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出墙新娘》最新章节: 第十章
热巴小说网
热巴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热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出墙新娘  作者:朱朱 书号:8240  时间:2017-1-28  字数:6793 
上一章   第十章    下一章 ( → )
  项面容憔悴的走入朴林月。

  自从那与余君大吵之后,又过了半个月,如今她怀孕已三个月余,而做父亲的他却毫不知情。她微叹,也不可能让他知晓了,都已走到了这般田地,只怕肚子里的宝宝会没了父亲。

  经过这十几天,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竟不恨他,尽管他伤她至深,但她心中只是失望却无恨意,并且愈来愈容易想起他,可是这种无尽的思念,永远也不会得到回应了…

  一踏入店里,江云琮与慕尘玲便向她走来。

  “子,不好了。”

  “怎么了?”项蹙着眉“瞧你们紧张的。”

  “当然紧张啊!阿群他找余君理论去了。”

  慕尘玲补充道:“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教训他,找他干架去了。”

  “为什么?阿群怎会突然去找他?”她并没告诉阿群她和余君闹翻的事,阿群干么无缘无故去找他?

  “阿群说你最近总是无打采、心事重重的,教他看了既心疼又难过,所以来问我们原因…”江云琮愈说愈小声。

  “结果…”慕尘玲睨了江云琮一眼。“结果我们就把你和余君的事情告诉他,哪知他气冲冲的说要找余君,好好揍余君一顿,我和子琮又拉不动他,只好在这儿等你回来。”

  “不行,我去阻止他。”项愈想愈不安,转身就走。

  “等等,我们一起去!”

  “子琮、子玲,你们留在店里,我一个人去就好了。”

  江云琮和慕尘玲一细想,也对,解铃还需系铃人,这种三角关系她们还是别手,就让子一人去解决,也许会有较好的结果也说不定。

  ?

  余君正准备走进公司大厦时,一个人在门口拦住了他。

  “朱大律师,有何指教吗?”他微微皱眉。

  “你该明白我来的目的。”朱翌群不疾不徐的说,眼中盛了怒火。

  “为什么我该明白?”

  余君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让朱翌群愤恨的一把捉起他的领口。

  “你伤了子却还说风凉话?你到底是不是人?”他带着怒意的话几乎是由齿迸出来的。

  “我才要问你是不是文明人。”他拍掉朱翌群的手,整了整领带。“我和子之间是我们两人的事,何需你来手?怎么,她跑去向你诉苦,所以你心疼,急忙赶来兴师问罪吗?

  他扬扬眉“告诉你,这一切不用你管,我和子自会处理,不管我和她是分是合,也都和你没有关系,你无权教训我,你只是个局外人!”

  余君将朱翌群视为眼中钉,在他眼底,朱翌群是个破坏者。

  “不用我管?你把子伤得那么重,还要我别手?你做梦!”朱翌群不甘示弱的吼回去。

  两个男人的争执引起不少人围观。他们一位是企业界的奇葩,一位是律师界的佼佼者,更让众人窃窃私语,但处于怒火中的两个男人,根本不理睬周围的人,只彼此怀恨的瞪视对方。

  “我是子的丈夫,她是我的子,我怎么对她你管不着。”余君挑衅的盯着他。

  “我是爱她的人!”朱翌群在大吼之际,拳头便挥了过去,打中他的脸。

  余君抹去嘴角渗出的血丝,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拳,打中了朱翌群的鼻梁。

  两人当众打起架来,你一拳、我一脚的,谁也不让谁,不消多久,他们身上便挂了彩,但仍拚命的挥拳踢脚,势必要让对方倒下才肯善罢甘休。

  “住手!”细弱的声音传来,余君和朱翌群停止动作,看向远远奔来的人儿。

  项气吁吁的由对街奔来,脸上全是汗珠。

  “叭——”一阵喇叭声响,一辆货车正疾速的冲向项,她见车子朝自己驶来,一时手足无措,眼睁睁的瞧着车子愈来愈近。

  “子!”两人同时大喊。

  “吱——”刺耳的煞车声划破天际,众人皆屏息的看着这一幕。

  车子在她身前及时停了下来,她瞠目结舌的望着货车,仿佛三魂七魄全给吓走了般,连司机冲着她大骂也毫无所觉,最后是司机见她呆了,便绕道离开。

  朱翌群及余君快速地奔向她。

  朱翌群捉着她的双肩,梭巡她有无受伤。

  回过神的项“哇”一声大哭起来,整个人偎入他的膛。

  她好害怕,历经方才那危险的一刻,她余悸犹存,若只有她受了伤倒无所谓,要是肚子里的宝宝有个三长两短呢?那是她和君爱的结晶啊,她不想失去这小生命,她强烈的想拥有他,更想与君一起来爱他!

