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出墙新娘》最新章节: 第七章
热巴小说网
热巴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热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出墙新娘  作者:朱朱 书号:8240  时间:2017-1-28  字数:8034 
上一章   第七章    下一章 ( → )
  项坐立不安的在总裁室里踱来踱去。方才和子琮、子玲谈完,她便赶到余氏,经由秘书告知,她才知道余氏的高级主管都是九点才上班,于是她便先在余君的办公室内等他。

  站在落地窗前,望着街道上车水马龙,她脑中盘旋的全是该如何向余君启齿。她想得出神,以至于他已走入办公室她都未发觉。

  “你等很久了吗?”

  突然响起的声音令项一惊,她快速的转身看向来人,一见是余君,她双颊不由自主地酡红。

  “我听李秘书说,你还没八点半就来了。”余君见到项脖子上布紫红色的吻痕,角勾起一抹怜惜的笑。

  “呃,我不晓得你是九点上班,所以…”

  余君维持着笑容听她说话。

  “我是来跟你道歉的。”项一直低着头,不敢与他正视,怕让他瞧见自己红透的脸。“昨晚的事…”

  “昨晚并非全是你的错,我也必须负些责任。”

  “对嘛!”项听他这么说,不松了口气“这事是咱们两人都有份,虽然是因我而起,可…你也有责任的。”

  余君轻笑了起来“对,这样才像你。昨晚发生的事,我们就都别再提了吧。”

  别再提?这是什么意思?她不明所以的望向他。

  “希望你我都还像之前那样,别因此而心有芥蒂好吗?”余君淡淡的道。

  项盯着他,猜不透他的言下之意究竟为何?

  他瞧出她心里疑惑,开口解释“我说过,你是所有我认识的女人中最特别、最谈得来的,我不希望昨晚的事影响到我们的…情谊。”为了隐藏心中澎湃的爱意,他只得扭曲自己的意思。

  她明白了。余君希望他们仍是朋友。对呀,朋友,这不是她所要的吗?但为什么她的心里会感到如此不是滋味呢?

  “也就是说,我们仍是…朋友?”项实在不愿说出“朋友”二字,她此刻心情更是糟透了!

  “嗯,本就如此,不是吗?”他挑着眉道。

  “噢,那就好。”项低声说,觉得偌大的办公室好像顿时变得狭窄,她几乎无法呼吸。

  余君望着低头沉思的她,突然有股将她搂在怀中的冲动,但他却只能强下这个念头。他无法真正的拥抱她,纵使她近在咫尺。

  “OK!”平抚了情绪,项抬头展现灿烂的笑靥“你还要上班呢,我不打扰你了。”

  她转身走向门口,然后又回过头。

  “对了,这几天我会去你家住。最近看报章杂志,似乎很多记者都在追问你,怎么新婚头一天新娘就跑了。”

  “喔,那件事啊…”最近是有多记者来烦他,问他新娘怎么老待在朴林月而没回家。其实当初他与子结婚时,就有许多人不看好他们了,甚至猜测他们几个月后会分居、离婚。他不曾多作表示,因为他也无法确定自己能拥有她多久。

  “很抱歉给你添麻烦了。”项对他深深一鞠躬,随即又说:“但这也不能怪我,是你那天莫名其妙不甩我的,所以这次咱们算扯平了,今后我会尽量住你家的,OK?”

  余君低声浅笑“OK。”

  “那我先走了,拜。”

  “再见。”他目送着她离开,心里则犹豫着该在何时告诉她真相。

  突然门又被开启,项冒出一颗头。

  “对了,昨天的事我会替你保密,不会告诉吴奕樊的。拜!”她关上门,再次消失在余君眼前。提到这件事,他不抚了抚发疼的太阳。子是如此深信他与奕樊是同恋,这实在教他难以启齿说明真相啊!

  ?

  下班之后,余君邀吴奕樊一同到PUB喝酒,并将昨晚发生的事一古脑儿说出口。

  “你更和她发生关系了?”

