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出墙新娘》最新章节: 第五章
热巴小说网
热巴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热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出墙新娘  作者:朱朱 书号:8240  时间:2017-1-28  字数:8818 
上一章   第五章    下一章 ( → )
  项走进Story西餐厅,也就是她初次与余君用餐的那间义大利餐厅。

  她环视餐厅一圈,惊讶地发现余君已在里头等待。她提早在约定时间前的二十分钟到达,没想到他比她更早,心中对他的赞赏不又多了几分。

  项是那种从不迟到的人,除非真的不得已被事情牵绊住。不迟到的人,通常也不喜欢别人迟到,今余君早到的行为令她有一种感觉,未来他们之间的相处一定会融洽的。

  “你早到了。”项走到他对面坐下。

  “你不也是吗?”他微笑说。“对了,怎么会突然想请我吃饭?”

  她喝了一口水“上次你请我在这儿吃了顿饭,现在换我回请你嘛。”

  “是吗?你也太客气了吧,都说咱们是朋友了,还谈什么回请呢?这样一来一往,岂不永远没完没了?”

  “也不是啦!”项尴尬的笑了笑“其实…我今天最主要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商量一件事?”余君纳闷,心想,若是公事,项应该找服装部的负责人商量,倘若是私事,那么又是什么事?

  “嗯。”她点了点头“我们先用餐好吗?等用完餐,我再和你说。”

  “这么神秘?”他挑了挑眉,打趣的说:“可不可以透一下呢?”

  项教他逗笑了,随即她故意板起脸,表情严肃“不行!”

  两人相视而笑,然后各自点了餐。

  用完餐后,项轻啜了口红酒,犹豫了会儿才开口。

  “嗯…等我说出这件事后,如果你觉得非常荒谬的话,请你坦白告诉我,若你想拒绝的话,也请你明说,好吗?”她先行声明,表示她不会强人所难。

  “一定得如此严肃吗?”余君不也感染了她的紧张。

  “总得先说明嘛!我可不会迫你。”项嘟着嘴。

  “嗯,那么你说吧。”他一副已做好心理准备的样子。

  “这件事呢…”她不知如何开口“我想,我先这么问好了。你既然被世伯婚,那么你有没有想过就干脆结婚,免得你世怕担心呢?”

  “我当然不想让世伯老是为我担心,但是,结婚?”他停顿了会儿才道:“你知道的,我不能结婚哪。”

  “所以啦,我想到了一个办法。”项一脸自豪,恍若自己多么聪明绝顶。

  “办法?什么办法?”余君心跳漏了几拍,她该不会想介绍什么绝世大美女给他认识吧?

  才想着,他又倏地一惊。奇怪!他怎会害怕她介绍女人给他认识呢?他不是最风的吗?接着他又猛然发觉,自从认识项后,他便不再碰女人,而对女人主动的勾引,他更是厌恶到极点。

  “嗯…你相信我吗?”她故意吊他的胃口。

  “相信啊,为何问这问题?”

  “那好,既然你相信我,那么,你愿意跟我假结婚吗?”项的双眸眯成两轮弯月,心中是期待的看着他。

  余君呆愣住了。什么?他没听错吧?

  “与…与你假结婚?”

  “对,没错。”项再次肯定的点头“你呢,是不能结婚却被迫,而我呢,是不想结婚而被迫。若你和我两人假结婚的话,可说是一举数得——你世伯和我母亲不用再心,而我知道你的事,所以你能放心去过你的生活,至于我,仍和之前一样是自由身,想想,这不是值得一试的吗?”

  余君沉思,倘若他真的是同恋,那么假结婚的确是很好的点子,但他是正常的男人呀,而且何谓过他的生活?像从前一般放吗?