  余君冷眼看着项偎入朱翌群的怀中,不知该说些什么。她迫不及待的来见情人,生怕情人受了伤吗?见她如此自然的投入朱翌群的怀抱,教他更加心碎,这情形是否代表…他该放手了?“我答应你,”他冷冷的说:“我们离婚。”

  项猛地抬起头,泪如雨下且愕然地望着他,久久无法言语。

  余君转身慢慢离去,她张着嘴却无法说出一句话,直到他自她的视线中消失。

  “君…”项哑着嗓子低唤,却怎么也唤不回他。

  突地,她全身力气像被走了似的,眼前一黑,身子从朱翌群怀里滑落,在微弱的意识中,她只听见朱翌群着急的呼唤声。

  ?

  处于黑暗之中,她颤抖着身子,或慢走、或奔跑,不断地找寻余君的踪迹。远远地,她瞧见了他,心中一喜,使尽全力气奔向他,但这段路仿佛永远那么长,不论她怎么跑,他总是离她有段距离,神情哀伤的看着她。

  项的速度慢了下来,觉得好累,她好像再怎么努力的跑仍无法奔进他的怀中。她身子瘫软,跌跪在地上,伸长手却又摸不着他。而他出凄苦的笑容,转身离去。

  不!不要走,不要丢下她,不要不管她!她几乎吼了出来,怎奈却像失了嗓子般出不了声。她好冷、好累,疲惫的心让她的身子再也无法负荷…

  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中的是一片纯白。项看了看四周,江云琮和慕尘玲正站在她的身侧,紧握着她的手。慕尘玲泣不成声,连平常顽皮爱打闹的江云琮也哽咽着,一双大眼哭得红肿。

  “子琮…子玲…”见她们哭成这般,项的泪水又涌了出来。

  “子,不要再吓我们了。”慕尘玲轻斥着。见项醒了,悬着的心总算落下。

  “你知道吗?”江云琮噎噎的道“孩子…孩子差点保不住,幸好现在没事了,你人也好好的,否则…你要我们怎么办?”

  项无语,而泪水却像决堤般无法抑止。她心中有千万个抱歉,竟教子琮和子玲如此为她担心、害怕。

  “医生说你是太劳累了,所以才会撑不住倒了下去,幸好阿群处理得当,及时将你送来医院。”

  “以后不准你再这样,店里的事也别管了,有我和子琮在就可以,你只要安心养好身子。”慕尘玲嘱咐着。“你呀,有着身孕呢!别再管那余君,我和子琮不会再让你继续忧心下去,瞧,连你肚子里的宝宝都在抗议了,所以从现在起,你得好好的生活,直到孩子生下来。”

  项点了点头,不想再让她们担心。

  江云琮和慕尘玲互看一眼,才拿出几份报纸递给项。

  “才发生的事,记者动作倒迅速得很,很快就刊了出来。”

  项接过报纸,大略看了两、三页之后便心烦的推开。

  这件事十分轰动,不知情的报章杂志记者大作文章,有的说她是yin的女子,周旋在两个男人之间;有的说她红杏出墙,有了外遇;有的说她和朱翌群原先就是一对,后来她嫁给余君,于是旧情人和丈夫打了起来。

  “阿群呢?”项用干哑的嗓子问。

  “他见你情况稳定之后,先回去了,怕又造成不必要的误会。”江云琮边说边为她倒了杯温开水,和慕尘玲一块扶起她,让她坐直身子。“他想得很周到呢,请了两名警卫在门口守着,否则那些记者早就不顾一切冲进来。”

  “嗯,想必他现在自己也正被包围着吧。”

  项喝了口水,幽幽的叹口气。“阿群为我做的实在太多了,我欠了他一次又一次的人情,恐怕也还不清了。”

