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出墙新娘》最新章节: 第二章
热巴小说网
热巴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热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出墙新娘  作者:朱朱 书号:8240  时间:2017-1-28  字数:10175 
上一章   第二章    下一章 ( → )
  远南企业财阀董事长方振远的别墅在今举行一场盛大的晚宴。

  方振远在商场上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他与黑白两道都维持良好关系,也使得远南的企业能够扩及至世界各地。

  他今年已逾六十八岁,仍稳坐远南的董事长宝座,原因无他,只因他中年得子,儿子今年也才二十岁,由于尚需多加训练,所以至今远南仍由方振远掌管。

  今的晚宴是为了庆祝远南于商场上屹立不摇四十年,许多人远从国外赶至台湾参加,连在北、中部马首是瞻的大帮派——昊明帮,今也出席此次的宴会,而且代表出席者是极少面的帮主刘老大。

  鲜少人见过昊明帮帮主的真面目,平常都是由一名唤明闻的男子及帮主直属的六个手下、月、星、风、火、冰来管理帮务。今便有人是慕昊明帮帮主之名而来,想亲眼目睹这位鲜少面的刘老大。

  宴会尚未正式开始,已有不少人到达会场。在会场的一个角落,项、慕尘玲及江云琮三名女子聚在一起。

  她们之所以会出现在这场盛宴之中,该归功于拥有一张BabyFace,看起来永远像是十八岁的江云琮。

  她一出世就注定用来骗人的脸蛋永远带着天真,以至于二十八岁的她,至今还会收到高中生给她的情书。别人面对此事可能会倍感困扰,但她却乐此不疲,甚至回信给那些高中小男生时,会在上头写着“我刚十八岁”天晓得她早已十八岁十个年头了!

  而当她的年龄被拆穿时,她总是嘟着嘴,一副无辜至极,仿佛一切的错全与她无关的模样,教人无法狠下心怪罪她,甚至稍微数落一下她都觉得是种罪过。

  而今盛宴的少主人——方晟禹,也是心仪的江云琮的男孩们之一,当他知晓她的真实年龄后,不免槌顿足的恨自己怎么晚出生了十年,最后只能将所有爱慕之情转换成友谊。而她们三人出席此次的宴会,也是方晟禹所邀请,甚至由他亲自开车至朴林月接来她们。

  “云琮姐。”方晟禹现在都这么称呼江云琮,好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要再放下感情。“今天我爸爸要我多跟在他旁边,没有办法招呼你们,请你们别介意。”

  “没关系。”江云琮漾着天真无的笑容“你忙你的,我们会照顾自己的。”

  方晟禹干笑着搔搔头“那我过去我爸爸那边了,待会儿见。”

  “嗯,待会儿见。”她微笑目送他离开。

  待他离开后,项捺不住子的开口“好啦,子琮,你就别再拐人家了。”

  “我哪有?”江云琮摆出一副无辜样。

  “少来、少来!”慕尘玲也上一脚“你这招对我们没用的。人家都已经极力克制对你的爱慕之情了,你还老是出那种天真笑容,存心害人家无法自拔的爱上你吗?”

  “可是…很好玩啊!”她还是那一副无辜模样。

  项和慕尘玲简直快被她打败,殊不知人家都快压抑出病来了,她竟还说“好玩”?最没良心的人非她莫属。

  三个女人说说闹闹,直至项突然的惊呼声终止了她们的谈话。

  “子玲、子琮,你们看!”

  顺着项的手望去,慕尘玲及江云琮看见一名高大的熟悉身影,是个身着黑色劲装,戴着一副墨镜,脸上毫无表情的男子,他的身后跟随着同样有着慑人气息的三名手下。

  “那不是刘笃铭吗?”项愈看愈发觉得相似。

  “真的很像耶!”慕尘玲也附和着,但随即又说:“但他应该不是刘笃铭吧,他跟我说今天他要出国去找他弟弟。”

  “他不是刘笃铭啦,他是昊明帮的帮主。”江云琮也加入三人会议“他身旁那三个则是他直属六个手下的其中三个——风、火、冰,是帮主的贴身保镳,而另外三个、月、星则是昊明帮的智囊团,分散在各国管理分会。”这都是江云琮听来的小道消息。

