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卧底新娘》最新章节: 第七章
热巴小说网
热巴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热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卧底新娘  作者:竹本木子 书号:8223  时间:2017-1-27  字数:10522 
上一章   第七章    下一章 ( → )
  安氏夫妇一大早就带着礼物,来到莫斐的新竹老家。

  见到莫氏夫妇后,四个人围坐客厅,爱爱则在他们脚边走来走去。

  莫氏夫妇听完安氏夫妇说明安家状况,又见安氏夫妇慈眉善目,为人和蔼,这令他们颇为放心莫斐嫁过去。

  安氏夫妇也能了解莫氏夫妇急切希望儿女结婚的心情。

  安爸爸语重心长地说:“等他们回来,一定要替他们补办结婚典礼,并且要先暂时…”安爸爸比了个保密的手势。大家一致点头同意。

  安妈妈询问莫氏夫妇“那么婚礼要办中式还是西式?”她希望是西式婚礼,但是总要尊重亲家的意见。

  莫爸爸思索了片刻后道:“西式好了,现在的年轻人都说什么西式婚礼比较浪漫,又有气氛。”

  莫妈妈也接着补充“是啊!现在的年轻人都崇尚西方文化,你们看,他们远渡重洋到雪梨结婚,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大家又点头。

  安爸爸询问莫氏夫妇“那么请问亲家准备好宴请哪些亲朋好友?”

  莫爸爸答道:“这两天我会列出亲戚名单,我们再联络。”

  “好的,那么就麻烦亲家了。”

  双方家长你一言我一语,达成共识。

  JJWXCJJWXCJJWXC

  会晤了莫氏夫妇后,安爸爸和安妈妈接下来要准备的事情可多着呢!况且已经取得莫氏夫妇的同意,趁着安薪和莫斐不在,两夫妇到神算子大师那里,让神算子大师把安薪和莫斐的生辰八字合批。

  安爸爸和安妈妈一脸期盼的表情“大师,怎么样?”

  “很好,只是…”神算子大师侧头摸着胡须。

  安爸爸紧张兮兮地问道:“只是什么?”既然很好,为什么又有“只是”?

  “将来生的小孩如果有龙凤胎要分开。”

  “你是说龙凤胎?”安爸爸听到这话真是又惊又喜。

  “切记!切记!”神算子大师抚须再三叮咛。

  安妈妈道:“将来生的小孩如果有龙凤胎要分开?这是什么意思?”偏偏神算子大师又不透玄机。

  天呀!龙凤胎!不正是双胞胎的意思…这可是大事啊!那么表示安薪会有两个小孩!安爸爸和安妈妈从没想到两人可以同时的一人抱一个孙子,这可是天大的喜事!

  无论如何一定要把莫斐娶进门才行。

  JJWXCJJWXCJJWXC

  一回到台湾,莫斐马上赶到冠群差。

  一走进总经理办公室,莫斐立即走到江总桌前。

  她高傲地说:“合约我签好了。”死狐狸,你给我记住!

  江总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她“真的?”这么快,真的假的?

  莫斐很臭地说“当然,你自己看看吧!”怎么?不相信我的能力!

  莫斐把那份让她嫁出去的合约,用性格的姿态甩到江总桌上。

  江总看了看合约,果然是真的!他几乎不敢相信莫斐真的把合约签回来了。

  “那么你该准我辞职了吧!”

  “你真的要嫁给JAC2KSON?”

  莫斐不屑地轻笑道:“谢谢你的关心,如果你不准我辞职,我怎么嫁给JACKSON?还是你要毁约?不让我嫁给JACKSON?”哼!少假猩猩了,你如果真的关心就不会我到雪梨签约,还故意不告诉我真相。

  江总双手直播“没有!没有!”也许只有莫斐这个少筋的女人才会做这种事,管他的,只要对老爸有代,而她又愿意,那也未尝不可。

  “那么以后我和冠群就毫无瓜葛了。”

  江总马上笑道:“当然!当然!”

  既然得到肯定的,莫斐安慰的笑在心里,一转身,毫无留恋的走出去。

  JJWXCJJWXCJJWXC

  “不见了?!我的东西全不见了!”

