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出墙新娘》最新章节: 第三章
热巴小说网
热巴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热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出墙新娘  作者:朱朱 书号:8240  时间:2017-1-28  字数:8102 
上一章   第三章    下一章 ( → )
  当宴会渐入尾声,项、江云琮、慕尘玲三人决定先行走人。

  她们边聊边走向别墅外,打算步行出高级住宅区再招计程车回朴林月。

  “哎,今天没机会介绍余君给你们认识,我觉得他人还算不错啦!下回带你们去见他。”项将被解救的事迹告诉了江云琮和慕尘玲,觉得余君是个值得交往的朋友。

  “子,你应该不会…”江云琮眼神诡异的瞧着她。

  “喂,饭可吃,话可别说,我只是觉得他这朋友值得交往。你明知道我的想法还这样讲,皮在吗?”

  项只顾着和江云琮、慕尘玲聊天,未在意前方,忽然猛地撞上一堵墙。

  “啊,对不起、对不起。”她急忙道歉。

  “迷糊蛋,今天玩得开心吧?”

  温暖熟悉的嗓音传来,令项惊愕的抬头。

  “阿群?啊——怎么是你?”在看清来人后,她先是惊叫一声,然后开心的扑向前,挂在他身上。“你不是说去日本洽公三个月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朱翌群先和江云琮、慕尘玲打个招呼,然后宠溺的回抱项,回答她的问题。

  “公事早办好了,我身为远南的法律顾问,今的盛宴说什么也该来参加,所以才下飞机便赶过来。”他详细说明道。

  “那么今天的宴会你也在场?我都没看见你,好过分哦!都没告诉人家。”项佯装生气,抡起粉拳槌了他口一记。

  “我先前有打电话去朴林月,可是你们都不在。况且我一来就被住,见你也玩得开心,就没去打扰你。”朱翌群一抹温和的笑意挂在嘴边,令人即使想生气也气不了。

  “你既然有看到我,那为什么连打个招呼都吝啬?”项仍是追究着,他们可是好朋友耶!

  “你怎么有这么多问题呢?”他虽如此说,但语气中并无一丝不耐烦。“还生我气啊?我道歉,下回铁定不会如此了。”

  “对呀!子,况且阿群他刚刚也说了,今天他一来就被住,难道有我们陪你还不够吗?”慕尘玲出声为朱翌群说话。

  项微噘起“你们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朱翌群就像项的兄长,在她们三个好友中,就数项一人最渴望有个哥哥依赖,与她的成长背景极为相关。

  “子,晚了,我们该回去了。”江云琮打个呵欠道。

  “对啊,今天阿群也够累了。”慕尘玲也出声附和。

  “没关系,还是让我送你们回朴林月。”朱翌群提议道。

  “OK,”项放下环住他的双臂。“你先送我们回家,明天我再去你家,喝你亲手煮的咖啡。”

  “好,什么都依你。”朱翌群拍拍她的头“我的车就在前面,咱们走吧。”他带领她们走向他的座车。

  不远的后方,一辆黑色宾士轿车内闪着一道诡谲的视线,男人显然非常不愉快,阴沉的脸色显示出他的气愤、疑惑及无奈。

  接着,宾士轿车呼啸离开,刺耳的轮胎声同时表达出车主的极度不悦。

  ?

  余君坐于窗台前,点燃一香烟,盯着它渐渐烧尽才将它丢入烟灰缸,然后又点燃一新的香烟。

  “你怎么啦?香烟不,也犯不着这么点着玩吧?”女子身上仅围了一条浴巾,显然才刚沐浴完,纤细白的双手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游走。

  见他未说话,她干脆跨坐在他腿上,并动手为他解开衬衫的扣子。

  余君仍盯着烟,脑海里除了他刚刚在车上所见的那一幕外,再也没有别的了。

  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她既可以与初见面的他相谈甚,也可以任几个男人对她脚而不出言制止,更可在大庭广众下,极亲密的搂抱那个男人。