  “你怎知道得那么清楚?”项不免佩服起江云琮,在心中鼓起掌。

  “呵呵,人厉害,啥消息也得到呀!”江云琮被这么一夸,下巴抬得老高。

  “可是他真的好像刘笃铭哦。”慕尘玲愈看愈怀疑。“虽然他比刘笃铭冷好多,给人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子玲,你过去问问他好不好?”项提出了意见。

  “问他?问什么?”慕尘玲一脸疑惑。

  “哎哟!你怎么难得笨了起来,去问清楚他是不是刘笃铭啊!”江云琮用似褒似贬的语词替项回答,但随即她又道:“不过呢,他一定不是刘笃铭,刘笃铭憨憨的气息和这人酷得要命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况且刘笃铭不是拉保险的吗?怎么可能会是昊明帮的头儿。”

  “子琮说得对,而且今天我还去机场送机,亲眼看着他过出境室。”慕尘玲也几乎放弃猜臆的想法。

  “可是,也有可能是刘笃铭故意瞒骗你,男人可没有做不到的事。”项随口说。

  她随意的一句话,却引起另外两个女人极大的注意,两人同时睁大眼盯着她。

  “干么这样看我?”她感到莫名其妙的回看她们“我是随便说说的啦。”

  “可是你说得很有道理。”江云琮与慕尘玲异口同声答道,充分发挥她们之间的默契。

  慕尘玲盯着昊明帮的帮主直瞧,而对方像是接收到了她的目光,也转过身与她相对视。

  她无畏他凌厉慑人的气息,仍与他正视,并一步步走向他。

  在他身前约一公尺处时慕尘玲没有再前进,因为他的三个手下已经隔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她仅能与他遥望。

  “嗨,刘笃铭,你怎么在这里?”慕尘玲出了一贯的笑容。

  风、火、冰听到她道出“刘笃铭”这名字,先是惊愕的愣了下,随即转头看向老大,发现他仍面无表情后,他们自动将她归为爱慕老大的女人之一。

  “喂,你赶快走。”脾气较暴躁的火自动站出来赶人。

  慕尘玲不甚在意的睨了火一眼。啐!她又不是跟他说话。

  “刘笃铭,你今天不是去你弟弟那儿了吗?”虽然她已快沉不住气,但仍很有耐心的询问。

  “小姐,我劝你赶快走开,不要来扰我们帮主。”火干脆移步挡在她身前。

  慕尘玲翻了一记白眼,脸上的笑容在一瞬间垮下。

  “刘、笃、铭。”她说得咬牙切齿,目的是想告诉杵在那一动也不动,甚至连表情也没有的刘老大,若他更是刘笃铭,赶快趁她大小姐未发脾气前快点承认,否则她的怒火可会一发不可收拾。

  刘老大仍是文风不动的伫立着,仿佛没听见她所发出的警告。

  “小姐…”火再度开口,却被她给截断。

  “喂!你到底烦不烦哪!”慕尘玲的火气已被全然挑起,像母夜又似的瞪着火。“我是在跟你说话吗?你叫刘笃铭吗?你知不知道在别人讲话时嘴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没人教过你吗?就算我认错人了,难道你没有认错人的时候吗?真是奇怪了你!”她撇过头,一副不屑的模样。

  “你这女人真奇怪,知道自己认错人了还不快走!”火的口气也好不到哪儿去。

  “哟,我站这儿碍着你了吗?这儿可是宴会的场地,任何人都有权站在这里!”慕尘玲也毫不客气的顶回去。

  “你…”风和冰看不下去,赶紧上前劝架。

  项和江云琮见苗头不对,也走了过去。

  “子玲,你怎么和人家吵起嘴来了?”项挽着慕尘玲的手问。

  “没事,被一只疯狗咬到了。”她没好气的说。

  “你…”火简直气炸了“要不是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我早揍人了!”

  “呵!来呀,你想打就来呀。”慕尘玲挑衅的看着他。“论打架,我的经验可也不少。”

  在学生时代,她们三人要是遇上了不怀好意的追求者,都是由慕尘玲出面解决,几年下来,她打架的纪录可说是相当辉煌。

  慕尘玲的视线又与刘老大对上。奇怪,他明明戴着墨镜,她却觉得他的眼神充笑意。他在笑什么?