  “你…觉得如何呢?”她小心翼翼的问。

  余君心中挣扎,现下绝不能对项坦承他并非同恋,那么,他该将计就计的娶项吗?后她若发现实情,又会有什么反应呢?该死的,他的确有着私心,因为他真的想娶她,绝非一时冲动,而是心甘情愿牺牲他黄金单身汉的身份。

  “呃!我说过我不会迫你的,若你感到为难,此事就算了,顶多我另外想法子喽!”项又再次说明。倘若与他“易”不成,她希望至少彼此都还是朋友,不会因这件事闹得不愉快。

  “另外想法子?什么法子?”余君蓦然紧张起来,难道她会找别人假结婚?找…朱翌群吗?“不知道,我还没想到。”她坦白的道,目前这是她想出最的方法了。

  “其实…”他又低头沉思了会儿“你这法子不错,况且对我们两人的情况都有利,更能解除你我长辈的忧虑,我想,是值得一试的。”

  余君决定了,就这么将计就计吧!项是惟一一个不会令他对结婚心生排拒的人,那么他就来尝尝婚姻生活是怎样的滋味吧!纵使…这不过是场假婚姻罢了。

  “你的意思是答应了?”项惊喜的问。其实她一直不太敢奢望他会答应,毕竟他们不过仅有数面之缘,但他竟然答应了!

  “如你所说,若我们都能得到我们要的生活,如此一试又何妨呢?”

  “嗯、嗯。”她点头如捣蒜。

  余君执起酒杯。“那么我们互敬一杯吧!”

  项也举起酒杯。“祝我们合作愉快!”

  ?

  “阿群。”项漾笑容出现在朱翌群的住处。

  朱翌群从成堆的厚重书籍中抬起头来。

  “怎么今天心情这么好啊?”他嘴角仍挂着惯有的温柔笑容。

  她微笑走向他。看见他面前成堆的书籍,她嘟起嘴“你在忙啊?”

  “不。”朱翌群阖上厚重的书本“我在看一些刚买的书。有事要跟我说吗?”

  她绞着手“嗯。”他站起来走至她身旁“什么事呢?”

  “是…”项故意拖长声音卖关子。

  “什么事啊?瞧你神秘兮兮的。”朱翌群的好奇心完全被挑起,想知道她究竟要说什么。

  她神秘的笑了两声才道“我、要、结、婚、了。”

  “嘎?”他不可置信的伸手捉住她的双肩“你说什么?”天啊!这代表什么?他不可能拥有她了吗?

  由于他从未有如此失控的举动,项登时愣住了。

  她赶紧说:“是假的,假结婚啦!”

  “假结婚?”朱翌群蹙起双眉,不解的问。

  “嗯。你知道的,我妈她不断的我相亲、结婚,我没有法子,只好以假结婚欺骗她。虽然这很不孝,但是,我也不能让那张没有任何用处的纸束缚一生,不是吗?”她解释着。

  “那么…和谁?和谁假结婚?”他亟隐藏自己澎湃不已的心情,但暗哑低沉的声音出卖了他。

  项侧首偷看朱翌群,发现了他的悲伤。她明白,即使言明只是假结婚,阿群也会认为遭受伤害,但他们之间只是朋友而已,再无其他。

  “和余君。”

  “余君?”他再度皱起双眉“为什么呢?你们不是才刚认识吗?他又怎会答应你呢?”

  “因为他也不能结婚啊!”她一时情急,险些全盘说出。

  他咄咄问“不能结婚?那他又为何要与你假结婚?”

  “我…”项咬了咬下“我…我是说,他不想结婚。”

  “不想结婚?是他告诉你的吗?”朱翌群心中一团,不解为何项要和余君假结婚,他们甚至才认识一个月左右,她了解余君吗?他可是风的花心大少耶!

  “你不要用那种律师质问人的口气问我嘛!”她嘟着嘴,受不了他的一再问。“不要再我了,我会这么做又不是没原因的,你应该了解才是啊。”

  “子,抱歉。”他紧紧地抱住她“我是太担心你了,你甚至未完全认识余君,怎能轻易与他假结婚呢?”

  “阿群,有些事,我…我不能完全告诉你,因为我答应过不说出去的,所以请你别我。”项抬起头,出一抹微笑“我还是你的朋友啊!”朱翌群放开她,走至窗台望向窗外。“子,其实只要你跟我说,我一样能帮你。”

  “不行。”项故意语气轻松的说:“我怕你会爱上我!”

  “已经…来不及了。”他略显感伤的道。

  她沉默了会儿,随即又出灿烂的笑容。“所以喽,为了避免你愈陷愈深,我只好找别人假结婚啦!”

  他鼻子一酸,不知在何时模糊了视线。他原想私心的一辈子守住她,虽然这不过是假结婚,但他却有种仿佛将失去她的感觉,为什么他不是子所等待的人呢?他愿意一辈子守在她身旁,他愿意呀!为什么到头来还是捉不住她的心?

