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出墙新娘》最新章节: 第六章
热巴小说网
热巴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热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出墙新娘  作者:朱朱 书号:8240  时间:2017-1-28  字数:8613 
上一章   第六章    下一章 ( → )
  “哈罗,我逃婚回来喽!”项一进朴林月,便生怕有人不知道她回来似的大声嚷嚷。

  她才走入店里搁下自己的东西,突然一个熟悉并充惊讶的声音猛然响起——

  “二姐!”

  项一凝神,随即讶异的抬起头。“项如?你怎么在这儿?”

  “那你又为何在这里?”项如并未回答,反倒反问起她“今天是你新婚头一天耶,你怎么说你逃婚回来?”

  “噢,真没幽默感,开个玩笑不行吗?”项受不了似的翻个白眼,暗自庆幸自己转得快。

  “子,你小妹和同学约好下午一道去看电影,提早过来看看我们,刚刚她还说要去余家找你呢。”江云琮替项如说明。

  “二姐,你没和姐夫去度月吗?为什么新婚头一天就来上班?”项如好奇不已的询问。

  “奇怪,你很讨厌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项赏了她一记白眼“我又不是没出过国,度啥月?况且…君他也忙得很。”

  “可是你现在是总裁夫人,可以不用继续上班了嘛。”项如不以为然的蹙起居。

  “拜托!”慕尘玲此时终于站出来说话“项如,你也太不了解你二姐了吧?她是为了总裁夫人头衔才嫁的吗?经营朴林月是我们的工作,更是我们的兴趣,你要是叫你老姐闷在家里,她不发疯才怪。”

  “嗯,还是子琮、子玲了解我,你这小妹真是做假的。”项感慨的说。

  “人家是羡慕你呀!”项如嘟着嘴“你看看,姐夫家有钱不说,人又长得帅,还是总裁耶!许多人想都不敢想的。像昨天的婚礼有那么多记者争相报导,还上了电视,天哪,要换成是我,早就乐翻了。”

  “是是是,你这样滔滔不绝的讲话,不累吗?”项简直快被她给打败了。“羡慕我,你不会也去钓个金婿?当心你这话传到你男朋友耳里!有钱又不是万能的。”

  “有钱不是万能,没钱却是万万不能啊!”项如反驳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非得这么现实吗?要一堆金山银山、钻石宝矿有何用?生活过得去就好,现在你和你男朋友不也愉快的吗?”项适时的对小妹说教,项如就是把钱看得太重了。

  “可是有钱真的是比较好嘛!”

  “好了,我不想再多费舌跟你说这些,你快走吧,不要妨碍我们营业。”项毫不客气的下逐客令。

  “人家来看你,你还那么凶。”项如不服气的扁起嘴。

  “好,别来这套了,去看你的电影吧,小姐!”项动手将她推出朴林月。

  “子琮姐,子玲姐,拜拜!”项如用力挥手与她们道再见,才甘心的离开朴林月。

  “真受不了!”项叹了口气,倒入单人沙发中。

  项如从小就很外向,也叛逆得紧,是家中最令人头疼的孩子。所幸现在长大了,变得比较会想,不过仍无法改掉那疯疯癫癫的个性。

  “子,昨天忙坏了吧?”慕尘玲坐到她身旁。

  “嗯。”项点了点头“昨天真的累坏了,而今天早上余君也不知道哪筋不对,竟然摆脸色给我看。哼!我又没惹到他。”

  “摆脸色给你看?”江云琮不明白。“怎么会这样?”

  “我哪知道呀?可能是和吴奕樊吵架了吧。”项推测着,也许是因为吴奕樊无法接受他们假结婚,所以两人起了争执,导致余君心情不好吧。

  “子,那一切都还好吧?”慕尘玲关心的问。

  “还算不错,不过我不大习惯让人伺候着,还是住这儿自在多了。”

  余家有管家和许多仆人,让她觉得像是被人监视着,一点儿自由也没有。

  “这儿有我和子琮‘照顾’你就够了嘛!”慕尘玲嘻皮笑脸的道。

  “别闹了,我想我会回来住蚌十天半个月。”

  “嗯。”江云琮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拿起桌上的行事历转向项。“对了,那么这个月底和桑妮服饰公司谈合约,就让你去好不好?”