  莫斐惊惶的喃喃自语,她从新竹带着爱爱来到台北小窝,打开门后,就是她眼前所见的东西全不见了,什么都没有,一屋子空空如也!

  她呆若木的站立在门口,边再走一步的力气都没有了。“难道这是被小偷大搬家?”为什么倒楣的事始终跟着她?

  她几乎要晕倒,若不是爱爱时提醒,恐怕她已经倒下了。

  她踏着沉重的步伐,勉强地走进房间,四下找寻“什么都没有!”似乎也只能这么说了,房间确实只剩下电话。

  那是房东的电话,难道冠群没有替她缴房租?!害她被狠心的房东扫地出门?这是冠群退租了?!太狠了吧!合约到手就这样对待她!

  也不对!她搬到这里还不到一个月,一般说来至少会先缴一个月的房租呀,那么真的是梁上君子替她大搬家?

  莫斐无力地蹲下身,只觉眼睛热热的,下一瞬间眼泪便滑落面颊。

  爱爱跳开莫斐的怀抱,饶了一圈,似乎知道女主人的作心,它她的双后,好像在安慰她,又好像要告诉她什么事情!

  “汪汪!”爱爱跳到电话边。

  莫斐站起身,移往电话边,电话下着一张纸条。

  “这是什么东西?”

  斐斐:

  你的东西全在安伯母这边,安伯母和安伯父吵架,决定和安伯父分居,安伯母把你的东西搬到现在这个地址,你一定要来陪安伯母…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要搬她的东西?安伯母和安伯父分居,这又是为什么?

  不管怎样,东西还在就好,她先去找安伯母再说。

  JJWXCJJWXCJJWXC

  收到留言的莫斐,立刻赶到留言上的地址,带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她按下电铃。

  安妈妈前来应门。

  “安伯母,我想…”

  莫斐正想说话却被安妈妈打断“莫斐,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久了!快进来!”

  安妈妈一脸笑意,拉着莫斐走进屋内。

  “你知道吗?那天我只是想体验一下年轻人的感觉,要你安伯父陪我去照相,但那个死老头竟然不肯,说什么年纪一大把了还跟人家赶时髦,说这是什么话嘛!

  气死人了!嫌我老吗?那当初为什么要娶我?现在过了那么多年才说,分明是不爱我了,我怎么还能和他同住在一个屋檐下!这次我一定要坚持到底,给他一点教训!谁教他不肯陪我去!如果要我回去,我一定要他再娶我一次,否则我绝对不回去!斐斐,我跟你说,你暂时和安伯母一起住,这样安伯母也有个伴。”

  一坐下来,安妈妈马上开口,完全不让莫斐有机会说话,并且装成委屈万状的似的把所有的事情极尽可能的夸大,好像真有那么回事。

  “可是…”

  安妈妈慈祥的拍拍莫斐的手“别担心,没有人知道我住在这啦,你也不要告诉安薪,时候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他。你就放心留下来,一切有我作主,你才刚回来,肚子饿不饿?要吃点东西吗?还是累了要休息?”

  “谢谢伯母,我不饿,我…”

  安妈妈拉着莫斐站起身“那么早些休息好了,常熬夜会有皱纹的,走,我带你去房间休息。”

  安妈妈依旧不让莫斐发问,急忙打断她的话,拉着她往房间的方向走去。

  JJWXCJJWXCJJWXC

  安薪自澳州返台已有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只要是待在家里,他都是在客厅和安爸爸大眼瞪小眼。

  他看着老爸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每天裒声叹气,想老妈又死鸭子嘴埂,不肯拉下脸去找,也难怪,毕竟相处了几十年,老妈突然离家出走,连他都觉得不适应,更何况是老爸。

  电话铃声响起,他拿起话筒“喂。”

  “薪儿,我告诉你,如果要我回家,你和你爸爸就到老家来娶我回去,否则就叫你爸爸准备办离婚!不然你以后也可以到尼姑庵来看我!”

  “妈!”安薪叫道。

  安爸爸一听儿子喊“妈”就知道是老婆大人打来的,马上装得紧张兮兮似地看着儿子。

  电话中的安妈妈补充道:“我说的婚礼自然是真的婚礼,你们一定要穿得非常体面,如果穿是不够体面,我可是不会回去的。还有,记得要办酒席,记住!是真的婚礼,否则就要你爸你准备办离婚,或是到尼姑庵来找我!”

