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无错版热门小说《妈妈的沦陷悲哀》最新章节: 第二十六章全书终
热巴小说网
热巴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热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妈妈的沦陷悲哀  作者:夜来香 书号:50299  时间:2020-6-24  字数:7199 
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全书终    下一章 ( 没有了 )
  美铃阿姨唯恐再遭欧打凌,极尽媚惑的百般讨好,不但主动配合的上下套巴,口中也不停的叫“嗯……好…啊…亲老公……大…大巴…大巴干…干的我…好…好舒服…喔…哦喔…唔…噢…大巴…大巴哥哥…好…好厉害…喔…”

  此时,芭乐看见美铃阿姨被干的发忘我的样子,突生恶计,悄悄走到她的身后蹲了下来,先将美铃阿姨眼上的高跟凉鞋出,美铃阿姨虽发觉有异,奈何头被铁的两只手扶着,无法回头查看,而芭乐则迅速从袋子里掏出三颗甘油球,把头部折断后,将甘油全部注入美铃阿姨的眼里,然后再拿一颗子把美铃阿姨的眼堵住。

  美铃阿姨只感到下腹一阵冰凉体注入,随即眼就被进一个东西,没多久,下腹部就开始向般翻滚,阵阵便意夹杂着被的快不断侵袭而来,可是无论如何用力,却又无法将子挤出,原来是被铁用两只手按住,铁笑着“小美人!是不是很难受呀?”

  美铃铃阿姨娥眉紧锁“嗯…人家…人家…好…好难过…人家想…好想…嗯…想…”

  说着,肚子又发出一连串咕噜咕噜声,铁继续逗着美铃阿姨“想什么呀?说呀…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

  美铃阿姨已经是香汗淋漓“啊!不…不行了…哦喔…忍…忍不住了…啊…求你…求你了…”

  这时,芭乐和太监已在地下铺好塑胶布,并合力将朱阶拖到美铃阿姨的股下面,朱阶虽不知道二人要作什么,但料定决不会是好事,因此奋力挣扎着,奈何刚刚被铁狠狠修理的全身酸痛无力,加上被捆绑的无法动弹,只能虽然尽力抵抗,仍只是徒劳无功,任由二人摆布。

  芭乐要撬开朱阶嘴巴,朱阶死命的紧咬双,太监冷笑到“死老鬼!你是在讨打,还不乖乖把臭嘴打开?”

  但朱阶就是不从,太监一火,一脚踢向朱阶的肚子,朱阶吃痛,整个人像煮的虾子卷曲起来,但嘴巴还是紧紧闭着,芭乐也火力,双拳像雨点般落在朱阶的头上,到最后,索兴对着朱阶硬巴踩了下去,这回,朱阶终于忍不住痛,扯着嘶哑的嗓子“啊啊啊…”哀号,太监趁势,将一个妇产科医师使用的鸭嘴钳这朱阶的嘴里,并用绳子绕一圈紧紧固定住后,再在上面摆了一个大漏斗,然后将朱阶卷曲的身子拌直,再和芭乐紧紧住。

  铁见二人搞定了朱阶,知道芭乐的用意,看到芭乐向他点了点头,铁就抓着住美铃阿姨子一端的细绳,微微用力一扯,只听见“噗噗噗…”的连续几声,一股土黄的粪水就像黄金瀑布般直而下,并且准准的进漏斗内。

  虽然朱阶极力想吐出,但芭乐与太监不停以搔等方式作,还是让朱阶顺利下不少,甚至到最后,朱阶已呛的不停咳嗽,芭乐还一边大叫芭“大家快看!老乌吃大便啊,真是奇观呐…”

  边又以细长筷子往下捅,让堵在漏斗上的大便往下进朱阶的肚子里,并又再倒了二大杯水,把漏斗洗干净为止。

  美铃阿姨好不容易拉完了,全身也快要虚,小的却让铁尝到前所未有的快,忍不住的将一股浓进美铃阿姨的小里。

  芭乐也想一尝这个身裁娇小的味道,等不及的就一把将美铃阿姨从铁身上拉下来,叫了声“我带这货去洗干净…”

