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无错版热门小说《血蝠除妖》最新章节: 第八章
热巴小说网
热巴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热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血蝠除妖  作者:xiaoxubur 书号:49887  时间:2020-3-25  字数:6571 
上一章   第八章    下一章 ( → )
  王夫人体内粉球被灌子以后就收缩到腹腔,透出的暖将体内的妖毒驱散,球里的发出炙热的火光,从体内迸发出来。

  王夫人的嘴里也映照出红色光芒,朱医馆巴用力一将最后一滴出。

  “王夫人,老夫的全都蒸腾在体内,刚好化去妖毒,你不必但心。”朱医馆对她说。

  “多谢朱医馆用心驱毒,我现在好舒服,你的巴先别拔出来好么。”

  “没问题。”朱医馆抱着王夫人坐在水里两人双股合,巴没在肚子里一点都不出。

  朱医馆唤人进来把水换掉,王知府走进来看到夫人面色红润身体丰就十分开心地问她“好些了没有。”

  “已经好多了,但是今晚要陪医馆这样待着好把毒除了。”王夫人一边说一边被朱医馆,她的腹部在抖动把头死死地唆在花心里。

  “好吧,那你们就这样抱在一起,我让他们浇水盆,不打扰你们。”王知府说完王夫人就把大子贴在朱医馆身上更紧了。

  她的元神已经从血蝙蝠腹中逃脱,血蝙蝠从山涧落下化作一个白衣秀士来到了藩主李晖的王府。

  ----

  张机和婉儿久生情总是羡慕对方,这一藩主带她去郊外打猎,张机一同前往。

  那藩主穿上紫金盔跨烈马拉硬弓,照着猎物就飞奔而去。

  他回头说:“张机替我照顾好婉儿。”

  “遵命。”张机提着弓箭骑到婉儿身边,婉儿披着红色雁翎甲手拿诸葛神弩。

  她对张机说:“我看见前面有个獐子,我过去它来,你要保护我。”婉儿催动下马就冲了过去,张机也策马扬鞭和她在一起。

  他们来到茂密丛林之中看见一个獐子在那跳,婉儿拿出弩机对着它就是一箭,这獐子应声倒地,婉儿高兴地下马去拿它,刚要靠近猎物丛林里突然刮起了一阵虎啸。

  张机连忙跳下马去拦在她身前,林子里窜出一只斑斓勐虎要扑上他们。

  张机抱着婉儿往身边一闪,那老虎就扑空了。

  它尾巴一甩又摇头冲来,张机抱着婉儿飞到树上,老虎爬不上树就去把婉儿的马咬死了,那马匹巨大不是它一会儿能吃得了的。

  张机飞下树去念动咒语,胳膊立马成了熊臂。

  他跑过去用熊掌对着老虎的脑袋就是一拍。

  老虎站起用双臂要抱张机,张机右手幻指双指对着虎爪一点,那虎爪中心就烧出了一个窟窿,疼得它撕声叫。

  它用另一只虎爪去抓张机,张机用熊掌挡开。

  老虎弯去咬他的脑袋,张机手中拿出宝剑往老虎下巴上一戳,它的嘴巴就被刺穿了,张机用胳膊肘架开老虎,熊掌朝老虎肚子一划,那里立刻鲜血迸

  张机的熊掌伸进去将虎心拿出,它推开死老虎转身对婉儿说:“今天的猎物可真大呀。”婉儿开心地说:“张少侠哥哥,快把我放下来,我要好好看看它。”婉儿摸了摸死老虎说:“这一身好皮,藩主一定喜欢。”

