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出墙新娘》最新章节: 第四章
热巴小说网
热巴小说网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玄幻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畸爱博士 笑傲神雕 雪月风花 沟女物语 纵情忘爱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乱爱之美 岁月欢歌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热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出墙新娘  作者:朱朱 书号:8240  时间:2017-1-28  字数:8796 
上一章   第四章    下一章 ( → )
  与母亲道再见后,项驾着白色March,驱车回台中。

  此次回家,她被削得头包,刚刚那顿相亲饭更是令她不愉快到了极点。

  介绍人活像个古代跑来的媒婆似的,猛向她推荐那位陈老师,并且不时的推他一把,当他往一旁倾斜而碰到她时,竟然像个小媳妇儿似的羞红了脸,而且还低下头用手绞着领带。

  就算他是憨直的男人,也憨直得太过头了吧!一顿饭吃下来,她从未听到他开口说过半句话,只有介绍人不停的吱吱喳喳,而她只能在一旁干笑。

  吃完了饭,介绍人原本还要陈老师带她去逛逛街,她连忙推说店里还有事要忙,必须赶回去,否则要是真跟他去逛街,她肯定会闷到吐血。不是他不好,而是他们的个性根本不合。

  才准备要离开,母亲却又拉住她,直问她男朋友的事,她只得言词闪烁,顾左右而言他,匆匆丢下一句下回再带“他”回家里,便急忙道了再见,逃离现场。

  心情极度不好,她很想赶快见到子琮、子玲,也很想直接去散心。途经商业区,看到路旁的大厦一栋栋的矗立着,项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经过余氏企业集团大厦时,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完美的笑容,将车子驶入停车场。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想见余君一面。

  项走进大厦,步向柜台。

  “小姐,我想找余总经理。”她礼貌的颔首说。

  “请问您是哪位?有预约吗?”柜台小姐也礼貌的微笑问。

  明显的,这位柜台小姐比上次那位好太多了。

  “呃,我是他朋友,没有预约。”

  “喔,那很抱歉,因为总经理工作很忙,和他见面必须先预约。”柜台小姐向她解释。

  “嗯…”项的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了一圈,然后说:“那麻烦你通报一下,说有位项小姐找他,如果他肯见我我再上去,如果他不肯,我马上走人,OK?”

  听她如此说,柜台小姐觉得不是啥过分的要求,便答应帮她通报一声。

  原先接获电话的秘书李桂香直觉总经理根本不会答应见项,因为他向来不在上班时间接见女客,她本想替他拒绝,但还是礼貌的问一声,没想到他一听对方是项小姐,竟破天荒的答应见面。

  李桂香当场愣了下,不解这位项小姐为何有如此大的能耐,令总经理破例。

  项获准接见后,便搭乘电梯上十五楼,电梯门一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名约三十七、八岁的女士。

  李桂香推着金框眼镜,打量的眼光直盯着项瞧。

  见她身着套装,全身散发着精明能干的气息,她应该是余君的秘书吧。项心想。

  她出笑容,微一颔首“你好。”

  “嗯,果然不一样。”李桂香一手握拳击了另一手掌一下,迸出这句没头没脑的话。

  “什么意思?”项不解的问。

  “我说你呀!”她热络的牵起项的手,像个好姐妹似的。“难怪余总会见你,你就是和那些人不同嘛!”

  “嘎?”项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我说你的气质呀,凭我这阅人无数的双眼,你的确和那些女孩们不同。”李桂香笑呵呵的道,像在看媳妇儿似的。

  “那些女孩?哪些女孩啊?”瞧她一头热的样子,项却完全不懂她的意思。

  “不就是那些狐媚的女人和千金大小姐们?”她突然像想到什么般的惊呼“哎呀!瞧我,都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姓李,叫桂香,是余总的秘书,你叫我李姐好了。”

  “喔,李姐。”项微笑的唤了一声。

  “原先我还担心他呢,呵呵,现下遇着了你,他就有希望安定下来了。”李桂香兀自兴奋的说。项听得一头雾水,搞不懂她在说什么,更不知她在高兴些什么。

  “对了,余总还在里头等你。来,我带你进去吧。”李桂香牵起她的手就走。

  将项带进总经理室后,李桂香马上转身出去,不多作停留。

  而项忽然被丢下,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很讶异你会主动来找我。”见到了她,余君蓦然心情大好。

  项做了个深呼吸,调适好心情,才道:“也是突然的念头,想找你诉诉苦,不妨碍你工作吧?”