  项取饼行事历来看。“没问题,晚上七点吗?”

  “对。那天有位弟弟要请我吃饭,子玲也早已和刘笃铭约好了,所以才由你去。”江云琮解释道。“OK”项看了看壁钟“快十点了,准备开店吧!”

  ?

  工作的充实感,让日子飞快的过去,今晚项与桑妮服饰所指派的常经理约在餐厅内谈订货合约的问题。

  “这是合约书,请你过目。”她将合约书递给他。

  “等等,先别急嘛!项老板…哦,不,现在应该称呼你总裁夫人了。”常经理嘴角挂着一抹的笑。

  “不,常经理,你还是以我原来的姓称呼我好了。”项连忙道。桑妮服饰的合约其实不怎么好谈,而常经理更是难,他总是顾左右而言他,要谈好合约总得花上好些时间。

  “不不不,现在总裁夫人身份可不同了,只是余总裁怎么还让你在外头工作?他该让你在家中好好享福才是嘛!”常经理语带讥讽。

  “这份工作是我的兴趣,与他无关。”项声明道。

  “嗯,好!”他突然大喝一声“我欣赏项老板的个性!来,咱们先喝一杯。”他倒了杯七分的酒递给项。

  “对不起,常经理。”她将酒推了回去“我酒量不太好。咱们先来谈谈合约问题好吗?”

  “唉——项老板,别这么扫兴,来,你先喝杯酒,咱们再开始谈。”常经理又将酒递了过去。

  项接过酒杯,犹豫着该不该喝,硬下心将酒一饮而尽,才发现这酒辛辣得很。

  “咳咳咳…”“小心、小心,呛着了吗?”常经理借替她拍背,一双手不安分的在她背上游走。

  她用力拨开他的手。“我没事了,我们可以开始谈合约了吗?”

  “噢,好的。”常经理的脸上又是一抹的笑。

  两人才谈了会儿,项发觉自己的身子及脸开始发烫,头也昏昏沉沉的。她向来酒量就不大好,有时在家中与子琮、子玲调杯淡酒喝就已经微醺,何况是刚刚那杯烈酒。

  好不容易终于撑到签完约,她又被常经理灌了半杯酒,太阳处已隐隐作痛。

  “谢谢常经理,合作愉快。”项伸出柔荑与他一握。

  呼!终于签定了。她站起身,忽然眼前一黑令她又跌坐回去。

  “哎呀,项老板你怎么了?”常经理将手搭在她肩上,嘴角勾起一道得逞的笑弧。

  “喔,我没事。”她不自在的挪了挪身子“我休息一下就好。”

  “那这么好了,我送你回家吧。”他道出下一步计划。

  “不,不用麻烦了。”她又再度站起快点离开,怎奈头却愈来愈昏。

  “没关系,不麻烦、不麻烦。”常经理捉住项的双臂,稍微一使劲,她便被他拉入怀中抱个正着。

  “不用了,常经理。”项用力的挣脱他“我自己有开车,真的不用了。”

  她飞也似的想要奔离,一个踉跄跌入一个宽阔伟岸的膛。她才站稳脚步,那人的铁臂忽然紧紧地箝住了她。项疑惑的抬起头,发现抱住她的竟是余君,而他正一脸凶神恶煞的板着脸瞪视常经理。

  “喔,原来是余总裁啊!”常经理马上见风转舵的换了张阿谀的脸“总裁夫人喝醉了,我正想送她回去呢。”

  他明白,虽然桑妮服饰和余氏没有商业往来,但余氏这种大企业可不能轻易得罪,否则余氏若有心和其他服装公司联手,极有可能封杀桑妮服饰的市场,届时可不仅是灰头土脸而已。

  “不用麻烦了。”余君冷冷的抛下话,便转身搂着项离开。

  一直站在一旁的吴奕樊始终没开口。

  “等等,我自已有车。”她掏出车钥匙在余君眼前晃了晃“我自己开车回去…嗝!”她打了个酒嗝,开始有些口齿不清。

  余君拿过她的车钥匙丢给吴奕樊。

  “你帮她把车开回朴林月去。”

  ?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差点被吃了,你晓得吗?”

