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卧底新娘》最新章节: 第十章
热巴小说网
热巴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热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卧底新娘  作者:竹本木子 书号:8223  时间:2017-1-27  字数:9664 
上一章   第十章    下一章 ( 没有了 )
  该死!这和他原本的计划完全不对!原来他是想自背后抱住莫斐,给她一个惊喜谁知道…

  在前往医院的途中,安薪和莫斐皆想着该如何开口比较适当。因为石膏碎裂的关系他半躺在车后座。

  “莫斐,我要向你道歉。”安薪首先开口。

  “道歉?”难道他偷溜出来就只为了向她道歉?

  自从那天黄大哥告诉她所有情况后,其实她心里已经原谅安薪,只是为了要给他点惩罚,她强忍住思念不去看他,只是没想到他竟然心急的溜了出来。

  安薪恳求道:“我想求你原谅我,是我错了,是我误会你,现在我都知道了!莫斐,对不起!请你原谅我!”

  “难道你就不能等伤好了再来找我?”莫斐好气自己为什么要和他呕气,现在这种情况,安薪的伤要完全恢复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问。

  “我…我等不下去了!已经过好久了,你都没有来,我想看看你,想知道你好不好!”难怪莫斐不来看他,原来她还在生气。

  “就因为这样,你和自己的手脚过不去?你想让我惭愧,让我同情你,然后原谅你?”她为什么要说成这般,她知道他不是这个意思的。

  安薪解释道:“我不是想让你渐愧,让你同情我,我是真的想求你原谅我!“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也许这只是你的另一个骗人方式罢了!”天呀!天知道她到底在说什么!不是这样的!

  安薪试着坐起来,努力解释“那天你从医院离开后,这些天我想通了,是我误会你,而且…”

  她好奇的问道:“而且什么?”

  安薪略带痛苦的说道:“我发觉再也没有比失去你更糟的事情,没有了你什么都不对劲,日子也变得了无生趣,我知道我早已经爱上你了。”他终于撑起身子,抓住莫斐的椅背。

  “是吗?”他是说真的吗?会不会是因为孩子才这样说?

  “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吗?”

  “嗯!”莫斐眼前浮现刚才的画面。

  “那时我以为你是仙女,但你在我心里及脑海里永远都是个仙女。在澳洲你要求我和你先假结婚时,我真希望你是真心要和我结婚。后来妈妈要求真的婚礼,我也曾想过他们也许是想骗我们结婚,但我只是怀疑他们而已,于是我干脆顺着他们的阴谋,要求你和我结婚。原本一切都非常完美,直到有一天,我偷偷跟着你,看到你和黄冠文有说有笑,我当时嫉妒极了,而你呢,又说你要搬家,所以我才会误以为你和他同居,也以为孩子是他的!”

  喱!想不到他竟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喜欢她了!

  听到安薪说的话,莫斐晶莹的泪珠一滴滴滑落面颊,而他们俩也因为胡乱猜测而彼此误会,如今他又伤得如此严重,这全是都是她害的,她又感动又自责,于是默默哭泣着。

  安薪等待着莫斐的回答,片刻之后,他终于按捺不住的问道:“莫斐,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看来他真的伤她太深了。“不怪你,是我的错!求求你给我补偿的机会好吗?”他衷心希望着。

  莫斐依旧不语,拼命想把泪水止住,她突然把车靠向路边。

  安薪狐疑地问道:“怎么了?”难道她不肯原谅他,要赶他下车?

  莫斐等了好一会儿,才打开车门来到后座。

  她哭了?!为什么?安薪看着莫斐红肿的双眸,怜惜的想。

  接着,莫斐投人他怀中“你坏死了!”她捶打着他的口。

  好痛!安薪在心中暗暗叫痛!不过也知道莫斐气消了。

  果然,碰上她都没有好下场!偏偏他心中又爱极这软玉温香的身躯,无奈左手左脚不方便使力,安薪只好忍痛任她捶打了!

  “好香!”安薪说出心中的话,同时以右手拉近她。

  莫斐停止捶打,纳闷的问道:“什么好香?”