  “嗯。”余君把玩着酒杯,盯着杯中晃动的酒。

  “她的反应呢?”吴奕樊继续追问“我是说,她事后是愤恨或者…”

  “她今天早上趁我还没醒来就先走了,我想,她是去找她两位好友。而我去上班时,她就已经在公司等我,她对我说,昨晚的事她会替我保密,不告诉你。”余君猛地将酒一饮而尽,心中的烦忧扰得他无法平静。

  项也未免太过单纯了,竟如此深信他与君是Gay!吴奕樊叹口气“那么你要怎么做?告诉她事实,拆穿谎言吗?”

  他摇摇头,心里没个准,说与不说还真是两难哪!

  “君,我想现在你必须先清楚项心中的想法。经过昨夜,她却未感到气愤,那么有两种可能的原因,一是她潜意识中其实并不排斥你,或者不认为你是Gay,所以与你发生关系,只是之前你曾告诉她你是Gay,所以她对我才会心有芥蒂,并想隐瞒我此事。”吴奕樊道出自己的想法。

  “那么第二个原因呢?”余君缓缓转头看向他。

  “第二…”吴奕樊与他正视“也许她根本不介意和任何人发生关系。”

  余君盯了吴奕樊许久,才调开视线。脑海中浮现在那个宴会上,她周旋于数位男人之间,还和那个朱翌群状似亲密。至今,他仍不知道朱翌群和她究竟是啥关系,难道真如奕樊所言,她是放的女人?

  “奕樊,你帮我找个可靠的人跟着子。”余君心中下了重大的决定,他必须如此做。

  “你要调查她?”吴奕樊惊愕的看向他。

  “我没有别的法子,这是惟一可以让我了解她是怎样一个人的办法。”

  “可是君,你要考虑到项的感受,如果她发现你找人跟踪她,她会有何反应?”

  他蹙着浓眉。“我不得不这么做。直到现在,我都还无法了解她的一切,不知道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每回见她和别的男人说说笑笑,我只能暗自生闷气,无法质问她,因为我们的婚姻是假的,在她的心中,我是个Gay,是个挂名丈夫,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是。”

  余君狂饮了好几杯酒。

  “你说的我都晓得,可是你想想,若你真查出她是个放的女人,那又如何?”吴奕樊并不赞同他的做法。“如同你说的,你无法质问她什么,那又何必呢?”

  “没错,不管结果是好是坏,我都不能怎么办。”余君双眼几近无神的望着前方“可是至少我能清楚的作出决定——究竟是继续爱她,还是…放弃她。”

  吴奕樊无言的看着他。这次,君是真的遇上难题了。

  ?

  古古香的茶坊内,项颇有闲情逸致的坐在靠窗的座位上,一边欣赏着具有中国风味的音乐,一边轻啜着飘散浓郁花香的桂花红茶。惟一令人颇觉碍眼的,就是坐在她对面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刘曼依。

  今朴林月才甫开店准备营业时,刘曼依便来到店里,说是要找她谈谈天。哼!明眼人都看得出这女人根本没安好心,但她平常就不太会拒绝人家,要谈天就谈嘛!难道她还怕刘曼依不成?

  于是她带着刘曼依来到朴林月附近的这家沁心楼茶坊。这是她和子琮、子玲最欣赏的茶坊,店内中国气息浓厚的摆设一直深得她们喜爱,只要一有空,她们三人便会一道来这儿喝茶,偷得浮生半闲。

  “这店放的是什么音乐啊?摆设也没品味、没格调,看起来真是破烂!”刘曼依打从一进茶坊就没完没了的直叨念着。

  项翻了个白眼,哼!自己的好心情和兴致全教她给破坏了。

  “嗯哼!”刘曼依调了调坐姿,直到调整到自认为高贵时,才开始进入主题。“我相信你应该明白,今天我要找你谈的是啥事吧。”

  项啜了口茶,缓缓望向她,俨然一副贵夫人的模样。“当然晓得,自然是‘小’的事。”

  “哼,算你识相。”刘曼依吊了吊双眼“我只是想提醒你,别以为他娶了你,你就自鸣得意,你要晓得,他拥有过的女人太多、太多了,根本不会看上你这种平凡的女人。”

  “包括你吗?”项故意挑眉问。

  “你…”刘曼依被她挑起怒火“你少在这耍嘴皮子,告诉你,我不吃这套!”