  他认得那个男人是远南的专属法律顾问,也是台湾顶尖的律师之一——朱翌群。

  她是如此亲密的主动搂住朱翌群,而对方也毫不避讳的抱着她,那自然的动作仿佛一切都是应该的。

  他气愤的捻熄香烟,同时推开不断地挑逗他的女子,他走至酒柜,倒了一杯酒,将它一饮而尽。“君,你是怎么了嘛?”女子尚未明了暴风雨即将席卷而来,站起来走向他。

  “你走吧。”余君又饮干了一杯酒。

  “你有什么事,可以对我说…”

  她话尚未说完,他突地将酒杯砸在地上“匡啷”一声,酒杯应声碎裂。

  “我叫你走!”他大喊,企图将所有莫名的气愤情绪发出来。

  “什…什么玩意儿嘛!”女子先是一惊,随即窘迫的拿起自己的衣物穿戴整齐“走就走,谁希罕你!”她气愤的走出房间,用力的甩上门。

  余君顿时无力的跌坐在沙发上。

  他到底是怎么了?三十三年来,他从未让自己的情绪这么失控过,项的出现无疑摧毁了他过去的平静生活。他在意她,在意她的一切!此时此刻,如何否认也没有任何用处了,因为他的脑子在在提醒着,他的心思早已全搁在她身上。

  原来风的花心大少,竟也有动真情的一天?

  余君用双手胡乱的抹了抹脸。

  在与她初次见面时,他便已发觉她与一般女子不同,同时也明白,项的出现对他来说,有另一种不同的意义存在。他原以为只是她不矫饰的个性令他有想去探索的冲动,怎知当他一有空闲便开始想着她,有好多次,他几乎冲动的想跑去找她,最后被自己的理智艰难万分的压抑下来。

  今再度见面,他看见了项的另一面,她纯真的笑容依然,但有许多举动却令他百思不得其解。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他不了解她!余君猛然发觉,是呀!他不了解她。虽然初次见面谈了不少话,却未解析过她真正的一面,纵使自己对她有着想更深入了解的冲动,但那又如何?毕竟他不过是项众多朋友之,甚至,他从未真正进入她的生活之中。

  也许该与项来一次深谈吧!也或许他所见到的只是表面罢了,他期盼她不是个随便的女人。

  ?

  项捧着一杯冒烟的咖啡开心的嗅闻着那香醇的咖啡味,落坐在朱翌群身旁。

  “说吧。”她突然丢出一句话,然后慢慢的啜着热咖啡。

  “说什么?”朱翌群挑着眉问。

  “你好迟钝哦!”她搁下咖啡杯,转身侧坐与他相对视。“人家要你好好的再道一次歉。”她孩子气的嘟着嘴说。

  “啊?”他哑然失笑“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因为我生气了。你知道吗?如果你昨天有过来打声招呼,那么在我被欺负时,就可以找你啦!害我被吃豆腐还不能叫苦。”项一脸不悦,期待他接下来的歉语。

  “被欺负?谁?有谁敢欺负你?”朱翌群故意逗着她玩。两个多月没见,他很想她。

  “你好过分!”她槌了他口一拳。“不安慰人家也就算了,还损人家。”她撇过头,佯装不理睬他。

  “好,对不起。”他将她搂进怀中“我逗着你玩的。是谁欺负你了?”

  “就是朴林月的那些顾客嘛!他们竟然故意把我们三个隔开来,哼!又不是玩啥联谊游戏,而且还不要脸的联手吃我豆腐!”项直向他吐苦水。

  “后来呢?”朱翌群继续询问。

  “后来是余氏的总经理出面替我解围的。”

  他微感惊讶“你是说余君?你们认得?”