  “你身上的女人味。”他说得很诚实又很诚恳。

  莫斐抬起头来看他一眼“才原谅你,你就会没油嘴滑舌了,看我怎么修理你!”

  “哎哟!”安薪又惨遭一顿“毒打”

  “怎么了?我打伤你了吗?”她担心地说。

  “没有,只是我好想抱抱你,可惜手脚不方便。”

  莫斐娇嗔说道:“你好讨厌!你…下车!”嘴上这么说,但她依然靠在他的怀中。

  “你靠在我身上我怎么下车?而且我被你打伤了,下不了车,不然你抱我好了。”他们两人好似连体婴般,根本分不清是谁抱谁。

  莫斐撒娇地说:“我才不要,而且你忘了医生代,怀孕期间应该少拿重的东西吗?”同时她也努力想推开安薪箝制住她的手。

  他笑嘻嘻地说:“那怎么办?想不到我竟然要吃自己孩子的醋!报应,真是报应。”

  莫斐反驳道:“谁说孩子是你的!”

  安薪拉开莫斐,盯住她,严肃的说:“当然是我的。”现在一切的误会都解释清楚了,她为什么还这样说?太没道理了!

  她甜甜的说:“现在孩子还在我的肚子里,当然是我的,不是你的。”她摸着肚子,一脸幸福。

  安薪立刻抗议“可是我也有份啊!我一直是你的秘密老公,其实也不算秘密了,因为大家都知道了。”

  说实在,没有他,她怎么会有这孩子。

  “那么我们现在去离婚,小孩归我。”

  “不行!我不答应!我是被你拉去结婚的,现在我不会再傻傻地让你拉去离婚,而且我们还有爱的结晶可以为我们作证。”哪有这种事!如果说离婚就离婚,那岂不是天下大了。

  莫斐闷闷地说:“但是我总觉得少了什么!”虽然和安薪言归于好,可是总觉得少了什么,毕竟她还年轻嘛!

  安薪纳闷地反问道:“少了什么?”双方父母赞成,已经结婚又有爱的结晶,到底少了什么?

  她诚实的说:“我才二十二岁,现在结婚太早了。”

  “那怎么办?你总不能要孩子的父亲栏写个‘父不详’三个字吧?”安薪实在想不通,莫斐究竟想要什么。

  “如果你爱我,那么你就猜得出来。”莫斐想到缺少什么了,不过她,要让安薪自己去伤脑筋。

  “可是,是你觉得少了什么,又不是我。”哪有这样子随便丢个难题给人!

  “不管了啦!现在先送你回医院再说。”

  莫斐不再多言,至于少了什么,就让安薪去伤脑筋吧!

  JJWXCJJWXCJJWXC

  医生仔细检查完安薪的伤势后,松了一口气说道;“还好!没有再伤到骨头,只是皮外伤,过几天就好了。”

  安妈妈连声道谢“谢谢医生,谢谢医生!”幸好没有恶化,否则等薪儿伤势好了,婚期过了。

  “不必客气!这是应该的,好好休养吧。”医生说完就离开病房。

  “莫斐,还好你把薪儿送回来,这孩子真是的。”

  安妈妈说。

  今天早上发现安薪不见的时候,安氏夫妇真的紧张得想去把安薪找回来,所幸莫斐送安薪回来,适时解除两老的紧张。

  “伯母别生气,现在一切都没事了。”莫斐马上安抚安妈妈。

  安薪略带撒娇地抗议“妈,你先回去休息嘛!”

  现在他只想和莫斐好好聊天。

  “也好,说实在的!这些天还真的累人,那么我们就先回去休息了!”安爸爸识趣地说着,拉着安妈妈准备离开,他们当然知道安薪心里只希望莫斐陪他。

  “伯父、伯母再见。”

  “爸、妈再见。”

  安薪和莫斐看着安爸爸和安妈妈离开。现在开始,又是两人的小小天地了。

  莫斐回头坐在边,下定决心似地说:“安薪,有件事我要告诉你,那时候我原本想拿掉孩子,刚好被黄大哥遇上及时阻止,我想也许是上天可怜我们,派黄大哥来替我们排解误会。因此,如果这一胎生的是女孩,我等她长大以后让她和黄大哥的孩子结婚,你说好吗?”