  回余家的半路上,余君忍不住发脾气。她怎么又让其他男人对她脚、为所为而毫不反抗?天知道他可是快气炸了。

  “你凶什么凶?莫名其妙。嗝!你老是随便凶我。”

  “我‘老是’凶你?为什么说‘老是’?”他不记得自己几时凶过她。

  “像那天…新婚那一天嘛!你…嗝!也是摆脸色给我看!”项不服的叫道,意识变得浑沌。天!她可真会记仇,她又怎么知道他凶她全是因她自个儿所引起的?

  “你先说你和刚刚那人在干么?”喝,他差点忘了和她算帐。

  “能干么?谈生意呀!你以为生意是随便谈谈就成的吗?你们这些大老板根本不了解,朴林月和你们比起来只算是小店,我们又没生产服装,当然得和服装公司订购,如此一来,嗝!我们不应酬行吗?你们根本不会懂的,我不想和你说了。”项转头看着窗外不再说话。

  回头看了看她的脸庞,余君不知该说些什么,车内又恢复了寂静。

  他从未了解过她的一切,多悲哀啊,充其量他仅只是她名义上的丈夫罢了,无法干涉她的生活。新婚至今半个多月,她从未回过余家,但这却是她的自由,他没有束缚住她的理由,因为这是婚前双方便谈妥的易,但他仍会念着她、惦着她,一闲下来,脑中想着的便全都是她,而她可曾知晓一分一毫?他的谎言究竟是对或错?这个问题早在心中问过不下千百次,但依旧没人告知他答案。到了余家,项开了车门下车,双腿突地一软,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你怎么了?”余君关上车门奔至她身旁,检视她的身子有无受伤。

  “头好昏,连身子都没力气了…”她又打了个酒嗝。

  他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轻松将她扶起,抱着她走进屋子。

  “先生,太太回来啦?”管家见主人回来,便上前询问有无需要帮忙的地方。

  “太太醉了,我抱她回房。”他未再多说什么便走上二楼。

  一进房间,项用力挣脱他的怀抱,一个不注意跌落在大上,她坐正了身子便开始抱怨。

  “你好过分哦…嗝!”

  “过分?怎么说?”余君反问。还好她是跌在上,要是不注意摔在地上受伤了怎么办?

  “瞧刚刚你跟管家随便代一声我醉了,他们会怎么想?嗝!我半个多月没回你家,今天一回来就醉着让你抱回来,他们会怎么说?嗝!你都没考虑我的感受,早知道就叫你送我回朴林月算了。”“你是喝醉了没错啊!”他觉得好笑,怎么她一酒醉,倒变得唆起来。

  “话不能这么说嘛!起码…起码…”项想替自己找个理由,却又不知怎么说,干脆耍起赖“反正就是你不对啦!”

  “好,是我不对,我道歉。”余君随意敷衍,免得她又愈说愈复杂。“你能自己洗澡吗?要不要我找个人帮你?”

  “哼!”项一口回绝他的好意“我连洗澡…嗝!都不会吗?我可没醉得那么厉害。”

  项为了证明自己没醉,马上起身,跌跌撞撞的走到衣橱前捉了件浴袍,又踉跄的走入浴室。

  余君微笑的摇了摇头,去客房的浴室洗澡。

  待他沐浴完回到主卧室时,发现项还未出来。来到浴室前倾听里头的动静,但里面却无一丝声响。

  余君皱了皱眉,敲着浴室门唤她“子,子,你洗好了吗?子!”

  半晌过后,里头仍是静悄悄的。

  他觉得不对劲,心慌的撞开门,奔进浴室。

  只见项一丝不挂的浸在浴白里睡着了。

  余君差点失笑,她连洗澡也能洗到睡着,实在令人钦佩至极。

  他瞄到了她的身子。她的部并不丰,甚至可说是平板,但纤细的及一双匀称的腿却人的…哎呀!懊死,他在想什么?要是她着凉了怎么办?

  余君迅速的将她由水中扶起,胡乱抓了条巾拭干她身子,再拿浴袍包住她,便将她抱出浴室放在上。

  正要为她盖上被子时,她细长的手却勾住了他的颈子,余君因而整个人在她身上,两人额对额、鼻对鼻,姿势暧昧到了极点。

  “你…是谁?”项蒙着双眼,认真的打量他。

  余君顿时口干舌燥,全身燥热。

  “我是你挂名老公余君,快放开我,否则后果我可不负责。”他出言警告,若她再如此惑他,他真的会吃了她。

  “余君?嘻嘻嘻…”项笑了起来,教人摸不清她的心思。

  “子,快放开我。”余君拉开环住他颈子的手。

  正想起身之际,她却趴向他,两人互相对视着。

  半晌,她出一抹诡谲的笑容“你…有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呢?”