  “朴林月一直都有向余氏订购服装,上回的订单丢了,是经由余君的帮忙才解决了事情,我是因此而认识他的。”项毫无保留的道出一切。

  “原来如此。”朱翌群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她慧黠的双眸直盯着他瞧“帅哥,我在等你开口耶!”然后再好好敲他一笔。

  “呃?”他先是呆愣一下,随即明白的笑开,然后又恢复一本正经的脸,直直的望着她。“子,对不起。”

  项噗哧一笑,顿时心情也舒坦许多。

  “好吧,我原谅你了,不过,待会的晚餐由你付钱。”一副很讲义气的拍拍他后,她又拿起咖啡喝着。

  “你这鬼灵。”朱翌群轻斥,用手拂她的发。

  望着项,朱翌群脑海中蓦然浮起与她初见面时的情景…

  三年前,他正处于与协议离婚的尴尬时期。

  子与他同是法律系毕业的,相同的行业并无助于他们互相学习,反而产生更多的争吵。也许这段婚姻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因为他的就像是法院里的法官,每件事都必须由她决定、判决他的一切。每天的质问、怀疑、不信任口语一次一次向朱翌群丢掷而来,他虽无任何反驳,但对子已是心灰意冷。

  他所想要的子是个能让他疼爱的女人,偶尔向他撒撒娇,当他面临打击时,能为他打气、加油。可惜他娶了一个女强人,这一切全是空想。

  并非他不想用心经营这段婚姻,但子的态度,总令他无力到想逃避。直至结婚三年后,终于受不住的他提出了离婚。想不到子却敲他竹杠,要他的一半财产当作赡养费,否则就要告他告到破产。

  朱翌群早已觉得无所谓,他所想的,全是尽早结束这段早已残破不堪的婚姻。

  与子签下协议书的那个晚上,他独自到PUB喝酒,不经意的望向舞池,一个身影吸引了他。

  女子身着黑色小可爱及短,外套一件长及小腿肚的薄纱外套,足蹬马靴,长发高扎束成马尾,连双也涂上黑色膏。她狂扭着身子,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冷漠是她给人的感觉。

  然而,真正吸引他的是她的眸子。纵使她看似冷淡无情,但她的眸子却闪着慧黠的光芒,而他深信,那才是她的本

  他喝完酒,便走出PUB,靠在自己的座车上,等待她出来。约莫等了两、三个小时,她出来了,身旁还有两位相同打扮的女孩子,一踏出PUB便相视畅然欢笑,让他见到了她顽皮、纯真的一面。

  而他,做了这辈子最疯狂的事。

  不知哪来的勇气,令他走至她面前。

  “跟我一起住,好吗?”话一出口,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不敢相信自己竟会做出如此不经大脑思考的举动!

  她出了笑容“不行,我的同居人已经在这儿了。”她指指身旁的两位女子。

  这就是他们初次相见的情形。

  现在,项的身份是他的红粉知己,然而他却非常明白,她是喜欢他没错,但并不爱他。她没有哥哥或弟弟,父亲很早便去世了,母亲带着她、姐姐及妹妹改嫁,虽然继父对她们很好,但并未与他像亲生父女般亲近。她一直下意识在找寻能够一辈子疼爱她的男人,但他知道自己不是那个能令她定下来的幸运儿。

  不过,能够如此守护着项,他已心满意足。项可以窝在他怀中将所有事都告诉他,也时常向他撒娇。而当他心情烦闷时,她会用她的笑容、关心来安慰他、陪伴他。

  他们的关系有些暧昧,在项的心中,也许他只是个大哥哥,然而他对她却是截然不同的爱恋。但他只能将所有的爱慕藏在心中,无法表白也不能表白,他生怕若是漏自己的真心,项会因此离开他,他宁愿一辈子守候在她身旁,直到她找到了真正能依靠的人…

  “喂,帅哥,发呆呀?”项的手在朱翌群眼前晃呀晃的,企图唤醒失神的他。

  他回过神“啊?什么?”

  “咖啡都凉了,在想什么?喔——想女孩子哦!”她开玩笑的道。

  “对呀,我想起第一次与你见面时的情景。”朱翌群笑说,拿起早已冷却的咖啡一饮而尽。

  “哇,好快,咱们认识也有三年了。”

  “对啊,我被你欺负了三年。”朱翌群佯装伤感的说。

  “你还说,是我给你这天大的荣幸耶。”她不服气的仰起头。

  “好、好,感谢你的大恩大德。都二十八岁了,还这么孩子气。”朱翌群微笑的揽过她的肩头。

  此时他心中升起自私的想法,如果她找寻不到她所想要的人,那他就可以一辈子守候着她,永远的保护她…

  ?