  “不吃我这套,那你气什么气?”她再度反相稽。

  “我…哼!我不和你说这些了,我今天来是要你明白,你别再沾沾自喜,总裁夫人的位子你坐不稳的,因为那迟早是我的。不久之后,会像扔只破鞋一样的扔了你。”

  项轻笑出声,突然非常鄙视面前这个女人。记得余君曾对她说过,有许多女人都是爱他的多金,而非真正爱他的人,他指的恐怕就是像刘曼依这种女人吧!

  “你爱他吗?”项突然问。

  “啊?”刘曼依未料到她会转了话锋,一时怔住了。

  “请问你爱他吗?”她又问了一次。

  刘曼依怪异的盯着项,猜不出她葫芦里究竟卖啥药,但纵使如此,刘曼依仍回答了她的问题“当然爱啦!”

  项笑了起来。

  “笑,你笑什么?”刘曼依恼怒地瞪着项,哼!真搞不懂这女人究竟想说些什么。

  “我在笑!好个言不由衷的人。”

  “你是什么意思?”刘曼依的眉头皱成一团。

  “什么意思?我想你自己应该最清楚吧。”项偏着头道,接着说:“你确定你真的爱他?”

  “我…”教她这么一,刘曼依反倒有些不知所措。

  她冷睨着刘曼依“依我看,你是爱总裁夫人的头衔,没错吧?”

  刘曼依被项得说不出一句话,因为她的确说中了。

  她微微一笑“你们这些人都是爱他的多金,我说的没错吧?今天你来找我谈,可真是愚笨的做法,因为我根本不可能将丈夫让给你,相反的,我会更加看紧他,不教他被别的女人走。

  “况且,要是我有意到报社、杂志社一闹,哭着说是第三者破坏了我和我丈夫之间的感情,你想那些八卦的记者会把你写得如何不堪?告诉你,我的泪腺发达的,演起戏来也不输人,就看你是否有意和我演对手戏了。”项脸上始终带着似有若无的笑容。

  “你吓唬我?”刘曼依凌厉的视线和她对上。

  “喔,这可不敢,我随口说说罢了,你别当真哪!”她脸上漾开一朵教人猜不透的笑容。

  “哼!要耍狠吗?”刘曼依的声调变得尖锐“告诉你,我大哥是道上混的,我随时可以叫他替我出口气!”

  项毫无惧的与她对上。“啧啧啧,连黑社会都搬上抬面来啦!这么一闹,岂不是要打起官司来了?哎呀!很不巧,我认识一位有名的大律师耶!

  “告诉你,我项不是被吓大的。请你清楚,找我谈判是你的错,你这第三者要我让出老公更是大错特错,但是我不会告诉君的,今天就当你我聊得不愉快,再见。”说完,项便离席去结帐,不再理会刘曼依。

  刘曼依的脸色变得难看。可恶!总有一天她要让项尝尝苦头,好好的修理她一顿。

  ?

  正午时分,朴林月的客人并不多,现又正值酷暑,在太阳最毒辣的时候,几乎没人愿意在街上游走,只有少数人为吹冷气而走进店里闲晃。

  “子琮、子玲,我买了水果冰回来了。”项几乎是用跳的进入店里。

  “子?你不是出去谈生意吗?”江云琮讶异她的早归。

  “谈完啦!”项一副轻松的模样,将手上提的袋子搁在桌上。

  “这么快?”慕尘玲也凑了过来。

  “嗯。其实我根本都还没说什么,他们就答应批服装给我们了,甚至他们还说以后直接拿订单给他们公司就可以了,不必再经过约谈。”

  因为朴林月不是大规模的服饰精品店,许多服装公司并未将之列为长期客户,所以朴林月每回都得和各家公司约谈,才能订单请他们批货。

  “那我们不就成为他们的长期客户了?”江云琮讶异的说。

  “可以这么说。”项微笑颔首。

  “奇怪,怎么会突然…”见店内已没客人,慕尘玲干脆拿了“休息中”的牌子挂上。

  “我想,这应该是冲着余君的面子。”项提出她的看法。

  “余君?”