  就拖着美铃阿姨往浴室冲去。而原本美人在抱的铁,此时无聊的见到躺在脚下的朱阶,还在一抖一抖的作呕,不由得一股无名火起“他妈的!你这死老鬼,给你吃美女的大便已经是对你不错了,你居然不识相,还地都是,臭气熏天,看来不给你点厉害,你是搞不清情况的。”

  说着,走向厨房,了一大碗辣椒加醋,就往朱阶嘴上的漏斗倒,可怜朱阶只能“嗯嗯嗯…”的反抗着。而在另一边,老苏的太太本来还能对芭乐、铁应付自如,可是遇到阿雄的大巴,可就惨了。

  阿雄把老苏的太太拉到一边后,照例亲吻了一会,就开始玩起她的丝袜秀足。

  阿雄将老苏太太脚上的高跟鞋下,放在鼻间用力闻着,但是除了微温的脚气蒸发高跟鞋的皮革味,好像总少了些什么似的,待阿雄将老苏太太的脚趾放在嘴里轻咬后。

  原来老苏的太太不像妈妈和朱阶的太太一样,在平注重脚的保养,少了些香气,因此仅管老苏的太太才刚被的也点快,阿雄就嫌恶的把脚放下,急的开始要干:“货!转过身去,弯下…”

  说完,阿雄就把老苏太太的裙子掀起,两手一扯,袜立刻把撕开一个大,阿雄捏了一会,老苏的太太身裁纤瘦,股自然没什么,也当然引不起阿雄的趣。

  阿雄秀足玩的不过瘾,气当然就出在老苏的太太身上。阿雄吐了口口水在手上,往眼一抹,直接就将巴对准老苏太太的菊门,老苏的太太一声“别…”

  下面的话还来不及说出口,就听她一声“啊…”像杀猪般的惨叫,接着就凄厉的哀号“痛…痛啊…慢…求…求你…亲老公…慢…慢点…痛…啊…痛啊…”可阿雄却毫毫不理会,只觉的巴被紧紧的包裹着,说不出的畅快“唔…!没想到你这货,一身硬梆梆的骨感,眼却还有点,夹的老子的宝贝好啊!别怕,经过老子的调教,一会就松了,就不会痛了,就会的求老子用力干你了…”

  阿雄边说,边一下一下的全力整没入的着老苏的太太的眼。同时还边以中指加食指,抠挖着老苏太太的小

  而阿雄的嘴巴也没闲着,一下和老苏的太太打舌战,一下又、轻咬着她的头。

  果然,没一会,老苏的太太的叫声,慢慢变成的呻,阿雄这时也感到,老苏太太的眼,已不像最初那样窄紧,因此阿雄将出,把老苏的太太放到地上,将那只没穿高跟鞋的脚架到肩上,让老苏的太太以另一只穿着高跟鞋的脚站着,自己则站在老苏太太的侧后方,然后将巴对准她已水四溢的,突的一举将巴整刺入,全力起来。

  ----老苏的太太虽然经历丈夫、朱阶干过,今又再先后被铁、芭乐、阿瘦等人先后,但还是第一次趾到阿雄如此大的巴,因此被干的“啊啊…喔…哦…嗯…啊哦…唔喔…嗯…顶…顶到了…啊…死…死了…哦…啊…”叫连连。这一切,全看在老苏的眼里。目睹子居然如此,平两人干这档事时,也不见子如此叫,老苏不由得恨的牙的。

  再看到另一边,女儿青春娇体,不但先被太监给开苞,接着又被阿瘦和碰碰玩,如此铁也上去一脚,还替女儿的眼开苞,搞的苏郁同样哀叫连连,老苏不由得暗暗后悔“早知如此,宁可自己先来,也不致让这帮恶煞给抢了先机,怎么以前都没注意到女儿这小妮子呢?唉…”

  就在这样想的时候,老苏的巴不知觉的又硬了起来。而这一切,都瞧在一旁休息太监眼里“老乌!你是不是想要加入干你女儿呀?”