  朴林月的一楼是店面,二、三楼则是项、江云琮、慕尘玲的居处。

  二楼为客厅、厨房及餐厅。一上二楼即是一间小客房连接着浴室,整排的落地窗用一大片窗帘遮挡住。

  最中间处搁着茶几及沙发,正对着两侧的书柜及电视柜。一旁用及的矮柜围出厨房,置有餐桌、椅子及冰箱。厨房正前方的一隅则是一个小吧台,吧台后酒柜里的酒是她们三人至世界各地游玩时,所带回的战利品。她们并不嗜酒,偶尔兴致来时才会小酌一番。

  三楼是起居室,一上楼亦是正对着浴室,浴室外搁着穿衣镜,以便她们出门时检视自己的穿着打扮。三楼的最右方是一间客房及电脑室,电脑室是专为江云琮设计的,她是一名兼职的小说作家,电脑室专供她写作用。

  电脑室外放着一张三人睡的大,未筑墙壁,只用了一大片长串珠帘隔出她们的卧室范围。珠帘外,与二楼一样有着茶几及沙发和懒骨头,墙壁紧靠着电视柜及音响柜,一旁还放了一台小冰箱。

  此时,她们三人正窝在三楼的沙发上看电视。

  电话声突然响起,江云琮自动站起,走至大旁接起电话。

  “喂,请问找谁?”

  “云琮吗?项在不在?”电话那头传来中年妇人的声音,江云琮知道那是项的母亲。

  “喔,伯母啊,项她在,您等一下喔。”江云琮走向项将手中的无线电话交给她。

  项接过电话走向大,半躺在上。“喂,妈。”

  “项,你明天回草屯一趟。”项妈妈直接道明来电的目的。

  “回草屯?做什么?”项直觉不太对劲,平常她一个月会回家住蚌四、五天,妈可从未主动打电话要求她回家,今天这样的举动令她倍感疑惑。

  “做什么?你还好意思问。有人介绍一位国中的老师要给你认识,明天你回来跟人家吃个饭。”项妈妈言下之意就是要她回去相亲。

  “妈!您是要我回去相亲?”她不提高了音量,江云琮和慕尘玲一听,马上关掉电视,坐到她身侧。

  “干么那么惊讶?大家吃个饭、聊个天有啥关系,况且人家是老师,铁饭碗哪!也是不错的对象啊。”项妈妈开始极力说服女儿。

  “妈,我不要相亲啦!”她神情哀怨的望向江云琮和慕尘玲。

  “为什么不相亲?你瞧瞧你都二十八岁了,却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再不找个对象定下来,过两年你就嫁不出去了。”项妈妈好言相劝,可怜她一把年纪还得为女儿的终身大事心,唉,她觉得自己真命苦。

  “可是妈,我现在没那心思嘛。”项可不敢告诉母亲,这辈子她根本就不想结婚。她从小到大,一向都是听从母亲的意见行事,惟有结婚一事,她不愿轻易妥协。

  “什么叫没那心思?女大当嫁,本来就要找个安定的对象托付终身,你倒是解释什么叫没心思?”项妈妈加重语气。先前项有时候还会带男朋友回家里吃个饭、探望她,可是最近一、两年却没消没息,现在竟然还说没心思?女儿是想急煞她这个妈吗?

  “可…可是我有男朋友了,您叫我怎么回去相亲?”项不得不撒谎,她才不要回去相亲。

  “男朋友?什么时候的事?”项妈妈急切的问。

  “有…有一阵子了,我是觉得…我们的感情还没稳定下来,所以才没告诉您。”项面的扯谎,虽然不该欺骗,但她没有别的法子。

  “他人怎么样?是做什么的?对你好不好啊?”项妈妈根本不管相亲的事了,急急的询问她。

  “妈,您先别管那么多了,要不过阵子我…我再带他回家给您看看,好不好?”她暂时也只能用缓兵之计了,虽然她那“男朋友”根本连个影子都没有。

  “过阵子?好,可别又拖时间哪。”项妈妈提醒着。既然女儿已经有了男朋友,那她也不用再担心了。

  “不会啦!”项干笑几声。“您放心好了。那明天我可以不用回去吧?”她马上贼贼的问。

  “不行。”项妈妈一声否定,粉碎了她的梦想。“都和人家约好时间了,反正大家个朋友也无妨,你明天就回草屯,别再讨价还价。况且,我又还没亲眼见到你的男朋友。”项妈妈在电话那头撇撇,谁知道女儿是不是扯谎想要身?