  “大哥,我们子玲就是子急,但她是刀子口豆腐心,你就别和她计较。”江云琮捉着火的衣袖一角,拚命使出自己擅长的うㄞ功。

  就在情况尚处于一片混乱之中,刘老大一语不发的转身离去,风、火、冰只得跟着离开,临走前火还送了一记卫生眼给慕尘玲。

  慕尘玲见状更气了,这回她气的不是火,而是刘老大的态度。

  “哼!他什么啊?什么玩意儿,要是他真的是刘笃铭,我早和他翻脸了,什么态度!”

  “子玲,别气了。”项有点愧疚的说:“是我看错了,我不知道他会…哎哟,反正你别气了,要不然我会觉得是我害你生气的。”

  “子,这不关你事,我就是看他们不顺眼,混黑社会就那么,真想踹他两脚。”慕尘玲仍是忿忿不平。

  “好啦!咱们都别再提这档事了。”江云琮拉起她们的手“走,咱们去吃东西吧。”

  当这三人遇到令她们感到气愤的事,就会用吃来发,幸好她们都拥有吃不胖的体质,否则世上又会多出三个小胖妞了。

  慕尘玲深了几口气,三人才一同走至点心区发去。

  吃完东西后,果然气消许多,她们干脆为宴会里的男人们打起分数来。

  “哇,你们看穿蓝色西装那个男的。”慕尘玲边吃着水果冻边用眼神示意项与江云琮。

  “嗯,人倒长得算是一表人才,可是…”项皱起了双眉,打算让江云琮及慕尘玲接下她的话。

  “他的行为实在令人不齿,瞧他一直吃别人女伴的豆腐,正是咱们最讨厌的类型。”慕尘玲自动接下她的话。

  “哎,又是一个纨子弟,铁定是仗着自家小有名气的败家子。”江云琮下了结语。“子,这个由你评分好了。”

  “我给分哪?那就五十九点九九吧。”她马上打了分数。

  “哇!好狠。”江云琮为那名男子惋惜“怎么给就是不及格。”

  “不会、不会啦!”慕尘玲也及时话“没给个十几二十分就很不错了。”

  江云琮突地噤声,望着离她们约莫十公尺处的一名男子。

  “子,子玲,你们瞧那个穿白礼服的男人。”

  “哇!好个一丝不苟的男子,瞧他西装笔,一定出门前才烫过衣服。”慕尘玲道出她的感觉。“嘿,你们等等,我过去瞧瞧哦。”项好奇心起,索走向那名穿白礼服的男子。

  她鬼鬼祟祟的在他身旁晃来晃去,边又竖直耳朵偷听他与别的企业家谈话,看来暧昧极了,像是亟的妇人。

  直到男子不耐烦的皱起双眉,问:“小姐,请问有事吗?”

  “嘎?”正在偷听的项被突如其来的问话吓得登时哑口无言。“没…没事啊!呃…我东西掉了,正在找,你们继续。”

  回以一个甜美的笑容,她一转身便暗自吐了吐舌。喝!被捉包了。她快步走向两位好友。

  “子,你的动作好好笑喔!”江云琮忍俊不住的糗她。

  “你还笑,我是为了足你们的好奇心耶,真丢脸,还当场被捉到。”项扁起嘴抱怨。好心没好报!

  “好嘛、好嘛!你最辛苦了,来,槌槌背。”慕尘玲当下就帮她按摩起来。“怎么样?你探到什么消息?”

  “我刚刚听他和另外那个男的谈话,他好像叫什么…曲晔的,嗯!对,是曲晔没错。是个大律师,特地从美国赶来参加这场盛宴,反正也是大牌人物啦。”

  “曲叶?”江云琮搔了搔头“我老公好像也姓曲,还是姓叶的,好巧,他刚好叫曲叶吗?”

  她一说完,项和慕尘玲才猛然想起,五年前她早已结婚了,但新郎和新娘只在法院一面,结束仪式后就各自分飞,从此互不相见,因为那也只不过是桩易婚姻罢了。

  “我猜他是处女座的。”江云琮突然冒出牛头不对马嘴的一句话。“瞧他从头至脚一身白,头发也抹了发油,没有一绺发掉下来,我想啊,是不是连灰尘不小心飞到他身上,都会自觉是天大的过错?”