  朱翌群猛地一转身,再度紧紧地抱住项,几乎要将她整个人膛。

  “子,我究竟该怎么跟你说呢?我又要怎么样才能让你明白呢?我…”

  “阿群。”项阻止他再开口“不要说了,我明白,我都知道。”

  朱翌群无语,他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无法挽回了。

  “阿群,我还是你的子啊,当你心情不好时,仍可以找我谈天,而当我有任何委屈时,我还是会找你诉苦,我们之间还是跟从前一样,不是吗?”项回搂他一下,想给他温暖。

  但是,子,为何我强烈觉得一切都将改变?朱翌群在心中问着。

  ?

  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成为“某太太”而今,她更是多了一个称谓——总裁夫人。

  今天是她和余君的婚礼,也是余君升为余氏企业集团总裁的日子。

  当初项告诉母亲她要与余君结婚时,震惊了全家上下。项妈妈认为豪门一入深似海,而项家不过是平凡人家,实在不该与企业家族有所牵扯,所以,项妈妈并未答应让项嫁人余家。

  后来,余君的一次登门造访改变了项妈妈的想法。原因无他,因为她看见他眼中透出对项的爱意,以及他诚恳的态度,于是放心的把女儿托付给他。

  婚礼的一切快速的筹备着,虽是假结婚,但一切该有的程序却毫不含糊。发喜帖、送喜饼、拍婚纱照…许多琐碎的事情让项几乎忙得连息的时间都没有,而今盛大的婚礼更是令她晕头转向。

  各大传播媒体记者争相报导,许多企业界有名的人士也出席这场婚宴。头一次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项感到不知所措,只得跟着余君到处打招呼,笑容维持了一整天,几乎要僵掉了。

  结束了忙碌的一天,项坐在新房里的梳妆台前,怔怔的望着镜中的自己。

  累!是她此刻惟一的感觉。

  天啊,也不过是假结婚,竟然还如此繁忙累人。看镜中的自己一脸憔悴,再也挤不出任何笑容,脑中盘旋的仍是今天一整紧凑的行程片断。

  “累坏了吧?”余君走入新房,来到项身后。

  “我简直连换下这套婚纱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感到全身无力。

  他打趣道:“是吗?那要不要我帮你呢?”

  “呵、呵。”项皮笑不笑的说“真是谢谢你啦,还是别麻烦了。”

  “那你先去沐浴,再好好睡一觉吧。”见她一副筋疲力尽的模样,他忍不住轻笑了几声。

  “你先去好了,我现在连走到浴室去都觉得懒。”她的眼皮几乎要阖上了。

  余君爱怜的盯着她好一会儿,才步入浴室。

  沐浴完后,他套着睡袍走出来,见到项已趴在梳妆台上睡着了。

  看来她真的是累坏了。

  他轻轻的拍拍她,唤着她“子,子,先起来冲个澡再睡吧。”

  项慢慢坐直身子,睡眼惺忪的望着前方。

  “嗯!我不想起来嘛!”她孩子气的耍赖。

  “乖,先去冲澡再睡,好吗?”他像哄小孩般的柔声道。

  项扁着嘴,极不情愿的拖着沉重的脚步进浴室。

  余君看着头上挂着的巨幅婚纱照,不敢相信他真的结婚了。

  向来最不屑于婚姻的他竟然结婚了!子真的改变了他。之前,他一直不愿多去了解女人,因为他认为女人不过是单纯、黏人的动物罢了,然而子的出现却改变了他的想法。纵使他并不了解她,但却心甘情愿娶她。

  项走出浴室,冲澡过的她感觉较清醒些,也轻松许多。

  余君拿着枕头与被子,走到她身前。

  “晚安,我去书房睡。”说完,他便要打开房门。

  “等等!”她唤住他。

  他回头轻声问:“还有事吗?”

  “嗯,今天不是有客人住在这儿吗?像是吴奕樊,还有邱伯伯,你去睡书房,不会被人说话吗?我想咱们还是睡主卧房,我睡沙发,如何?”项设想周到的说道。

  “说的也是。不过,你睡我,睡沙发。”

  “不,你是主人,怎么可以让你睡沙发?”