  她走向他座位后的一大片落地窗,望着底下渺小的街景。有惧高症的她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刺感,让她既爱看,心底却又的。

  “不碍事,我才忙完一批公文,正打算先歇会儿。”余君站了起来,与她一起看向窗外。听她说要找他诉苦,竟令他感到一阵窝心。

  “这里好高喔。”项眯起眼,无意识的道出这句话。

  他无语地陪她站着。

  良久,她才回过神转向他。

  “你有没有过被婚的经验?”项直视余君,问出这个令她不愉快的话题。

  “婚?你怎会问这个问题?”他十分好奇,知道她没事绝不会突然这么问。

  “因为我被婚啦,”项神情哀戚,却语气轻松的道。

  “是吗?要不要说来听听?”

  “唔…!”她嘟着嘴摇摇头“我好烦,不想再说了,我要听你说。”

  余君挑了挑眉。“听我说?”

  “嗯。”她点点头“你事业做这么大,年纪也不小了,应该有被婚的经验才是。”

  他沉思了会儿才微笑道:“是啊,一直到现在,我还是常被婚。我爸在一年多前去世了,一位世伯为了完成我爸的遗愿,一直迫我娶,因为待我成家之后,便可顺理成章的接下余氏总裁的位子。”余君毫无隐瞒。

  “是吗?那你为何迟迟不肯结婚?可以接下总裁的位子耶!”项不懂,只要成家就可以拥有整个企业,这么卯死的好条件,任谁也会答应的。

  “我说过了,我不喜欢女人。”他照实回答。

  “不喜欢女人?难道你喜欢男人?”项随口问出。

  余君脸色一沉,心中突然浮出了一丝顽皮的想法,想整整她。

  见他因自己说的话而脸色大变,她连忙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刚刚是我说的,你别在意好不好?”

  见余君仍板着脸,她不心中有点不安。

  “喂,你不会是那么没度量吧?别生气好不好?我说了人家不是故意的。”项边说边偷瞄他,瞧他的反应。

  余君故意重重叹了口气,撇过头去。

  “喂,”她拉拉他的衣袖“你是怎么了?别吓我好不好?”

  “其实…我…哎!”他言又止。

  “什么啦?你到底要说什么?”项被挑起了极大的好奇心。

  “我…”余君一双浓眉几乎纠结在一块儿“哎!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来到沙发坐下。

  见他如此反常,项真不知该如何是好。她小心翼翼的走到他身旁,心中的怪异感挥之不去。“其实…”余君似乎考虑许久才决定说出口“我看我也别瞒你了,你刚刚所说的…没错。”

  “嘎?我刚刚说了什么?”项仿佛置身五里雾中,尚理不出头绪。过了一会儿,她才惊叫一声“什么?!”

  发觉自己叫得太大声,她赶紧用手捂住因惊讶而张得大大的嘴,双眼则不敢置信的眨呀眨的猛盯着他瞧。

  “你是说,你是那个…嗯,Gay?”项轻声细语,仿佛怕遭人窃听似的。

  余君好似有难以决定的重大事件,说:“嗯,没错。我说过,我当你是我的朋友,我重视你,也希望你体会我的感受,能否请你不要将此事宣扬出去?外界是不知道此事的,若他们知道了…”

  “你放心!”项举起手保证“我不是那种大嘴巴的人,只是…只是我万万没想到你是…”她到现在还是感到晕头转向的,今天的“惊愕”之事实在太多,若非她心脏还算强的,早就支撑不住而昏倒在地。

  “我知道,你会讶异是应该的,我当初知道自己的…倾向时,也是同样惊愕。”他站起来,转过身子背对着她,故作哀伤状,实则偷笑不已。自己这么耍她,会不会太坏了呢?

  “你…那么你…就让自己这么着了吗?”项试探的询问。天啊!她真看不出他竟会是Gay!

  “难道你讨厌我,轻视我吗?”余君猛地一旋身,捉住她的双肩,神情益加痛苦不安。

  “不、不,我没有这种想法。”她连忙解释“我向来提倡爱己所选、选己所爱,就算同之间相爱也是如此,我并不会排斥同恋者。只是…我真的是太吃惊了,你也别误会我、怀疑我,好吗?”