  “嗯。你们瞧,余氏可是数一数二的大企业,其他公司自然对余氏有几分畏惧,而我现在又是所谓的总裁夫人,他们当然得摆好脸色给我们瞧喽。”

  江云琮了然的点点头“那以后都让你去接洽就好了嘛!”

  “对呀、对呀!”慕尘玲也附和道。

  “喂,你们太狠了吧!”项撇了撇嘴“好了,不谈这些,来吃冰吧,都快融了。”

  “我和子琮都刚好生理期耶。”慕尘玲一脸无辜的提醒她。

  “对喔,那你们就不能吃冰了。没关系,你们吃别的好了,我买了很多东西,看你们要吃什么。”项打开桌上所有的袋子,里头都是食物。

  “哇,子,你怎么买这么多吃的?”江云琮翻看着所有袋子,里面还真是应有尽有。

  “想吃就买了呀,我还买了你爱吃的洋芋片。”项边吃冰,边用空出的手从袋中拿出洋芋片递给江云琮。

  “你中午没吃吗?”慕尘玲困惑的问她。

  她扁扁嘴“有啊,只是又饿了嘛。”

  “你最近食好大喔,好似填不一样,才见你刚吃完东西,就又听你在喊饿了。”江云琮回想起她最近的食量还真是颇为惊人。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怀孕还是怎么了…”慕尘玲随口接道,而后三人同时一惊,并互望彼此。

  “子…你生理期是什么时候?”江云琮猛盯着项,言又止的问。

  项急忙放下手中捧着的冰,从背包中翻出一本记事本,瞧了瞧上头的历,随即不敢置信的阖上它。

  她几乎要尖叫出声“没来,上个月没来!”

  虽尚未证明自己确实怀孕了,但仅知道有这种可能就够吓人的了。

  “也…也许是晚来了吧?”江云琮仍不愿相信。

  “走。”慕尘玲拉起项“现在我和子琮就陪你一道去医院检查。”

  三人迅速的关上店门,赶往最近的一家妇产科医院。

  ?

  余君走入会客室。吴奕樊已在里头,他身边还有一名男子。

  “君,他是我大学时的死,可以帮你跟着项。”

  男子微微向他一颔首。

  “这件事我不愿让外界媒体知道,你能做到完全保密吗?”余君看着男子,寻求他要的回答。“这点绝对没有问题。”

  “嗯。”余君由西装口袋取出朴林月的名片递给他。“我子每天都在这里工作,若她有去别的地方,不管是和谁在一起,我都要知道。”

  男子收起名片,又一颔首。

  余君取出一张支票。“这些钱你先收下,事后我会再付尾款给你。”

  男子收下支票,不多作停留便离去。

  “这么做真的好吗?”吴奕樊问这问题已不下十次。他仍觉不妥,甚至拖了近两个月的时间才找来人,因为若被项知道了,只怕事情会僵,但他又不能不帮好友找个可靠的人,唉!真是两难。“我不得不这么做,我只想知道子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其余的…我管不了那么多。”余君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迫切的想了解子的一切,否则他早晚会被自己的胡思得崩溃,而且不这么做,他将永远无法看清子的真面目,不知哪个才是真正的她。

  与男人涉的高明手腕,与好友相处时的开朗,与他相处时表现出的深切友谊,还有她与朱翌群在一起时的亲密…她的面貌太多了,多得让人炫目,教人永远摸不清她的想法,自始至终都是这样。

  因此,他必须借私家侦探来知晓她的生活,他得清楚子究竟是否真是个…yin的女子。

  ?