  太监的话惊醒老苏,虽然被道破心事,但怎敢公开承认自己竟然有连女儿都不放过的伦想法,不好,又会换来一阵揍,因此连忙勐摇头否认。

  阿瘦见状“我看你根本是想连女儿都的禽兽!他妈的,别在那边装蒜,看你巴硬的直的,这是骗不了人的…”

  太监接着转向苏郁说道:“苏郁!可怜你还想救这老乌,你看,他连你也想上吔,真他妈的不是人!”

  苏郁听了,在看老苏真的是巴硬的像子似的,想到自己被轮股现在还被的撕裂般痛楚,不由得怨恨的瞪着老苏。

  这时阿瘦又说道:“你不承认,没关系,干你女儿,你是别想了,不过我找一个可以让你发的对象,如果你乖乖的听话,表现的好,也许我们会考虑让你也玩一下其他的女人,怎么样?”

  老苏怕阿瘦诳他,不敢回应,阿瘦等了一会“没关系,我们是想,朱阶这家伙仗着是校长,玩了你老婆,如今想给你第一个报仇的机会,让你去干他的眼,让他也尝一下被人干的滋味,如果你不要,那我们就把这机会让给朱阶喽…”

  老苏一听,与其自己被朱阶干,不如自己去干朱阶,因此扯着沙哑的破喉咙叫道:“好好好…我愿意去干朱阶…”

  朱阶听到,想痛骂老苏,奈何太监怕他吃玩美铃阿姨的大便后又吐出来,因此拿带封住他的嘴,所以只能一直“唔唔唔…”的叫着。阿瘦一听老苏答应,立刻上前把老苏拖到朱阶的身旁,朱阶挣扎扭动着,太监则是先解开老苏身上的绳子后,将子对折,在朱阶的脖子绕了一圈,绳子的两头再绑在老苏的手腕“好了!现在开始,给我用力的干,如果你干的不够用力,我们听不见朱阶的叫声,代表他不够,那就换他来干你…”老苏唯恐阿瘦反悔,赶忙将巴对准朱阶的眼,可是朱阶一直扭动,老苏无法如愿,太监看到这个情形,又突发想,拿着先前那只大的假具“等一下,你先用这个他,让他老实点,然后再干他…”

  老苏迟疑着不敢接下,太监又说道:“你不敢吗?想一想这王八如何玩你老婆,难到也想被他玩?”

  老苏一想“朱阶这王八,只玩我老婆,平还对我大呼小叫,就连我的魏老师也被他先上了。”新仇旧恨,一咬牙,接过假具,二话不说,对朱阶的眼,一用力就进去一大截,朱阶嘴巴被胶带封住,脖子又被着绳子,叫不出声,但从他涨红着脸,以及扭曲变形的表情来看,想必定是疼痛万分。

  老苏深怕阿瘦不满意,加上朱阶玩子的样子,一幕幕的画面浮现眼前。

  当初,朱阶刚上任没多久,学校举办校庆园游会,他找子来学校帮忙,没想到,朱阶这鬼见到后他的太太后,直夸他有福气,娶了一个漂亮贤慧的老婆,他不以为意,之后,朱阶几乎每天都会找机会和他谈他的太太,还暗示对他太太很有好感,老苏因怕得罪朱阶,敢怒不敢言,只能和朱阶装傻,朱阶见老苏竟然没反应,没多久,就开始一直找他麻烦,还以恐吓的语气暗示他,如果再表现不好,考虑要另找校工,为了保住这养家活口的工作,老苏只得和子一起到校长室,跪着哀求朱阶。

  老苏永远都记得那一个令他从此变成再也无法再在子面前抬起头,丧失夫刚的日子。

  那一天,他特地要子打扮漂亮,来到校长室,朱阶正眼都没瞧他们夫妇,直到他和太太都跪了下来,希望朱阶可怜他们一家三口要靠这工作过活,朱阶才从办公椅上站起来,居然不理他,甚至当着他的面,搂着子坐到沙发上,一双咸猪水在在子穿着丝袜的腿上来回抚摸着,摸着摸着又移到部上捏着,子一直挣扎就“校…校长!不…不要…”