  听了莫斐这番话,安薪终于明白那时候黄冠文说的话的意思。

  安薪犹豫的说:“这样好吗?也许小孩不愿意,那么我们不是…”

  不等安薪说话,莫斐便任地坚持:“我不管!最起码现在大家先说好,将来孩子长大了,孩子们不愿意再说。”她告诉他只是让他知道而已,没有商量的余地。

  “那就照你的决定罗。”孩子在她的肚子里,现在跟她说那么多,恐怕也只是惹她生气,还不如先照她的意思。

  “就这么说定了,我会告诉黄大哥这件事,现在你只需要安心养伤,好好想想我说过的‘少了什么’这句话的意思。”

  JJWXJJWXCJJWXC

  少了什么?安薪想破头也想不出莫斐说的是什么?

  虽然这几天他常常有意无意的想问莫斐,可是她偏偏绝口不提,着实让安薪大伤脑筋。

  直到婚期前几天,安薪的小狈头军师莫男出现,事情才有转机。

  莫男来到医院,趁着莫斐去倒茶的时间,安薪便好好请教一番,虽然没有立即得到答案,不过经过莫男对莫斐的了解,莫男大概知道姐姐想要什么。

  莫男对安薪提出她的看法“姐夫,昨天回去,我想过你说的问题,姐姐是不是想谈恋爱?要你追她?”

  安薪迟疑地说:“可是都已经结婚了,干什么还要谈恋爱?”莫男只好替这位不开窍的姐夫解惑“那可不一样,你想想看,你和姐姐认识到现在,你有送过花或是任何礼物给姐姐吗?”

  安薪依然未开窃“花倒是没有,不过,我送过她礼服及首饰出席圣诞晚宴,还有一枚结婚戒指啊!”莫男见他还是那么坚持己见,于是只好彻底分析解释一番“拜托!姐夫,谈个恋爱连一朵花都没有,根本就不像谈恋爱的!礼服及首饰哪能算是礼物,那是因为有需要才会添购的,再说那一枚戒指也不算是你送的,因为那是姐姐匆忙间随便挑选的款式,只能算是救急的!包何况连打开包装,要猜测里面是什么的心情都没有,难怪姐姐要说那句话!”姐夫真是爱情零蛋!亏得姐姐还肯嫁给他,她都解释这么清楚了,姐夫还是一副茫然的的表情,气死人了。

  莫男认为如果换成是她,也会想谈恋爱、结婚、再生孩子。

  安薪还在消化莫男的话,反应是慢了点,不过他总会想通的。

  JJWXCJJWXCJJWXC

  安薪的伤经过莫斐爱情的滋润,好得奇快,虽然没有完全康复,但医生准许他回家疗伤,只要每天去医院换药,但这对安薪来说好像是特赦令般,他终于可以出院了。

  在四位家长的一致坚持下,婚礼将如期举行,不过安薪也提出要求——结婚后他和莫斐要暂时住老家。

  莫氏夫妇倒没有什么意见,反正女儿嫁了就是人家的,因此并没有提出反驳,只是静观其变,如果有需要他们的地方,他们还是会对莫斐下圣旨的。

  安氏夫妇想不通安薪为什么要这样做,家里大得很,足够他们两代四人住在一起,为什么他们还要住老家?好不容易盼到儿子结婚,却不同住在一起,心里多少有些疙瘩。

  安薪为了实行他的计划,就用“不结婚”来迫父母同意,同时他也告诉父母,他们随时会回来探望他们的。

  安氏夫妇考虑再三,心想反正迟早有孙子可抱,而且也不好占据小俩口独处的时间,于是便答应安薪的要求。

  婚礼当天,整个安宅精心布置得美轮美奂,到处悬灯结彩,衣香鬓影。

  安薪也特别订购了数不清的各玫瑰花,布置在暂时的新房,因为他始终认为玫瑰最适合莫斐,他希望莫斐能够了解他的心意,并且喜欢这些花。

  不过,唯一的缺是还是需要拄拐杖,即使安薪觉得自己不用拐杖也可以走得很好,可是经过大家“非常民主”的投票表决,他只好拄着拐杖结婚,还拍下了照片,这点让他觉得很沮丧。

  没关系,他还年轻,反正他还要和莫斐谈恋爱,到时候再向她求婚、结婚,可以再拍一次照。

  “江老!!”安爸爸拉着老朋友寒喧。

  如果不是江老想出这高人一等的计谋,只怕安薪和莫斐至今还不相识呢!虽然后续发展未能尽善尽美,不过至少是圆达成。

  莫斐一见到这位江伯伯就觉得眼,只是…他是谁呀?