  “恭喜你,你已经有近两个月的身孕了。”

  仿佛像一颗炸弹爆开似的,医生所说的话吓得项目瞪口呆,就算已回到了朴林月,她都还无法平息那冲击极大的情绪。

  那感觉并非厌恶,相反地,她心底有那么一点喜孜孜的。只是,这实在太令人措手不及了,虽然她平时就常嚷嚷想要一个小Baby,可是如今突然有一个小生命即将降临,真是让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而且还是余君的孩子!此时她心中对他的那种怪异的情绪还尚未理清,就算证实了是爱恋的感觉又能如何?毕竟他爱的是男人呐!

  这孩子实在来得不是时候,她到底该怎么做才好呢?等她和余君的假婚姻解除后,这孩子所承受的伤害,不是她和子琮、子玲三个人给的爱就能够弥补的。孩子不能没有父亲她,年幼丧父,了解那刻骨铭心的伤痛。

  项的手覆上自己的肚子,仿佛在问自己的孩子,她该怎么做。

  “子,你还好吧?”见项失神良久,江云琮小声问她。

  “我…”她回过神来“我是在想,这孩子的未来究竟该怎么办。”

  “你怎么老是想那么远呢?你不觉得你该好好想想当你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时,要怎么跟余君说,你会让他知道这是他的孩子吧?而吴奕樊若知道了,又会有什么反应?”慕尘玲提醒她这个该先面对的大问题。

  项一思及此,感到更加烦躁。

  “哎呀!好讨厌,怎么会那么巧?才那次喝醉的一晚就怀了孕,整人也不是这么整法。”项此时真的十分确定是上天在捉弄她。

  “子,这孩子真的要留住吗?有了他,问题可以说是接踵而来啊。”江云琮幽幽的提出自己看法。

  项低头看着尚未隆起的肚子。“我要留下他。我没有办法扼杀自己的孩子,就算有再多的问题,我也要一一去克服。而且这是我第一次当妈妈耶!当然要当个过瘾。”

  “接下来呢?”江云琮问。

  “我想…先不要告诉余君好了,等过些日子我再告诉他。我最担心的还是这孩子以后会承受的伤害,因为这场假结婚不可能持久,等孩子长大后,我实在不敢想象他受的伤害会多重、多深。”项面愁容的说。

  慕尘玲接口“还有,若是将来余君争着要这孩子呢?他和吴奕樊都是男人,不可能有小孩的,而这孩子无疑是将来余氏的接班人。”

  “哼,我才不管,我要我的孩子。”项双手环抱自己的肚子“怀胎十月的人是我,哪可能轻易让他们抢去?”

  项心中溢浓浓的醋意,气吴奕樊能拥有余君…她猛然惊觉自己怪异的想法,天!难不成她是真的对余君产生特别的感觉了?

  “总是得考虑到这个问题。”江云琮思绪一转,蹙着眉又道:“其实我总觉得他们两个人好像不是Gay。”

  “怎么说?”慕尘玲看向她。

  “我就是觉得不大像,说不上来为什么,可能是…第六感吧。”江云琮耸了耸肩。

  项偏着头分析“但他没道理骗我啊?又何苦胡谄这种谎言?要是不小心漏了出去,可是会损坏他的名声,不是吗?我想不出他为什么要骗我们,所以应该是真的吧。”

  “我还是觉得这两个大男人在一起真的好怪。”江云琮仍怀疑的嘀咕着。

  “好了,暂时别再管这些了,现在我们得陪着子一同面对未来才是。”慕尘玲比她们更先想到实际的问题。

  三人互望着彼此,握紧了手,这的确是个需要她们共同面临的关卡。
上一章   出墙新娘   下一章 ( → )
说爱难王妃笨笨糊涂丫头的舂救命天使现代红侠女火神之女祸水?惑谁躲不掉的情债巧取君心情花
热巴小说网与国内各大小说网站独家合作,提供海量的免费小说和全本小说,本页面为会员朱朱精心整理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出墙新娘》最新章节: 第七章,供广大网友免费在线下载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