  而朱阶居然说:“今天是你们来求我,别装了…”说完,竟然一只手就伸进子的上衣里,另一只手则伸进裙子里,还强吻子当时死命挣扎,哭着用求救的眼神看着他,他却没胆子反抗,只能看着朱阶撕开子的上衣,子的子,边把子的裙子拉下,撕扯子的丝袜、内,把子两脚架在肩上后,一下就将巴刺进子的小,他不但不顾子的喊叫,反而站起来起出去,还替朱阶把门反锁上,那一刹那,他还听见子一哭叫着“不要…不要啊…老公…老公…救…救我…”

  而朱阶则是笑着说道:“我是在救你啊…唔…好…以后你就做我的地下老婆好了…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疼爱你的…哈哈哈…”朱阶在校长室强了老苏的太太,隔天中午,居然就登堂入室的来到老苏的家里“美人…老公来了。”说完,就强搂着老苏的太太,并且开始撕扯她身上的衣服,老苏的太太起初还死命反抗,但听朱阶说道:“你别挣扎了!你也不想一想,如果老苏真的在乎你,昨天怎么会不理你,就自己走掉,你嫁给这样泵用的男人,根本是一朵鲜花在牛粪上,你还是别为这废物守着,何况我昨天也已经干过了,一次也是干,二次也是干,不如你就好好的跟着我做一对水夫,我不会亏待你的,有我做你的靠山,不但没敢对你怎样,就是老苏也不会说不的…”

  老苏的太太想起丈夫昨弃她不顾的情形,一方面怨自己为何如此歹命,嫁了这样的男人,一方面也恨丈夫的无用,何况朱阶说的也不无道理,索放弃挣扎,任由朱阶抱着,从客厅干到房间,又从房间干到浴室。

  而这一切,都被刚巧由学校返家的老苏瞧在眼里,看着朱阶和子在房间的上,以六九式相互巴和

  看着朱阶一会将子两脚架在肩上,子的,一会又让子弯扶着沿,抬着子一只脚,干着子,一会又抱着子坐在上,让子套他的巴;听着的叫着“嗯…哦…啊啊…亲…亲老公…大巴…大巴干的…干的…好…好舒服…好…好…大巴…大巴哥哥……啊啊…哦喔…唔…”而从天开始,子不但不再让他进房,就算他强行闯进,子也躲去和女儿一起睡。

  除非他用强的,否则子根本就不再让他碰,甚至,子每天都打扮的花枝招展,浓妆抹,每天也都穿的漂漂亮亮,即使是在家里,也永远是穿着丝袜和高跟鞋,等朱阶中午来了之后,才卸妆并换上一般的家居服。

  想到这里,老苏不由得愤恨的加大了力道,用力的用假具深深捅刺朱阶的眼。

  捅了十多下后,太监看朱阶不停作呕,嘴角出一丝丝黄澄澄,朱阶刚下美铃阿姨的粪水,整张脸也红了,才叫道:“好了!现在换你用你的巴干他,一报之仇了…”

  老苏又不甘心的多捅了二下,才把假出,而这时,朱阶的股,早已被血染红了一片。

  看到这情形,老苏迟疑着,太监叫道:“数到三,你再不干,就换他干你,一…”

  没等太监喊二,老苏已将巴刺进朱阶的眼,俯在朱阶的身上开始了起来,这时阿瘦说道:“既然要报仇,就报的彻底点,把老乌的那给废了,免的让害其他女人…”

  老苏虽然很朱阶,但刚刚狠狠捅了朱阶眼后,愤怒已消了大半,因此狠不下心,却又怕太监他们让朱阶用同样手法修理他,所以只得微微用力的捏着朱阶的巴。

  太监看在眼里,生气的叫道:“你这废物,老婆叫人给了,让你报仇,你还心不甘情不愿的,也不想想朱阶是怎么对你的,他妈的,你不敢做,滚一边去,换我们自己来,等替你老婆报仇以后,再来收拾你这没用的东西…”

  说着,就上前作势要把老苏的拉开,老苏赶紧叫道:“我来…我来…”