  “听你这么说,我就能松口气了。”余君放开紧捉住她双肩的手“其实我也曾想要和女人相处,怎知我所认识的女人,都只是觊觎我背后的企业、家产,没一个是真心的爱我。”他略显感伤的说。

  “不会那么惨吧?”项安慰着他“应该有女孩子是真心爱你的人,而非你的钱。”

  “也许吧!”他又叹了口气“可我却未遇着呀!”

  “喂,你别这样嘛!”她拍拍他的肩膀,试着给他鼓励。

  “我已经不想再尝试了。相反的,和男人在一起,有种我和女人相处时所得不到的自在感,所以,我宁可和男人一块儿生活。”余君说得煞有其事似的,连他都不佩服起自己的演技。

  “是吗?那么…你的…嗯,爱人是谁?”项好奇的问。

  “君,这份企画案你一定得亲自瞧瞧才行。”

  第三者突然闯入,打断他们的谈话,三人大眼瞪小眼的停顿了约莫十来秒,突然出现的吴奕樊才首先打破僵局。

  “原来你有客人。”他微笑的转向她“项小姐,你好。”

  气氛仍然一片沉寂。

  项突然像是悟出什么般大叫“天哪!他…他…”她指着吴奕樊,说不出话来。

  而余君也了解她要表达之意,点了点头“没错,奕樊就是我的爱人。”

  他还不忘偷偷使眼色给吴奕樊,警告好友得谨慎行事。

  吴奕樊虽不明白发生了何事,但接收到余君传递过来的讯息,只得被迫加入这场戏。

  “呃…君,你把事情都告诉她了吗?”不知发生何事,他只好问这种模棱两可的问题。

  “嗯。”余君点点头,暗自为他的上道赞许一番。“我已经把我们的事都告诉她了。”

  现场又是一片沉寂。

  “不对呀!”项再次大叫“可是他想追子琮耶!”她不的指控吴奕樊。

  吴奕樊一愣,呃,他想追求江云琮有罪吗?他根本搞不懂究竟君在玩啥把戏。

  项将吴奕樊的“变脸”解读成心虚,当下认定他是杀千刀的负心汉。

  余君为了避免横生枝节,马上当机立断“你还是先下去吧。”

  听到这句话,吴奕樊顿时倍感如释重负“好,那我等会儿再来找你。”才说完,他速度极快地闪出门外。

  “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吴奕樊同时爱着你也想追子琮?”她不平的问,已经相信余君是Gay。

  “就是这么一回事,如你所见,奕樊是双恋,他爱男人,也爱女人。”他实在太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了,能如此随机应变,可不是人人都做得到的。

  “真的啊?”项又一次惊讶不已“那他也太过分了,分明想脚踏两条船嘛!”平时她就爱替人打抱不平,如今见到这种事,她更是气愤。

  神啊,阿弥陀佛,原谅他吧!他不是故意要陷害奕樊的。余君在心中默默忏悔。

  “其实这也不能怪奕樊…”除了替他说话,余君也找不到啥可以补救的。

  他对吴奕樊的一丝愧疚,却被项误认为是他的好心肠及对吴奕樊的一片痴心。

  “你的为人实在太好了。”她老实说出心中想法。

  “呃…还好吧。”

  天啊,这场戏实在有点快演不下去了,但若在此时据实向项坦承,她可能会有的反弹令人难以想象,尤其她又说他人实在太好了,这…余君忍不住为自己捏了把冷汗。

  “不过你放心,子琮根本就不会接受吴奕樊,因为她打从第一眼见到他就觉得很讨厌,他要追子琮,那根本是连想都别想。”项拍拍余君,要他放宽心。

  “是吗?我.!真是太高兴了。”他的脸部肌开始僵硬。哎,该不该将这悲惨的消息告诉奕樊呢?

  她看了看手表“实在耽误你太多时间,我必须该离开了。你放心,今天的事我不会对外宣扬的。以后你若有任何的不愉快,也大可向我说,好吗?”

  “嗯,那我送你下楼去。”余君起身送她下楼。

  “不用了,你忙你的,我自己下去就可以。”项步至门口,像想到什么似的又回过头“我…可不可以把这事告诉子琮、子玲?我只告诉她们两个,而我保证她们绝对不会再将此事宣扬出去,就我们三个人知道,好吗?”