  安薪从头到尾都不上嘴,安妈妈便用力地挂断电话。

  真的婚礼?老妈发什么癫?竟然要真的婚礼?唉!

  看来老妈这次是真的非常生气了!都怪老爸,照相也不是什么大事,如果那时候直接顺了老妈的心意,就不会到现在这个地步,只好要老爸再把老妈娶回来了。

  “你妈妈打回来的!”安爸爸假装地问道。

  “妈妈说,如果要她回来,就要办酒席请客把她娶回来,否则她要你准备离婚,或者是到尼姑庵找她。”安薪约略告诉安爸爸电话内容。

  “你说什么?!”安爸爸一副气得半死的模样,好像安薪说了不该说的话。

  “那爸爸是不准备接妈妈回来罗?”安薪一时间想不通老爸为什么不愿意把老妈娶回来。

  安爸爸故作咆哮道:“要回来她自己回来!”演技依旧一

  “就这样?”安薪怀疑地问道。

  “对!”

  “我…”安薪话还没有说出口,安爸爸已经起身离开。

  真奇怪?难道有阴谋?安薪思索片刻,一个计划在他心中形成。

  “对!就这么办!”

  JJWXCJJWXCJJWXC

  夕阳西沉,安薪隔着玻璃窃望着外面,找寻熟悉的身影,心中不断地思索着,他对莫斐似乎始终有某种奇怪的感觉,那是什么?

  金黄的夕阳余晖投在莫斐身上,使她看来有如仙女下凡。

  望着莫斐逐渐走近,打开咖啡厅的门,走到眼前坐下来,安薪依然沉溺在感官的震撼中。

  服务生跟着递来了菜单,莫斐只点了杯咖啡。

  “突然找我有什么事?”莫斐忘着他不安的问着,自从回国之后,他和她便离得远远的,生怕被人知道他们在国外结婚的事,现在他突然来找她,应该是有特别的事情,这令她有些不安。

  安薪的思绪被莫斐的声音接了回来,他正了正神色“莫斐,我想请你帮个忙,骗骗我爸爸。”

  “骗你爸爸?”莫斐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安薪竟然找她骗安爸爸。

  安薪早料到莫斐会这么吃惊,他立刻说明“我妈妈和我爸爸两人呕气,要爸爸重新把她娶回家,可是爸爸不肯,我想骗爸爸说我要结婚,好让他去接妈妈回家,当然,这次也是假结婚。”

  一听到安薪的解释,莫斐紧张兮兮地说:“现在是在台湾不是国外,不好会变成事实的,这样不太好吧!”

  况且她现在和安伯母住在一起,这要怎么骗?当然,这些话莫斐没说出口,因为安伯母要她保密。

  安薪摇着头,有成竹地说:“不会!我想过了,只要你和我到我家骗骗我爸爸,然后就和我去拍婚纱照,拉他再去接妈妈,她一定很乐意回来的。”

  “不行,我不答应,你还是找别人吧!‘’莫斐一听到要接安伯母就更加紧张了,这是铁定会穿帮的谎言。

  “上次我帮你,这回也该换你帮我了,况且我们还没离婚呢!按理说你也应该帮我这个忙?”

  “可是…”莫斐的罪恶感更强烈了,该不该告诉安薪,她现在和他母亲在一起住?

  安薪暧昧的说着“你可是我的秘密老婆耶!连这点儿忙都不帮,太说不过去了!待会儿我们一起回家去跟我爸爸说。”

  结婚?为什么又要是和安薪?

  安薪趁着莫斐思绪混乱之际,拉起她的手离开餐厅,准备回家报喜讯。

  JJWXCJJWXCJJWXC

  “爸爸,我和莫斐决定结婚了。”

  安爸爸一脸怀疑的问:“真的?”想不到这么快就收到效果了。

  “但是我们有条件?”

  “说来听听。”安爸爸道。

  “你和妈妈结婚,我就和莫斐结婚。”

  “真的?”安爸爸乐极了,儿子真的中计了!呵呵!

