是我。”安薪真搞不懂,莫斐居然一定要嫁给他。

  “可是我宁可嫁给你,至少我们比较,而且JAcKS0N和我只见过一次面,要嫁给他不是很奇怪吗?我甚至连他是哪一国的人都不知道,对他的一切一无所知,这比要亲还惨,难道你愿意见到自己的同胞身处水深火热之中?”莫斐把自己说得很可怜,把安薪说得很伟大。

  哪有女人硬要嫁给只认识几天的男人的,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这未免有点强人所难!安薪再次摇头道:

  “我不要!”谁要假结婚,既然要结婚,就是要和自己喜爱的人结婚,哪有假结婚这件事。

  莫斐拉住他的手“对!我们现在就去办理结婚手续!”她果然是一分一秒都不耽搁。

  “你是在向我求婚吗?”安薪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

  莫斐纠正他的话“不是求婚,是假结婚,以后再离婚就可以了,反正也没人知道。”

  这种话也只有她说得出来!“不行!我要走了。”

  没有人知道?!才怪,起码天知、地知、我知,你知。

  安薪的脑子已经有些混乱了。

  “你说什么?!”她还以为他是个好人,想不到他竟然真的见死不救!“我不管!我一定要嫁给你!”莫斐说完后,泪珠滚滚滑落,靠着安薪的泣。

  安薪原本想替莫斐花钱消灾,结果莫斐坚持一定要嫁给他,而且还拿出女人的最佳武器——眼泪,一时之间,他只好点头,等着以后离婚就是了。

  二话不说,既然安薪点头答应了,莫斐马上破涕为笑,搂着他的手臂“走!现在我们就去结婚。”安薪惊讶地说:“现在?”

  “对!快点!”莫斐拖着安薪走出房间。

  JJWXCJJWXCJJWXC

  宁静绚丽的港湾夜,夜晚的雪梨歌剧院在灯光照映下更显风情万种。

  安薪看着眼前的美景,脑袋烘烘的想着,当初莫斐要前来雪梨时,他就曾经提醒莫斐,他一处理完公司的事务赶到雪梨,莫斐已经把她自己送给客户,而她为了救自己,竟和他假结婚,奇怪的是他居然也莫名其妙的和莫斐结婚了。

  他们已经结婚了?!他感到惊愕莫名。

  安薪只知道胡涂的被莫斐拉出饭店,然后两人走进一家珠宝店,买了两枚戒指,还是由他付帐呢!接着又被她拉到教堂,听一个说了一堆,然后他替她戴上戒指,接着换她替他戴上戒指,然一吻之后就OK了。

  这到底算结婚了吗?安薪心想。

  莫斐看着眼前美景,茫然地说着“真谢谢你和我结婚,放心好了,我不会死赖着你的。”说这番话时,她的心里有些矛盾的感觉“等我和JACKSON说明白后,我们就可以离婚了。”这会儿她心里的失落感更浓了。

  离婚?!安薪惊愕的想着,为什么听到这话,心里仿佛缺了一角?

  “我会找JACKSON说明的。”莫斐道。

  安爸爸听着电话,脸惊讶“真的?!”他脸上的惊讶转为笑容,而且越来越扩大“好!真是谢谢你!”

  一见安爸爸挂上电话,安妈妈立即纳闷的问道:“是谁打来的?”瞧他知得那么开心该有好事和她分享的。

  安爸爸故作神秘地说:“征信社打来的。”

  自从安爸爸接到莫斐的资料之后,便托征信社调查莫斐,所以对于莫斐的行踪可是一清二楚的,当然包括她与儿子两人制级的部分。

  “什么事?”安妈妈看安爸爸笑得好奇怪,因为他从未有过这种奇怪的笑容。

  “你儿子结婚了!”安爸爸笑容依旧。

  安妈妈惊疑道:“薪儿结婚了?!你在开玩笑吧?”

  “他和莫斐到雪梨秘密结婚了。”

  安爸爸不知道的是,是莫斐硬拉着安薪办结婚手续,而且还是假结婚。

  安妈妈惊讶极了“真的?!那么我们应该赶快到莫斐家提亲!”

  “当然,不过得先以电话联络一下,毕竟是薪儿拐了人家宝贝女儿。”

  安爸爸拿出上面的资料袋,找出莫斐家的电话,和她的父母简短说明事情的原由,当然,上加两人出差高雄的采部分是完全省略,只说他们俩到雪梨秘密结婚,并且连声抱歉,向莫氏夫妇说对不起。最后终于听到安爸爸重其事的说“好的,我们明天早上起程,明天见”

  安妈妈紧张的问道:“怎么样?”

  “明天早上到新竹找莫斐的父母,再详谈细节。”

  “肯谈就好。”安妈妈紧张的心情终于放松一点。

  反正生米已经煮成饭,接下来只要补办场婚礼。

  JJWXCJJWXCJJWXC

  莫斐进房后,JAcKSON立即关上房门,并开始宽衣解带。

  这举动把莫斐吓坏了,她连忙指着手指上的戒指,试图告诉他她已经结婚了。

  JAcKSON笑着回答“YEs!YEs!”原来她连戒指都自己戴好了,真是自动,江老果然守信。

  莫斐面无血地喊着“NO!N0!”边说还边拼命摇晃着双手。

  “都还没开始就已经成这样,有意思。”JACKSON心想。

  莫斐跟看着JACKSON越来越靠近,他全身上下只剩下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感内,她后悔要求“老公”安薪和她一起来,就凭她的“简易英文”怎么和JACKSON沟通?