  项噗哧一笑“对哦!瞧他全身白得都会反光了,也不怕刺眼。”

  “这个我给九十四分。”慕尘玲给了他高分。

  “我给九十五分。”项也给他极高的评价。

  “那…我给九十七分。”江云琮很欣赏他。

  慕尘玲叫嚣起来“哇,给这么高分!”

  “我觉得他很顺眼吧。”江云琮说明给如此高分的原因。

  三人又同时看向那名男子,突然一名俏丽的女子奔向他,亲密的挽起他的手。

  “可惜死会了。”江云琮略显失望的说。

  于是,三人又继续找寻下一个评定分数的目标。

  ?

  余君眼神诡谲的盯着数公尺外的项,他已经注视她好一会儿了,看得出她与她那两位好友之间的深厚情谊,但也疑惑着她究竟是怎样的一名女子?瞧她刚刚还举止怪异的在一名男子身旁晃来晃去,而她与她的好友又是以什么身份出席此次盛宴?

  “喂,君,你失神的在想什么?”吴奕樊唤了他一声。

  “我在看她。”余君的视线仍未从项身上移开。

  “她?”吴奕樊不解的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见三名不同风格的女子边说笑,边打量着会场上的人们。“喔,是你提过的特殊女子吗?是哪一位呢?”

  “她穿着红色长礼服。”他仍旧注视着项。

  吴奕樊打量着项,她那毫不矫饰的动作的确与一般做作的女子截然不同,但更吸引他目光的是一旁身着白礼服的羞涩女孩,女孩吹弹可破的白肌肤隐约覆着一层红润,天真无的笑容更是引人汪目。

  “那,另外穿白礼服和黑色礼服的那两位是她的朋友吗?”他提出疑问。

  “嗯,她们是室友兼好友。”余君终于与吴奕樊正视,并回答他的问题。

  “那位穿白色礼服的看起来年纪比她们小很多。”吴奕樊随意道出,话中难掩对江达琮的欣赏之意。

  “你对她有意思?”他直截了当的问。

  “对了,你怎么没过去和她们打招呼?”吴奕樊未作正面回答,反倒问起他来。

  “喔,不,我想在这儿多待一会儿。”他又将视线落在项身上。

  吴奕樊不再追问,干脆径自走向她们。

  “项小姐,你好。”他礼貌的先打个招呼。正专注于评分的三个女人停下了交谈,全转头看向他。

  “请问你是哪位?”项自然的漾起微笑问。

  “我是余氏的副总,也是君的好友,吴奕樊。”他递出自己的名片。

  接过名片,项心想,余君应该没来参加此次盛宴,否则怎会没来和她打个招呼?

  “请问有事吗?”她询问道。

  “喔,不,我只是过来打个招呼,因为听君提起过你。”吴奕樊解释着,而后望向她身后的江云琮。“另外这两位是项小姐的朋友吗?”

  项了然一笑,原来他是有目的的。

  “是啊!她们是我的合伙人,也是室友和好友。”

  “可以为我介绍一下吗?”他道出自己的本意。

  “当然,你想认识哪一位?”项直截了当的问。

  “呃?”吴奕樊一愣,接着老实回答“我想认识一下穿白礼服的这位小姐。”

  项回头对江云淙使了个眼色。哎!又一个男人栽在子琮手里了。

  “那么我觉得你应该自己去问她比较好。”她说完便走向慕尘玲,两人又吃起东西来。

  吴奕樊先是呆了呆,但随即恢复风倜傥的模样,走向江云琮。

  “小姐,你好,在下吴奕樊。”他再次递出名片。

  “你好。”收下名片,江达琮脸上还是老字号的天真笑容。

  见她没啥反应,他干脆自动询问“请问小姐芳名?”

  “噢。”江云琮也递出自己的名片。“小女子乃江云琮是也。”她学他古里古气的说法。

  听闻他们交谈的项和慕尘玲在后头吃吃偷笑起来。什么“在下”、“小女子”的。不知情的人还当他们在演古装连续剧呢!