  “当然!”

  “你等一下。”安爸爸说罢,走进房间拿出随身听,按下录音键再放下口袋中,随即走出来“你刚才说什么?

  再说一遍。”还好现在是冬天,否则还真不知道该将随身听藏在哪里,哈哈!感谢老天合作。

  一天到晚神秘兮兮,老爸想老妈想秀逗了“我和莫斐结婚…”安薪又重复一次,对于老爸的怪异举止并不以为意。

  但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安爸爸立即转向莫斐询问着。

  “莫斐,你也是吗?”

  莫斐轻轻点头说:“是的,我决定和安薪结婚,”为什么还要问她,安伯父刚才进房间作什么?

  安爸爸假装侧头思考的模样,过了一会儿才说:

  “好!我同意!”我同意你们俩结婚,安爸爸暗笑在心中。

  “真的?”安薪感到有些怪异,昨天老爸还不同意呢!

  想不到今天稍微骗一下就上钩了,其中会不会有诈?

  安爸爸慎重其事地说:“当然!日子由我来选,请客地点和贴子我会去办,我们去准备其他结婚事宜。”日子、贴子、地点当然要由我们决定,省得你们提前知道反悔。

  安薪允诺道:“好,就这样。”

  “安伯父再见。”莫斐说。

  “应该叫爸爸了。”安爸爸立即纠正。

  “爸爸再见。”莫斐心虚的说。

  “好,好,记得明天早上就先去拍照,”安爸爸笑容面的说。

  安薪拉着莫斐一起离开。

  安爸爸看着小俩口关上门,中计了!辛苦了半个月总算有收获,总算可以放心的绽放笑容职!哈哈哈!对了!跋快跟老伴联络,让她也高兴一下!

  走出安家大门,莫斐始终你头思索着,为什么总觉得这一阵子所发生的事有点诡异,先是安伯母把她的东西搬走,现在她又要和安薪假结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他们这几个人太奇怪了!

  莫斐若有所思地问道:“你会不会觉得有点怪怪的?”

  “什么地方怪?”安薪问道。

  “我也说不上来,总觉得怪怪的。”

  “老爸和老妈想要我结婚,已经想了好几年,他们当然高兴。”这不足为奇。

  “可是…”

  “我们明天去拍几组结婚照就没事了。”

  “明天?这么快?”

  安薪似乎没有听到莫斐的疑问,自顾自地说:“明天早上我到你家接你。”

  莫斐摇摇手“不,不用!不,明天早上我们还是在咖啡厅等。”她的一颗心跞得好快,暗暗暗祈祷安薪千万别到她的住处。

  “那好,那么明天早上十点见。”

  “好!”“我送你。”安薪穿过院子,站在大门外等着莫斐。

  “不,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反正很近。”莫斐极力的婉拒他的好意。

  JJWXCJJWXCJJWXC

  接下来几天,安薪和莫斐要办的事情可多了,他们忙着拍婚纱照,每天出双人对。

  这几天的相处,让莫斐有股莫名的兴奋,有点不清到底两人时个结婚还是假结婚。同时她依然是每天提心吊胆,生怕安薪知道安伯母和她住在一起,不敢让薪到她之前的住所,自己也总是躲躲藏藏,另外,莫斐也怕安伯母知道自己和安薪之间的协议,反观安薪,他可是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

  最近和莫斐在一起,安薪始终可以保持轻松自在,也许是日子久了,他习惯有莫斐在身旁。只是觉得奇怪,为什么每回要接送她回家时,她总是拒绝,好像有啥事瞒丰他,这感受越来越强烈,直觉告诉他有问题。

  这个星期来,莫斐每天忙于拍照,原本今天预定拍外景,可惜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大雨,所以今天提前收工,难得忙里偷闲。

  刚停好车,莫斐走出车外没几步路,突然听见背后有人叫着她,声音有点,她回头一看。

  “黄大哥!”