  她惊恐的叫道:“马蕊!马蕊!”并再次指着手指上的戒指,希望你能够了解。

  “我OK,你0K!”JACKSON以不标准的国语加上标准的英语,重复莫斐签约时说过的话,表示他知道莫斐的来意。

  他一步步靠近莫斐,脸上出色的笑容,将莫斐拉进怀里。

  莫斐张大口,努力息着“怎么办?”

  “叩叩!”有人敲门。

  “shit”JAckSON重重捶打沙发。

  莫斐感到巨大的压力离开她的身躯。

  JAcKSoN起身穿上衣服,前去开门。

  “WHOAREYOU?”JACKSONG一脸狐疑地问道。

  “I’MHERHUSBAND。”安薪闪过JACKSON,迳自走入房间。

  莫斐一见到安薪,飞也似的投入他怀中,安薪也顺势拥抱着她,让她在怀里努力的哭,用力的哭。

  看到这种局势,JACKSON大约也了解了。

  莫斐哭够了,羞红着脸离开安薪的怀抱。

  三个人,不!是安薪和JACKSON两个人坐下来好好谈,莫斐则一旁闲晃。

  “搞不清楚到底是谁来出差?”她无聊的小声嘟囔着“不知道两个人在说些什么?”

  房里的盆载惨遭莫斐的荼毒,叶子一片片被她摘下,分尸得七零八落。

  “哈哈哈!”一会儿后,安薪和JACKS0N一起站起来两人相互握手,看来是达成协议了。

  接着安薪走到莫斐身边,在她耳边细语“该走了。”

  JJWXCJJWXCJJWXC

  解决完和JACKSON的签约的事,安薪和莫斐便去用餐。

  “你怎么会去找JACKSON?”莫斐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安薪会适时救了她?

  安薪神秘兮兮地说:“不告诉你。”就凭你的超烂英文,我当然会放心不下,只好亲自出马了。他于心里补充一句。

  “那么你到底和jACKSON说了什么?”莫斐还是好奇。

  安薪诡异的笑着“不告诉你,谁教你不多读点书,多增加一点气质。”

  呃?莫斐愣了愣,好耳的一句话。

  安薪见莫斐的样子觉得发笑,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初见面时她就是就这句话骂他,现在正好被他引用来回敬她。

  他笑笑说:“JACKSON虽然有些生气,不过我告诉他,我们会尽力替他物温柔婉约的东方女子,这样说,JACKSON也比较能够释怀了。”他的嘴角噙着一抹奇特的笑意。

  “可是要找谁呀?有谁肯?”莫斐很着急,要到哪里去找替死鬼?她拼命想着有谁适合,倒没有注意到安薪的改变。

  安薪挥挥手,不以为然地说:“只要偶尔个人给JACKSON看看就成了。”

  “啊!对了!你们门外那个‘圣诞树’倒适合的。”

  莫斐立刻想到态度恶劣的华馥容,正好可以推荐给JACKSON,还能让她报仇。

  “圣诞树?你是说华秘书?”安薪不为之一笑,因为他知道公司里的人都称华秘书为“花蝴蝶”至于“圣诞树”…似乎更贴切。

  “对呀!看她那副模样,就像急着结婚的花痴。”

  “你还在为上回的事生气吗?”安薪问道。

  “我才没那么小心眼!我只是提出一个适当的人选罢了!”莫斐有些心虚,竟然被安薪识破她的心思。

  “回去我再问问看她的意思。”安薪笑道。

  “对了!上回你说要我告诉你两件关于冠群的事,我现在要说了喔!第一件就是我被冠群派至卧底的人,第二件是和JACKSON的签约内容。”

  “这是什么答案啊!如果不是因为我爸妈征信社调查你的住址,误打误撞之下知道你的身份,我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你是谁?至于JACKSON的事,我也是早有耳闻,所以瑞安根本不愿和JACKSON签约,所以不算!”

  莫斐啷着嘴,反驳他的说法“拜托!你又没有说你知道的都不算,现在才说,摆明了是骗人,伪君子!”

  她分明是强词夺理,既然是卧底,那当然要说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哪有用这种已经众人皆知的事来充数。安薪温柔的笑着说:“好吧!接下来你有何打算?”

  其实他原本就不打算勉强莫斐一定要说冠群的事,现在他只想和她趁着到国外的时间好好玩玩。

  莫斐嘟着嘴,气愤的回答:“不知道!”这么快就要离婚了!她的心情DOWN到了谷底。

  “要不要多玩几天?”既然来到雪梨,当然应该好好玩一玩。

  莫斐气呼呼地拔起手指上的戒指,放到安薪桌前。

  “戒指还你!”干嘛!事情一解决马上就要庆祝离婚了啊?有什么好庆祝的!无聊!

  莫斐曲解了安薪的意思。

  “你留着好了。”安薪好笑地把戒指到莫斐手中,他希望她留下戒指。他心想,怎么前一秒还好好的,下一秒就翻脸不认人,他还是闭嘴较好,省得扫到台风尾。
上一章   卧底新娘   下一章 ( → )
欺心恶夫惹慾狂君顽劣莽君宠爱牡羊女人医败涂地宠爱牧羊女人爱情无限大恋爱n次方失恋微积分偷香烈君
热巴小说网与国内各大小说网站独家合作,提供海量的免费小说和全本小说,本页面为会员竹本木子精心整理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卧底新娘》最新章节: 第六章,供广大网友免费在线下载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