  “怎么这么说?你是女人,我是男人,而且,做主人的我必须让你有‘宾至如归’的感觉才对,不是吗?”他走到长沙发前,放下枕头、棉被。

  “委屈你…也谢谢你了。”项感动的齿一笑。

  “别说这些了,睡吧,晚安。”

  “晚安。”

  项因经历忙碌的一天,很快就睡着了。但余君却彻夜辗转难眠,时而发呆,时而盯着项早已睡的脸庞。

  ?

  翌清晨,余君轻唤着项。

  “子,子,起了。”

  原本打算让她再睡久些,可是又怕她若睡到上三竿,届时早餐、中餐一起吃,对身体不大好,所以他决定先唤她起来吃早点。

  见她毫无反应,他轻拍她的肩。

  “子,起来了,子…”

  项发出呻声,转过身随手一挥,拍掉了余君的手,像是在梦呓,也像是抗议突来的吵闹般咕哝道:“阿群,不要吵我…”随即又沉稳的进入梦乡。

  余君的手僵在半空中,一把无名火在腔熊熊的燃烧起来。

  阿群?是朱翌群吗?方才她唤得如此自然,难不成他们曾一起生活过?

  脑中不停的上演令人气愤的景象,浓浓的醋意及妒意充在余君心中。他这才发现自己不了解她,更不知道她之前的生活,许多疑问不停的对他造成冲击。

  手握成拳重击了下墙壁,他压抑腔怒火走出房间,并用力甩上门。

  “砰”的一声,令项惊醒了过来。

  她眨眨眼睛,环顾四周,努力由涣散的思绪中拼凑出现下状况。噢,她想起来自己昨天结婚了,这房间是余君的。

  她又再一次看看四周,没看到人,那么刚刚出去的那个人想必是他。她没好气的想,真是没礼貌!必门关得那么大声,吵醒了她。

  项翻了个身,找到一个最舒适的姿势,打算来个例行。这是她的习惯,若她必须在八点起的话,那她会将闹钟拨早半个小时,然后赖赖到八点她才会下。不过她赖可不是因为贪睡,她是躺在上思索着今天有何事要忙,或是想一些琐事。

  此刻的她窝在棉被中想着,待会儿得去和余君说一声,她要回朴林月住上十天半个月。哈,可能没有子像她这般,新婚头一天就不在家中住。不过这是场假婚姻啊!

  想着想着,项突然对余君和吴奕樊之间的恋情感到好奇,她并不排斥所谓的同志,但却很难想象同之间要如何相爱?

  像她与子琮、子玲虽然相亲相爱,但却不是同恋。她们三人相处了十多年,彼此间的情谊早已毋需言语便能心知肚明,许多思想、举动也愈来愈像。

  就以不婚一事来说,若不是因为有子玲的母亲婚姻失败的借镜,令子玲心生畏惧,进而潜移默化的坚定了她及子琮的不婚主张。

  虽然现在她与子琮都已步入婚姻的坟墓,但并没有真正融入结婚生活之中。子琮的丈夫如今不知身在何方,而她的丈夫——余君也不过是名义上的配偶罢了,更何况,他们的婚姻也许根本维持不了多久。

  项心想,待一、两年后找个借口离了婚,然后再告诉母亲自己对婚姻已心生恐惧,一辈子再也不愿碰触婚姻,那时候母亲应该比较能接受她的说法。

  起后,她梳洗一番才走下楼。从管家口中得知,余君根本连一口早餐都没吃,便气冲冲的上班去了。

  她思忖着,为何他会气冲冲?他在生谁的气?该不会是他和吴奕樊之间有啥争执吧?她耸了耸肩,干么管他们那么多?反正又不关她的事。

  迅速吃完早餐,她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准备直接去公司找余君。

  ?

  一步入余氏大厦,柜台小姐便像瞧见什么大人物般肃然起立“总裁夫人好。”

  项对这个称谓虽然极不习惯,仍礼貌的报以一个微笑。

  待进入总裁室,才发现邱老律师也在里头。

  “邱伯伯。”项先打了个招呼。“呃…我不晓得你们在谈话。”

  余君见到她,面部表情又是一僵。

  邱老律师朗的笑了开来“没关系、没关系。”

  他对余君的媳妇儿可是满意到了极点,本来君伙说要结婚之时,他是震惊的,但瞧见了他们小俩口的相处,不难发觉君无形中透出来的爱意。呵,这下他总算了却一桩心事了。

  “好了,君,我先回去了。”邱老律师打算先行离开。

  “邱伯伯,您不多坐会儿吗?”项认为是自己打扰了他们,心中感到很抱歉。

  “不、不,我不打扰你们小俩口,我先回去了。”

  道完,邱老律师便走出总裁室。

  “有事吗?”余君口气不甚好的问。

  “没有,我只是过来告诉你一声,我要回朴林月去。”项平淡的说。

  他的口气仍然冷淡“你打个电话告诉我就成了,何必跑这一趟?”