  余君瞠大了眼盯着项。天,她晓得自己在做什么吗?她在惑一个男人!噢,他该如何?吃了她吗?

  正当他仍在神游之际,项突然亲吻起他的额、他的鼻、他的

  “该死!这是你惑我的。”

  余君不再多想,狠狠地吻住她,着她甜美的

  一吻结束,项蒙胧的睁开双眼,只觉头发晕,身子发疼,一时之间,脑袋里空空如也。

  突然眼前一黑,她上方罩下一个人影,她眯起双眼仔细瞧,那人愈来愈靠近,一张超大特写的脸呈现在她眼前。余君?她是在做梦吗?

  他的吻细碎的落在她身子的每一处,脸、脖子、耳朵…项益加无法思考了,天哪!这是梦吗?怎会如此真实呢?她能感受到他壮硕的体魄、温柔的吻,也能感觉到他充浓情意的低语在她耳畔盘旋着。

  不由自主的,她的身子开始回应他的热情。她脸颊上晕开两朵红霞,心中涌起了一抹羞赧,还好这只是一场梦,就让她暂时在梦境中沉沦吧!

  ?

  清晨约莫五、六点,项蓦地惊醒,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天花板,两颊的燥热尚未褪去,再回想起昨夜,脸又更烫了些。

  噢,真羞人,她怎会作那种梦呢?而且还是梦到与余君…哎呀!她是求不还是怎么着?要是说给子琮、子玲听,不被她们糗得无地自容才怪呢!

  此时,项猛然注意到房间摆设。不对呀!这是余君的房间!她一惊,侧首望去。不会吧?项几乎大声尖叫,余君睡中略带不驯的脸就近在咫尺,原来昨夜不是梦,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所有的记忆开始倒带,昨夜她在签约时被常经理灌醉了,然后遇见余君,被他带回家,之后她在浴室里睡着了,接着…

  噢!项打了自己的头一下。真想杀了自己,昨夜竟是她去勾引余君的!一定是该死的酒作祟,糟了,这下事情要怎么解决?

  项悄悄翻身下,把衣服套上,蹑手蹑脚的尽量不发出声响,步出卧房关上门。门一阖上,她便以跑百米的速度飞快冲下楼,因为太过匆忙,在楼梯口撞上了管家。

  “太太?怎么这么早起?早餐正在准备呢!”约四十来岁的管家扶好差点跌倒的项,面带笑容的招呼。“呃,我…”项受惊吓,表情僵硬,她往二楼方向望去,确定了仍无声响传来才略微松口气。“抱歉,我…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马上赶过去…”

  项不太自然的语调令人心生疑惑,管家心里不嘀咕,太太实在有些不像话,新婚第一天就跑得不见踪影,消失了半个多月,昨儿个夜里才醉到让先生抱回来,今早又这么急匆匆的赶着出去,清晨六点会有啥重要的事吗?

  “太太,那先生也起来了吗?”管家有意拦住项。

  “嘎?”一听到管家提起余君,项不能控制地叫了出来,然后紧张的捣住嘴。“呃…他还在睡呢!你先别去唤他,让他多睡一会儿好了。”

  管家用怀疑的眼光打量项,害得她有些手足无措,只好傻笑。

  “那么,太太先用早餐,马上就好了。”

  “不,不用了!”项慌张的摇了摇手“我真的赶时间。”她得赶快回朴林月和子琮、子玲商量才成。

  未再拖延时间,她绕过管家便要走出去,走了两、三步,她忽然想到一件事,又走了回来。

  “呃,有没有车可以让我开出去?”