  吴奕樊的脸红了起来,想他平时风非常,却在此时吃了瘪,教他怎不感到尴尬?

  “吴先生,”江云琮很有良心的为他找话题“你怎会想要结识我?”

  “不瞒你说,我是见江小姐清新可人,有脱俗之美,想多了解江小姐。”

  “喔?是吗?”她虽面笑容,但却起了戒心,这不会又是个纨子弟吧?

  “不知江小姐芳龄是…”吴奕樊提出了疑惑,他总觉得她实际年龄应该比表面上看起来成许多。

  失礼、失礼、真失礼,这位仁兄不晓得年龄是女人的秘密吗?江云琮在心中叹了口气。

  “吴先生认为我看起来像几岁?”她对此人并没多大好感,决定好好耍他一番。

  “嗯…我觉得江小姐看起来应该不二十岁,但是依我猜测,江小姐应该有二十三、四岁吧?”他说出自己的推想。

  项和慕尘玲差点在一旁偷笑到肚子筋。二十三、四岁?天哪!果然是毁在子琮那该死的BabyFace上。

  “那么,请问吴先生的年龄是…”江云琮未作正面回答,反倒问起吴奕樊。

  “我?”他没料到她会有此一问,不怔住。

  “是啊。”江云琮又齿一笑“你先回答我,我再告诉你。”

  “噢,我今年二十七岁。”吴奕樊的话中带有些许傲气,以他二十七岁就能当上余氏副总实属不易。与他相差六岁的余君是他大学同科系的学长,当初他进余氏是余君开见他有才能,而慢慢提拔他至今地位,两人并且成了死哥儿们。

  “二十七岁啊?”江云琮转过头,向两位好友使了个坏坏的笑容,才又与他正视。“那叫声大姐吧。”

  “啊?”他像是未听清楚般,张大了嘴思索她话中之意。

  “我二十八岁了,吴弟弟。”江云琮故意在“弟弟”两字加重语气。“对不起,失陪了。”

  不管仍处于呆愣之中的吴奕樊,她转身拉起项与慕尘玲的手远离他。

  “子琮,你是怎么了?竟然自个儿承认你的年龄,你不是最喜欢戏人家的吗?”项好奇的问。“我一看他就讨厌,一副自认为风潇洒的模样。”江云琮道出自己改变作风的原因。

  “喔!反正你就是只喜欢那些纯情小男生啦!”慕尘玲干脆替她明说。

  “哇,子玲,你好了解我喔!好感动。”江云琮一脸崇拜至极的模样,整个人倚靠在慕尘玲怀里。“你们好过分,忘了我的存在吗?”项拧眉泣的抗议。

  “好,别伤心,我‘惜惜’,来,这一边让你靠。”慕尘玲作势为她拭去隐形的泪水,还让出另外一边的肩膀给她。

  正当三人玩得开心,突然传来一声夹杂惊喜意味的呼叫。

  “咦,这不是朴林月三位美丽的女老板吗?”

  闻声,三人马上停止演戏,望向出声者。

  原来是某家公司经理级人物发现了她们,而经他的大嗓门一嚷,已经有不少位男士盯着她们看,因为他们都是朴林月的常客,时常带女伴去采购服饰。

  不消几秒,她们便被数位男子分别包围住,其中不乏大企业的小开,或是和什么财团有亲戚关系的少爷,都对她们三人颇有好感。

  项被三、四个男人围住,他们吱吱喳喳的令她完全不上嘴。

  “项小姐,原来你也出席这次盛宴,原本我还想请你当我的女伴呢!”其中一人笑的说。

  “项小姐,待会儿赏个脸和我跳支舞吧?”另一人也开口。

  “唉,项小姐说什么也该先和我跳才对。”一人直接将项顺势一拉,她一个踉跄,跌入他怀中。三位公子哥儿吵起嘴来,并乘机对项脚、吃吃豆腐,每个人都仗着自个儿家里有钱有势,又是朴林月的常客,迫她与他们共舞一曲。

  项夹在其中,得罪哪个都不对,只能脸上干笑,心里暗自着急。

  “她决定要和我跳舞了。”

  后上方突然传来冷冷的一句话,只见三位公子哥儿猛然噤声。

  项甚至未看见“救命恩人”的脸,便被带入舞池。

  他强制的搂住她,带着她随着音乐舞动身体。

  项这时才得以看见他的面貌。“余君?!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儿?”她非常意外,刚刚还以为他没出席此次盛会呢!