  竟是黄冠文,太令人惊讶了,多年不见的老邻居在这一个月就碰见遇到两次。

  当然,一直偷偷跟踪在后的安薪也听到了那声称唤,他循声望去“是他!”顿时一股醋意升了上来。

  “这就是原因了!难怪她不要我接送,原来是要和黄冠文约会!”方向盘顿时成了受气包,接下安薪重重的拳头。

  莫斐站在原地,只见黄冠文气吁吁地跑到面前。

  “斐斐,真的好巧,又遇上你,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还好你的正字标记让人印象深刻。”

  “正字标记?”莫斐不解地看着他。

  黄冠文解释道:“你那长过际的头发呀!”

  莫斐点点头。“黄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记得你不住在这附近啊!”“我到附近找客户谈事情,你最近好不好?”

  “还好。”

  “只是还好?看你喜气洋洋的,是不是有好事?”

  黄冠文亲昵地点了下莫斐的俏鼻。

  哼!都要结婚了,还和别人一副卿卿我我的模样,安薪怒极了,再度打方向盘出气。

  “别开玩笑了。”莫斐心想,这样也算是好事吗?

  “到我家吃顿饭如何?让你尝尝我老婆的手艺。”

  “好呀!我都还没见过大嫂呢!”

  “走!搭我的车。”

  “嗯!”莫斐点头应允,突然,她的脸色一阵苍白,弯干呕了起来,她拼命拍抚口,想让难过的感觉减轻。

  黄冠文轻拍莫斐的背部,关心地问道:“怎么啦?你的脸色好苍白。”

  不远处的安薪不自觉地嫉妒黄冠文,越想越生气,哼!大马路

  上还有这种亲密举动,真是不知羞

  “没事,已经好多了。”

  黄冠文再次关心问着“真的吗?要不要去看医生看看。”

  “不,不用了?”莫斐道。

  “真的不用吗?”黄冠文不放心。

  “真的,我好多了,我们走吧。”

  黄冠文扶着莫斐走向车子,坐上车。

  安薪生气的看着这一幕,怒道:“好!我倒看看你们去哪里!”

  他发动车子,跟随着黄冠文的车后。

  JJWXCJJWXCJJWXC

  拍照工作终于结束,安薪已忍了一整天,趁着回家之前,他走到莫斐身边“昨天你到哪里去了?”

  “没有啊!”安薪起疑了吗?难道他发现她早巳搬离住所?

  “没有?可是我昨天打电话给你都没人接!”

  “喔!我那边现在没有电话了。”莫斐看这薪不相信的模样,马上解释“因为我打算要搬。”

  “搬家?”原来她打算搬去和黄冠文住,难怪昨天要去看房子!

  “嗯,现在这边是冠群替我租的房子,既然我已经离开冠群,当然要另外找房子。”莫斐希望这样能说得过去。

  “是这样吗?”说得倒好听,其实是借口吧!安薪的妒火又莫名其妙地冒了出来,看看自己,要人才有人才,要钱财有钱财,黄冠文哪一点比得上他,为什么莫斐要和他在一起?就因为他们是老邻居,比较吗?

  “你在想什么?”他是不是真的起了疑心?

  他故作淡然地道:“没有。”

  真的没有吗?看来他似乎知道些什么了,以后她还是要小心点才行。

  蓦然,寞斐感到一阵晕眩,捂着嘴干呕起来。

  安薪连忙扶住她“怎么了?你的脸色这么吓人。”

  “没事。”莫斐抚着胃部尽力站直。

  “要不要看医生?”脸色苍白成这样还说没事。

  “已经好多了。”这几天都这样,大概是太累了吧!

  莫斐心想。

  “真的不去看医生?”

  “我回去休息一下就可以了,如果有需要,我会去看医生的。”

  “好,我送你。”安薪依旧扶着莫斐,生怕她会倒下。

  “不!不用了。”他可千万别跟着她回去!

  “那么,如果有需要,你要记得找我。”

  “好,我会的。”

  安薪扶着莫斐上车,看她的脸色稍稍恢复红润,他才安心让她回车离开。

  JJWXCJJWXCJJWXC

  莫斐正打算取出钥匙开门时,无意间听到安妈妈在讲电话。

  “如果不是我们使计骗他们,薪儿他们不知要以何时才肯结婚,况且时间还剩一个多月,目前进展得还算好,千万别有任何差池,否则咱们不是白白忍受将近一个月的相思之苦…”

  莫斐感到纳闷至极,安伯父和安伯母骗她和安薪?