  “车?”管家挑起了眉。

  “嗯,我要开车回我店里。”项注意到余家似乎有三、四部车。记忆中她的车昨天已被吴奕樊开回朴林月,现在她没交通工具回去。

  “喔,那我让老王送太太过去好了。”管家提出了建议,同时并唤来余家专属司机。

  “嗯,也好。”

  待老王与项相偕离去后,管家愈想愈不对劲,太太方才提到先生时,怎会如此惊慌?生多疑的她不联想到电视剧上常演的剧情——女主人半夜杀了男主人,然后神情慌张的逃离现场。一思及此,她大呼不妙的直冲上二楼。

  敲了好几声房门,里头却没有一丝动静,管家当下紧张万分,便擅自打开房门。

  一进入卧房,只见余君趴在上,上身赤luo着,下身则盖着毯子。

  “先生、先生?”管家轻声唤着。

  他慢慢的睁开双眼,管家见他安然无恙,松了一大口气。

  “有什么事吗?”他看了下壁钟。他通常都七点才起,而现在才刚过六点。

  “呃…方才太太匆匆忙忙的奔下楼,神情紧张,说是有重要的事,连早餐也没吃呢!我叫老王送她出去,后来又想,得跟先生报备一声,所以才吵醒了先生。”管家必恭必敬的报告,她当然不能说她其实是以为发生了什么杀人事件而跑来看看。

  余君的嘴角牵起一抹温柔的笑。

  “好了,你先下去忙吧。”他挥了挥手。

  “是,先生。”管家一颔首,走出房间将门带上。

  余君想到项一副手足无措、失神慌张的模样,不笑了起来。经过昨夜,他们之间铁定会有微妙的变化,而接下来,他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

  “什么?!”

  朴林月的三楼在早晨七点时传出叫声。

  江云琮与慕尘玲身着睡袍,披着一头发坐在大上,原本惺忪的脸此刻布了惊愕与不敢置信。而罪魁祸首项则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般,坐在梳妆台前低着头,捂住自己的双耳。

  “怎么会这样?”江云琮蹙着眉,仍不敢相信。

  “昨天晚上吴奕樊帮你把车开回来,我就觉得不大对劲,既然替你开车,为什么不干脆连人一同送回朴林月?这是不是预谋的啊?”慕尘玲猜疑的道。

  “应该不是。”项困难的接着道出另一个事实“因为…昨天是我…勾引他的…”项愈说愈小声,简直细如蚊鸣。

  “啊?!”两人张大了嘴。

  江云琮怔住了“你…”慕尘玲口气是讶异“勾引他?”

  “嗯。”项艰难的颔首。“虽然我喝醉了,可是却记得很清楚,但我要澄清的是,我也不晓得自己怎会有那种举动,我真的不知道。”

  “天哪!”江云琮简直要昏倒了,子怎会做出这种糊涂事呢?

  “子,那你…你接下来要怎么办呢?”

  “怎么办?我不知道。”项低头扭绞着双手“我现在最担心的是,这件事绝不能让吴奕樊知道,否则一定会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一思及此,她的心隐隐的痛了起来,不是因为对吴奕樊心生抱歉,而是余君爱的是男人。

  “拜托!子,你也太会为别人着想了吧?你应该考虑的是是否要继续维持这段假婚姻,管他们两个做什么?”慕尘玲没好气的说。

  “对呀!况且这件事并非全因你而起,若当时余君把持得住,你们根本就不会发生任何关系,所以他也要负起一些责任。”江云琮分析道。

  “这场假婚姻当然得继续维持下去,才刚结婚就离婚的话,那我铁定会被我妈剥层皮。我想,也许我应该去和他谈谈吧…”

  江云琮盯着失神的项,发觉她有些不对劲。

  “子,你怎么了?我觉得你怪怪的。”

  “啊?”项猛地回过神,随即不太自然的摇了摇头“不,没事。”

  慕尘玲也注意到项落寞的神情,那神色与平常的她截然不同。

  “子,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没告诉我们?你真的不太对劲。”

  “没事的,我只是在想事情,让我再好好想想,等我理出一个头绪,再告诉你们好吗?”

  在她未确定自己的感情之前,也只能这么告诉好友。她得好好想清楚自己为何会有如此莫名的心痛。
上一章   出墙新娘   下一章 ( → )
说爱难王妃笨笨糊涂丫头的舂救命天使现代红侠女火神之女祸水?惑谁躲不掉的情债巧取君心情花
热巴小说网与国内各大小说网站独家合作,提供海量的免费小说和全本小说,本页面为会员朱朱精心整理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出墙新娘》最新章节: 第六章,供广大网友免费在线下载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