  不但用力的干朱阶的眼,同时还用力紧紧捏扯、折拗着朱阶的巴,老苏的速度愈来愈快,手中的力道也愈来愈大,不知不觉,扯紧了绑在两只手腕上的绳子,就在老苏叫了声“哦哦哦…”把浊进朱阶眼的同时,朱阶也翻起白眼,嘴巴微启出舌头,居然就这样窒息没了呼吸,等到老苏从朱阶的身上翻下,滚坐到一旁气休息,阿瘦上前查看查发觉状况不对。

  本来如果这时,如果对朱阶这行心肺复苏术CPR急救,说不定朱阶还能活命,可是因为朱阶嘴都是美铃阿姨的粪水大便,没人愿意去对朱阶做人工呼吸,朱阶就这样活活的被干死了。

  阿瘦踢了朱阶两脚,看朱阶没有反应,幸灾乐祸的叫道:“哦…老苏!你杀人了,你把朱阶搞死了…你完蛋喽…”

  老苏一听,急着结结巴巴的叫道:“不…不是…不是我…我没…我没有…不是我…是…是你们我的…”

  太监见老苏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也故意作的说道:“还说不是,看!朱阶眼还着你的,而且你手上的子还在朱阶的脖子上,我看你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哈哈哈…”这时老苏急的发了疯似的,站起来叫着“不是…不是我…”边冲向太监,把太监撞的跌了个四脚朝天,阿瘦看到,立刻也冲过去,一拳打在老苏的脸上,还把老苏踹倒在地,但老苏又挣扎着起来,这时候,碰碰也加入战局,拳殴打着老苏,阿瘦也冲过来踢踹着老苏的下半身。

  太监则是挣扎站起来后,顺手拿起地上那具叫道:“干!居然敢反抗,他妈的,把这该死的老乌给我抓好…”说着,在阿瘦和碰碰合力一人一手将老苏的手反折到背后,将老苏倒在地上后,太监就将手中的假具对准老苏的眼,老苏刚喊了声“不…”

  后面的字还没出口,接着就惨叫一声“啊…”原来太监已把具刺进他的眼,并用力的快速捅了起来。

  太监边捅边伸手紧紧捏住老苏那软趴趴的巴,用力向外拉扯二下,接着就从巴中间,用力一拗,只听见“喀嚓…”一声,老苏的巴就被太监给折断。

  虽然老苏已痛的昏死过去,可是太监余怒未消,将老苏侧翻过来,又对准老苏的巴用力的踩了二下,并踢了肚子二脚,才恨恨的走到一边坐下。

  就在这个时候,从早上开始就听见屋里不时传来男女惨叫声,已感觉似乎情况不对的左邻右舍们,因为再听见苏郁以及老苏的太太“别打…别打了…别打了啊…”的哭叫声。

  邻居更是觉的有必要报警,因此向警方报了案,没多久,警方获报迅速赶到,此时屋内哭叫声仍未停,警方破门,看到男男女女不是衣衫不整,就是全身赤

  而地上还躺着朱阶的尸体以及昏的老苏,因此也立刻叫来救护车,除了把阿雄等人连同云姨全部抓进警局,还把老苏与朱阶的尸体一块送到医院。

  警方经初步调查,美铃阿姨、云姨以及老苏的太太都不敢指认遭到强,只有苏郁这小妮子不知死活,不但指控被太监等人强,还将事发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警方。

  当晚,阿雄等人就遭到法官下令收押,而我则是因为再度干完云姨后,提早从后门离开,因此并未牵扯进这次的事件中。

  (全文完)
上一章   妈妈的沦陷悲哀   下一章 ( 没有了 )
泻簬天肌街霸同人女憼陋俗下的贡品龙舞剑法调教傲世女神我不是狐狸精武二的玫瑰勾引你为了爱你我们陀罗动心
热巴小说网与国内各大小说网站独家合作,提供海量的免费小说和全本小说,本页面为会员夜来香精心整理纯文字无错版热门小说《妈妈的沦陷悲哀》最新章节: 第二十六章全书终,供广大网友免费在线下载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