  “啊——”半站起的项顿时像了气的皮球似的瘫躺在上,讲了半天,她还是得回去相亲。

  “啊什么啊?当初我真不该答应让你去台中住,你看看你们三个,都二十八岁了还不懂得为自己的幸福着想,硬要开个什么服饰店,搞得三个人就这么一直单身,也不想想自己家里的人会不会担心。

  “像你姐姐也是晚婚,现在连你也要我心。你妹妹都已经有固定的男朋友了,你却要我为你忙来忙去的,我老了耶!可不可以让我好好的享享清福?我不要求什么,只要你赶快嫁人,过着安定的生活就好了。”项妈妈忍不住又数落了一长串。

  “好啦!妈,我知道了,我明天会回草屯一趟啦!”她翻翻白眼。

  “那就好。”

  项才挂上电话,江云琮和慕尘玲便迫不及待的问:“怎么了?”

  “哎!明天还是得回草屯去相亲。”她整个人瘫在上,实在不知如何形容这复杂的心情。

  “又被婚了?那你要怎么做?”江云琮被她的情绪感染,蹙着眉问。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最糟糕的是,我竟然扯谎说我有男朋友了,现在叫我去哪生个男朋友出来?”早知道她就不那么说了。

  “那你都说有男朋友了,伯母她还要你回去相亲?”慕尘玲握住她的手,见她如此,自己也不好过。

  “我妈她又还没见到我那个掰出来的男朋友,难免会心生怀疑,况且她实在是替我着急,能多认识几位朋友,她觉得无妨。”

  现下是绝对不能拆穿谎言的,若向妈坦诚自己其实没有男朋友,那么妈一定会再安排一堆相亲,届时不将她搞得昏天暗地、晕头转向才怪呢。

  “对了,阿群!子,你可以叫阿群帮你啊!”慕尘玲突然想起朱翌群“叫阿群假装是你男朋友,他不会拒绝的。”

  “我当然知道阿群不会拒绝我。”项坐起身“但我不能找他呀!我…你们应该看得出他对我的感情,那已不只是宠溺妹妹那般,我已经无以回报,现在也只能尽量保持原状,怎么能再要求他帮我?否则我会欠他更多,更怕他会愈陷愈深,最后朋友也没得做。”项猛摇头,否决这提议。

  三人一起陷入沉思。

  良久,江云琮打破沉寂“那么现在应该怎么办?”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项吁了口气“我明天回草屯再探探我妈的想法。”

  江云琮考量了会儿,才道:“其实我觉得你老实跟伯母说明你的想法会比较好,毕竟,让她了解之后,她也才不会又要你去相亲。”

  “我也有同感。”慕尘玲附和道。

  “可是我不能说啊!到时候也许她会止我再与你们同住,若是如此,那么我宁可继续隐瞒一生不嫁的想法。况且,我也不想让我妈担心,若她知道我不想结婚,会承受不住的,就先这样吧。”项紧紧的抱住江云琮及慕尘玲。

  一生之中,能觅得一位真正的知己实属不易,更何况她一次拥有了两位如此贴心的好姐妹,她们曾互许承诺,一生一世都要生活在一起,谁也别想毁坏她们的誓言,不管是任何的人、事、物都不能。
上一章   出墙新娘   下一章 ( → )
说爱难王妃笨笨糊涂丫头的舂救命天使现代红侠女火神之女祸水?惑谁躲不掉的情债巧取君心情花
热巴小说网与国内各大小说网站独家合作,提供海量的免费小说和全本小说,本页面为会员朱朱精心整理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出墙新娘》最新章节: 第三章,供广大网友免费在线下载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