  “薪儿,莫斐,快来向江伯伯道谢。”

  “谢谢江伯伯。”道谢?为什么?莫斐纳闷极了!

  觉得自己好蠢,不过既然爸爸说了,还是照做吧!现在她也没时间想那么多,还是以后再问。

  打过招呼后,安爸爸和江老一起踱开。

  “安董。”一声娇娇的呼唤传来。

  “圣诞树!”安薪和莫斐不约而同的回头。哇,馥容竟然亲呢地挽着JACKSON,难怪回国后很少看到她,原来是…

  “安董,JACKSON和我要结婚了。”

  华馥容依然是那惯用的撒娇语气,听得莫斐起了一身皮疙瘩。哼!也只有他们俩才相配!

  “记得请我们喝杯喜酒。”安薪礼貌的微笑点头道。

  亏安薪能笑得出来!莫斐气在心里,她扭过头,咦,那不是赵菲雁和杨育恒吗?她们怎么来了?还有江伯伯还有爸爸他们?

  “JAcKsON告诉我,那份合约是江老的诡计呢!而JAcKS0N只是配合演出而已。”华馥容好笑的说。白痴女!让你知道你有多蠢,才会让你签到从JACKSON的合约,而被耍了都不知道!

  江伯伯的诡计?江伯伯和JACKSON认识吗?咦,周姐也来了?周姐也认识江伯伯吗?可是还有赵菲雁和杨育恒…好奇怪啊。莫斐心里一堆疑问,正努力思索,想整理出一点头绪。

  “你说一切都是江伯伯的诡计?”安薪怀疑是父母所托。

  “对呀!那条用明矾写的PA,目的就是要让你们早点决定要不要结婚,难道你们不知道?”唉!真没想到她崇拜半年多的安薪,竟然也笨到这种地步,看来他和白痴女相配的,两个一样笨。

  华馥容为安薪解答问题时,莫斐依旧沉浸于自己的思考中,原来从一开始她就注定是安薪的新娘!莫斐想通了!不过,她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圣诞树!你到底是乌鸦还是喜鹊?说这些做什么?”没事跑来闹婚!没水准的女人!

  原来就是这样,莫斐才会坚持合约上没有,后来是因为合约淋了,那条奇怪的PA才会显出来,果然是爸妈作怪!安薪终于知道了。

  “喔,我懂了!原来你们是被骗‘昏’了!JACKSON,我们走吧,哈哈!”华馥容挽着JACKSON的手臂,踱了开。

  “莫斐,不要生气,别理她。”安薪努力安巡抚花容失的莫斐。

  JJWXCJJWXCJJWXC

  安薪带着玫瑰花打算接莫斐到餐厅,享受两人浪漫又有情调的烛光晚餐,平衡一下白天的辛劳,因此他今天特地提早回家。

  这阵子人的日子过得确实甜甜蜜,他想今天应该是时候了,因为今天是他宝贝莫斐的生日。他摸摸身旁的礼物,满意的想,今天要在什么情况下送给莫斐呢?

  “宝贝,准备好了吗?”