  “怎么,我不该在这里吗?”余君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他此刻的心情。

  “呃,不,以你的身份地位当然应该出席。我会这么说是因为方才我只见到你提过的那位好友吴奕樊,以为你今天没来啊。”项解释道。“对了,你刚刚的脸色一定很难看,对不对?我看那三个人的脸都快吓绿了。”

  她偷偷回头瞧了他们一眼,看他们仍是一副气急败坏、槌顿足的模样,她忍不住偷笑。

  她回过头与余君正视,发现他仍是面无表情,一丝笑意也没有。

  “喂,你怎么啦?”项小心翼翼的问“为什么不说话?”

  “应该轮到你说吧。”他只开口丢出这没头没尾的话。

  “嘎?什么?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你又是怎么来这的?”他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直接发问。

  “我?我和子淙、子玲她们一起来的啊。”项奇怪的看着他,疑惑他为何这么问她。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问你以什么身份出席此次盛会?这是企业界的应酬场合,根本与你们朴林月服饰店扯不上任何关系。”余君的眉头纠结在一块儿,他头一次对女人如此关注。

  “喔,原来你是问这个,就是今个儿的少主人,方晟禹,他喜欢我…”

  “喜欢你?!”他不自觉提高了音量。

  “喂,你小声点,我又还没说完,你什么嘴?我是说他喜欢我们家子琮,你知道子琮她天生BabyEace,明明是我们三人中年纪最老的,却还常收到高中男生写的情书,真是没天理。”一谈及好友,项开始说个没完没了。

  余君一听,心中大大的松了口气,不知为何,他似乎愈来愈在意有关她的一切,难道他对项真有特殊的感觉?

  “你知道吗?你那个好友吴奕樊也喜欢子琮耶!”

  “是吗?”

  见他心不在焉,她又盯着他瞧。

  “你…是不是还有话问我?”她见他神色有异,干脆明问。

  余君的双眸直直望入她眼底。“刚刚那些人是谁?”他问得直接。

  项眯起了眼打量他。

  “为什么我觉得你这问话,质疑的意味重的?”

  “我想知道。”他坚决的道。

  “好吧,他们只不过是朴林月的常客,常带一些‘妹妹’、‘表妹’、‘堂妹’的来我们店里挑选服饰。”她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

  “可是你允许他们对你脚。”余君不甚高兴的指控。

  项蓦然脸一沉“有吗?”

  瞧她脸色骤变,余君搂住她的手又更箍紧了些,想传递给她些许温暖。

  “而且我又能怎样?我能大喊**吗?倒是你,”项故意不再谈及不愉快的事,恢复了笑意猛盯着他瞧“你为什么突然这么关心我啊?”

  “我?”他思考了会儿才道:“我不太喜欢和女人相处,而你,是我惟一谈得来的朋友。”

  “喔,那我是不是该说,真是荣幸之至呢?”项顽皮的冲着他一笑“OK,不说这个了,很谢谢你刚刚替我解围。”

  “那不算什么。”

  “对你来说也许如此,但对我来说可是感激不尽。哈!你好像老在替我解围,瞧上回我和那柜台小姐争吵,也是你适时出现。”

  “是吗?那么,今晚是否让我充当护花使者,由你当我的女伴,免除那些人的扰?”余君低头询问项,认真的表情不像是在说玩笑话。

  “不,这就太委屈你了,别再如此麻烦,我还得去找子玲、子琮呢!她们铁定会用遁法逃脱的,我要去同她们会合了,待会儿见。”道完,项离开他的臂膀,翩然离开舞池。

  他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心想,什么时候自己竟开始有了期待?
上一章   出墙新娘   下一章 ( → )
说爱难王妃笨笨糊涂丫头的舂救命天使现代红侠女火神之女祸水?惑谁躲不掉的情债巧取君心情花
热巴小说网与国内各大小说网站独家合作,提供海量的免费小说和全本小说,本页面为会员朱朱精心整理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出墙新娘》最新章节: 第二章,供广大网友免费在线下载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