  他犹豫了会儿“好…好吧。”

  “嗯!”她比了个OK的手势“那,拜拜。”

  “拜拜。”

  项离开后,余君颓然坐回座椅上。这一场骗局,究竟会演变成什么样的情况?不过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

  项、江云琮、慕尘玲在家中的吧台边坐着。今晚由鬼点子特多的江云琮调酒,三人小酌一番。江云琮向来尝试特别强,老爱些怪怪的东西让项及慕尘玲品尝,就以她炒的菜来说,老爱将蔬菜水果一起下锅,番茄酱、沙茶酱…什么能加的佐料都加进去和一和。所幸那怪怪的“子琮式料理”还不会难吃到哪去,否则真是太委屈她们两个了。

  品酒之间,项顺口将今天发生的事向江云琮、慕尘玲倾吐。

  “嘎?他是Gay?”江云琮和慕尘玲异口同声说。

  项点点头,对她们的反应一点也不惊讶。

  “哇!堂堂企业家竟是Gay,这实在是鲜为人知的大秘哪!”慕尘玲摇头啧啧称奇。

  虽然江云琮和慕尘玲未真正见过余君,但就算她们想破脑子也不曾想过,这位最有价值的黄金单身汉会只喜欢男人。

  “我那时也和你们一样讶异,而且你们知道吗?他的爱人还是吴奕樊呢。”

  “吴奕樊?你是说那位吴弟弟吗?”江云琮疑惑的语气更添几分惊讶。

  “没错。”她十分肯定的回答。

  “可是他不是在追子琮吗?”慕尘玲替江云琮问出疑惑。

  “所以啦!”项啜了一小口酒“他是双恋,想脚踏子琮和余君这两条船。”

  “真的还假的?我觉得有点离谱耶!”慕尘玲实在不太相信,虽然她与余君未曾谋面,但她心底总感觉怪怪的。

  “我也有同感。”江云琮也如此附和。

  见两位好友都很怀疑,项也低头沉思,重新衡量此事的可能

  而后她抬起头来分析道:“余君今天原本言又止的,若非我的一再追问,他不会说出这件事,况且他没道理骗我啊。”

  “这么说也是啦,可是这事真的令人疑惑的。”江云琮仍然不太相信。

  “而且啊…”项神色突地变得诡谲,仿佛要说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般“你们不觉得吴奕樊的副总经理职位来得容易的吗?”

  江云琮与慕尘玲皆是一怔。

  “对耶,我老觉得,吴弟弟才二十七岁,就已经是余氏的副总,余氏可是间数一数二的大公司,要当上副总没那么容易吧。”江云琮也有同感。

  “对喔!”慕尘玲也附和道“说不定真的是用他的人换来的哟,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愈觉得可能了。”

  “我就说他们两人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在之前余君跟我提起他不喜欢女人时,我就觉得怪怪的了。”项神色亢奋的说着。

  三个女人借着讨论而得到共识,一致相信那两个男人有亲密关系的事实。

  “子琮,反正你也看吴奕樊不顺眼,干脆就彻底拒绝他,让他和余君有情人终成眷属,我答应余君要帮忙的。”项有义气的替朋友说话。

  江云琮面带微笑“那有什么问题,反正我也不喜欢那个吴弟弟。”

  “今天我原本是要去找他诉苦的,却探出了这个大秘密。仔细想想,余君也可怜的,自己所爱的人在身边,却被世伯着和女人结婚,要是我,我准会呕死。”项感慨的说。

  “子,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慕尘玲指的是带男朋友回家的事。

  “哎!”她叹了一大口的气“我还真不知怎么跟我妈代。”她把玩着手中的高脚杯。

  “你要不要明说你根本没有男朋友?”江云琮建议她。

  “不行!”项放下酒杯,趴在吧台上。“我妈铁定会马上捉我回去相亲的。”

  室内突然一片沉寂,许久,项才又开口。

  “好烦哪!我看我和余君是同病相怜,明明两人都不想要婚姻,却又被婚;同样渴求自由,却又被无形的枷锁束缚住。他不喜欢女人,却被和女人结婚;我不要婚姻,却也被我妈婚。我不愿我妈为我的婚事担心一辈子,相信余君也不愿他的世伯为了他的事而奔波不停,我看我和他干脆…干脆…”她的双眸渐渐睁大,仿佛想到了什么好点子。

  “啊——子琮、子玲,我想到了、我想到了!”项捉住她们的手,兴奋的大叫。

  江云琮和慕尘玲因她突然的举动而怔住。

  “是什么啦?你倒是先说说你的点子,别只顾着尖叫好吗?”慕尘玲喝斥了下项。真是的,害她和子琮也跟着兴奋起来。

  “呵呵!”项笑得很诈,吊一下她们的胃口才道:“假结婚哪!”