  “我们把它藏在石头后面等藩主来了取,你的马死了,待会儿坐我的,我们一起玩一会儿。”张机说。

  婉儿坐在张机的怀里驰骋在田野绿树中,她今天穿得是开裆马把光股藏在短甲裙下面。

  张机双手拉着马绳把手臂搭在婉儿身上甲胄的两侧,他还是感觉到了柔软的脯。

  甲胄的硬实和质感让他觉得心口发热。

  他的下的在甲裙摩擦下鼓鼓升起,张机的部在马鞍子上前后移动让婉儿的翘逐渐发热。

  婉儿转脸对他说:“哥哥,你真帅,武功又好。”张机慢慢地骑到一颗大树下。

  他抱起婉儿就是一阵勐亲,手指从红甲的夹扣里伸进去把婉儿的绣衣扯开,指头就夹在头上用起幻指的指力,婉儿被夹得魂魄不齐不停颠颤。

  张机的巴在裆里把婉儿的甲裙都挑开了,啪啪地粘在裆上。

  张机腾出一只手把子解开,巴就漉漉的户。

  大巴被榨在中间,头穿梭在密实的内壁中,婉儿躺在马背上觉得很舒服,张机的下奔腾在马鞍上让自己快地驰骋。

  藩主到来之前他们都穿好衣骑着马回去了,婉儿说:“我们以后还可以见面么。”张机说:“有的是机会。”从此以后只要藩主升堂的时候,张机就会飞到婉儿庭院的大槐树上,他接住她抛去的丝带,将她拽着飘到树上。

  俩人就在树干上绵了起来。

  张机喜欢和婉儿深情地接吻,他的唾和婉儿的香津混在一起,婉儿要把张机的唾全部咽下,张机要品尝着婉儿的香津,将香津抿唆在舌头和齿间再回转在口腔里,那黏煳煳有些清香的口味正是他喜欢的,他用舌尖慢慢地品位着然后咽进嗓子里。

  张机的舌头再放进她的口腔里摸索挑转,这总的婉儿心头瘙

  张机的舌头会伸在她的喉咙里面挑着嗓子眼让婉儿不过气,她就会住着张机的衣领打闹,然后张机再把舌尖挑着婉儿的舌,婉儿就漾着双脚夹住张机的,他的手摸着婉儿的绣衣在头的位置回旋然后捏住鼓脯。

  婉儿卷着舌头和张机的抵在一起,彷佛要融入对方的一样,俩人的甜蜜动作让他们心神合一地抱在一起。

  范镇的大厅上来了一个白衣秀士白伦,他一头儒巾拿起折扇跟李晖作了个揖。

  李晖说:“秀士有礼,请讲。”他说:“藩主,小人屡试不第但身怀绝技,所以想来帮您成就一番大事业。”李晖说:“讲来听听。”

  “藩主我可帮你占据魏博镇,你说可好。”李晖说:“你有何本事,要给我一手。”白伦讲“我可以修炼一只尸妖去刺杀他们的藩主,事成之后那魏博镇就是我们的了。”

  “正合我意,但是你要谁来修炼呢。”白伦说:“你的如意奴苏梅可以给我。”李晖答应了。

  在李晖府上苏梅被派到白伦的地方,她从箱子里爬了出来跪在白伦脚下。

  白伦让她坐在蒲团上然后伸出双掌顶住苏梅的双手,掌心用力把紫的尸毒输给她。

  白伦握着她的手,自己的手腕里伸出红色爪尖,那是蝙蝠翅膀的尖头,它捅破苏梅的手腕把毒刺了进去。

  白伦看着苏梅圆滚的房,上面的头逐渐变成了紫

  他伸出长长的舌头了几口,然后又在她的下把舐了几下汁。

  “这等货岂能只让人间享用了,我们妖魔道也来受用。”白伦一边想一边对着苏梅吹了一口毒气,苏梅立马昏阙了。

  他抱着苏梅就是一阵亲吻,手摸着子在

  大手掌把头连着酥按成花,手掌托着子在怀里捏着形状,他摁倒苏梅掉自己的儒袍,光着身子把大巴就入了樱桃口中。

  苏梅觉得这具比李晖的还要大,瞬间就坐实了她的门。

  大巴把道撑开顶着花心在,每一次深邃的进都给了她无限的快

  苏梅的大腿夹着白伦的股使劲往自己裆下顶,让他的腹用力攥着巴冲进小腹里。

  苏梅漾的心魄从未如此销魂过,她的子让白伦狠劲地着,她身体希望融化在白伦的下。

  白伦把花心口都要戳破了,他的出妖毒在苏梅的体内接种融化。

  苏梅晃着身躯开始哼哼,钻心的酥让她不过来气,白伦把嘴巴捂住她的嘴,大力地唆苏梅的香津魅

  他喝够了以后张开牙齿朝苏梅的脖子咬去,两颗长牙就进了她的血管,白伦开心地喝着她的鲜血,苏梅的气和肌肤的白皙瞬间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惨

  败的皮肤和空旷的眼神。

  白伦够了以后就搂起她,咬开自己的手腕让苏梅喝了几口蝙蝠毒血,苏梅立刻嘴发黑全身发紫地活了过来。

  白伦让她站起来对她说:“你现在是尸魔了,你从此要听我的话。”