  “子,你别想那么多了,接下来的事,我和子玲来帮你处理,我们会尽最大的能力去办好它,你就别再让自己这么操劳,瞧你,不就是因为烦心才让自己倒下去的?你现在有三个月身孕,是最不稳定的时期,也是最危险的时期,就算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我们想、为孩子想,你不是一直期待孩子出世吗?答应我们,好好的休养,好吗?”江云琮握住项的手,试着给她勇气。

  “没错,有事我和子玲替你顶下来,反正我是长得最高的嘛!”慕尘玲故意开玩笑,缓和了哀伤的气氛。

  项勾起一抹笑,却又想起了余君。那时,他冷冷的说答应离婚,仿佛一道巨雷劈落在她心中,那种椎心之痛让她昏了过去。当初她这般伤他,没想到今她也让相同的痛苦所伤。

  自己何时竟爱他如此深了?她从未想过自己会走到这个地步,生平头一遭如此无措,更不知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对了,子我们已经打电话给伯母!她说要马上赶来台中,应该快到了。”

  慕尘玲话才刚说完,病房门便随之打开,一阵喧闹声接踵而来,并夹带着闪光灯及按下快门的“咔嚓”声,一对中年夫妇和二十出头的女子排开拥挤的人走进来,随着房门关上,喧闹声也被隔绝。

  “项,这是怎么一回事?”项妈妈手里拿着几份报纸,走至病前询问。

  刚刚她和丈夫、小女儿一道走进医院时,一大群记者便蜂拥而上,他们好不容易才通过重重障碍来到病房。

  见到了家人,项又忍不住情绪激动,原先已止住的泪水再次泛滥成灾。

  “妈…”项轻叫出声,滑落更多的泪水,模糊了视线。

  项妈妈第一次见到女儿如此凄楚的模样,感到心痛不已。这孩子从小就不需要人家心,也一直很乖巧听话,今却惹上这种麻烦事,真教人心疼啊!

  “算了、算了。”项妈妈搂住项,为她打气。“别再想那么多了。当初真不该把你嫁到有钱人家去,瞧才没多久,报章杂志就把你写得这么不堪,不过妈妈还是不太希望你离婚,有什么事就好好解决,知道吗?”

  项在母亲的怀里点了点头。已经够了,有这么多关心她的人,她还能不足吗?的确不能再让亲朋好友们因她而伤心。

  ?

  江云琮和慕尘玲无法再坐视下去了!

  自上次引起的轩然大波后又过了大半个月,在这段期间项虽然看似平常,但是她们却在暗地里看见她哭了许多回。

  好几次,项一脸忧愁地望着窗外,或凝神发呆,然后便悄悄地落下眼泪。见她如此,她们心里也难受,商量过后,决定出面点醒余君那个大呆子,好好说服他。

  近来,报章杂志对他们这件新闻已不再充兴趣,倒是外界都传言余君已经出国,短期内不会回国。有人说他是为了疗伤,有人说他是另结新,但在她们两人对吴奕樊“严刑拷问”之后才知道,余君并未出国,只是将自己关在屋里,颓废的猛灌酒。

  没想到那呆子竟当起缩头乌,果真是需要“高人”指点哪!

  瞒着项,她们两人说是要去谈合约,留她一人在店里,实际上则是来到余家,准备给他来记当头喝。

  “对不起,先生出国去了。”

  两人才按了门铃,连话都还没说,管家便将她们当成记者,请她们回去。

  “等等,我们不是记者,我们是你们太太的朋友,也是你们先生的朋友,我知道他没出国,是吴奕樊告诉我们的。”慕尘玲赶紧说出“吴奕樊”的名字,好博取避家的信任。

  管家将眼睛眯成一直线。喔!她想起来了,在先生、太太的结婚典礼上,她们两个人是伴娘,和太太是很要好的朋友。她们来做什么呢?太太把先生害得那么惨,她两位朋友却来看先生,她们安的是什么心?

  “你们找先生有什么事?”管家仍不愿开门。

  “我知道你们先生现在情况不大好,”慕尘玲说明来意“今天我们两个人是来点醒他,你也希望他不再颓废下去吧,所以请让我们进去试试,和他沟通一下,好吗?”