  不是她和安薪骗他们吗?安伯母说时间还剩一个多月?

  这是什么意思?

  爱爱发现了门外的女主人,它走向站口,等待莫斐进门,还拼命摇着尾巴。

  莫斐注意到了门下的影子,心中祈祷爱爱别出声。

  “是呀!想当年,我们在祖宗面前许下的愿望,如果不是薪儿抢先来报到,现在我们家就不会只有他一个孩子了。”

  莫斐听不懂安妈妈所说的话,当年的愿望?是什么愿望?不会只有他一个孩子?这又是什么跟什么?

  爱爱等不到莫斐进门,开始在门边绕圈子。

  “太好了!时间、地点、帖子都好了!那么就只等那天来临,就可以了却多年的心愿了。”

  莫斐完全不解,时间、地点、帖子和愿望有什么关系?

  “你可要小心点,别出破绽,让薪儿知道这是骗局啊!”这是骗局?到底是谁骗谁?莫斐越听越糊涂。

  爱爱开始用爪子抓着门。

  安妈妈注意到爱爱的举动,猜测应该是莫斐回来了,仓卒地和安爸爸结束对话“嗯!我也会小心的…好,明天我就准备回家,到时再说。”

  该死的爱爱,竟然不合作!这下子不进去也不行了!懊死的小笨狗!莫斐只好打开皮包取出钥匙,一面思索刚才安妈妈的最后一段话。

  打开门时,安妈妈已经挂上电话,正优闲地看着电视。

  “伯母,我回来了。”莫斐顺手抱起爱爱,偷偷地K了它一拳,以心头之恨。

  “你回来了呀,饿不饿?累不累?”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刚才她说的话?

  “我不累,我想先休息一下。”当然,因为刚才得到的情报,莫斐必须先消化一番,清楚这一切,而且现在的她也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安妈妈见莫斐脸色苍白,关心地问道:“斐斐,你的脸色很差,是不是病了?”

  “我没有生病,我只是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安妈妈体贴地说:“那么先进去休息,休息,可别累坏了身子。”她是真的累了还是…

  “伯母,我进去了。”

  安妈妈轻轻点头,关爱的拍拍莫斐的背,示意她先进去休息。

  JJWXCJJWXCJJWXC

  莫斐坐在梳妆台前思索着。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一定人在搞什么鬼?

  安薪说要骗他父母,要她和他假结婚,而现在安伯母又说他们在骗她和安薪,到底是谁骗谁?

  难道这一切都是骗局?目的呢?他们究竟有什么目的?

  莫家根本没什么钱,只有一对整天嫌女儿是赔钱货的爸妈和两个赔钱货,和安家比较起来,安家生活富裕,而安伯父和安伯母对安薪更是疼爱有加,根本没必要骗她呀。

  安伯母说还剩下一个多月?是什么意思?当年的愿望又是什么愿望?不会只有他一个孩子?孩子指的应该是安薪…那么又是什么样的愿望?和她有什么关系?

  莫斐有如坠人五里雾中,想破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呕——呕——”

  又来了!她最近怎么回事,老是想吐,稍微动一动就觉得累,难道她真的病了?

  站在房门外的安妈妈,一听到莫斐呕吐的声音,算算日子,也猜到了八成,她笑着敲门喊着:“莫斐!”

  莫斐起身,打开房门。

  安妈妈站在门外,不动声地说:“我要到南部旅行,过几天才会回来。”她心里高兴极了,就让他们奉子成婚,这要一来更省事了。

  “好,我知道了,还有事吗?”莫斐问道。

  安妈妈摇摇头“没事,没事,你好好休息,千万别太劳累,我会尽快回来的。”

  “嗯!”莫斐点头应允,心想,难道伯母真的要回家?
上一章   卧底新娘   下一章 ( → )
欺心恶夫惹慾狂君顽劣莽君宠爱牡羊女人医败涂地宠爱牧羊女人爱情无限大恋爱n次方失恋微积分偷香烈君
热巴小说网与国内各大小说网站独家合作,提供海量的免费小说和全本小说,本页面为会员竹本木子精心整理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卧底新娘》最新章节: 第七章,供广大网友免费在线下载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