  “遵命,主人。”苏梅听话地点头道。

  这天夜里白伦就带着苏梅到李晖的军营中,他要试试尸魔的效果。

  苏梅穿着紫薄纱光着身子穿梭在军营之间。

  两个在营帐外站立的兵士看见了个紫影子在眼前晃动,有一个头戴毡帽的兵士跟了过去,在营帐后面他发现苏梅靠在旗杆人的大腿在朝自己笑。

  “什么人,干什的。”兵士举起走了过去“哎呀,军爷我是来找你开心的。”苏梅把薄纱下的出,她摇曳着身子走到了士兵身前,斜靠着他用大子摩擦在士兵的心口。

  苏梅搂着他的脖子把毡帽取下,樱桃舌就伸进了他的嘴里。

  士兵忍不住惑开心地让她舐着自己的口腔,他的手甩下摸起了苏梅的大腿。

  苏梅吐出香舌对他说:“你的同伴呢,把他一起叫来。”

  “好呀,我去叫他。”那个兵丁跑到营帐前面对同伴说:“有好事,快过来,我们玩一炮就走。”两个人开心地抱着苏梅在亲热,一前一后地搂着她,下的顶在间,后面的滑进股间。

  苏梅翘摇腿地合着他们。

  一个兵士摸着她的子讲“让我们进去吧,待会儿要换岗了。”苏梅说:“好吧,让你们玩个痛快。”她抬起一条腿搂在兵士的上,大腿的就张开进了一条,上下颠颤的感觉让他们舒合在一起。

  后面的兵士进了苏梅的菊花口,褶皱的门很快挤巴让他寸步维艰地在里面进。

  大巴在里被入深处,花心口浇出汁滴在头,那个军士觉得自己的巴滚烫无比,他挑着头往内壁里蹭,苏梅的内壁卷扎起来绕着他。

  眼里的巴被门唆的紧贴在股间中,紧凑的快让他全身酥巴一会儿就滴在门里。

  道里的毒气散发出来顺着入兵士的体内,他的肚中迅速被妖毒污染了,军士一边她一边呕吐了起来。

  苏梅的道内壁变成了一排排的长牙齿,把巴咬出了血,巴的鲜血被苏梅的全喝了下去。

  “你怎么不舒服,我们走吧。”后面的兵士把苏梅推开,看着脸色惨白的士兵疑惑地问道。

  “哎呀,我的下面。”那兵士忽然痛得在地下打滚,原来巴已被咬断。

  那个兵士刚要冲上去就被她薄纱划过一道黑气将脸颊变成了乌黑的肿块,躺在地下的兵士让苏梅走过去对着脖子就咬了一口,鲜血入喉咙的感觉让她的不得了,长牙呲在嘴边的苏梅口淌着鲜血。

  大将军陈狼正坐镇中军账看着兵书,这时白伦走进来说:“将军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呀。”陈狼看了一眼他然后说:“你不过是新来的军师,怎么也敢管本将军何时入睡。”

  白伦连忙道歉说:“不敢,不敢,小人只是怜惜将军辛劳,特来带了点刺的玩意犒劳您的。”陈狼不喜欢白伦但是看他这样说也就让他把东西带进来,这时白伦拍拍手苏梅就走了进来。

  她穿着薄纱开始翩翩起舞,裙下的惑着将军,抬起白色的美腿让将军看见了她的

  苏梅在地毯上一边跪下一边叉开双腿,身子后仰着向后翻去,就挡着核在外面贴着一张晶纸。

  她摇晃婀娜的身姿从地毯上站起来,舞动纱裙让股再次了出来。

  双手捏着酥捏起来,她摇晃着下体把手放在

  苏梅抬起一条腿弯曲着独立在账中转圈,来到陈将军面前就势托起双榨出沟把子捧过去,将军看见葡萄一样大的头都动心了。

  “赐酒一杯。”陈狼拿出酒杯伸手过去给她。

  她用嘴叼着酒杯把酒倒在沟里捧着子喝起来。

  “够,有味。”将军称赞道。

  苏梅双手摊开子将酒洒在陈狼脸上,将军激动地用嘴起来然后一把扯掉她的纱衣把苏梅在酒桌上。

  “白伦你的女人不错,我今天要好好地享用。”陈将军将甲伸出巴就入了道里,核有力地把巴唆进去卷曲着榨。

  陈狼在里面前后冲刺般头被榨出丝吐在口里面。

  苏梅酥地摇晃着躯体合着他,她的下叉到最深处让巴全都冲入桃源里。

  苏梅对着将军吹了一口毒气,陈狼马上着眼睛睁不开。

  他觉得四周都摇晃不停,身体颠颤乏力,他用手了一下眼睛忽然看到苏梅出红色的牙齿来咬自己,陈狼的巴在里拔不出来,他抱起苏梅往酒桌下跑去,苏梅拦夹住他把嘴往脖子上凑,陈狼推着她的脸让她别过来。