  奇怪?怎么他那老大不高兴的情绪好像是冲着她来的?她也感到不太高兴。

  “既然顺路,我顺便上来瞧瞧不成吗?”她的口气冷了下来。

  两人大眼瞪小眼,均在心中暗自生气。

  “好,既然这里不我,那我先走了。”项转身便要离开。

  莫名其妙!他心情不好,她就活该倒霉要被他炮轰吗?哼!她可不是呆子。

  “等等。”余君站起身唤住她。

  “有事吗?”她仍板着一张脸。

  他迟疑了会儿“你…什么时候会回余家?”

  “不知道啦,看我心情如何。”转头扮了个鬼脸,项才稍微气消的走出总裁室。

  余君跌坐回椅子上,太阳隐隐地痛了起来。他到底是在做什么?

  总裁室的门再度被打开。

  “喂,你老婆怎么了?瞧她气呼呼的。”吴奕樊仔细盯着他瞧“怎么连你看起来也是一张苦瓜脸?难不成你们吵架了?今天可是你们新婚头一天耶!”

  余君叹了口气“我…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怎么了?当真吵架了?”吴奕樊发觉到事情并不简单,平常根本极少看到君苦着脸,他一直是自信的风才子。

  “我不断地思考着,究竟这么骗她是对还是错。呵!”他苦笑。“她似乎真的没把我当成男人,十分安心的与我同睡一间房,而今早我唤她起时,她口中唤的却是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哇!老兄,你真的为她倾倒了吗?”吴奕樊不可置信的盯着他瞧“你知不知道你完全变了个样?你以前不会这样的。”

  “我不晓得,反正我就是十分在意她,这是事实。”

  “那么你干脆向她坦承好了,也省得害我不但追不到江云琮,还得背负着想脚踏两条船的罪名。”吴奕樊忍不住抱怨,这件事害他每回约江云琮都吃闭门羹,呕毙了!

  “可是我又担心,若真告诉她实情,后果会更不堪设想,倘若她因此离我而去,那…”余君屏住气息,不敢再想下去。

  “听着,君。”吴奕樊与他正视“你得搞清楚,现在你和她是在进行一场易,你们并非真的夫。当初你一时恶作剧而扯了谎,如今你无论是要坦承或是圆这个谎都是两难。你必须明白,是你让她相信你是同恋,她理所当然的也不会爱上你,而若她另外有要好的男朋友,那更是应该的。”

  余君咬咬牙。奕樊说的没错,他们之间仅是一场易,他有何权力束缚子?

  “而且,你也没理由气项,跟她呕气,这样只会让你们之间的气氛更僵,何必呢?如果你不愿见到一个你完全不了解的她,不想见她周旋在别的男人之间,那么你必须做的就是坦承,当然,前提是你必须能接受之后种种可能发生的结果,包括——她的离去。”吴奕樊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说真格的,君是他的好兄弟,见君如此落寞,他实在于心不忍。只是,今的尴尬局面早已造成,想挽回或重新再来都是不可能的了。他所能做的,也只是给他意见,并适时的安慰罢了。

  “所以,我才一直犹豫着该怎么做。既怕坦白后她会离去,也怕这个谎拖愈久,她之后的反弹愈大。我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余君气的面容反映在玻璃窗上。

  谁能给他正确的指示,教他如何做才能两全其美?他愈想心中愈是痛苦。
上一章   出墙新娘   下一章 ( → )
说爱难王妃笨笨糊涂丫头的舂救命天使现代红侠女火神之女祸水?惑谁躲不掉的情债巧取君心情花
热巴小说网与国内各大小说网站独家合作,提供海量的免费小说和全本小说,本页面为会员朱朱精心整理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出墙新娘》最新章节: 第五章,供广大网友免费在线下载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