  “假结婚?!”江云琮与慕尘玲面面相觑。

  “没错。”项此刻乐歪了“就是假结婚。你们想,我和余君都不要婚姻,也同样被迫,所以我和他可以来一场假结婚,做给外界的人看。我了解他的苦衷,能让他过他要的生活,不去干涉他,而他也能给我想要的自由。况且,我们这场假结婚不但能让他顺利坐上总裁的位子,也能让我妈不再为我担心,不是很好吗?”

  项说完了她的计划及各项优点后,换来的是两位好友震惊与讶异的表情。

  “子,你在开玩笑吧?”慕尘玲不可置信的盯着她瞧。

  “你说真的还假的?”江云琮也是相同的反应。

  “哎哟,你们别这么反弹嘛,”项一副她们反应过度的模样“我都说了是假结婚,假的嘛!而且这事也得看余君答不答应啊,况且,若我们真的“婚姻”不幸福,还是可以离婚的…虽然这样有点不负责任。”项说完还吐了吐舌头。

  “不行啦!”慕尘玲出声反对“子,就算我们对婚姻并不赞同,但也不能拿来当成赌注呀!”

  “嗯,我也这么觉得。”江云琮同样持反对意见“而且你根本还不了解余君,怎么能随便和他假结婚?”

  “我知道你们所担心的是什么,但是我直觉他并不会伤害我,也可以说我相信他吧。”项端起高脚杯,踱到沙发旁坐下。“你们知道的,以我的个性,绝对不会莽撞行事。况且,我和他也不会真正住在一起,我仍住在朴林月,顶多有时做个样子给人瞧瞧,去他那里住蚌两、三天,当然我也不会让他动我一的。”

  江云琮与慕尘玲不语,相继来到项身旁坐下。

  “你们别担心我嘛!”她用双臂搂住她们“喏,就和子琮一样,我和余君不过是要进行一场婚姻易,说不定我和他还会合作得很愉快呢!”

  项这么一提,让江云琮想起五年前自己的那场婚姻易。

  “可是不同啊!”她仍觉不妥“我只负责在婚礼上个脸,并不需要住进他家。”

  “子,你一定得做这么冒险的事吗?”慕尘玲也面,隐隐感到不安。

  “相信我。”项肯定的说:“我并非冒险,只是觉得这档事真的值得一搏,我不想再让我妈心我的事了。再说,我还有你们啊!你们会让他欺负我吗?”她嘻嘻一笑。

  “怎么可能?当然不会。”慕尘玲急切的道。

  “这就对了嘛,反正我答应你们,若觉得事有蹊跷就马上走人,我总不会笨到让他恣意凌我吧?”项开玩笑的说。

  “那么…阿群呢?”江云琮微叹口气,阿群对项的一片痴心是任谁都能轻易看出来的。

  “阿群…”项的脸上浮现出愧疚之“我想,待余君答应后,我会告诉他的。”

  “坦白告诉他,你要结婚了?”慕尘玲皱起眉,这种做法铁定伤他不浅。

  “嗯,我会明说是假结婚,所以一切的生活仍与从前一样。”项当然明白朱翌群的心意,但她…注定是要辜负他的。

  “好吧,你一定要小心,我和子琮都在一旁陪你。”慕尘玲言下之意已答应了让项假结婚。

  “嗯,我要说的,子玲她都说了。”江云琮也赞成了。

  三个女人相视而笑。

  项抿抿“我改天再找个时间去问问余君的意思如何。”希望她的目的能达成。
上一章   出墙新娘   下一章 ( → )
说爱难王妃笨笨糊涂丫头的舂救命天使现代红侠女火神之女祸水?惑谁躲不掉的情债巧取君心情花
热巴小说网与国内各大小说网站独家合作,提供海量的免费小说和全本小说,本页面为会员朱朱精心整理纯文字无错版言情小说《出墙新娘》最新章节: 第四章,供广大网友免费在线下载与阅读。