  管家踌躇了会儿才让她们进去。也好,让她们和先生聊聊,看会不会让先生好过些。

  江云琮和慕尘玲循着管家的指示上楼,打开书房的门,映入眼中的景象让她们目瞪口呆,里面还真不是普通的,酒瓶、酒杯散落一地,整排的书也被摔落在地上。而余君更是邋遢,脸胡碴,神情委靡,胡乱套了件衬衫及西装,一点也不像是个总裁。

  “你也别糜烂成这副德行吧?”慕尘玲几乎快认不得他了。

  “你们来做什么?”

  余君整个人瘫在沙发上,一点也不想站起来,而江云琮和慕尘玲则是不客气的找位子坐。

  “来问清楚呀。”江云琮回了他的话。

  “问清楚?你们搞错对象了吧?是子她!”余君止住了话,撇过头去不想谈她,怕自己又承受不了心痛。

  “别当缩头鸟!大男人有事就摊开来说。你对子的感情究竟是真或假?”

  “我对子何时假过了?你该确认的是她的心吧!”这段日子以来,他几乎要崩溃,每回想起她就更加的心,惟有喝酒才能让自己不再多想。

  “你确定吗?”江云琮反问他。“当子捧着一颗赤luoluo的心到你面前,是你摔碎了它。”

  “是她摔碎了我的心。”余君捺不住子,怒吼了出来。“她当着我的面投入别的男人怀里,试问,你们若换成了我,会怎么做?”

  “你总是没瞧清楚一切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冤枉人,你确定子和阿群的关系了吗?”

  “关系?你们是她的好朋友,也该清楚才是,不对吗?”

  “所以说你是超级大呆子。”慕尘玲忍不住骂了他一句。“子和阿群认识在先,你在后,他们只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好朋友…”余君嘴角挂上一抹嘲讽的笑。

  “等等,你听我说下去。他们在三年多前认识,阿群不知是什么缘故,就这么死心塌地的爱上子,他对子的爱与呵护,任何明眼人瞧了也都明白得很,但是子对他却没有相同的感觉。”

  江云琮接了下去“前阵子项伯母又是叫人介绍对象、又是她相亲的,直催子赶紧结婚,害得她急得不知所措。那时她碰巧认识了你,后来竟说要与你假结婚,也不怕后果会如何。其实我们两个都对你是同恋这事存疑,但子却很相信你,替你瞒这骗那的,还怕你的爱人来追求我。

  “她这傻子早在你身上放下感情了,而你是怎么待她的?先是骗得她团团转,后来又找人跟踪她。她是最恨欺骗及不信任的,而你却两样都做足了,可是她非但不恨你,还对你更加痴。”

  余君听了她们的说词,心里不深深悸动。真是如此吗?他误会了子吗?可是她与朱翌群那么好,朱翌群的条件又极佳,她不曾动心吗?

  “你知道吗?这段日子以来,子不晓得为你掉了多少眼泪,每当夜深人静时,她总是默默舐伤口。”慕尘玲动之以情。

  “没错,你不能再伤子了。”忽然传来第四个人的声音,朱翌群开了门闯进书房。

  “先生,他…他硬闯进来!”管家在一旁唯唯诺诺,生怕触怒了余君。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见到朱翌群,余君又怒焰高张。

  “我来只是想告诉你,我是非常爱子没错,也不愿有人伤她,若是可以,我甚至愿意一辈子守着她。可是该死的,子的心却系在你身上,所以我选择退出,但若你再伤害她,我不会放过你,更会不计一切的撂倒你!”朱翌群严正的声明。

  “你凭什么对我说教?告诉你,我深深的爱着子,你一辈子将不会再有机会,因为我会一辈子守护她。”余君像是宣誓般。这一次,他不会再放手了,因写他不愿再次失去她。

  “但愿如此。”朱翌群低下头,不让人看见他眼中的哀伤。“我再告诉你,虽然我爱子至深,但…我也明了她的心,她是喜欢我,但喜欢和爱却有着极大的差别,她向来当我是哥哥,以往由我呵护她,今后…我把她交给你了。”

  “不用你提醒,我自然会这么做。”余君再次宣誓,坚定的眼神诉说着他的决心。
上一章   出墙新娘   下一章 ( → )
说爱难王妃笨笨糊涂丫头的舂救命天使现代红侠女火神之女祸水?惑谁躲不掉的情债巧取君心情花
热巴小说网与国内各大小说网站独家合作,提供海量的免费小说和全本小说,本页面为会员朱朱精心整理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出墙新娘》最新章节: 第十章,供广大网友免费在线下载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