  “好了!”莫斐急忙跑出卧房“哎哟”她一闪神踢到沙发脚,整个人往前跌倒“安薪,我…我的肚子…”她摸着肚子,接着便昏不醒了。

  “宝贝!”安薪脸上原本甜蜜的笑容在瞬间凝结!他急匆匆跑到莫斐身边,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看到莫斐晕死过去,而她两腿之间不断涌出鲜血,令人看了怵目惊心,他立刻抱起她直奔医院。

  经过一阵折腾,莫斐终于平安产下孩子,虽然比预产期早了一个月,可是依旧是一对健康宝宝,只要待在保温箱一阵子就可以出院了。

  接下来,一定要好好替莫斐补补身子才行,安薪看着莫斐略微苍白的脸庞,心里不舍极了,他安慰地想着,还好莫斐没事,而且还生了双胞胎,爸妈这下子铁定高兴得合不拢嘴。

  “安薪!我…”莫斐延续着昏前的意识,她伸手摸摸肚子,惊慌的想爬起来。

  “没事的!宝贝!孩子已经出生了!是对双胞胎女孩,很健康。”经过这阵子相处,安薪已经知道莫斐的急子,所以一口气把她想知道的事都说完,否则她绝不肯好好休息的。

  “真的?”莫斐虽然听到安薪的话,不过她还是略显不安,因为那时候的痛楚让她感到极度害怕,同时也怀疑是否只是安慰她。

  “真的,我保证!而且爸妈现在正和小宝贝们打招呼呢!”安薪现在可说是由爱情零蛋进步到莫斐专属的爱情专家,她的那点心思,他大半都能从她脸上读出来。

  话刚说罢,安氏夫妇便开心地走进来。

  见莫斐已经醒来,安妈妈立即上前关心地道:“斐斐,你还好吧?”

  “我很好,孩子还好吧?”

  “那当然,她们急着要找妈咪呢!你可要乖乖休息,等孩子可以出院时,你就能好好抱抱她们了!”

  听到安妈妈的话,莫斐终于放下心躺下来休息。

  安妈妈推了安爸爸一下,两人有默契地走到病房外。

  安妈妈略带迟疑地说:“神算子大师不是说龙凤胎吗?怎么…”他刚才沉醉在能和老伴一人抱一个孙子的高兴心情中,但现在想到神算子大师的话,又不免有些失望。

  确实,当初他们去找神算子大师合安薪和莫斐的八字时,神算子大师明明说他们会有龙凤胎的,为什么会变成两个女孩?

  “会不会是下次怀孕啊?”安爸爸说。

  安薪听得心疑惑,跟着走出病房“什么龙风胎?”

  “神算子大师说的,他说你和莫斐会生龙凤胎。”

  安妈妈回答。

  “江湖术士的话怎么能相信,况且斐斐已经生了一对双胞胎,你们还在想龙风胎?”

  “如果再生一对男的双胞胎不是更好?这样家里男孩、女孩一样多,也不错!”安爸爸说。

  莫斐被安薪的声音吸引得竖起耳朵聆听,也听到安爸爸的话了!她忍不住惊恐地想着,还有下次啊?

  这次她都快被吓死了!不过她依然感觉很幸福,或许这就是初为人母的感受吧!

  “可是…”怎么没人想要龙风胎呢?安妈妈依然沉醉在龙风胎之梦。

  安爸爸安慰安妈妈“没关系!还有机会的,不急。”

  “再说吧!”安薪无力的说着,他知道对父母说一堆节育计划是不可能被接受的,还不如让他们继续期待好了。

  JJWXCJJWXCJJWXC

  下班后,安薪回到甜蜜的温暖的小家,小宝贝还在等着他,于是他带领两个小宝贝到主卧室睡觉。只是两上小宝贝还没睡着,安薪就已经率先“阵亡了”

  早晨七点,闹钟按时响起。

  “汪汪!”爱爱奉女主人的命令,到主卧室做例行晨唤。

  “知道了!”显然,爱爱的叫声比闹钟的咕咕声更容易收到效果,安薪睡眠惺忪的跨下迷糊糊的来到女儿的房间巡视,却不见两人的踪迹。

  “宝贝!小宁和小静呢!”

  “就在你身边!”莫斐在厨房回答,真是受不了,这么大两小儿乎每天上演这出戏,究竟何时才能停止?