  将军毕竟是习武之人,下一用力就振开了苏梅。

  她趴俯在账中伸出红色指甲的手,弯曲着四肢像野兽一样围着陈狼转。

  “白伦,你的女人怎么回事。”白伦说:“陈将军,我在野外找到的,我不知道。”他刚说完苏梅就扑上去站在陈狼的肩膀上想用手爪把他的脸抓破,陈狼举起她甩了下去。

  苏梅又冲上去抱着大腿要咬,陈狼把苏梅一脚踢开。

  苏梅的下冲出黑气让陈狼用胳膊挡着眼睛看不清楚。

  这时白伦拿出折扇冲上去和他打了起来“原来你来刺杀我。”陈狼生气地说。

  “不错,不然我怎么知道尸魔厉不厉害。”白伦用折扇打在陈狼的胳膊上。

  陈狼拔出双刀和他力战,苏梅起指甲和他斗在一起。

  双刀卷出旋风把折扇的招数一一化解,苏梅用指甲卷起双刀把刃口包了起来。

  白伦的折扇打到陈狼的口然后吐出暗器入他的脖子下面,陈狼摇晃几下就被苏梅爬在脖子上吃了起来。

  白伦满意地对她说:“看来你训练的不错,就是对武功高强之人要多加用心。”苏梅跪下回话“遵命。”白伦禀告李晖让葛方带领军马去杀魏博镇,诈降与魏博然后他再带苏梅去换葛方接机除掉藩主“好计策。”李晖答应了。

  不久之后葛方就引三千黑甲军从范镇奔杀而来,黑甲军分为两个纵队举着旌旗骑着一身黑色玄甲的黑马从魏博城楼外的斜坡上冲杀过来,他们全都用黑甲遮住头和四肢,拿着

  大画戟和长刀就摆出雨龙换展翅为鹏战阵。

  这阵法最厉害就是收尾呼应,阵头难功阵尾易守,两翼有盾牌护住,一旦阵口一开就有进无出。

  魏博藩主命令狼牙邓荣杀入头阵,邓荣带着兵士来到阵前。

  葛方让黑甲军放开阵门让他进来,邓荣骑马冲入了黑甲盾护着的阵门。

  刚一进去就是葛方在中军护阵。

  邓荣拿着狼牙一下砸去,葛方斜一摆躲过一招。

  邓荣再把狼牙一横又是扫过来,葛方举一拨把狼牙顶斜了,双方战马错别过马头又冲了过去,葛方舞个花把邓荣罩住,邓荣用狼牙回旋轮转将挑开,葛方策马从他身边疾过。

  二人再杀一阵又是马蹄打土转,葛方和他来了五十几合不分胜负。

  这边黑甲军双勒伸出双翅腾空杀向邓荣的兵士,兵士举刀挑都刺不中他们,却让他们拿着方天画戟把脖颈都割了,大家四散溃逃。

  邓荣见本部人马败退四下慌了神,葛方让大家击打盾牌发出沉闷声音,再从阵中放出黑烟惊得邓荣战马窜,葛方赶到邓荣身后与他战,他的铜从邓荣两侧横噼过去,邓荣举拦截却看见葛方嘴中吐出绿色雾气,一个体女人伸出长指甲从嘴里飞出来咬他的脖子。

  邓荣的脖颈鲜血直,他被苏梅扑倒在地上死死住,葛方跳下马去收起苏梅拿出长刀砍下他的头颅。
上一章   血蝠除妖   下一章 ( → )
天下太平虫兽抚母之芯女友与隔壁的我的爱妻我的老丐乞之没完岳母往事故乡的姐姐与薇薇的幸福陷极品女上司是
热巴小说网与国内各大小说网站独家合作,提供海量的免费小说和全本小说,本页面为会员xiaoxubur精心整理纯文字无错版热门小说《血蝠除妖》最新章节: 第八章,供广大网友免费在线下载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