  谁不知道那两个小宝贝每天都要死赖着他,拱着他做山大王,分睡他两侧,安薪根本是多此一问。

  安薪听莫斐这么说,识相的走回主卧室,一路想着,如果不是昨天凌晨一点才回来,今天才不会上演这一幕!回到主卧室,果然,两个小宝贝还是甜甜的睡着。

  他轻轻拿出准备已久的小礼物。还好!宝贝没有发现。为了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他的计划又多等了一年。

  为了不让莫斐太快猜到是什么礼物,他拿出大盒子,先了一堆废物,才放入小礼物,再次包装上精美的包装。

  “你在做什么?”这时莫斐进来,迫不及待的拿出刚刚包装好的礼物,放在她眼前。

  莫斐拉过礼物问道:“这是什么?”她打开大盒子“一堆垃圾?”看着安薪,她实在不懂他为什么送她一堆垃圾。

  “再看清楚些。”安薪提示着。

  莫斐翻着垃圾,找了许久才看到“这才是礼物?”

  见安薪点头,她打开小盒子,迟疑了一会儿“戒指?

  你要耍什么花招?”结婚后,他时常送礼物给她,她每次总是欣喜的想着里面是什么,不过他从未透是什么,因此她现在真是一头雾水。

  安薪坚定而诚挚的说:“不是花招!我是真诚的向你求婚!宝贝,我爱你,请你嫁给我。”

  莫斐讶然道:“你有病啊!我们都已经结婚两次了,你还想再结婚?”也许安薪真的想通了她说的“少了什么?”那句话吧!否则为什么结婚到现在,除了玫瑰花不变,每天都有新花招,就像两人还在谈恋爱一般。

  “我没有病,第一次结婚时,我完全没进入状况,就被你拉着结婚,第二次结婚,是他们一堆人的大阴谋,我们只是根据他们的阴谋而有真正的了解才结婚。

  但这一次,是我计划中,完完全全属于我自己的意思,认真追求你的结果,这才是我们应该有的婚礼,任何事情都是由我们俩决定,这样才对。”安薪看着莫斐,诚恳的说道:“我会好好爱你生生世世,永远疼惜你的,宝贝,请你嫁给我。”

  莫斐感动的下眼,难怪结婚当时安薪会要求住老家,原来是这样!他真的想通了,而且做得非常彻底,自由自在谈恋爱,没有旁人能够左右的婚姻,这才是他们俩的婚姻。

  安薪细心的拭去莫斐的泪滴,再度问着“宝贝,你答应嫁给我吗?”好笨的问题!看到莫斐的眼泪,他又变成爱情零蛋了。

  莫斐投人他的怀,撒娇说道:“你好讨厌!哪有这样的事?这根本都是阴谋?世纪大阴谋!”但好甜蜜啊!莫斐在心底道。

  安薪拥着莫斐“就算是阴谋好了!反正你已经‘重婚’了,也不差这一次,是不是?”他的语气是温柔又足的。

  “我又没说我不嫁给你,你紧张什么。”莫斐高兴的抱住安薪,靠在他怀中是那么安全温暖,天底下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事?

  安薪轻轻扶起莫斐的脸,温柔的问道:“那么你是答应了!”

  “嗯!”莫斐点头应允。

  安薪顺势低头,深深吻住她。

  “爹地,妈咪。”

  安薪和莫斐一同说:“小宝贝,起了啊!”两人被迫分开,分别抱起小宝贝,和小宝贝一起分享他们的喜悦。

  小宝贝撒娇地说:“爹地、妈咪亲亲。”这是两个小宝贝每天早上的要求。

  安薪对小宝贝说:“小宁、小静,爹地和妈咪要结婚罗!你们高兴吗?”

  “!”小宝贝们以稚的童音回答。

  “汪汪!”爱爱摇着尾巴叫着,似乎也很高兴。

  安薪和莫斐相视而笑,甜蜜与幸福尽在不言中。
上一章   卧底新娘   下一章 ( 没有了 )
欺心恶夫惹慾狂君顽劣莽君宠爱牡羊女人医败涂地宠爱牧羊女人爱情无限大恋爱n次方失恋微积分偷香烈君
热巴小说网与国内各大小说网站独家合作,提供海量的免费小说和全本小说,本页面为会员竹本木子精心整理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卧底新娘》最新章节: 第十章,供广大网友免费在线下载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